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失乐园》酒舞糖锡「12」

  
  
  
  
  金泰亨又没有来上课。
  
  朴智旻越来越觉得这个学校匪夷所思,学生不来教室,老师司空见惯了似的没有一点儿动容,不生气也不追究,更奇怪的是,总逃课的人也只有金泰亨而已,其他人就算不听讲,还是会准时来上课。
  不是无关紧要吗?那为什么要来?
  朴智旻想,还是说,无关紧要的仅仅只是金泰亨而已。
  
  
  朴智旻在釜山的时候一直都有午休的习惯,来了首尔之后好像不太容易困了。他每天下课后都不紧不慢地去吃饭,吃过饭也不去寝室,就回教室里坐着,无事可做就看看书,有时候趴在课桌上休息一会儿。
  总之,不想回寝室。
  回去就会看到金泰亨。
  
  金泰亨似乎早就把跨年那晚的事给忘到九霄云外了,到现在也没给朴智旻一个合理的解释,每天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好像根本不会有什么事情能影响到他的心情。
  从头到尾被影响的只有朴智旻。
  
  这里和釜山艺高不一样,没有校园论坛,不会有人背地里偷拍朴智旻的照片放到帖子里让其他人来参与讨论,他们想要说什么,当着面就说了,厌恶也好鄙视也好,多难听的字眼都能张口就来,无所顾忌,从不收敛。
  但不管别人说什么,朴智旻都懒得再去反驳了。
  时间久了,早就对一切闲言碎语习以为常,既然解释是徒劳,那干脆就沉默算了。
  反正都一样。
  
  
  
  
  下午最后一节课,老师把前一天的作业讲完就合上课本,手心撑着讲台,微微皱着眉,一脸严肃又不正经的样子,问后排的朴智旻说:“朴智旻同学的节目准备得怎么样了?”
  朴智旻正在堆得高高的课本后面偷着写日记,老师突然叫他的名字把他吓了一跳,连忙把本子收起来,支支吾吾道:“嗯…差不多了。”
  老师一惊:“这就差不多了?”接着又笑起来:“不愧是艺术学校的首席啊,别的班都还没开始呢你就差不多了。”
  朴智旻无奈,顿时觉得自己被骗了。
  “还有啊,”老师又说:“你适当的时候也提醒提醒金泰亨,这都快期末了,好歹来教室里坐着,别成天连个人影都见不着。”
  朴智旻心想,适当的时候?没有这种时候,金泰亨现在多跟他说一句话都很艰难。
  朴智旻真的想不到理由。
  
  
  
  
  
  这几天气温太低,后山上结了厚厚的一层霜,看起来像刚下过一场大雪,金泰亨踩在如积雪一般的杂草上,能听见枯枝断裂似的清脆声响。
  不知道是不是气候的原因,今天开往釜山的火车只有一辆,想来釜山周边应该下着很大的雪,如果顺着轨道去外面的世界,应该能看见冰妆玉砌的满目洁白。
  金泰亨把外套裹紧了一些,毛衣领子叠得很高,可以挡住大半张脸。
  他蹲在轨道边,顺着轨道的方向望向另一头。
  目光遥远。
  
  其实后山的风景并不好,杂草丛生,遍布荆棘,金泰亨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来。
  闭上眼睛就是风的声音,吹到耳朵发红。
  到天快黑的时候他才下山,后山上没有灯,月光不够亮,他不敢待到夜里。
  
  
  
  
  
  金泰亨回来的时候朴智旻正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坐在床上玩电脑,他几乎不玩游戏,电脑带过来现在才想着拿出来,可惜学校没有网,他只能借手机的网刷一刷网页。
  金泰亨看都没有多看朴智旻一眼,拿了衣服和东西就去洗澡,反倒是朴智旻在金泰亨转身之后扭过头看了看他的背影。
  
  
  今天的夜很黑。
  
  
  
  
  
  朴智旻给以前的朋友打了通视频电话,卡顿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听不到,断断续续,画面一动不动。
  朴智旻叹了口气,在聊天窗口打下一句“我过得很好,比在釜山好”就把电脑合上放起来了。
  他张开双臂呈大字形躺在了床上,被子很软,整个人都微微陷下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是在这里好还是在釜山好。
  总之,都不如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朴智旻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听见门外的喧闹声越来越大,吵了一会儿又渐渐平息。
  朴智旻眯着眼睛撑着床坐起来。
  再睁开眼,视线一片漆黑。
  
  没开灯?
  朴智旻一愣,不应该啊,他们寝室的灯到晚上根本就没关过。
  
  他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走到门边看了看开关,上下按着试试,并没有用。他又打开门,门外也是一样,只有三三两两的手电筒灯光在晃动。
  
  是停电了?
  朴智旻在原地顿了顿,突然猛地往走廊尽头跑。
  
  
  
  寝室楼里每层有一间公共浴室,里面有十个隔间。好在每层楼的学生并不算多,错开时间的话,很少会碰到要排队的现象。
  
  朴智旻走到门口,隐约能感受到热气,地面还是湿漉漉的,踏上去会有水声回响。
  他借着手电的光看了一圈,每个隔间的门都是关着的。
  没有人声,仅有水滴在地面的“滴答”声久久不停。
  
  朴智旻也有些害怕了,他颤抖着声音,试探性地喊了一句:“金泰亨,你在不在里面?”
  没有人回答。
  他又继续喊:“金泰亨?你在不在这里?”
  仍然安静。
  “不在的话,那我出去了…”朴智旻自言自语道。
  他想,这么长时间了,或许金泰亨确实已经不在这里了。
  于是他转过身,把长羽绒服提了提,准备出去。
  
  这时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朴智旻的脚踝。
  并没有很用力,更像是碰了碰他。
  但朴智旻还是吓得大喊出声,冷静下来之后也止不住大口大口地喘气,心跳快到像要从胸口破开。
  他蹲下身,握住了那只手,低声问:“金泰亨,是不是你?”
  那只手是从隔间的门下面伸出来的,黑暗之中看不清形状。
  “泰亨啊。”朴智旻把声音放得更低了,“别怕,你先放手,把门打开,我进来,好吗?”
  那只手稍稍动了动。
  朴智旻说:“别怕,我不走。”
  沉默了一会儿,那只手才渐渐松开,隔间里的门锁“咔哒”一声,然后开了条缝。
  朴智旻立即推门进去。
  手电筒还开着,在黑暗中发着微弱的光。
  
  “手机关了。”金泰亨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得不像话。
  朴智旻想也没想就关了,然后把手机放进羽绒服的口袋里。
  “你还……”
  好吗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完,朴智旻就被拉进了一个冰凉的拥抱里。
  金泰亨把头埋在朴智旻的肩窝里,头发还在往下滴水,全都落在了朴智旻身上。
  明明找到了金泰亨,确定他平安无事了,可朴智旻的心跳却越来越快,脸颊烫得不用触碰就能自我察觉。
  
  金泰亨还没穿上衣服。
  什么都没有。
  
  朴智旻愣了好一会儿,才赶紧把羽绒服的拉链拉开,张开双手把金泰亨整个包裹起来。
  朴智旻身上很暖,金泰亨的拥抱很用力。
  
  “没事了。”朴智旻说:“衣服在哪里?我帮你拿,我们回寝室。”
  “别动。”金泰亨说,声音微弱到朴智旻差点听不清。
  “你这样会感冒啊。”朴智旻也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不及金泰亨那么高,分明是他想把金泰亨拥进自己怀里,但其实还是金泰亨在抱着他。
  金泰亨又不说话了,呼吸洒在朴智旻的脸上,嘴唇刚好能碰到朴智旻的鼻尖。
  
  “泰亨?”朴智旻试着松开手。
  金泰亨立即把他搂得更紧了。
  朴智旻只好作罢,“我在这里,别怕,先穿好衣服,我带你回去,你这样真的会着凉的。”
  金泰亨却问他:“你活着吗?”
  朴智旻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后背都开始冒冷汗。
  人在害怕的时候通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金泰亨给朴智旻讲过的“九具女尸”的故事瞬间在朴智旻脑海里浮现,像电影一样按照他的想象出现画面,一帧一帧地播放。
  “你别吓我了金泰亨。”朴智旻说:“现在别说这些了我求你了。”
  金泰亨却重复道:“你活着吗?”
  声音竟然是哽咽的。
  朴智旻连忙拍了拍他的背,不论这个问题多么荒谬都认真回答道:“嗯,活着。”
  “怎么证明你活着?”
  “陪你说话呢。”
  
  朴智旻不敢想象金泰亨经历过什么,只是觉得,这个拥抱好像给予了他太多,于是金泰亨做的一切都变得不值一提,任何事都可以被原谅。
  他们之间,说到底,还是朴智旻先动心。
  
  
  灯光在下一瞬亮起,走廊里又一次传来喧哗声,说的全都是抱怨。
  
  “嗯…?刚才应该是线路坏了,或者跳闸了?”朴智旻愣了一下。金泰亨距离他太近,他根本不敢直视金泰亨的眼睛,两个人还维持着拥抱的姿势,金泰亨的手伸进朴智旻的羽绒服外套里紧紧搂着他的腰,朴智旻除了脸红紧张,什么都忘了。
  “现在可以回去了吗?”朴智旻侧着头问。他不停地在心里默念:别看金泰亨别看金泰亨,不能回头不能回头。
  可金泰亨却腾出一只手,捏着朴智旻下巴迫使他回头,“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朴智旻只好看向金泰亨,他在想,金泰亨的手指能不能感受到他脸上灼热的温度。
  金泰亨没有说话,他微微低头,给了朴智旻一个轻柔的吻。
  朴智旻瞪大了眼睛,看着在眼前迅速放大的金泰亨的脸,紧张得无法呼吸。
  金泰亨也睁着眼睛,眼里尽是笑意。
  朴智旻反应过来之后下意识伸手抵着金泰亨的胸口,试图推开他。
  金泰亨却靠得更近了,手指伸进朴智旻的黑发里,稍稍用力,让他抬头,好加深这个吻。
  朴智旻不再反抗了,闭上眼睛前,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他想,他大概这辈子都猜不透金泰亨了。
  
 

评论 ( 43 )
热度 ( 136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