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失乐园》酒舞糖锡「20」番外2.0《后会无期》


  
  
  釜山艺高。
  
  
  朴智旻坐在天台上晒太阳。
  身边很热闹,有人坐着围成一个圈在唱歌,有人在复习刚学的舞步,有人戴着耳机在吃东西,还有人靠着墙在看书。
  阳光很暖,气氛很好。
  每个人都在微笑。
  
  
  但朴智旻笑不出来。
  他希望时间再快一点,下午早点放学,他想回家。
  回家陪陪妈妈。
  
  
  
  父母离异是在上个月,其中的过程朴智旻一点儿也不清楚,没有人告诉他。
  在那之前,父母的感情很好,在他记忆里,甚至从来没有争吵,比起其他家庭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撕破脸,他的父母竟然有些相敬如宾的意思。
  直到他们分开,朴智旻才隐约觉得奇怪。
  
  后来,某一天夜里,妈妈一个人在房间里喝得烂醉,等朴智旻发现,房间里已经满目狼藉。
  那天是父母的结婚纪念日。
  
  “智旻啊…”妈妈抱着朴智旻说:“你爸爸他,从来都不喜欢我,他有喜欢的人,是个男人…”
  她说,他很爱他,这么多年,从未放弃。
  她说,他和她一起,是父母给他太大压力。
  她说,她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想到,有了朴智旻,也无甚改变。
  
  
  父母认识的原因很传统,长辈介绍,应约礼貌地单独会面。
  那天下着很大的雪。
  母亲早就到了,父亲推门进来的时候,落了满身晶莹的白。
  他皱着眉抖了抖身上的雪,无意间从衣兜里掉出来一串东西,恰好掉在她脚边。
  她捡起来,怯声说:你的东西掉了。
  他却笑道:或许你们有缘,送你吧。
  
  那是一串手机链。
  他们那个年代,年轻人都喜欢在手机上挂点儿什么。
  
  她想,她大概爱上他了。
  因为一串手机链,爱了一个男人一辈子。
  
  很多年后再拿出来看看,才恍然发现,这串链子毫无装饰,简约无色,拿在手里能感受到些微重量,怎么看,都是适合男生的。
  她能在脑海中浮想出那个画面。
  她爱的人,在会面离席推门出去后,带着满身白雪,揣着精心挑选的礼物,去见他爱的人。
  
  真好啊。
  真好啊。
  雪与微笑,都不是她的。
  连一串廉价的链子,都不是她的。
  
  
  “智旻,妈妈只有你了,你不要离开妈妈。”她抱紧朴智旻,终于痛哭出声。
  朴智旻却很害怕。
  他不敢告诉她,他也喜欢男人。
  从有记忆开始,从懂事开始,从接触到很多的人开始。
  
  
  
___
  
  朴智旻在学校里还算受欢迎。
  学习好,会唱歌,会跳舞,性格温和,还是难得一见的男生首席,且完全没有所谓的“架子”,所以他的朋友很多,没有人不喜欢他。
  
  
  
  “呀,智旻呐,你快把你的作业给我看看吧我求求你了,马上就要交了,就一题,好吗?就一题!”前排的同学双手合十对着朴智旻不停地晃啊晃,说着央求的话,表情却是嬉笑着的。
  朴智旻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这样是害你啊朋友…唉,没办法了,你先…拿去吧,下课之后我教你怎么解。”
  同学大喊了一声“智旻万岁”就抽走了他的作业本。
  朴智旻笑着摇了摇头。
  他前排的同学成绩还不错,说看一道题并不是骗人,他只是把老师讲这道题的时间拿去刷论坛了。
  于是他每天都会错过某一道题。
  手机偷偷藏在抽屉里,自以为没人发现,其实屏幕都是亮的,朴智旻无意间瞥见过,但是总忘了提醒他。
  
  
___
  
  
  
  舞蹈室里。
  
  
  “智旻最近怎么都不来跳舞了?”舞蹈老师问。
  朴智旻弯着腰拉韧带,说:“对不起啊老师,家里有点事情,我妈妈状态不太好,我想多陪陪她。”
  “啊…”老师理解地点了点头,“是应该多陪陪家人,不过下个月有个比赛智旻打算参加吗?”
  “市里的那个吧。”朴智旻想了想,说:“参加吧,要是幸运,拿到名次了,说不定能让我妈妈开心一点。”
   
  ……
  
  
  舞蹈课结束,朴智旻满头大汗地从舞蹈室出来,结果前排的那位同学把他的东西都收拾好了,笑着说:“走啊,一起回家。”
  朴智旻接过书包,问他:“你怎么还在?”
  “等你呗,反正没事做。”
  “还没事做呢,你那道题知道怎么解了吗?”朴智旻笑道:“说下课教你的,你下课人影都不见了。”
  “抱歉啦,我饿,急着去买面包嘛。”他也笑了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对了,你是不是要参加市里那个比赛啊?”
  “是啊,试试吧。”
  “我听说有媒体会来,表现好的话,说不定会被星探相中噢!”
  朴智旻一惊,“真的吗?那我有点紧张了。”
  同学问:“你想做艺人吗?”
  朴智旻认真回答:“梦想过。”
  “那你可要好好表现,万一梦想实现了呢?”他莞尔道:“反正你没什么黑料,前途光明坦荡。”
  朴智旻愣了一下,“啊?黑料?什么?”
  “…没什么。”
  
  
  后来,他有很多次都来舞蹈室里等朴智旻下课。
  朴智旻说过让他先回家,他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把朴智旻说服,时间长了,朴智旻也不再推脱。
  
  
  
  直到,他去市里参加比赛的那天。
  
  
  那是一个大晴天,晴到十一月天都不觉得冷。
  朴智旻代表釜山艺高去参赛,舞蹈老师陪他一起。
  
  其实朴智旻不算太紧张,掌心里微微渗出的汗,他觉得是因为热。
  后台的暖气开得太过了。
  
  离他上场还隔着七个人,他本想拿了外套去外面透透气,正从化妆镜前起身,就见舞蹈老师怒气冲冲地进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掀翻了朴智旻手边的桌子。
  镜子碎了一地。
  
  朴智旻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舞蹈老师用嫌恶的语气说:“朴智旻,你真恶心!”
  “什么?”朴智旻不明白。
  “这赛你别比了,我求你可别再给我们学校丢脸了!”舞蹈老师指着朴智旻说:“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恶心的学生?!”
  朴智旻愣在原地。
  很多人看过来,目光里都是戏谑。
  可是朴智旻什么也不知道。
  做错了什么?
  
  舞蹈老师冲他发了顿脾气就走了,朴智旻到底还没搞清原因,但是这赛他也的确不敢参加了,拿了外套就往门口追,只是人来人往过客匆匆,早就没了舞蹈老师的人影,他只好自己坐地铁回学校。
  
  谁知道,从校门的那一刻开始,路过朴智旻的人眼神就变了,无数个人在他身后指指点点。
  这让他很不好受。
  
  
  走进教室的一瞬间,整个班都静默了,好像在看什么怪物。
  包括每天等他回家的朋友。
  朴智旻连踏进门的勇气都没有了。
  
  “那个…朴智旻同学。”正要进教室的代课老师用手指点了点朴智旻的肩,说:“去一下…主任办公室吧,他找你。”
  “嗯。”朴智旻随口应了一声。
  肯定是出什么事了,他当然要问问清楚。
  
  
  
  主任办公室里并不只他一个人,朴智旻的妈妈也在。
  这是朴智旻完全没有想到的,于是他问:“妈…你怎么…”
  话未说完,他妈妈就站起来,对主任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对朴智旻道:“我给你办了退学,把东西收收,回家。”
  朴智旻这次实在忍不住了,皱着眉大声问:“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你们所有人都…”
  “闭嘴!”他妈妈也大声道:“你还嫌不够丢人是吗?啊?朴智旻?!”
  反倒是主任冷静地叹了口气,说:“朴智旻啊…虽然我不怎么看网上的东西,不过你们学生总是常看的吧,都有人直接发给你的舞蹈老师呢,他刚才来我这里抱怨了一通,你不在学校,我只好请你家长过来解决问题了。”
  朴智旻连忙从口袋里掏手机。
  学校里的东西,那当然是看校园论坛。
  
  朴智旻在点开的一瞬间差点直直跪下去。
  “这…这是什么?”他瞪大了眼睛,仓皇失措,“是假的啊!”
  帖子里是他和舞蹈老师的照片,他不知道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被拍下的,每一张都没有人看镜头,可行为举止甚至可以用暧昧来形容。
  是借位。
  都是他没有做过的事情。
  
  “我是觉得没有到退学这么严重啊,毕竟朴智旻同学确实是很优秀的。”主任淡淡开口:“你为学校拿过很多荣誉,所以,只要你公开给老师道歉的话,可以考虑不处分。”
  “我道歉?”朴智旻差点笑出来:“我道什么歉?我也是受害人!凭什么让我道歉!”
  “别说了!”朴智旻妈妈双手抓着他的胳膊,哭道:“智旻别说了,妈妈也不想再待在釜山了,我们走吧,走吧,不要留在这里了。”
  “好,走。”朴智旻拍了拍她的肩,“但是我不会道歉的,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负责。”
  他知道他妈妈为什么反应这么剧烈。
  她对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感情,害怕到了极点,害怕到发自内心地觉得恶心。
  “我去收拾东西,妈你在这里等我吧。”
  
  
____
  
  
  现在分明是上课的时间,教室里却鸦雀无声。
  朴智旻这次没有再管别人的眼神,径自走去了自己的座位,从抽屉里拿出书包,装要带走的东西。
  前排的同学一直低着头,没留意到朴智旻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突然听见身后的动静,吓得手机都摔在了地上。
  屏幕还亮着。
  正在回复论坛。
  朴智旻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飞快捡起手机,一句话也没说,继续收东西。
  
  你发这个帖子,是为了把我逼走吗?
  你这么恨我吗?
  迫不及待要给我制造一点所谓“黑料”,是想毁了我的现在,也毁了我的梦吗?
  就因为,首席是我,不是你吗?
  ……
  
  太多的话堵在喉咙口,堵得朴智旻发不出声音。
  也罢。
  自己的自尊已经没有了,也就懒得再去践踏别人的自尊。
  他不想和这样的人归为同类。
  
  
  舞蹈老师在这时从后门进来,似乎是觉得不久前在后台的那一下还不够解气,他又一次抬脚踹翻了朴智旻的课桌。
  好在朴智旻要带走的东西已经装进了书包里,课桌,反正不是他的了,好像扶不扶起来都无所谓了。
  
  “朴智旻你自己变态就算了!把我也拖下水算什么意思?!”舞蹈老师喊来喊去,也没有什么新鲜的词,只知道一直重复:“你太恶心了!太恶心了!”
  怒意都是一点一点堆积的,他似乎触动了朴智旻的爆发点。
  可朴智旻却没有大发雷霆,气急了也只是沉声道:“你这么大反应,是怕别人说三道四,害你丢了工作吧?”
  “可是我没办法继续上学了,你拿什么赔我?”
  “别我用这种眼神看我。”朴智旻笑了笑:“你觉得我被你骂,不能还嘴是吗?你教我跳舞,我给了学费的,我欠你什么了?连话都不能说?”
  
  “你以为我喜欢你?”
  “你算个什么东西。”
  
  
  
  
  已经是傍晚,太阳下山了。
  十一月的温度很低。
  朴智旻觉得冷。
  
  
  学校原本是他除了家之外最爱的地方。
  现在。
  没有了。
  他以为他得到过很多的爱。
  没想到都是假的。
  
  
 
___
  
  
  
  “智旻啊…你会怪妈妈吗?”
  “没有。”朴智旻拍拍她的背,“反正我以后也不想学跳舞了,学什么都好,不学跳舞了。”
  朴智旻妈妈顿了顿,还是问出了口:“你不会真的对那个老师…”
  “我觉得他很恶心。”朴智旻说。
 
  
  车已经开出去很远,回头望不到家。
  
  刚刚下过一场雨,地面上还有一层积水,天色还没完全亮起来,灰蒙蒙的,看起来有些压抑。
  
  “外婆说学校给你找好了,就在外婆家里附近,你平时有休息日,就多去看看她。”朴智旻妈妈道:“我可能要晚一些才过去陪你,好吗?”
  “没关系。”朴智旻说:“在哪里不是上学?都一样的。”
  “嗯,我们什么都不想了,就好好上学,以后好好工作,踏踏实实的,等你成家了,有孩子了,妈妈就能彻底放心了。”
  朴智旻微微蹙眉:“妈,我还未成年,你怎么就说起成家来了。”
  “迟早的事嘛,我们智旻这么优秀,未来的妻子一定也很贤淑。”
  “你这是什么思想…”朴智旻说:“我其实不太想结婚。”
  朴智旻妈妈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紧,眉毛也跟着皱起来,“不想结婚?怎么能不结婚?是不是妈妈…离婚的事情对你有阴影了?”
  “没…”
  “一定是的,一定是的。”她自顾自道:“都怪你爸爸,不,他怎么能是你爸爸,你不能再叫他爸爸了,太恶心了,他太恶心了。”
  
  恶心。
  朴智旻最不想听见的就是这两个字。
  
  “妈,你这么说有点过了…”朴智旻道:“不管怎样,他是我父亲。”
  “不是!他不是!”朴智旻妈妈怒道:“智旻,以后不许见他,永远都不许见他,他给你抚养费,那是他的责任,他有很多种方法可以给你,但是你们不能见面,听见没有?”
  “为什么?”
  “那种…那种…就像传染病一样,我不能,不能让你也变成那样。”
  
  朴智旻知道,他妈妈说不出口的,是指“同性恋”。
  他也不知怎么,下意识脱口而出道:“妈,那个不是传染病,待久了也不会传染,那是天生的。”
  “你怎么知道?!”朴智旻妈妈猛地踩下刹车,“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东西?!”
  朴智旻整个身子向前倾,还好系着安全带,不然整个脑袋都要撞到玻璃上,他拍了拍胸口,说:“妈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随口说说的。”
  “那就是病。”朴智旻妈妈道:“是世界上最恶心的病,太恶心了,太恶心了…”
  
  又是恶心。
  
  朴智旻说:“妈,那是我爸爸,你不要…不要在我面前这么说他。”
  “你不觉得他恶心?!”
  朴智旻紧紧皱眉,“不,他是我爸爸啊。”
  “你不觉得他恶心?!”
  朴智旻快要崩溃,“不觉得,不觉得啊!”
  朴智旻妈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你和他是一样的吗?”
  朴智旻却沉默了很久。
  
  而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下车。”
  朴智旻听见妈妈这么说道:“你给我滚下去!太恶心了!”
  
  太…恶心了?
  
  朴智旻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说。
  他下车,站在湿漉漉的地面上,难受得快哭出来。
  
  
  他其实想说:我是喜欢男人,但我以后不会欺骗别人的感情,我不一样。
  但他没有机会解释。
  
  
  他只是喜欢男人而已。
  有什么错?
  
  从小到大,他什么都是最优秀的,从来没有不听话。
  他只是喜欢男人而已。
  有什么错?
  
 
  
  恶心。
  只是喜欢男人而已。
  为什么恶心。
  哪里恶心。
  
  
  为什么。
  
  
  突然有车疾驰而过,冰凉的水溅了朴智旻满身,而车未停。
  
  “混蛋!!”朴智旻却连更难听的话也不会说,只知道对着车开走的方向发泄似的大喊:“混蛋!!”
  喊着喊着,就变成了嘶声痛哭。
  
  “凭什么…”
  “凭什么这么对我…”
  “我做错了什么…”
  “凭什么这么对我!!!”
  
  
  什么都没有了。
  学校。
  家。
  梦想。
  都没有了。
  
  
  凭什么呢。
  
  凭什么。
  
  

评论 ( 22 )
热度 ( 110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