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盼我疯魔》95糖锡南硕|第十五章。

  “智旻!智旻啊!”
  “智旻听得到我说话吗?”

  耳边有人在大声喊他的名字,听起来很急切,但却不是那个最熟悉的声音。

  “智旻,听得见的话,醒过来吧。”

  金硕珍握着朴智旻的手,眉心紧皱,眼里几乎要滴出泪来,“快醒过来吧…”

  朴智旻的睫毛微微颤动,很吃力地想要睁开。

  门外传来枪击声,其中一枪打在金属的房间门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
  金硕珍手里握着枪,掌心都是汗。
  他总算承认,习惯了身边有金南俊,真正遇到的危险的时候,他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身边的人。



  外面已经淅淅沥沥下起了雨,苍灰色的天空下漂浮着厚重的云,地面很快就浮起一层水渍,有车驶过 的时候,会溅起一道水花,向两旁散开,再沉沉落下。
  金南俊的家和闵玧其一样是在位置很偏的城郊,路上几乎没什么车流和行人,空气和路面一样被雨淋 成灰色,车窗前雾蒙蒙一片,耳边仅有雨声回响。
  越是接近,越是荒芜。

  到金南俊家的时候,雨下得更大了,郑号锡一边拐弯一边猛地踩下刹车,车轮在地上狠狠摩擦,刺耳 的声音被雨声淹没得一干二净。
  他打开车门,一条腿才刚放下,半个身子就被倾斜着落下的雨打湿了。
  他摸了摸侧腰,确认枪放好了之后立即下车往金南俊家里跑,一秒钟都不敢耽搁。
  冬日的大雨总是残酷的,冰冷刺骨,雨水倾盆而下,郑号锡几乎快睁不开眼睛, 他抬手,用手背在 脸上胡乱抹了一把,手一拿开,无尽的雨水仍然迎面而下。

  家门是敞开着的,门上精致的雕花有狰狞的刀痕。郑号锡小心翼翼地进去,才踏进一步,身上的雨水 就顺着滴下来,落了一圈湿润。
  客厅里没有人,桌椅都是凌乱的,有明显的打斗过的痕迹。翻倒在地的茶几旁有一把水果刀,刀刃上 尽是鲜血,在偌大而空旷的客厅里显得有些骇人。
  郑号锡把被雨水浸湿的厚重外套脱下来随手扔在地上,然后握紧枪,手指扣住扳机,一边警觉地留意 着身边的动静,一边走过去捡起那把水果刀。
  鲜血还未彻底凝固,看来屋里的人才出去不久。

  郑号锡把刀折叠起来收好,然后试探性地去敲了敲一楼金泰亨房间的门,沉声道:“有人在吗?我是 号锡。”
  半晌无人应答。
  郑号锡叹口气,正要转身离开,那扇紧闭的门就突然开了一条缝。
  里面是一片望不到底的黑。
  “号锡啊…”金硕珍的声音从门背后传来,“真的是号锡吗?”
  郑号锡连忙把门推开,“硕珍哥,没事了,外面没有人在了。”他走进去凭着记忆找到灯的开关,“ 泰亨在哪儿?”
  房间里的灯并不很亮,但金硕珍还是蹲在门背后捂住了眼睛。
  郑号锡看了看金硕珍,又看了看朴智旻,确定他们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问:“哥,泰亨呢 ,他为什么不在这里?”
  金硕珍缓缓抬起头来,一瞬间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连枪也握不住了。他抓了抓头发,眼里都 是无法遮掩的无助,“号锡啊…救救泰亨吧…救救泰亨啊…”
  郑号锡慌了,“泰亨在哪儿?”
  金硕珍只是摇头。
  他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就那么一直处于黑暗中,握着枪,守着朴智旻,等到现在。
  “哥,振作起来,”郑号锡走过去蹲在金硕珍面前,露出一个安慰的笑,“这么多年,一直以来都是 南俊和玧其哥在保护我们,现在他们不在这里,我们就要保护自己了。他们的处境…似乎很不乐观,我们 帮不上忙的话,至少要安安全全地,等他们平安无事地回来。”
  郑号锡说:“其实我也很害怕的。”
  金硕珍仰起头,剧烈地呼吸,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他又重新拿起手边的枪,牢牢握紧,然后低下头来望着郑号锡,眼里一片沉寂,“你知道金南俊在哪 里吗?”
  郑号锡愣了愣,“哥你想做什么?”
  话音落下,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听起来距离很近。
  穿透巨大的雨声,显得十分沉闷。
  “哥你呆在这里别动!房间门关上,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郑号锡说完立刻转身出去。

  他又只身站在大雨里,单薄的衣服抑制不住寒冷,指尖冰凉,浑身都在不易察觉地颤抖。
  四处张望,寻找着枪声的源头,只见不远处的树林里跌跌撞撞地走出来一个人。
  金发,黑衣,浑身湿透,一边走,一边回头。
  正是金泰亨。

  郑号锡眯起眼睛,快步走向金泰亨。

  雨水顺着眼睫落下来,他一次一次地用手背抚开。这个动作像是在对自己说不要哭,可他分明没有掉 眼泪。

  “泰亨没事吗?”雨声实在太大,郑号锡即使站在金泰亨的面前也要大声喊才能把声音传达出去。
  金泰亨的眼神有些迷茫,他盯着郑号锡看,沉默着不说话。
  郑号锡正要去扶他,他却突然抬手,冰凉的手掌狠狠掐着郑号锡的脖子,可力气几乎是在刚使出来就 全部用尽,指尖沿着郑号锡的胸口划落,双腿一软,整个人都跪了下去。
  但睁开的双眼仍然空洞。
  金泰亨似乎又失去“意识”了,认不清眼前的人,只知道杀戮。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过了,往日就算再疯狂的时候,也会认得身边的人的声音,只要喊他的名字 ,他还是会挣扎着清醒过来。
  “该死…”郑号锡低声骂了一句。他把金泰亨扶起来靠着树坐下,轻轻拍了拍金泰亨的脸,大声道: “在这儿等着,哪里都不要去,等我回来,听见了吗?!”
  金泰亨愣愣地看着郑号锡,微微抬起手,似乎想抓住什么,却又无力地垂下。
  “金泰亨!清醒一点!”郑号锡喊。
  “等我回来。”他说。

  郑号锡起身走进树林,树叶不算茂盛,但也起到了些遮挡作用,至少可以完全睁开眼睛了。
  往前走了没多远,就见地上躺着几个人。有已经昏过去的,也有正仰面呼吸,难以喘气的。所有人都浑身湿透,即使流过血也被雨水冲刷殆尽,看不出来受了多重的伤。
  郑号锡微微蹙眉,走去一个尚且清醒的人身边,单手提起他的衣领,让他注视自己,“谁让你们来的?”
  那人半睁着眼睛,剧烈地喘息着,唇角有血丝渗出来,下一秒就被雨水代替。
  “你们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地方?谁告诉你们的?”郑号锡加重了力道,“想活命就他妈给老子开口说话!”
  那人却笑了,先是轻轻地笑了一声,接着越来越放肆,整个身子都跟着颤抖,像个精神错乱的疯子。
  郑号锡惊愕,他松开手,那人重重倒在地上,已经无法笑出声了,只剩下艰难又痛苦地咳嗽,吐出来的都是鲜血,染在泥泞地面上瞬间失去颜色。
  这时郑号锡才发现,那人的右手断了两根手指,沾着点点泥土,断口处是触目惊心的痕迹,皮肉几乎都向外翻开,像是被人用钝器一点点砸开的。他的小腿也以夸张的姿势扭曲着,似乎难以想象那是连接在膝盖以下的肢体。
  如此痛苦地活着。
  或许在这之前他做过或是说过什么,让金泰亨难以接受吧,否则也不会仅有他一人落得这般下场。
  郑号锡低头看了看,他想,这里的树木,以后会生长得很茂盛吧,毕竟它们扎根的这片土地里,全都是鲜血。

  郑号锡又走去另一个人身边,用枪顶着他的额头,问:“你们和田柾国是什么关系?”
  那人只是紧紧盯着郑号锡,眼神里有怒意也有恐惧。
  郑号锡并不在意,偏了偏头,漠然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你的下场和他一样。”语罢他调转枪口,手指毫不留情地扣下扳机。
  咳嗽声停止,子弹贯穿了前一个人的喉咙。
  只剩拯救不回的残骸苟活于世,不如死了干脆。

  “还需要我再重复吗?”
  那人大口大口地喘气,拼命地摇头,说:“我不认识他!我真的不认识他!”
  郑号锡又重新把枪口对准了他的额头。
  那人立即大喊道:“地址是他说的!其他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不是我们的人!”
  “我明白了。”郑号锡点点头,“那他这个消息,是你们用什么换来的?”
  “他说…只要找到一个叫朴智旻的人,带他走就可以了,他一分钱都不要…”那人喘息着,语气起伏很大,不一定是因为害怕,更多的可能是受伤太严重,“我们…我们只是拿钱做事…朴智旻田柾国是谁,我们根本不认识!”
  “那金南俊呢?”郑号锡问:“他在哪儿?”
  那人的眼里只有无尽的恐惧。
  他回答不出这个问题。

  郑号锡到底还是心软,他从来都不是做杀手的料。
  “算了。”他摇摇头,走过去一个个地在他们身上找出手机,然后全都踩碎,“别等着叫人来收尸了,如果金南俊和闵玧其没有安全回来,如果金泰亨的身体出了任何问题,你们就烂在这里等着投胎吧。”

  
  转过身之后,郑号锡开枪的那只手就开始止不住地发抖,他用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手腕,克制住想吐的欲望,在心里不停地默念:没关系没关系,那个人活着才是受罪,别怕,别害怕,想想闵玧其,想闵玧其就好了,不要害怕。

  
  走到树林外,天色已经阴沉得不像话了。
  金泰亨还在刚才的地方坐着,背靠着树干,双眼无神。
  “泰亨,听得到我说话吗?”郑号锡把枪收起来,手掌在金泰亨眼前挥了挥。
  金泰亨一动不动,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水珠,看起来像橱窗里精致的人偶。
  郑号锡只好把他扶起来,半搀半抱地回了家里。
  

  金泰亨房间的门还是开着的,金硕珍还维持着刚才的动作在房间里靠墙站着,低着头,眼神复杂。
  “硕珍哥。”郑号锡轻声喊。
  金硕珍回过神来,眼里复杂的情绪立刻只剩担心,他帮郑号锡一起扶着金泰亨,让他躺在床上,朴智旻的身边。
  “哥你快看看泰亨有没有事,他现在好像…失去意识了,听不见我说话,要不是因为没有力气,可能就……”
  郑号锡的话没有说完,但金硕珍明白郑号锡的意思。他叹口气,然后俯下身,在金泰亨耳边轻声说:“泰亨,金泰亨,醒过来吧,智旻在这里,朴智旻,他在你身边。”
  “这样就行了吗?”郑号锡觉得不可思议,“有用吗?”
  金硕珍也不确定,“不知道,以前是有用的。”
  只是他们谁也没有猜到,金硕珍话音落下,金泰亨没有清醒过来,朴智旻却缓缓睁开双眼,望着惨白的天花板,目光里是几近绝望的希冀。

评论 ( 12 )
热度 ( 85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