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盼我疯魔》糖锡番外二。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闵玧其都在舞蹈室里看郑号锡跳舞,一看就是一下午。不是呆在角落里,也不是站在郑号锡身后,他就在大镜子前盘腿坐着,导致郑号锡跳舞的时候总是不经意和他对视,然后又笑着把视线挪开。

  闵玧其又第一次体会到,“岁月静好”是个什么意思。
  认识郑号锡之后,他好像把以前没有过的感情都体验了个遍。
  他知道自己对郑号锡是个什么感情,但是他满足现状,不想说破。

  直到郑号锡告诉他,说:“哥,我可能要出道啦,说不定你以后就能在电视上看到我了。”他的眼里似乎闪烁着期待,笑容里都是自信。
  可闵玧其一时不知道是该恭喜还是该沮丧。

  到黄昏时分,他们在巷口分开朝相反的方向走,闵玧其难得没有提出要送郑号锡回家。等到郑号锡的背影在拐角处消失,他也没说一句祝贺的话。
  明知道那是郑号锡的梦想,明知道他的梦想快要实现,明知道他正在发光。

  闵玧其觉得自己糟糕透了。
  郑号锡一直以来的梦就快成为现实了,可闵玧其的第一反应不是想祝福。
  是想熄灭他的光。

  别走,留在我身边。
  他这么想。

  回家路上,金南俊打电话过来,说让闵玧其去帮他调查一个人。说是调查,其实是去监视。那人和金南俊敌对已久,没有过正面交锋,只会背地里使手段。金南俊现在在住院,他唯一相信的人只有闵玧其。
  电话挂断之后,闵玧其又开始觉得迷茫。好像在认识郑号锡之后,他连自己都陌生了,从前哪里会犹豫那么多。

  第二天一早,闵玧其去医院看金南俊,顺便见了见金南俊总在电话里提到的那位“金医生”。闵玧其说想见他很多次了,金南俊没答应,这次还是因为有“正事儿”要商量,闵玧其才能有这么个机会。
  闵玧其说,能把金南俊一瞬间变得像个怀春少女,不是,少年,那说明这个金医生肯定不简单,结果金南俊摇了摇食指,说,不止不简单,那是相当了不得。
  说着话的时候,那位“相当了不得”的金医生就穿着白大褂推门进来了,一脸跟金南俊很熟的样子照顾也不打一声拿了听诊器就过来掀金南俊的衣服。
  闵玧其觉得这个画面十分辣眼…不是,震撼,连忙望向窗外假装在看风景。
  倒是金医生转过头来看了眼闵玧其,问:“你是他的朋友吗?啊他这个人很不听话啊你得管管他。”
  闵玧其看了看金南俊,面无表情道:“不是。”
  金医生:“……”
  金南俊:“……”
  闵玧其心想谁有那个功夫管金南俊啊他以后能多点儿时间管郑号锡就不错了。
  想到郑号锡,他又开始苦恼了,垂头丧气的样子,望着半拉开的白色窗帘发呆,连金医生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金南俊叫“哥”也没管用,大吼了声:“闵玧其啊!”他才回过神来。
  闵玧其一脸“你干什么打扰我”,金南俊觉得自己有点儿无辜,说好的咱们来医院谈正事儿呢?
  “你最近状态不对啊,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金南俊问:“需要救济吗?”
  闵玧其:“我可去你妈的吧。”
  金南俊:“那你是谈恋爱了?”
  闵玧其:“滚。”
  金南俊:“……”
  金南俊觉得闵玧其今天好像不太好惹,接着跟他开玩笑可能会导致下个月都出不了院,还是严肃点儿好。

  闵玧其跟金南俊之间的关系很特别,说是朋友,又太浅了,说是搭档,其实也不常见面,说是上下属,嫌太官方,说是兄弟,好像才最贴切。
  闵玧其和其他人不同,他负责处理的事情不多,不怎么露脸,但只要一出现,一定是事态严重。

  
  闵玧其昨晚又没有睡好。一方面在想金南俊给他的秘密“任务”,一方面在担心,他昨天没有去找郑号锡,郑号锡会不会生气。正担心着,又忍不住笑了笑,心想自己又不是郑号锡的世界中心,郑号锡一天到晚忙着跳舞,哪儿有空计较他来不来。闵玧其越想越觉得没错,他把自己的猜测全都改成肯定句,然后从出门的第一分钟起,开始心情糟糕,一直到晚上回家,也没有好起来,哪怕屋外晴空万里,他随手买的郑号锡同款运动饮料还中了再来一瓶。
  “靠!”于是闵玧其骂了一声,然后扔掉了瓶盖。
  任何事情都能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到郑号锡。

  后来的几天,闵玧其都窝在家里没有出门,把窗帘拉得紧紧的,不让一丝光线透进来,手机出了必要时点个外卖稍微开那么一会儿,其余的时候都保持关机状态。房间里感受不到白天黑夜,他快爱上那个被他骂了一万次的单机游戏了。
  直到他的“任务”时间到,才把自己收拾妥当,从屋子里出去。

  他在路上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去和郑号锡说一声再见。毕竟是好不容易遇见的人,如果就这么错过了,说不定以后都没有机会。人也就只能活一次,闵玧其不想给自己多留一件后悔的事情。

  去舞蹈室的路他早就烂透于心,要穿过三条街道,绕过一个大商场,走过两座立交桥,经过四个拐角,然后,就是那条走了无数次的巷子。
  闵玧其一路上都走得飞快,偏偏到了巷口,脚步越来越慢。垂着眼睛,像在思考一会儿该说些什么。
  说再见?还是问他,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闵玧其笑了笑。
  谁会愿意啊……

  “哥。”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闵玧其停住脚步,有点儿不敢回头看。
  “玧其哥,”郑号锡在闵玧其身后试探性地问:“你是来找我,还是路过?”
  闵玧其没说话。
  郑号锡就一步一步饶到闵玧其跟前来,凑近了说:“我就当你是来找我的了。”
  闵玧其抬眼,又是一阵心跳加速。
  郑号锡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把头发染回了黑色,分明黑色才是常人的发色,但闵玧其偏偏觉得他特别。说来闵玧其自己也觉得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形容太幼稚,可他真的觉得郑号锡像是童话故事里才有的精灵王子,不食人间烟火,浑身上下只写着美好两个字。
  
  郑号锡拉着闵玧其的袖子,把他往舞蹈室拖,边走还边回头跟闵玧其说话,神情语气都一如往常,“早知道应该让你给我留一个电话的,这几天你不在,我也不知道你晚一点会不会来,就每天都给你买了饮料,然后每天都自己喝掉,你看,我是不是胖了?”
  闵玧其回答得很认真:“没有,不过你胖点儿好,太瘦了。”
  郑号锡觉得自己听了个笑话,看了眼自己,又看了眼闵玧其,撇撇嘴道:“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啊哥。”
  闵玧其耸耸肩。
  
  进了舞蹈室,郑号锡才松开拉住闵玧其的手,走去音响边准备调音乐。
  闵玧其这次没有直接在镜子前坐下,而是站在郑号锡身边。他依旧是那副神情淡漠的样子,没有太多的表情,双手放在上衣口袋里。只是,他现在紧张得仿佛心脏都快要跳出来。
  “你今天想听什么歌?”郑号锡转过头问闵玧其。
  郑号锡偶尔会让闵玧其挑他喜欢的歌,然后即兴编舞,闵玧其每次都会从头到尾录下来,回家之后循环播放,重复到听见旋律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出郑号锡为止,每一个动作都记得清清楚楚,在哪里停顿,在哪里用力,到哪一个节拍,郑号锡刚好望向了他。
  “今天不听了,”闵玧其说:“跳你喜欢的吧。”
  郑号锡:“我喜欢的你都看过啦。”
  闵玧其:“那就,我看看你吧。”
  郑号锡微微一怔,“啊?”
  闵玧其抬了抬下巴,“黑色很适合你。”
  郑号锡长长地“哦”了一句,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黑头发,笑道:“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所以才染的,这样看着比较…正常了?应该就不会有人…欺负我。”
  闵玧其看见那双好看的眼睛里有明显的失落,突然觉得呼吸一滞。
  从郑号锡今天见到闵玧其之后开口说的第一句话起,闵玧其就知道他那些乱七八糟的负能量自卑猜想全都是错误的,他必须要承认,自己对于郑号锡来说,好像真的很重要。
  这就足够了。
  闵玧其想。
  于是他说:“你没说错,我可能真的不会再来了。”
  郑号锡立即重新抓紧了闵玧其的袖子,生怕他下一秒就会转身走。
  “我再染回来好吗?”郑号锡说:“你是不是不喜欢黑色,不喜欢我就染回来,我需要你的保护,你跟我约好了的,你是哥哥,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闵玧其不敢看郑号锡,只好低头盯着那只手指修长的手,“不是你的原因,是我要走了,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
  郑号锡几乎是脱口而出,“我等你啊。”
  闵玧其说:“那时候你应该也不在这里了吧,你不是,快要出道了?挺好的,说不定等我哪天闲下来的时候,在家里打开电视就能看见你了。”
  郑号锡只好加重力道抓得更紧一点。
  闵玧其心里其实在默念,默念着:你说啊,说带你走,说你不出道,我就点头。
  想过要祝福郑号锡有更好的未来,但“想”字后面接了一个“过”。对于郑号锡,闵玧其说到底还是自私的。
  “一定要走吗?”郑号锡问。
  闵玧其点头。
  “去什么地方?”
  “暂时不能告诉你。”
  “去做什么?”
  “姑且…算是工作吧。”
  “什么时候走?”
  “明天一早。”
  郑号锡没再继续问,而是又一次松开手。
  闵玧其心里一沉,欲言又止。
  “其实我刚才是骗你的。”郑号锡低声道:“我没有多买饮料,没有喝两瓶,是连自己的那份也没买,想等你来,结果没等到。”
  闵玧其说:“你想要的话,我现在去买。”
  郑号锡却摇头,“太糟糕了。”他说:“哥,我好像很不对劲,明明没有什么不同,可只要你不在,我连舞都跳不好了,每个拍子都对不上,无论怎么努力集中注意力,到最后都会分散一部分拿去想你,什么都做不好了,乱七八糟。”
  闵玧其不说话,仍然那样默念着。
  你说,说要跟我走,你开口我就点头。
  可郑号锡只是问:“哥能给我留个电话吗?”
  闵玧其想了想,摇头道:“算了。”
  郑号锡喃喃道:“也是…我们认识时间也不长。”
  闵玧其低低地“嗯”了一声,内心那些自私的想法却不停地滋生发芽,就快要破土而出。
  “今天还能送我回家吗?”郑号锡问。
  闵玧其诧异,但还是装作一副从容镇定的模样,神色如常地点头,“请你吃饭吧,不然可能没机会了。”
  郑号锡沉默了很久,久到闵玧其快要忍不住把那句“你愿意跟我走吗”问出口,郑号锡才莞尔一笑,露出两颗梨涡,眼里都是湿润。他问闵玧其,说:“你介意身边多个拖油瓶吗?”
  闵玧其放在上衣口袋里的手动了动,掌心全都是冷汗。他偏了偏头,看起来很不解的样子,问:“什么意思?”
  郑号锡像是有些难以启齿,“就…如果…我的意思是…嗯,我…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帮到什么忙但是…但是如果可以和你去同一个地方…我会…我会努力的,就…可以吗?我…不是说要…就是…”他一时整理不好措辞,着急得咬了咬唇,“至少告诉我在哪座城市啊…”
  “不是城市,是很荒芜的地方呢?”闵玧其说:“什么也没有的地方。”
  郑号锡连连点头,“可以和你一起吗?”
  闵玧其很想笑出声,但还是忍住了,他小声问:“和我一起,为什么?”
  郑号锡用更小的声音说了一句:“你看不出来吗?”
  闵玧其倒没想否认,只是问:“那你的梦想呢?”
  郑号锡一听闵玧其没说“不”,立刻眼前一亮,“你答应了?”
  “我问你的梦想呢?就不要了?”
  “不要了。”郑号锡回答得肯定。
  闵玧其一愣。
  他感动对于郑号锡来说自己比梦想重要,但郑号锡的神情分明是带着痛苦的,失落显而易见。
  一切都是因为他。
  闵玧其想,罪恶的来源,都是他。
  
  
  
  郑号锡大概也在半梦半醒之间,他完全没有想到闵玧其真的会带他走。直到闵玧其牵起他的手,说“那你可再也没有机会发光了”,他才恍然,可是不后悔。
  
  
  
  闵玧其到底没有告诉郑号锡,他要去那座偏远的山上做什么。郑号锡只知道,他似乎在找人。只是闵玧其不主动提,郑号锡也不会去问,他从始至终都把自己当个“拖油瓶”,能安静一点儿就安静一点儿,绝对不去打扰闵玧其。
  
  后来,郑号锡在这里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叫朴智旻。朴智旻带郑号锡发现了一间废弃的教室,两个人收拾收拾,就成了郑号锡的舞蹈教室。郑号锡原本是瞒着闵玧其的,可还是被闵玧其发现了。
  郑号锡那时十分小心翼翼地问闵玧其,“可以吗?”
  可以吗?我可以跳舞吗?
  闵玧其又一次觉得自己坏透了。
  他揉了揉郑号锡的头发,微笑着说:“去吧。”
  那间教室不是闵玧其的,跳舞明明是郑号锡的自由,可他还是在闵玧其点头之后说谢谢,连目光里都满含笑意。
  
  从那之后,郑号锡和朴智旻在教室里,闵玧其就会站在门外。他其实是想保护郑号锡,怕山上危险那么多,万一会有别的人来。
  可他从来不进去。
  从把郑号锡带出舞蹈室的那天起,他就再也不敢看郑号锡跳舞。
  怕看见郑号锡的光,会心软,会想放他走。
  怕自己再也遮挡不住他的光。
  
  他在心虚。
  因为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郑号锡还感谢他。感谢什么呢?闵玧其抿着唇,思绪万千。感谢我毁了你的梦想吗?
  
  
  
  闵玧其以为这样的生活不会持续太久,等任务结束,他就必须回到城市里,郑号锡也可以重新回去跳舞,一切都会变回从前的模样,区别只是闵玧其剥夺过郑号锡的一点时间。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闵玧其也不知道金泰亨的突然出现算不算是他和郑号锡之间的中途意外。
  金南俊需要有人替他在这座山上保护金泰亨,他的人选并不是闵玧其,可闵玧其却主动要留下。他想,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只要郑号锡说不走,他宁愿在这个地方暗无天日地度过一辈子。
  只要郑号锡在,只要他点头,就没关系。
  
  闵玧其去告诉郑号锡的时候,是残存了一点犹豫的,他没有把自己强烈的占有欲表达给郑号锡,完全尊重郑号锡的选择,所以在开口的时候,还是会害怕。
  可郑号锡却笑着说:“你为什么总是要来问我呢?”
  闵玧其没听明白。
  郑号锡说:“我都放弃全部跟你走了,你要去什么地方,带着我去就是了,你总来问我,是希望我离开吗?”
  然后闵玧其也笑了。
  他把郑号锡这句话的意思理解为:现在,你是我的全部了。
  
  
  
  
  
  
  很多年后,他们在城郊买了一套小别墅,知道地址的人不多,日子过得平静且惬意。
  
  某天闵玧其和郑号锡窝在阳台的秋千上晒太阳的时候,闵玧其突然回忆起从前的事情,他看了看臂弯里眯着眼睛露出两颗小梨涡的郑号锡,忍不住问:“如果我当年说不带你走,你会怎么样?”
  郑号锡猛地睁开眼,一把抓起闵玧其的领子,一脸怒意地说:“我会生气!”
  闵玧其笑着拉开郑号锡的手,“没大没小。”
  郑号锡吼:“谈个恋爱谁管你大小!”
  闵玧其:“那你不叫哥了?”
  郑号锡:“闵玧其。”
  闵玧其:“……”
  郑号锡:“闵玧其闵玧其闵玧其。”
  闵玧其眉头一皱,站起来托着郑号锡的腰就把他往肩上扛。
  
  那次从码头回来之后,郑号锡就开始变得格外放肆了。
  闵玧其想,这不行,孩子太皮了,得治。
  
  
  郑号锡耷拉着脑袋,任凭闵玧其扛着,也不挣扎,嘴里却碎碎念道:“你能不能不要老这么无聊过去这么多年还问,你要是不带我走,我肯定就抱着你大腿哭了,真是的。”
  闵玧其没把持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他当然不相信郑号锡会真的抱着他大腿哭,但是这个画面,想一想还是有点儿可爱的。
  郑号锡还说:“我其实不怎么主动跟别人说话的,你是第一个,你不知道我当时鼓足了多大的勇气啊…紧张得心跳爆炸。”
  闵玧其这回信了,憋着笑连连点头。
  
  
  他不会告诉郑号锡的。
  是他先主动喜欢郑号锡,是他刻意每天去“偶遇”。
  不会告诉他的。
  
  
  那些自私又自卑的想法,永远都不会告诉他。
  

评论 ( 10 )
热度 ( 113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