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盼我疯魔》糖锡番外一。




  闵玧其又一次散步到这条巷子了。
  
  那是一条很深的小巷,宽度连一辆最小型号的车都塞不进去,两旁都是居民楼侧面的水泥墙,没有窗口,一片灰暗。路边除了垃圾再无其他,巷子里连路灯都没有,到了晚上就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它像是给一些叛逆期习惯晚回家的少年和出门太晚的上班族特意准备的“近道”。
  出了巷子,正对面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左手边是便利店,右手边是一间舞蹈室。
  这间舞蹈室已经在这里很多年了,玻璃橱窗看起来很旧,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它的隔音效果并不好,闵玧其每次走到接近巷口的位置,就能听见越来越大声的音乐。节奏一下一下敲着,鼓点清脆,跳舞的人踩在地板上的脚步声很明显。
  只有听到这些声音,闵玧其才会恍然发觉,原来自己又不由自主走来了这里。
  
  
  一个月前,他无意间从这里经过,偶然看见一个红发的少年,踩着轻快的步子,从舞蹈室出来,走进了对面的便利店。
  少年看起来并不叛逆,尽管染了一头显眼的红发,刘海上还编了个小辫子。
  那时闵玧其的脚步就突然停住了,双手放在上衣口袋里,站在马路边,看着少年从便利店里出来,手里多了一瓶运动饮料,牛仔外套随意搭在肩上。少年拧开瓶盖,仰头时正好从闵玧其面前擦肩而过。距离太近,闵玧其能看清少年额头上的汗顺着下颚滑下来。
  
  
  从那之后,闵玧其就总是这样,闲来无事的时候,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
  他无数次遇见那个红发的少年,看似无心,实则有意。
  
  
  今天天气不算好,看不到太阳,整片天空都是阴沉沉的,云朵厚重,呼吸的时候会有胸闷的感觉。
  闵玧其昨天睡得太晚,走在路上半眯着眼睛,心情越来越糟糕。
  因为金南俊最近好像忙着谈恋爱,没时间顾得上他,他手边一个任务都没有,闲得连平时鄙视得要死的单机游戏都能打到凌晨。所以闵玧其很生气,他也想谈恋爱啊!!!
  
  然后就下意识走到了这条巷子里。
  
  他停步在巷口,想等那个红发的少年从舞蹈室出来,想等他去隔壁买饮料,想等他从自己面前经过。
  他所站的位置,正好能看见少年线条完美的侧脸。
  只是今天闵玧其来得太早,现在这个时间点,少年应该还在家里吃午饭。想到这里,闵玧其就更期待了,他背靠着玻璃橱窗,想少年应该会从哪条路来。马路对面?左手边?右手边?还是会穿过这条小巷,走过他跟前?
  光是想想,闵玧其都能哼出一段春日来,嘛,春天啊,他觉得这就是他的春天了。
  
  
  
  
  等待的时光似乎并不漫长。
  就在闵玧其觉得回家补个觉再来也没关系的时候,他听见了巷子里传来的声音。
  隐隐约约的,像是有人在争吵。
  要换做往日,闵玧其的好奇心并不强烈,任凭他人争吵,他最多皱皱眉。但今天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闲心,他就这么双手插兜悠哉悠哉地往巷子里走,想要一探究竟。
  
  
  拐角处站着四个人,三个青年一个少年。
  闵玧其偏了偏头,站着不动,似乎想看看他们准备干什么,可手指已经在口袋里握成拳。
  红发的少年像是在害怕,他缓缓挪动脚步往后退,退到最后整个人都贴在水泥墙上,才注意到角落里站着个闵玧其。闵玧其也不过是个面容青涩的少年,红发少年见他看着自己,连忙皱着眉无声地说:“你快走啊!”
  闵玧其一愣,半晌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其中一个青年走到闵玧其面前,挡住了闵玧其的视线,闵玧其才眨眨眼睛,下意识抬腿,把眼前的人踹开。可能觉得踹一个不够解气,闵玧其又上前把另外两个踹开了,从头到尾放在上衣口袋里的手都没拿出来,看起来毫不费劲似的。
  
  然后他们就那么认识了。
  红发少年对闵玧其笑着说:“谢谢你帮我,可以认识一下吗?我叫郑号锡。”
  闵玧其头一回感受到心跳加速是怎么一回事,手放在口袋里差点撕出个线头来,沉默良久才开口,说:“闵玧其。”
  郑号锡:“那你几岁啦?我应该怎么叫你?我九四年生。”
  闵玧其言简意赅道:“三。”
  郑号锡似乎觉得闵玧其这几个简短的回答还挺酷,眼神亮晶晶的,像在看着什么很崇拜的人,但其实闵玧其只是破天荒的有点儿紧张,怕再多说几个字就露陷了。
  “你刚才姿势很好看啊。”郑号锡说:“不如跟我学跳舞吧!”
  闵玧其脑海里突然浮现金南俊前几天给他打电话说想学唱歌,然后张口来了一段空气式大高音的场景,他连忙摇头拒绝:“……还是算了。”
  于是郑号锡就请闵玧其喝了一瓶运动饮料,是他每天都会在便利店买的那一种。
  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郑号锡抓着自己的头发,笑着对闵玧其说:“哥啊,我这样看起来很不良吗?是不是染回黑色会比较安全?”
  闵玧其被郑号锡这句突如其来的“哥”感动到了,盯着郑号锡微微下垂的眼角看了很久,才挤出来一句:“挺好看的。”表面上冷静得不像话,甚至有点儿冷漠,其实他的内心在怒吼啊,吼着他妈的好看到老子想扑上去好吗不良个屁啊你这一脸“快来骗我钱啊一骗一个准”的样子。
  郑号锡还是笑:“是之前生日的时候染的,想着从来没有染过头发…结果好像总被当成问题少年啦!”
  
  闵玧其心想,谁家的问题少年能是你这个样子。嘴上却说:“没关系,以后我保护你。”话一出口他就觉得尴尬了,脸上一热,不知道红没红,干脆扭过头去不看郑号锡。
  可郑号锡在闵玧其话音落下时就立刻接了一声,“好。”
  
 
  
  

评论 ( 7 )
热度 ( 82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