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失乐园》酒舞糖锡「18」


    
  
  朴智旻一路上拍了很多照片,大多都是金泰亨的侧脸,一直拍到手机没电,他才打了个哈欠觉得困。
  他们把外套口袋掏了个遍,最终在朴智旻那里找到为数不多的现金。
  两个人在附近找了一家民宿将就了一晚,盖着被子,还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依偎在拥挤的小床上。
  朴智旻的烧还没完全退下去,脸微微有点红,但他一直笑着,眼睛眯起来,好像很开心。
  
  “这样像不像在旅游?”朴智旻伸出一只手,从指缝里看透过窗户漏进来的光。
  “你可别太放松吧,我们都身无分文了。”金泰亨学着他的样子伸出去,阳光仿佛落在掌心,“打算怎么回去?走回去吗?回医院,还是回学校?”
  朴智旻问:“除了这两个地方…还有其他选择吗?”
  金泰亨说:“什么选择?我想不到了。”
  朴智旻也就没敢再问“你不回家吗”。
  “走的话…还是医院比较现实吧。”朴智旻说。
  “可能会被医生骂死。”金泰亨收回手,把手腕上的手环扯下来,拿在眼前看了看,说:“你觉不觉得这个东西很像商标?”
  朴智旻愣了一下,“啊?”
  “戴在手上很像给你贴了个标签啊。”金泰亨抓着朴智旻的手腕晃了晃,“二床的朴智旻多少钱一斤?”
  朴智旻这才明白过来,低头看着手环说:“大概比三床的金泰亨便宜一点吧。”说完也不等金泰亨开口,笑了笑,说:“你总算不叫我首席了。”
  金泰亨当然不会告诉朴智旻原因。
  
  
  朴智旻的日记,或许记录了他最不愿意被人发现的回忆。
  一个人藏在心里太痛苦,又找不到人倾诉,只好把它写下来,仔仔细细地写下来,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把心里的一部分痛苦转移出去。
  
  
  难过的事情,白纸黑字记住就好。
  脑海里的就忘记吧。
  他在日记这么写。
  
  
  它们见不得光,是朴智旻藏在心底里想要扼杀的过去,他以为他能够隐藏得很好,他以为只要不说,就不会有人主动窥探。谁知道,某一天,它们会被满心恶意的人掀开棺盖,残忍剖开。
  旧时尘土落了满地,难以安息。
  金泰亨只好用自己的方式替朴智旻守住他埋在坟墓里的过去。
  
  被翻开公布于世的东西无法再复原成秘密了。
  他只能让“他们”悄无声息。
  
  
  
  “呀。”金泰亨突然坐起来,拿起手机笑着回头看了一眼朴智旻,“我想到办法了。”
  “什么?”
  金泰亨在通讯录里找到闵玧其的号码拨了过去。
  响了很久闵玧其才接,张口就是一句极其不耐烦的:“你他妈干什么?!”
  金泰亨愣了一下,“你跟我说话?”
  “不然跟空气啊?”闵玧其怒道:“老子刚才在台上领毕业证啊,刚他妈接过来我手机就响了,我手上拿着东西还没空马上挂断。”
  金泰亨更莫名其妙了,“手机响了就响了呗,你这么大声干什么?”
  闵玧其:“我之前不跟你说过我那两个弟弟么?”
  金泰亨:“小明星啊,怎么了?”
  闵玧其:“年纪小点儿的那个,最近写了首歌玩儿,我给它设置成铃声了,挺大声的。”
  金泰亨:“这歌前奏有哪里不对吗?”
  闵玧其挣扎了一会儿,说:“不知道的以为我他妈是个什么小公主。”
  金泰亨没忍住,笑出声了。
  “闭嘴别笑了。”闵玧其冷漠道:“打电话什么事?”
  金泰亨说:“哥,我需要帮助。”
  闵玧其:“没钱。”
  金泰亨:“……”
  “做人不要太现实,你当初逼着我叫你哥就没想过有一天要负责吗?”金泰亨说:“我把定位发给你,请你用四个轮子的方式在我被请出去之前来接我,谢谢,哥。”说完就把电话挂了,给闵玧其发了个定位,然后关机,躺回了朴智旻身边。
  朴智旻猜到是闵玧其,笑着问:“你怎么关机啊,万一他没找到,给你打电话怎么办?”
  “不能不关啊…”金泰亨叹了口气,“医院发现我们不在,肯定会打电话给…我哥。”
  朴智旻理解地点了点头,“说起来,你哥哥…他真的很厉害啊,明明还特别年轻。”
  金泰亨竟意外的没有反感这个话题,闭着眼睛淡淡道:“他就是很厉害啊…”
  
  

  
___
  
  
  
  
  闵玧其挂掉电话,从学校的大礼堂后门出去,郑号锡照旧一声不响地跟在他身后。
  “你不能这么快走吧?”闵玧其头也不回地抬手扬了扬毕业证书,“你东西还没拿。”
  郑号锡低着头踩闵玧其的影子,小声说:“不重要啊。”
  闵玧其苦笑了一声。
  类似于“那什么才重要”这样的问题闵玧其已经懒得开口问了,答案是什么,他和郑号锡一样清楚。
  
  
  
  出了学校,一路走了很远才有出租车。
  闵玧其拉开副驾驶的门,想了想,又关上了,和郑号锡一起坐进了后座。
  
  
  “你知道金硕珍…是金泰亨的哥哥吗?”闵玧其问。
  郑号锡摇头,“昨天才知道,还没顾得上吃惊,他们就走了。”
  闵玧其笑道:“世界可真小。”
  
  闵玧其对金硕珍的了解其实还不如金硕珍的公司多,直到前不久,金硕珍收购了金南俊田柾国所在的小公司,他这才多去留意了这个人。
  没想到,是金泰亨的哥哥。
  而金泰亨的哥哥是金硕珍,他竟然还在那种地方上学。
  闵玧其难以理解。
  
  “哥…”郑号锡突然扯了扯闵玧其的袖子,眼里都是紧张。
  闵玧其转过头看他,“怎么?”
  郑号锡不知道怎么转达,于是直接把还亮着的手机屏幕放到闵玧其面前,示意他自己看。
  
  屏幕上是一条刚接收到的已读短信,发件人是金硕珍。
  他在短信里说:号锡,昨天有记者发给我一段录音,说我公司旗下有两个创作型的艺人,歌曲都是代写的,真正写歌的那位,是昨天站在你身边的人,名字叫闵玧其。方便的话,能否帮我核实一下?
  
  闵玧其淡淡道:“你回吧,假的。”
  郑号锡先听闵玧其的回复了之后才问他:“说的是南俊和柾国吧…应该不用太担心,现在不像从前了,在大公司的话,负面消息都能被压下去吧,不然说不定早就被发布出去了。”
  “嗯…”闵玧其喃喃道:“他要是早一点收购,就…”后面的话他没有再说。
  
  “如果”“要是”“假设”“但凡”等等等一系列的词,说出来意义都是一样的。
  就是毫无意义。
  
  
  金硕珍的短信很快回过来。
  他问:号锡,容许我多问一句,你不签约的原因,就是他吗?
  
  郑号锡这次没有把屏幕给闵玧其看,趁闵玧其撑着下巴在看窗外,连忙捂着屏幕回了一个“嗯”。
  
  金硕珍又问:那如果,让你们一起出道呢?
  
  会这么问,显然是没相信郑号锡替闵玧其转达的那句“假的”。
  
  “哥。”郑号锡犹豫着说:“硕珍哥问,如果…我们一起签约的话,你会答应吗?”
  
  如果。
  又是如果。
  
  闵玧其笑了笑,转头看向郑号锡,正想拒绝,却在看见郑号锡左手边飞速开过来的车时瞳孔急剧收缩。
  
  如果?没有什么如果。
  闵玧其在心里突然冒出来的“如果重来一次你会怎么样”的这个问题上选择了沉默,如果重来一次,他应该还会像这样条件反射地扑过去把郑号锡护在怀里。
  毕竟是下意识做出来的举动。
  他难以控制。
  
  猛烈的撞击让他差点吐出来。
  头晕目眩。
  
  好像能感受到车窗碎裂,玻璃划破皮肤。
  但是不太疼。
  大概是郑号锡嘶喊的那声“玧其哥”比较刻骨铭心吧。
  他想。
  
  
  
  
  
  那一整天,金泰亨都没有等到来接他的人。
  手机再开机,也没有人打过来,闵玧其没有,金硕珍也没有。
  后来他的手机也没电了。
  于是他和朴智旻又一次漫无目的地走在黑夜里。
  
  
  今夜的风很大。
  无家可归的人终究要散落天涯。
  

评论 ( 34 )
热度 ( 134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