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失乐园》酒舞糖锡「11」番外1.0《生如夏花》

  
  
  “号锡啊,你又在这儿看什么呢?不去吃饭吗?”有人走过来拍了拍郑号锡的肩膀。
  郑号锡这时正站在一间练习室外探着头往里看,听见有人叫他也没把目光挪开,目不转睛地伸出一只手对着身后晃了晃,说:“啊?你们先去吧,我过会儿就来。”
  “那你等会儿来找我们吧,给你占位子。”
  郑号锡头也不回地点头,“好好好,谢谢。”
  
  
  
  那间练习室很小,据说是为了里面的三个人特意腾出了一间私人办公室,搬空了里面的桌椅摆设改造而成,装了一面大镜子,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东西。
  原本大家都是在同一个练习室里的,可这三个人前不久被宣布以组合的形式提前出道了,虽然目前还在预备状态,但至少有了念想,能看得到光,而另外的人,要再努力多久都还是未知数。
  “理所应当”的,他们仍然每天都被隔壁大练习室里的练习生们嫉妒。
  唯有郑号锡祝福。
  
  
  “号锡哥!”田柾国从镜子里看见了门边的郑号锡,连忙过来把郑号锡拉进练习室里,推到金南俊面前,说:“你快教南俊哥跳一下今天的舞步吧,我想自己练一会儿。”
  金南俊满脸无奈,“今天的舞真的很难好吗?”
  闵玧其坐在地上休息,对郑号锡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郑号锡只要看见闵玧其,就会没由来地紧张,心跳快到像是能听见声音似的。他飞快地眨了眨眼睛,把视线都集中到金南俊身上去,“那那那那那那我们开始吧,你觉得哪个地方还不太会?”
  田柾国:“这哥哪里都不太会。”
  金南俊:“那那那那那那什么?你要唱歌吗?能不能好好说话?”
  田柾国:“哥,你要注意态度,号锡哥很忙的。”
  
  大练习室里是由郑号锡每天负责检查练习生的舞蹈动作,忙倒是不忙,但郑号锡没告诉他们,大小两个练习室学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田柾国每次拉郑号锡来帮忙,郑号锡都会很耐心地用自己的休息时间来帮金南俊练习。只是他一直没有说过,他们的舞蹈动作,是郑号锡练习结束后,站在门外看他们跳看会的。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以帮金南俊的“善意”为借口,满足多看闵玧其一眼的“私心”。
  
  
  今天是周末,不用去学校上课,但是郑号锡下午就要回隔壁的大练习室了,只有中午饭前短暂的休息时间能在这里待一会儿。
  可惜闵玧其通常用这点时间来闭目养神,不知道有没有真的睡着,总之是闭着眼的,视线里仅有闭眼才能看见的黑暗中跳跃的光斑。
  尽管如此,郑号锡还是一有空就会来。
  他想,能靠近一点是一点,他看闵玧其就够了,闵玧其看不看他,从来都不重要。
  
  
  
  闵玧其他们三个人的午饭到固定的点就会有人送过来,他们吃饭的时候郑号锡才会走。
  今天也是一样。
  
  
  
  到时间之后,郑号锡穿上外套,用金南俊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微微喘着气说:“南俊又不是不会跳舞,平时再多努力一点行不行?”
  “我已经很努力了啊,可是我还要抽出时间来写歌,就快出道了,压力太大了。”金南俊叹口气,“是不是太麻烦你了?你明明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郑号锡摇摇头,“我还好吧,反正课程进度都跟得上。”
  “不然号锡哥以后跟我们一起吃饭吧?”田柾国说:“让他们多送一份行吗?”
  郑号锡笑着揉了揉田柾国的头发,“你还真是小孩子思想。”
  公司已经把他们区分得很开了,练习生是练习生,预备出道的艺人是艺人,从分成两个练习室开始起,身份和待遇就不一样了。
  
  田柾国问金南俊:“不能跟公司里反映一下吗?”
  金南俊有点为难地抓了抓后脑勺。
  “别往心里去。”郑号锡拍拍金南俊的肩,和他们挥手说再见。
  每到这个时候闵玧其才会又一次看向郑号锡,说:“明天见。”
  
  只要闵玧其说了明天见,郑号锡“明天”就一定会再来,“今天”也一定不会再出现。
  
  
  
  
  郑号锡从小练习室出来后时间已经很晚了,飞快地跑去食堂,受欢迎的菜也早就被抢光了。
  “你怎么每天都这么晚啊?”帮忙占座的朋友说:“又去隔壁学他们的舞了?”
  郑号锡愣了一下,懒得纠正,就说:“多学点儿总不是坏事。”
  朋友摇摇头,叹道:“你知道别人背地里都是怎么说你的吗?”
  郑号锡挑了挑眉:“嗯?”
  “说让你不要太天真,别以为和他们三个走得近,就有机会一起出道,说你抱大腿,巴结未来的艺人呢,我看你啊,想多学点儿舞,还不如晚上回家看着视频学,跟他们三个,还是保持距离吧。”
  郑号锡也不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话,笑着往嘴里塞了口米饭,含糊不清地说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确实算是在巴结他们啊。”
  “听不清你说什么,算了,我要抓紧时间午休一会儿了,困死了。”朋友说着就起身走,剩郑号锡一个人坐在原位吃已经冷掉的饭菜。
  其实郑号锡也很困,但他吃完饭回练习室,差不多就要开始下午的内容了。
  每天都是如此。
  
  
  
  
  
  “号锡号锡号锡!”
  吃完饭刚回到练习室,就有人过来拉着郑号锡说:“隔壁的要出道了!”
  郑号锡一脸茫然,“这不是都知道的事吗?”
  “出道日期定好了,就下个月中旬的样子。”
  “啊…六月吗?是很好的日子。”郑号锡点点头,“我知道了。”
  
  倒不是不为他们祝福,一个是郑号锡很好的朋友,一个是他一直很宠的弟弟,一个,是他喜欢的人。
  很高兴看着他们终于离梦想又更进一步,但同时也难过以后说不定就没有这么多机会见面。
  
  距离会变远吧…
  他想。
  
  
  
  
  
  下午的练习郑号锡一直心不在焉,虽然舞步没有跳错,但踩错好几次拍子对他来说也是十分难得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傍晚练习结束。
  郑号锡拿了瓶水,拧开正要喝,就有公司的人过来叫他去艺人总监办公室,郑号锡愣了一下,匆忙喝了几口就放下水跟着去了。
  
  上楼的时候刚好碰见他们三个从办公室里出来,情绪好像都不太对,一个垂头丧气,一个无精打采,一个虽然神色从容,但眼里一丝神采也无。
  “怎么了?”郑号锡问。
  金南俊一边下楼一边回头对郑号锡说:“没事,明天见。”
  田柾国跟着叹了口气,闵玧其毫无反应,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就走远了,郑号锡只好先上楼,等之后再去问原因。
  
  公司并不大,不像电视剧里常有的那样,没有能俯瞰整座城市的高楼大厦,没有水晶灯,没有落地窗,有的只是毫无特色的办公桌和小沙发,看起来还有些陈旧了。
  
  “号锡啊,来坐。”艺人总监笑着对郑号锡招了招手。
  郑号锡微微鞠了个躬,然后坐在了小沙发上,紧张得一直在抠沙发扶手上掀起的一小块皮。
  “你和南俊他们关系很不错吧?”艺人总监问。
  郑号锡抿着唇点头。
  “不用紧张。”他道:“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就直接跟你说吧。公司是打算让你和他们同期出道的,你们这么熟,就不把你们变成前后辈的关系了。”
  郑号锡挠着头发笑了笑,“哈,还能因为这种原因就让我出道吗…”
  “当然不是因为这种原因,是你已经够格了。”
  郑号锡一怔。
  “我没记错的话,号锡会的东西很多吧?是全能型呢,舞蹈很拔尖,vocal,rap都能驾驭得了,创作也不错。”艺人总监翻了翻手里的文件,说:“所以想来问问你,虽然你还很年轻,不过…有兴趣成为solo歌手吗?”
  郑号锡错愕。
  一直到他下楼回到练习室,都没从震惊的状态里缓和过来。
  
  
  
  
  大练习室里已经空无一人,小练习室里还亮着灯。
  郑号锡本想装作失落的样子,进去给他们一个惊喜,谁知道里面的三个人是真的满脸失落。
  
  “怎么…了?”郑号锡有点不敢分享自己的快乐了。
  金南俊摇了摇头。
  田柾国说:“啊…头一回这么不想出道。”
  闵玧其一巴掌拍在田柾国后脑勺上,但是没用力,“别瞎说。”
  郑号锡走过去盘腿坐在他们身边,“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就想问来着,不太敢…”
  金南俊和田柾国都沉默了,低着头,像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倒是闵玧其说:“我…不出道了,明天就不在这里了。”
  郑号锡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很难解释。”闵玧其笑了笑,“如果是我一个人出道还好说,团队的话…我可能就是个累赘了,不管怎么说,不能拖累他们俩。”
  田柾国:“你再这么说我就生气了啊。”
  金南俊问:“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闵玧其说:“你都想不到,那肯定是没有了。”
  郑号锡还是不能理解,“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该怎么跟你解释?”闵玧其皱了皱眉,“我的…背景?经历?算了,不说了。”
  郑号锡见闵玧其实在不想提,也不愿意勉强他,于是问:“那…之后要去哪里?”
  闵玧其想了想,说:“我还太年轻了,找个地方混个高中毕业证,大学也不奢求了,以后一边写歌,一边工作呗。”
  郑号锡问:“学校找好了吗?”
  闵玧其突然眼前一亮,“号锡之前不是说,你家那个高中也在首尔吗?我下个月能不能去?不跟你走后门。”
  郑号锡一愣:“呃…它很偏,环境不好,氛围也…不好,就是那种…嗯…我该怎么跟你形容呢,反正我自己是不敢恭维的。”
  闵玧其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能那种环境才更适合我吧。”
  郑号锡沉默了很久,突然笑出声来,说:“那刚好啊,下个学期我也要回自己家学校上学了,你还是走个后门吧,这样我们就能同班了。”
  金南俊诧异,“你不是开玩笑的吧?”
  田柾国也怔住,“号锡哥也要走吗?你跳舞明明很…”
  郑号锡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垂着头莞尔道:“刚才总监叫我去办公室来着…说我…可能不太适合出道…嗯…我除了跳舞,什么也不会,难道我给别人伴舞一辈子?再说了,大家都会跳舞,我也没有哪里特别的地方,还是…算了。”
  微微下垂却透露着笑意的眼里,似乎有正在熄灭的光。

评论 ( 30 )
热度 ( 105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