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盼我疯魔》95糖锡南硕|第十八章。





  朝郑号锡开枪的那人就在紧靠着岸的那艘游轮里,他时刻注意着底下的动静,见到闵玧其出来,他正要瞄准,就看见闵玧其把炸弹狠狠扔了过来,这个时候再躲已经来不及了。游轮的玻璃伴随着那声巨响瞬间全部粉碎,碎片尽数直射进来,利刃一般划了满身。
  田柾国算是幸运,为了救郑号锡把那人撞开,自己也跟着倒在地上,四肢被束缚,没能再爬起来。他没有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感受到一阵剧烈的震动,碎玻璃随之撒下来,空气重归宁静。
  他吃力地挣扎,努力让地上的玻璃碎片把绳子划开,等双手解开束缚,左手的手背已经血肉模糊,右手也有好几道裂口。他皱着眉看了看,没有伤到动脉,也就懒得再管,解开腿上的绳子立即起身。
  准备出去的时候,田柾国回头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眼里是说不清的情绪。
  能重来的话,他一定不会再让自己陷入这种境地,还不如好好生活,那样说不定才更对得起朴智旻。
  
  
  
  
  
  金硕珍那时已经在工厂的侧面了,还没来得及下车就听见那声令人绝望的巨响,他心里一沉,坐在驾驶座上,头脑一片混乱,半晌才打开车门,攀上一个破旧的窗口,跳进了工厂里。
  他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敌人,进来的时候他仍然没有冷静下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所有的动作都是潜意识做出的反应。
  直到,看见金南俊。
  金硕珍差点就顺势跪下来。
  他握紧了拳头,指甲几乎掐进皮肉里,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金南俊。”金硕珍在金南俊身边跪坐下来,托起金南俊的肩,让他靠在自己腿上,“醒醒啊,金南俊。”
  他把金南俊身上的衬衣解开,想给他处理伤口,却在看清狰狞的弹孔的时候,想起来手边什么东西也没有。
  “你给我醒过来啊金南俊!”金硕珍喊:“别睡…别睡着…”
  金南俊轻轻笑了,嘴唇泛白,额角渗出冷汗,“没睡啊…不是在等你吗。”
  金硕珍试图把金南俊扶起来,想带他出去,可是完全做不到,着急得快要掉出泪来,声音都带着哭腔,“玧其呢?他人在哪儿?你现在必须去医院!”
  
  
  
  
  
  田柾国刚捂着伤口跑下游轮,就看见马路对面的闵玧其。他跌坐在地上,神情恍惚,一身白衣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脸上是带着灰尘的大片擦伤。
  田柾国微微一怔,朝四周望了望,然后跑向闵玧其,“还有一个人呢?”
  闵玧其根本没反应过来田柾国在说什么,麻木地看着重回平静的海面。
  “是叫…郑…郑号锡?”田柾国蹲下来,放大了声音对闵玧其喊:“郑号锡呢?”
  “号锡…”闵玧其的眼神动了动,“你说什么?”他望向田柾国,声音沙哑,“你说什么?你说他在这里?”
  田柾国回头看了一眼岸边那一片狼藉,顿时明白过来,他本想对闵玧其说“你快去救他啊,你为什么不救他”,可在看清闵玧其的强势之后,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号锡刚才在这里…是吗?”闵玧其颤抖着抬起手,指了指马路对面。
  田柾国只说:“你别动了,你千万别再动了。”然后毫不犹豫地跑过马路纵身跳进那片海里。他丝毫不怀疑,以闵玧其目前的精神状态,说不定根本就没想起来他是谁,闵玧其能记住的,只有郑号锡这个名字罢了。
  冬天的海水冰冷到让人战栗。
  田柾国也不知道自己能在水里保持清醒多久。
  
  
  闵玧其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浑身剧烈的疼痛顿时让他喘不过气,刚才强烈的冲击导致他现在也有些视线模糊,睁开眼,只觉得头晕目眩,胃里也像在翻滚一样,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痛苦。
  他吃力地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到岸边。
  护栏上的火被风吹了几下似乎烧得更旺了,海面宁静,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他找不到郑号锡。
  
  “号锡啊…”闵玧其喃喃道:“号锡…”
  低声呢喃之后,竟是冲着海面大喊着他的名字。
  “郑号锡!!!”
  微微颤抖着,撕心裂肺一般地大喊。
  声音里尽是痛不欲生。
  
  
  
  
  
  
  
  金硕珍听见闵玧其的声音,几乎是一瞬间就掉下泪来。
  “别哭,哥,别哭。”金南俊想抬手给金硕珍擦眼泪,试了好几次,也没办法成功把手抬起来。他苦笑道:“都是因为我。”
  “你别说话,我带你出去。”金硕珍说。
  已经没办法让闵玧其来帮他了,他只能不停地默念郑号锡和闵玧其都能没事。
  会没事的,会没事的,会的。
  这么一遍遍地重复着。
  
  金南俊却抓住了金硕珍的手,“为什么救我呢?你不是想要自由吗?”
  金硕珍喊:“那也不表示我不想让你活着!”
  金南俊摇摇头,“其实不用担心的,我手下的人很快就来了,我不会死的。”
  金硕珍沉默着不说话。
  金南俊道:“哥,我很感谢是你来叫醒我,所以,你现在走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去打扰你了,我得到的够多了,满足了。”
  可金硕珍却完全没有被感动到,语气也是少有的气愤,“你他妈费劲办法让我来,就为了给我说这两句屁话是吗?”
  金南俊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金硕珍。
  金硕珍说:“你记不记得,你接泰亨回家的那天,我告诉过你,我的两个生日愿望?我还说,第三个愿望,等你哪天放我自由,我就告诉你。”
  金南俊只是眨了眨眼睛。
  “你为什么就不愿意想一想,或许跟你有关呢?”
  金南俊没有力气回答,喉咙像火烧一样灼热。
  “你现在让我走,那我是不是可以告诉你了?”
  金南俊还是不说话,视线开始不那么清晰。
  “我的第三个愿望,是希望金南俊可以幸福。”金硕珍说着突然笑了,“可你却让我走,我走了你还谈什么幸福,你的幸福不就是我吗?所以活下去吧。”
  “你不是也很自信吗?说我是喜欢你的。”
  “我现在愿意承认了,你说得没错。”
  “你那天在我房间里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我回答晚了是不是?我也爱你的。”
  ……
  “所以…所以…”
  “别睡了金南俊…醒过来…”
  “醒过来…”
  “别睡…”
  
  
  
  
  
  
  闵玧其快要筋疲力尽,他趴在岸边,眼睛闭上了又强行睁开,闭上了,再睁开。分明已经意识朦胧到撑不住了,可田柾国挣扎着从水里冒出来的时候,他还是猛地爬了起来。
  田柾国怀里拖着一个一动不动的人,艰难地向岸边靠近。
  闵玧其朝田柾国伸手,田柾国看了一眼,还是没有握上去,自己拖着郑号锡爬了上来。
  闵玧其这时候哪里还会有剩下来的力气?早就用光了。
  
  “号锡啊…”闵玧其握紧郑号锡的手,冰凉到让人害怕。
  田柾国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从头到脚都在向下滴水,满身沉重,“别紧张,时间不长,应该…应该没事。”他在郑号锡身边跪坐下来,用在学校里老师教过的方法给郑号锡做急救措施,让郑号锡把肚子里的水都吐出来。
  
  这时金南俊手下的几个人匆匆赶来,仍然全副武装,戴着露指的黑手套,神色严谨。
  原本的八个,现在只剩下三个。
  “先进去啊!”田柾国喊:“里面不是还有个人吗?还有这个!”他对着闵玧其抬了抬下巴,“把他带走,没时间了!”
  闵玧其只是抓着郑号锡的手,“别动我。”
  田柾国只好对着那三个人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进去找金南俊。
  眼下的情况无法乐观了。郑号锡还好说,但是其他人身上都是枪伤,枪伤怎么去医院?
  
  郑号锡被闵玧其握住的那只手突然抽了出去,他紧闭着眼睛,侧过身蜷缩起来,不停地剧烈咳嗽。
  田柾国这才坐下来,看了一眼被海水冲刷掉血迹的伤痕累累的手,苦笑着摇摇头。
  “号锡?”闵玧其凑得更近了些,“郑号锡!”
  郑号锡闻声睁眼,他坐起来,半捂着嘴,渐渐平息下来。正要说话,就被闵玧其抱了个满怀。
  “受伤没有?”闵玧其在郑号锡耳边轻声问。
  郑号锡蹭着闵玧其的侧脸摇头,两个人的头发都是湿的,一个是水,一个是汗。
  “没有就好。”闵玧其说。
  郑号锡紧紧咬着唇,他本想回抱闵玧其,可闵玧其刚刚靠近,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就蔓延开来,郑号锡不敢碰。
  “为什么要来?”
  郑号锡仍是摇头。
  “我差点杀了你。”闵玧其的声音越来越低。
  “没有的,你不会。”郑号锡终于开口回答:“是我自己跳下去的。”
  而其实是不是,只有郑号锡自己知道。
  他说:“我以为我很胆小的,没想到为了见你,突然这么勇敢。”
  闵玧其笑了笑,“你要真的一直胆小就好了。”
  但是还好,还好你勇敢,还好你活着。
  
  
  

评论 ( 14 )
热度 ( 100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