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
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盼我疯魔》95糖锡南硕|第十七章。










  金南俊背靠着柱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的左腿和右肩中了一枪,血流不止,看起来暂时无法行动了。剧烈的疼痛使他眉头紧皱,但他强忍着没有痛呼,没有说话。
  闵玧其蹲在金南俊面前,神色是难得的凝重,“能坚持住吗?”他问。
  金南俊喘息着轻轻点了点头。
  闵玧其低声骂了一句,但无能为力。
  
  那三十分钟过去以后,绕是金南俊再想退缩也来不及了,先前的行动不是恐吓也不是威胁,他们开枪了。对方根本就不是在跟他做交易,他们的目的根本就是金南俊的命。他们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已经不在考虑的范围内了,只要金南俊死,就算是赢。
  金南俊和闵玧其想引他们出工厂,奈何他们只有两个人,身上只有两把枪,而对方的人数和武器皆是他们的十倍以上。竭尽全力地躲避,力所能及地还击,到最后没能出得了这废弃到没有门锁的工厂,反倒被逼至角落,进退两难。
  金南俊在工厂外布置的狙击点时间一到就开始行动了。对方吃了几次亏就找到了工厂内的死角,于是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谁也没有先出来。
  工厂内没有灯,角落离窗口的距离很远,金南俊和闵玧其几乎处在彻底的黑暗里。
  
  金南俊试着动了动左腿,疼到指尖都蜷缩起来。
  “省着点力气,能歇就歇,”闵玧其环视四周,低声道:“等需要你自己走的时候再拼命。”
  金南俊只好不动了,满头都是冷汗,顺着眉心滑下来,沿着鼻尖,滴在黑暗中看不见的地方,如此消失。
  
  
  “别再挣扎了吧。”黑暗中响起对方充满挑衅的声音,“再怎么样你们也只有两个人,一直耗下去的话,对大家都没好处不是吗?”
  闵玧其冷笑一声,他们都在互相的子弹打不到的地方,因此完全不在意声音会不会暴露具体位置,他说:“行,你过来,我等着。”语罢又靠近金南俊,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待着别动,我去引他们出去。”
  金南俊立刻抓紧了闵玧其的胳膊。
  闵玧其拍了拍金南俊的手背,“能掩护就掩护,不能就自保,你得活着,听明白了吗?”
  金南俊迟疑着摇头,有些吃力地小声说:“他们还剩几个人都不知道,你怎么引他们出去?”
  闵玧其勾了勾唇角,“那就要看我的命够不够好了。”
  话音落下,闵玧其不再等金南俊的回答,用力甩开金南俊的手,猛地起身往废弃工厂那残破不堪的门跑,距离虽然远,但越近一步,光线就强一些,他的身影就更清晰一点。
  
  金南俊闷哼一声,咬着牙扶着身后的墙站起来,但侧过脸向闵玧其刚才的方向看,已经看不到闵玧其的影子了。
  枪声骤然响起,从各个方向传来,金南俊凝神辨别,思考接下来该如何行动。
  
  闵玧其一个回身转到遮挡物后,背靠着它坐下,瞪大了眼睛连呼吸都没了规律。
  他刚才冲出去的时候,对方有人为了完全瞄准他,的的确确是从死角里出来,暴露在通过窗口能狙击到的地方了的,可尽管光线再昏暗,跑出角落的闵玧其也能察觉到,工厂外没有人开枪。
  金南俊手下的狙击手,埋伏在外面的狙击手,总有一个能找到绝对的机会,却没有开枪。
  闵玧其开始有些心慌了。
  他们没有开枪,原因只会有两个:有人叛变,或者…遇到危险。不论是这两个其中的哪个,闵玧其和金南俊都真的失去援手了,只能靠他们自己,而对方现在还有几个活口都是未知数。
  闵玧其不知道金南俊有没有察觉到,他只希望金南俊能安分一点呆着别动。
  就在这时,金南俊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透过不算很厚的布料,亮起一丝微弱的光线。他出门前把手机设置了静音,本来是想关机的,又怕金硕珍会找他,就还是没舍得。
  他用手捂着屏幕上的光把手机拿出来,从指缝中看见硕珍二字,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他犹豫片刻,还是按下了接听键,把音量调到最低,不让金硕珍的声音透过听筒传出来,然后把手机放回了上衣口袋里。
  “其实我觉得你们挺勇敢的。”金南俊突然说:“为了杀我,命都不要了,能得到什么?”
  闵玧其一愣。
  “不试试怎么知道?”对方换成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先前的几个领头人死的死伤的伤,没法再回答。
  金南俊轻轻笑了,“还要继续试下去吗,你们现在还剩几个人,你以为能撑多久?”
  对方迟迟没有回应。
  金南俊自顾自继续说:“外面的狙击点有八个,这里不过是个连门窗都没有的废弃工厂,你以为很好隐藏吗?”
  “你以为外面只有你的人?”
  闵玧其稍稍松口气,对方那么说,就表示还没发现外面情况有变,于是从容道:“放心,你的人已经死在海里了,不然你以为我怎么进来的。”
  
  
  
  
  
  
  “怎么了?怎么一直不说话?”郑号锡揉着太阳穴坐起来,他没敢真的睡着,一直半眯着眼睛休息,浑身的感官高度警惕,他看见金硕珍戴上蓝牙耳机,却一直不出声,也没有摘下来,电话是没有挂断的,亮起的屏幕上写着金南俊的名字。
  金硕珍眉心紧蹙,沉声答:“工厂。”
  “什么?”
  “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金硕珍微微侧过头,“码头那儿有废弃的工厂吗?”
  “不知道,我没来过,但如果是工厂的话应该就很好找了。”郑号锡说着拿起自己的手机,本来想定位搜索,结果摆弄两下才想起来已经没电关机了,忍不住把手机扔开,低声骂了一句。
  “他们的目的是金南俊,想,杀了他…”金硕珍说:“对方人数应该不少…等等,我听见玧其的声音了,但是听不清楚说了什么…”
  郑号锡立即睁大了眼睛,一句“他还好吗”差点就脱口而出,但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下去,他深吸口气,让语气保持镇定,“玧其哥也在的话,应该可以没事的,他和南俊一起的话,就都会没事的。”
  金硕珍轻轻应了声“嗯”。
  但愿吧。
  
  
  金硕珍大概能猜到金南俊不说话的理由,他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金南俊啊…那个把他捆缚在身边,剥夺他自由的金南俊,除了会保护他,原来,还愿意相信他。
  
  
  
  
  
  “工厂外的狙击点,有八个。”金硕珍说。
  郑号锡点了点头,“到时候看地形,应该能找到。”
  “你认识他们吗?”
  “打过交道。”
  “有联系方式吗?”
  郑号锡看了一眼手机,苦笑着说:“有也联系不上了,我们只能靠自己找了,而且这种时候最好不要去打扰他们,有刚才那几个信息点,可以找到的。”
  
  
  
  
  其实闵玧其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外面有什么人,整个码头都是空荡荡的,甚至连路人和渔夫都没有,安静得有些反常。之所以那么说,不过是想骗他们趁早收手罢了。
  显然,对方是相信了的,一瞬间失去了声音,似乎在低声商量该如何是好。
  闵玧其趁机抬手,枪口朝上扣下扳机。
  “嘭”的一声枪响,他已经一个闪身离开了刚才的位置,黑暗中枪口又对准了冲着枪声而来暴露自己的敌人。
  “停手吧。”突然有人这么说道:“金南俊,你知道你那批货里藏了什么,对吧?”
  金南俊微微一怔。
  那人继续道:“你刚才给我们三十分钟,但我们没有那么宽容,我们给你十分钟,要么你出来,要么,都别出去。”
  金南俊说:“我出来是死,我不出来也是死,那我何必不拖个垫背的。”
  闵玧其隐隐猜到了什么,他本身是不害怕的,唯一担心的是,郑号锡不要在这种时候过来找他。
  
  
  
  
  
  “现在开始倒计时。”
  
  
  
  
  有东西落地的声音,紧接着黑暗中亮起一丝微弱的红色,鸦雀无声的工厂里,能听见那一声声犹如秒针倒数的“滴答”。
  是定时炸弹。
  
  “游戏开始了,谁都没有说结束的权利。”对方笑了笑,“其实很简单的,已经不是二对五了,是个人战,谁能在这十分钟内活着跑出去,谁就赢了。”
  要么是在出去的过程中被枪杀,要么,是坚持到十分钟后沦为灰烬。
  算是孤独一人的死亡游戏。
  闵玧其背靠着墙,无法彻底冷静下来了。让他不管不顾地在十分钟内冲出去,他完全有信心做到,但他不可能丢下金南俊。
  双方再度僵持,谁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都在等着对方先往外跑,再找准机会向他开枪。
  
  
  
  
  
  金硕珍握着方向盘,眼泪几乎要掉下来,郑号锡在内后视镜里看见金硕珍的表情,想问他还听见了什么都没有勇气,紧紧握着拳,隐忍到胸口胀痛。
  “坐稳了。”金硕珍突然说。
  郑号锡立刻坐好,系上安全带。
  
  金硕珍也不知道,他们这样拼了命地,争分夺秒地过去,到底能帮到金南俊什么,越是这样,就越绝望。
  怎样能救他呢,好像怎样都不行。
  
  
  到达码头的时候,雨已经彻底停了。地面还是湿漉漉的,乌云渐渐散开,太阳虽未灿烂,但在雾气后努力发着光。风也渐渐停了,望不到边际的海面风平浪静。
  已经得知是在废弃的工厂,就好搜寻得多了,金硕珍开着车很快就找到地方。他把车停在工厂的马路对面,拿着手机和郑号锡一起下车,可下了车,又站在原地迟迟没有挪动。
  “硕珍哥,电话里刚刚说了什么?”郑号锡忍不住问,明明闵玧其就在里面了,他快要抑制不住跑进去的冲动。
  金硕珍嘴唇微微泛白,“十分钟…定时炸弹,现在还剩…四分钟…”
  郑号锡怔住,“他们都没有出来,是吗?都在里面…他们…”
  “人数在减少了,目前是二对二…”金硕珍望了望手机屏幕,“我能听见玧其的声音了,他很好,没有受伤。”
  郑号锡却完全没有松一口气,他握紧手中的枪,“二对二?那怕什么,我进去。”语罢作势就要转身,可他才朝马路对面迈出去一步,连金硕珍都还没来得及拉住他,一颗子弹就从身后直穿过来,打在郑号锡身旁的水泥地上,距离近到郑号锡的左耳像灼烧一般,他紧紧捂住,仍然有耳鸣声回绕。
  郑号锡错愕,猛地回身,空无一人。
  “不是说南俊的狙击点在外面?”郑号锡瞪大了眼睛,“他们有人是认识我的啊?!他们是不是…”正说着话,反方向又有人开了一枪,朝着刚才对准郑号锡的那个方向。
  那是离郑号锡和金硕珍很近的一艘游轮,就停靠在码头边。
  金硕珍赶紧抓紧了郑号锡,“我不知道,但你别再动了。”
  
  其实,郑号锡也算是猜对了。八个狙击点,其中四个都倒下了,并且出自同一个人的手里。而刚才那一枪,原本是瞄准了郑号锡的,只是站在那人旁边的,是四肢被捆绑住,难以行动的田柾国。他认得郑号锡,于是在那人预备开枪时,用尽全身力气撞开了他。
  竭尽全力也只打偏了一点点而已。
  
  
  
  
  “硕珍哥,你开车去工厂另一边,注意安全。”郑号锡拉开车门把金硕珍往里推,“刚刚那边有人开枪帮我们,那边肯定是还有南俊的人在。”
  “那你呢?”
  郑号锡扯出一个笑来,“我没关系,我和玧其哥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别担心,我会保护自己。”
  金硕珍还是不肯走。
  郑号锡只好说:“时间不多了,两边都要有人等着,我们要在同一个方向,万一都错过了呢…活着等他们,好吗?哥。”
  金硕珍沉默片刻,才道了一声“你也要活着”,然后调头离开。
  
  其实郑号锡是在撒谎,闵玧其从来没带他经历过什么“场面”,稍微和危险沾边,闵玧其就恨不得不认识郑号锡,把他推得越远越好。今天这些事情,他都是第一次见,老实说,他害怕得不得了,直到现在也觉得稍一恍神就会站不住,双腿发软,指尖颤抖。
  而且…他们都以为刚才回过去那一枪,朝他开枪的人就死了。
  可惜没有。
  
  
  
  
  
  “金南俊,我可等不下去了。”工厂里,闵玧其突然说道:“里面就剩两个人,你就算是残废了,也对付得了吧。”
  金南俊立即明白过来闵玧其是什么意思,“你人出去就行了,敢动那个东西,可别再让我活着见到你!”
  对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闵玧其啊,你不是这么勇敢的吧?早几年躲在深山里不出来见人,我还当你连枪都不会拿了。”
  闵玧其笑了笑,完全无视那人的存在,直接对金南俊道:“这么跟我说话?我可是你哥。”
  金南俊从角落里出来半个身子,试图吸引目标,“那你也得听我的!”
  “这次就不听了,对不起啊。”闵玧其站起来,在昏暗的光线里递给金南俊一个信任的目光,“掩护我。”
  
  
  闵玧其开始后悔今天穿了一身白衣服出门了,跑向工厂正中间的时候,他脑子全都是郑号锡的脸,他在想,如果能活下来,回家之后郑号锡是不是又会一脸嫌弃地给他洗衣服,回头露出两个小梨涡,一边喋喋不休地抱怨着,一边担心他是不是哪里受了伤,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说个不停,却没有一句狠话。
  
  
  
  
  
  
  闵玧其离开遮挡物突然出现在视线中央,对方仅剩的两人立即把枪口对向他,但闵玧其跑得太快,根本无法瞄准,随意开枪根本就是在浪费子弹。
  
  
  
  
  把“黑盒子”拿走再跑出去的方法,不是没人想过,但它在工厂的正中间,先不说过来取它的时候有多容易被击中,往门外跑的时候更是毫无遮挡物,何况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极大的可能是闵玧其会抱着它在被不同方向而来的子弹射穿时,与它一起炸响,尸骨无存。
  
  意料之中的,有人为了瞄准闵玧其从角落里出来,但金南俊的枪口立刻迎上。
  他无法阻止闵玧其了,只能尽全力掩护他。
  
  
  
  
  00:08
  闵玧其拿起“黑盒子”的时候,上面从八秒开始继续倒数。
  他已经没有回击的余地了,转过身去,把背影交给金南俊,疯了一样地往外跑。
  没有遮挡物,没有拐角,只是越来越远罢了,要瞄准,很简单。对方几乎是在同一瞬间齐齐从两个方向跳出来,枪口对准闵玧其。
  “你们的目标不是我吗?”金南俊也直接从柱子后面出来,完全暴露自己,毫不犹豫。
  其中一个人转身朝金南俊开枪,双方都是毫不掩藏。
  金南俊到底还是枪法更准,每一枪都能击中要害,只是,他没有躲避的时间了,对方的子弹擦过侧腰击在身后的墙壁上,鲜血溢出来,染在衬衣上,触目惊心。
  疼痛下一刻侵袭大脑,金南俊几乎要握不住枪。
  而另一个人就丝毫没有要活命的意思了,他根本就没有转身,整个人都暴露在金南俊的瞄准范围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手横举,枪口持续瞄准闵玧其,哪怕金南俊的子弹尽数打在他身上,整个人站不住到跪下来,也还是对着闵玧其。
  
  
  
  
  
  
  金南俊从来没有这么恨过自己。
  无力到发狂。
  他亲眼看见闵玧其成功在那八秒内奋力跑出工厂,也亲眼看到闵玧其背上那片刺眼的鲜红。
  没有力气追上去问问闵玧其要不要紧了,他自己已经要坚持不住了。
  
  
  
  
  在昏暗的环境中待得太久,闵玧其抱着怀里的“黑盒子”从工厂里出来的时候,差点睁不开眼睛。
  工厂对面就是海,闵玧其在出来的第一秒立即就抬手,用尽全力把它扔了出去。
  可他正要撑住膝盖喘口气的时候,看见了扔出去的“黑盒子”底下站着郑号锡。
  
  下一秒,“黑盒子”在半空中发出一声巨响,火光炸裂开,闵玧其被巨浪冲击得向后摔出去很远,等他意识朦胧地爬起来,海边的护栏还在燃烧,地面冲刷成灰黑色,一片狼藉,而刚才郑号锡所站的地方,空空如也。
  闵玧其祈祷那是自己看错了。
  
  

评论 ( 8 )
热度 ( 83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