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盼我疯魔》95糖锡南硕|第十三章。



  刚接到闵玧其电话的时候,金泰亨真的没有想那么多。他知道家里有安全的地方,他原本打算在房间里等到金南俊处理完一切,他原以为,呆着就好了,金南俊总会来救他们,就算金南俊来不了,闵玧其也会来的,闵玧其不来,他自己也可以。
  毕竟,鲜血与杀戮曾经是他最好的伙伴。
  
  所以,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所以,他就那么安静地坐在房间里,牵着朴智旻的手,沉默着等时间流逝。
  没有过害怕,连不安都没有。
  习惯了,再危险也会有人保护他。
  
  只是,朴智旻突然回握住了金泰亨的手。
  无力地,没有意识地,握住了他的手。
  
  朴智旻从前总是做噩梦,每次害怕的时候,就会转过身来抱住金泰亨。尽管他对金泰亨有恐惧,甚至有憎恨,但每当觉得害怕了,只要靠近金泰亨,还是会觉得安心。
  
  朴智旻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金泰亨想,他应该快醒过来了吧。
  等了这么久,终于要醒过来了,偏偏形势不让他庆幸。
  
  
  金泰亨的“以为”总是和实际行动截然相反,就比如他以为他会在最安全的地方等着最可靠的人回来保护他,可他却站起来,说要保护大家。
  
  金泰亨也说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朴智旻说不定真的要醒过来了。
  他把期待和兴奋都放下,那一瞬间错综复杂的情绪只剩下前所未有的害怕。害怕朴智旻的安全会受到威胁,害怕朴智旻终于醒过来,可眼前尽是鲜血。
  所以他要孤身一人去面对。
  他要把危险都隔绝在门外,要给朴智旻安全的空间,要他醒来,身边连空气都是静谧且干净的。
  
  
  
  
  听见房间门在身后关上,密码锁发出“咔哒”一声,金泰亨才放下心来。
  他双手放在外套口袋里,微微仰着头,目光放肆,神色张扬。
  
  客厅里已经有些凌乱了,想来是眼前这些人的杰作。
  金泰亨不动声色地打量他们,八个人,身材和自己相仿,其中三个有枪,脸都被遮住了,但还是能看出来年纪不大。
  
  “你是金泰亨吧?”为首的那人对着金泰亨抬了抬下巴,语气不冷不热。
  金泰亨慢悠悠地点了个头,“找我的?”
  “找朴智旻的。”那人说:“有人告诉我他在这里,让我带他走。我们也只是拿钱做事,目的达到了就走,咱们不如商量商量,和平交易?”
  金泰亨挑眉,“交易?那你打算给我什么?”
  “让你留着你的命。”
  
  
  
___________________
  
  
  
  闵玧其找遍了整个码头也没见过金南俊的人影。
  海边没有,游轮上没有,往日交货的地方也没有。
  没有金南俊,也没有其他人,安静得有些反常。
  
  他俯下身,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
  等平静下来之后,他拿出手机,给郑号锡打了个电话。
  原本说好了明天早上再联系的,但他实在太想听一听郑号锡的声音了。在他心烦意乱的时候,只有郑号锡可以让他保持镇定。
  
  闵玧其不在身边时,郑号锡总能在电话响起的第一秒接听,可今天这通电话却响了很久。
  郑号锡不似往常,没有在接通后立即大喊“玧其哥啊”,而是沉默着等对方先开口。
  闵玧其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车流声,皱眉道:“你在哪儿?”
  郑号锡语气惊愕,显然是没有想到闵玧其会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我在去南俊家的路上,哥。哥你怎么…”
  “你去南俊家干什么?”闵玧其打断他。
  郑号锡想到刚才家门口试图袭击他的那个人,犹豫再三,还是没直接坦白,“我觉得事情有点儿不对劲,我想着哥你要去找南俊的话,那我就去泰亨那儿看看吧。”
  “好,注意安全。”闵玧其说,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四处搜寻,不安的语气透过话筒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郑号锡有点茫然,“哥你还好吗?”
  “嗯。”
  “找到南俊了吗?”
  “…嗯。”
  “他还好吗?”
  “嗯…”
  “好。”郑号锡在闵玧其看不见的地方点了点头,“没事就好。”
  
  
  闵玧其总是这样,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不会告诉郑号锡,身心俱惫也要一个人扛着,可偏偏又会遮掩不住露出马脚,以为只要不说,郑号锡就什么都察觉不到。
  
  “别忘了我们约好了的。”郑号锡说:“明天见。”
  “嗯。”闵玧其轻轻应了一声。
  郑号锡立刻挂了电话,怕再多停留一会儿,他就会调转车头去找闵玧其。
  想力所能及地帮帮他,又怕自己成为负担。
  
  
  
  离金南俊家已经不远了,路上车流不多,郑号锡用力踩下油门,转动方向盘,行驶到最前。
  时间临近正午,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有要下雨的迹象,铅灰色的云朵变得厚重,在头顶望不到边际的偌大苍穹下迅速游移。
  向着同一方向,却毫无目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离码头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废弃的工厂。
  工厂已经废弃很久了,水泥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墙壁上都是凌乱的涂鸦和喷漆,门窗早就坏彻底了,扭曲的钢筋从水泥墙里歪歪斜斜地穿出来,结着网,锈迹斑斑。
  通风口有一个坏掉的风扇,肮脏不堪,有风吹过来的时候,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缓慢而尖锐,令人毛骨悚然。
  天色渐沉,透进工厂里的光线都是昏暗的,五颜六色的涂鸦看起来都褪成了灰色,满目狼藉。
  
  
  
  金南俊站在正中央,面前是一群陌生的人,他们身后是金南俊那批“出状况”的“货”。
  “一个人来?倒是挺有胆量的。”对方如此说道,语气里都是不屑。
  金南俊看起来十分从容,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他抬手解开黑色衬衣的袖扣,威胁与煞气像是他与生俱来的武器,仿佛连眉梢都写着危险,“过奖,当然不是。”
  对方愣了愣,然后冷哼一声,说:“带着人却自己进来?怎么,是觉得一定能全身而退?”
  金南俊偏了偏头,半眯着眼睛,看神情就像在思考一会儿是不是该带金硕珍去晒个日光浴,“我不能全身而退也没关系,来让我看看…”金南俊用目光扫视人群,莞尔道:“你们有二十一个人可以给我陪葬,我可不吃亏,你觉得呢?”
  “你这莫名其妙的自信是从…”
  “我的自信是理所应当。”金南俊没让他把话说完,直接打断道:“不信吗?你尽管试,三十分钟后我没安然无恙地从这里出去,那你们就忘记世界上有全身而退这个词吧。”
  
  
  金南俊对眼前的人完全没有畏惧。
  且不说他的人在工厂外布置了多少个狙击点,单看眼前这些人的行为举止,都知道不会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他只是担心…他的猜测会是对的。
  他担心这一切跟田柾国有关,他担心田柾国会跟这条路上的人扯上关系。
  一旦有了关系,那这辈子都难以脱身了。
  如果是真的,那始作俑者就是自己。
  从一开始就是自己。
  
  
  “我知道你的意思。”对方看起来竟也丝毫不慌乱,“不过啊,三十分钟,是不是有点太长了?”
  “你的目的不是这些东西吧?”金南俊说。
  “你知道不是还敢就这么出现?损失这批货对你影响很大吗?”
  “这次不出现,你们总有其他手段来挑战我的忍耐限度,我不如早点儿来结束游戏。”金南俊挑眉道:“只是我很好奇,你们做事做到这个份上,田柾国能给你什么?还是说,你们的目的本来就是我,帮他只是顺手,还能多拿份报酬,对吗?”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不会告诉你的。”
  金南俊无所谓道:“你们还有二十四分钟。”
  对方却突然笑了,“在你进来之前,我刚挂断一个电话,你猜猜是谁?和你同姓的。”
  金泰亨?金硕珍?
  不会再有别人了。
  “所以?”
  “别这么冷漠啊,我话还没说完。”那人耸了耸肩,“他一直没出声来着,不知道是的确没说话呢,还是没机会开口,毕竟你家这会儿,应该不太安宁?”
  金南俊手握成拳,用力到能听见骨节在咔咔作响。
 
  “我们做个交易吧,只要你点头,你家里那几位一定毫发无伤。”
  
  金南俊正要说话,那扇虚掩着的破旧铁门就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闵玧其满脸愠色地走进来,冷冷道:“跟他做交易,你们也配?”
  金南俊低头苦笑:“这你都能找到?”
  “托你的福,找了很久。”闵玧其走到金南俊身边,神色从容,雪白的皮肤映着浅色的发,从头到脚看起来都是冰冷的,“家里的人不用担心,你弟弟可不是吃白饭的。”
  金南俊紧张的情绪就稍稍缓和了,他抬手看了看,淡淡道:“二十一分钟。”
  
  为首的那人轻笑了一声,他打了个响指,下一瞬所有人都拿出枪,直直对准金南俊和闵玧其。
  
  
 
  

评论 ( 12 )
热度 ( 87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