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盼我疯魔》95糖锡南硕|第十六章。



  坐在医院走廊里的时候郑号锡已经筋疲力尽了。
  金硕珍怕他着凉,让他在家里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但现在又还是湿透了,有雨水顺着下颚滴到手背上,浑身都在微微发抖。
  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神色匆匆的医护人员,满面愁容的家属。郑号锡靠着冰凉的椅背,等金硕珍去处理好一切。
  这里是金硕珍以前工作过的医院,还有很多熟悉的人在,办起手续来不用那么麻烦,或许很不公平,但却是现实常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郑号锡的耳边似乎回响着时钟的嘀嗒声,每响一次,心脏就跳动一次。
  手指在室内也没能回温,指尖发红,冷到失去知觉。
  他半闭着眼睛,仰头贴着失色的白墙,累到呼吸都觉得累赘。

  他担心闵玧其担心得快要发疯。
  

  金泰亨受了很严重的伤,郑号锡见到他的时候,只能看见满身的雨水,把他抱回房间,才发现手心都被染成一片淡淡的红。
  并不刺眼的颜色,是血,混着雨。
  金硕珍曾经是外科医生,连他都只能含糊不清地说一句“送医院,快”,那想必真的很严重了吧。朴智旻也渐渐清醒过来,可连眨眨眼睛都很费力,动了动嘴唇,发不出任何声音。
  所以不能走啊…
  
  郑号锡低下头,把脸埋进掌心里,深呼吸竟是夹着哽咽的。
  不要出事啊…
  他默念。
  闵玧其啊…不要出事…

  

  

  金南俊不是第一次这么被人用枪指着了。如果放到从前,说紧张的话,可能是有些许,要说害怕,他的确感觉不到。任何威胁到生命的处境,他只会觉得刺激。或许是从小到大面对的事情太多,该习惯的早就习惯了,要什么危险的事情都去害怕,那他大概在面对金泰亨失去理智的时候就要浑身发抖吧。
  但现在好像不一样了。
  在那么多枪口一瞬间对准自己的时候,金南俊心里退缩了。
  他想,这批货没有了就没有了,他拥有的财富已经够多,对他不会造成根本上的影响。他还想,他的权利地位,没有了就没有了,说不定放下这个身份,还能把时间都空闲出来,和金硕珍去渴望很久的长途旅行。他甚至想,是不是现在举手投降,就可以平安无事地回家去?名声就都拿去喂狗吧,他只想立即站在金硕珍面前,说一句我回来了。
  工厂外的确有他的很多个狙击点,这群人的命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掌握在他手里。但他突然不想玩同归于尽的游戏了。
  他想活着。
  因为有了无论如何都想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别动。”一个陌生的声音在田柾国头顶响起。
  田柾国条件反射地立刻站起来,回过头却看不见对方的脸。
  
  他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没有窗户,门从这个人进来之后又紧紧关上了。空间不大,灯光昏暗,墙壁发霉很严重,呼吸时夹杂着干涩的灰尘,让人觉得喘不过气。
  田柾国被人带到这里来,说是可以让他见到他想见的。
  房间里仅有一把古老的椅子,一个低矮破旧的玻璃茶几,上面放着两台崭新的监视器。
  田柾国要见的人只是朴智旻而已,但监视器里的画面,是疯狂到可怕却又遍体鳞伤的金泰亨,以及废弃工厂里,一念之差就会送命的金南俊和闵玧其。
  
  “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田柾国眉心紧皱,“当初说的是只要我把他们家的住址告诉你,你就有办法让我带我哥走。”
  那人把脸遮得很严实,只能看见一双凌厉的眉眼。他轻轻笑了一声,伸手搭着田柾国的肩膀,指着其中一台监视器里已经停顿住的画面说:“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田柾国把那人的手打开,“我知道,所以呢,跟我有什么关系?”
  “知不知道他这几年是怎么对你哥哥的?”
  田柾国沉默了,脑海中回想起那天见到金泰亨时的场景,他不得不承认,让他把金泰亨和朴智旻联想到一起的话,他能感受到的只有束缚与伤害,没有爱。
  “你应该感谢我,虽然没办法帮你杀了他,但也差不多了,”那人拍拍田柾国的背,“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他罪有应得,不是吗?”
  田柾国站远了一些,不愿意和他有任何接触,“轮不到你来插手。”
  “那好。”那人抬了抬下巴,指着另一台监视器里的金南俊,说:“这个人不用我说了吧,他可是让你们家庭破碎的罪魁祸首,你不希望看到他付出点代价吗?”
  田柾国又是沉默。
  他不是没有直面与金南俊交流过,金南俊给他的印象,和他从父母那里听来的完全不一样。可就在他开始质疑父母,试图相信金南俊的时候,有人告诉他金南俊的身份,告诉他金泰亨不为人知的一面,告诉他这两兄弟面色从容地葬送过多少人命。
  活在黑暗中的人最擅长伪装。
  于是田柾国谁也不愿意相信。伤害过他哥哥的人,他都会一一记住。
  “不如这样,选择权交给你。”那人又朝田柾国靠近一步,眼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你觉得他该死,那他就不会活着出去了。”
  “如果我不觉得,他是不是就可以毫发无损地出去了?”田柾国问。
  “你不是一直都想杀他?”
  “没想过用这种方式。”
  “他知道来着。”那人无辜地摊摊手,又一次不着边际地岔开话题。
  “什么?”田柾国微微挑眉。
  “知道整件事情你有参与,知道跟你有关。”那人说:“如果你放他活着出去,那你最好在心里祈祷不在这里的另外几位都平平安安吧,不然,他肯定就不放过你了。他当年有办法把你哥哥从家里不留痕迹地带走,现在也一定有办法让你消失匿迹呀,你觉得呢?”
  田柾国脸上没有什么夸张的表情,心里却是紧张的:“你们不过是想把责任推卸到我身上来罢了,想杀他的是你们,跟我没有关系。你们答应我的事没有做到,那这算是交易失败。”他回过头来,淡淡道:“所以,接下来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

  
  

  “号锡。”金硕珍从主任医师办公室里走出来,伸手探了探郑号锡的额头,“很累了吧?给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郑号锡缓缓睁开眼,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他们没事了吗?”
  “智旻没事了,之后好好调养就会恢复的,只是睡了太长时间,可能暂时没办法自由行动,需要做一段时间的复健。”金硕珍在郑号锡旁边坐下,低头揉着脖子,沉沉叹了口气。
  郑号锡微微一怔:“那…泰亨呢?”
  金硕珍的动作就那么顿住了,半晌才吐出一句:“至少……是安全的。”
  郑号锡沉默了一会儿才点头应了声“嗯”。
  他想,如果是金南俊或者闵玧其在的话,金泰亨就一定不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了。他来晚了,也没有勇气让伤害金泰亨的人全都偿命。
  说到底还是没能帮上忙。
  
  
  “别多想了。”金硕珍像是猜到了郑号锡的心思,努力扯出一个笑来,“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现在还在房间里发抖吧,而且…泰亨可就真的要出事了。”
  “好。”郑号锡仍然贴着白墙,双眼无神,满身疲惫。
  “泰亨和智旻我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不会有危险,都会慢慢好起来,可以稍微放心了,所以…”金硕珍看向郑号锡,沉声道:“现在能不能告诉我,金南俊在哪里?”
  郑号锡一愣,有些僵硬地回过头来,“硕珍哥,你想做什么?”
  金硕珍抿抿唇,低着头说:“我想见他,就现在。”
  郑号锡眼底泛起一层湿润,他说:“我也想见我哥,我想见他,我想见闵玧其。但是…”
  但是,会成为他的负担吗,会给他添麻烦吗,会让他分心吗,会给他带来危险吗…?
  全都是未知数,他不敢轻易尝试。
  “以前金南俊每次有点什么事啊,都要先给我打个电话,用很严肃的语气说,哥,我这次如果回不来了,你以后要好好幸福。我每次都拿着手机一句话也不说,过一会儿他就会挂断,剩我一个人在家自我矛盾。”金硕珍说着说着,唇边露出笑意,眼睛却是苦涩的,“他这次没有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这说明什么,所以号锡啊…让我去见见他吧…”
  郑号锡捂住嘴轻咳了一声,然后撑着墙壁站起来,“我不知道具体在哪里,找找看吧。”
  金硕珍立即跟着站起来。
  “我也想见玧其哥,”郑号锡笑了笑,眼角微微下垂,阳光的味道他似乎与生俱来,此刻竟然依旧温暖,“他昨天说要带我出去吃饭来着,这个时间也差不多啦。”
  仍然疲惫,但一想到闵玧其,郑号锡就觉得可以撑下去。
  
  他和金硕珍一起出了医院。
  雨开始变小了,有随时会停下的迹象,太阳还没剥开云层露出来,天空还是阴沉的。
  郑号锡告诉金硕珍地址,换金硕珍来开车,他半躺在后座稍稍休息。
  他的手机从挂断闵玧其的电话之后就一直扔在副驾驶上,现在拿起来想看看时间,却发现已经没电了,屏幕一片漆黑,不知道那之后闵玧其有没有联系过他。
  但愿没有吧,郑号锡想,这样两个人都能多一点希望。

  
  只是,路上的两人并不知道,金南俊的那三十分钟,早就过了。

评论 ( 10 )
热度 ( 71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