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失乐园》酒舞糖锡「10」

  
  闵玧其的座位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郑号锡在正中间,教室里很吵闹,闵玧其只能撑着下巴看郑号锡和身边的人有说有笑,薄唇一张一合,但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有时候想提醒郑号锡,他这样很没意思,笑脸对着别人,别人不过和他做做表面功夫,以防必要的时候可以找郑号锡帮帮忙罢了。
  在这种地方,哪里来的真心。
  也只有郑号锡才会信。
  
  
  
  
  “有外人在的时候,我们就是陌生人。”
  这是他们三年前就约定好了的。
  是以,闵玧其一出现,郑号锡下意识就慌慌张张地走开。
  如今这个约定好像被闵玧其提前终止了,于是,不论有谁在,他们都是陌生人。
  
  闵玧其没想到郑号锡真的能做到。
  
  
  
  
  课间,在门外的同学扶着门框探进来一颗脑袋,朝郑号锡的方向喊:“班长!有人找!”
  郑号锡先是对他微笑,然后才起身出去。

  郑号锡只会对别人这样笑,在闵玧其这里很难见到。

  
  
  
  “号锡哥。”站在门外等郑号锡的是朴智旻,他递给郑号锡一个U盘,说:“我今天去找了老师来着,她说毕业典礼表演节目的事是你负责的,我就来找你了。”
  郑号锡笑了笑,“趁我还没毕业,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的。”他接过U盘,把它放在口袋里收好,问:“这就想好要表演什么了?U盘里是什么?嗯…伴奏带?”
  朴智旻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好像对表演没有丝毫热情,“就…跳舞吧,这是音乐。”
  郑号锡问:“智旻是不想参加吗?”
  朴智旻点头:“可是我和老师说过拒绝的话了,没用啊。”
  郑号锡笑着揉了揉朴智旻头顶的黑发,莞尔道:“那好吧,我知道啦,放学的时候再来找我一下,我带你去舞蹈室,平时可以在那里练习,是个很秘密的地方,不会有人打扰你的。”
  朴智旻先是震惊了一下这个学校竟然还有舞蹈室,然后连连摆手,“不用了,舞跳过太多次了,不会忘记动作的。”
  “主要还是不想上台吧?”郑号锡问:“我可以知道理由吗?”
  朴智旻低着头说:“好不容易来到不一样的地方了,能不能让我过不一样的生活呢?”
  郑号锡似懂非懂,“那…以后不继续跳舞了吗?”
  “我不知道。”朴智旻说:“有个魔鬼要带我去他的世界里,所以我暂时离自己的世界远一点吧,万一过得不好,我还有可以回来的地方。”
  这下郑号锡是真的听不明白了。
  朴智旻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突然抬起头来看着郑号锡笑了笑,说:“抱歉抱歉,随口一说,没有别的意思。”说着他一边挥了挥手一边往后退,“舞蹈室我就不去啦,如果有什么其他要注意的号锡哥再告诉我吧。”
  “等等!”郑号锡喊了一声,大概是潜意识脱口而出,声音太大,走廊上的同学都纷纷望过来。
  朴智旻也满脸诧异。
  郑号锡抱歉地摸着后脑勺笑了笑,然后走到朴智旻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郑号锡在班上并不是受欢迎的存在,大概是因为他的身份给他带来的大部分“特权”。
  总会有人嫉妒,总会有人不屑。
  
  
  往座位走的时候,他满脑子都在揣摩朴智旻说的那句“有魔鬼要带我去他的世界里”是什么意思,完全没有留意到脚下,结果生生被过道里一条故意伸出来的腿绊了一跤。
  摔在地上的动静并不小,很多人停下来看他,笑声放肆,毫不遮掩。
  好在是冬天,身上并不会很疼。
  只是郑号锡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微笑了。
  他扶着桌子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发现朴智旻给他的U盘掉在了地上,正要俯身去捡,就看见有人刻意把他踩在脚下,假装恰好路过似的用力踢开。
  郑号锡愣了一下,然后在心里说服自己把别人的刻意当做无心,面无表情地再一次走过去捡。
  有人见郑号锡并不生气,甚至很有耐心的样子,笑着在郑号锡弯腰前抢先一步捡起U盘。
  郑号锡看向他,仍是一个淡淡的微笑,他伸出手,说:“谢谢。”
  但其实没有人想要他的谢谢。
  那人大笑一声,转过身把U盘朝着三楼的窗口扔了下去。
  
  上课铃声在这时响起,所有人在一片嘲笑声中回了座位。
  只有郑号锡站在原地。
  
  只有闵玧其无动于衷。
  
  
  没过多久,老师拿着课本进来,见郑号锡愣愣地站在后面没回座位,用手指关节敲了敲讲台出声提醒。
  郑号锡听不见似的动也不动。
  “郑号锡!”老师大声喊道。
  郑号锡偏了偏头,正想回座位,就听见刚才把U盘从楼上扔下去的那个人笑着喊了一句:“班长!上课了!”
  怒意像是突如其来。
  郑号锡快步走到他面前,站在课桌边俯视他,沉声说:“捡回来。”
  那人一惊,从来没有见过郑号锡这个表情,这种语气。
  老师一看情况不对,连忙说:“郑号锡啊,先回座位,有什么事情下课和老师……”
  “我让你捡回来。”郑号锡充耳不闻,语气平淡到有些冷漠了,但正因如此,别人才更觉得错愕。
  “行行行我下课给你捡好吧?”那人敷衍地摆了摆手。
  郑号锡说:“现在。”
  “你没病吧?!”那人站起来对郑号锡喊。
  老师低头去问前排的同学发生了什么事,前排的同学十分鄙夷地回答:“班长有个什么东西从楼上掉下去了,非让别人去捡,喏,从下课说到上课呢,哪儿有这么欺负人的。”
  声音不大不小,至少郑号锡是听见了。
  老师叹了口气,说:“郑号锡,同学都说下课帮你捡了,你赶紧回座位,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作为班长,不起到带头作用就算了,怎么还这么……”
  郑号锡看都没有看老师一眼,只是道:“你扔我的东西不要紧,但那不是我的,请你现在,捡回来。”
  那人却笑了:“如果我说不呢?”
  下一秒他的课桌被踹翻在地,速度快到过了一会儿才有人发出惊呼。
  郑号锡掐着他的衣领,笑容可怖,“那你就去死。”
  老师吓了一跳,连忙走出教室,大概是想去叫校长过来。
  
  
  
  闵玧其终于忍不住了,快步走到郑号锡身后,伸手搂过他的腰,把他拉开一段距离。
  郑号锡目视着眼前的人,没有回头看,不知道拉开他的人是谁,于是挣扎着吼道:“放开!”
  闵玧其在郑号锡耳边轻声说:“号锡,冷静。”
  郑号锡立即不动了,浑身的力气都没有了,无力到快要站不住,胸口闷到难以呼吸。
  
  
  闵玧其拉着郑号锡出了教室,没有去楼下找朴智旻的U盘,而是上楼,去空无一人的天台。
  那是闵玧其常去的地方,郑号锡通常会在门口等他,等闵玧其准备出来,他就偷偷跑走。
  他觉得这里是闵玧其的城堡,而他是守护城堡的骑士,他努力靠近,却不打扰。
  没想到,闵玧其会主动带他跨进来。
  
  
  “是很重要的东西吗?”闵玧其回头问。
  郑号锡不敢直视闵玧其,也不敢出声。
  闵玧其道:“今天是例外。”
  郑号锡就马上抬头了,“不算。”
  闵玧其应了声:“嗯。”
  
  郑号锡却牢牢记着他的话:“今天是例外,是什么意思?”
  闵玧其回过身来,和郑号锡面对面站着,“看你怎么理解了。”
  “看我吗?”郑号锡笑了笑,眼泪和梨涡一起出现,“我怎么理解都行吗?”
  闵玧其说:“对。”
  郑号锡就扑进了闵玧其怀里,用尽了全身力气。
  闵玧其回抱住他,“就只想抱抱我吗?”
  郑号锡却说:“我好不容易离你远一点,你为什么还要接近我呢?看我可怜吗?”
  闵玧其说:“你哪里可怜了。”
  郑号锡道:“被你讨厌,就很可怜啊。”
  
  闵玧其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角落里传来一声低沉的“我靠”。
  金泰亨打着哈欠从拐角处走出来,一脸淡漠地往门外走:“我刚才瞎了,你们继续。”
  
  

评论 ( 35 )
热度 ( 120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