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失乐园》酒舞糖锡「25」


  
  
  办公室里。
  金硕珍戴着一副银边眼镜坐在办公桌后,神情是难得的严肃。
  金南俊和田柾国站在他面前,低着头,时不时往一边的沙发上瞥,太久没见到郑号锡了,没想到相遇会是在金硕珍的办公室里,而且郑号锡还目光空洞,满面颓然。
  “好玩儿吗?”金硕珍看着金南俊和田柾国,眼神漠然,“要不是被发现,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你们的歌是代写?”
  田柾国抿着唇不敢说话。
  金南俊没有解释,只说了一声:“对不起。”
  金硕珍挑了挑眉,“对不起?那好,说说错在哪儿。”
  金南俊想了想,说:“已经出道的人不应该把不能说出口的话挂在嘴边,更不能在发现被录下来之后不告诉公司,想着自己处理。”
  “很好。”金硕珍撑着桌子站起来,摘掉眼镜走去金南俊身边,道:“但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件事并没有结束,把录音卖给我的娱记,还卖给了其他公司,但别的公司没有直接把消息放出来,为什么呢?”
  金南俊不说话。
  “毕竟是录音而已,经过机械录入,多多少少会和本人有差别,声音像的人那么多,你们也没有提及谁的名字,咬死不承认,不是不行,要是无缘无故惹火了我,谁都知道下场不好看。况且,他们知道你有真本事,一旦把消息放出去,你再写首歌出来辟谣,那他们是打自己的脸。”金硕珍勾了勾唇角,语气竟有些轻挑,“所以,你何必找别人代写?写不出来歌了?还是公司的制作人不够让你满意,嗯?”
  “不是的哥!”田柾国摇头。
  金硕珍问:“那是什么?想多点时间,多接几个通告,多在镜头里呆一会儿?”
  田柾国还是摇头,“不是的…”
  金硕珍深吸口气,眼里的冷漠都收了回去,他望向田柾国,说:“我对你们不好吗?”
  “不是啊哥…”田柾国抓了抓头发,眉头皱得很紧,“是…啊…我们答应过他不能说…”
  金硕珍无奈:“你倒是讲义气。”
  “你们应该也是认识的吧?”金硕珍走到郑号锡身边坐下,“既然你们都认识写歌的那位。”
  田柾国连连点头,“我号锡哥嘛,南俊哥的舞蹈老师。”
  金硕珍一愣,“你们一个练习室的?”
  “对…”金南俊道:“当时我和玧其哥还有柾国在隔壁的一间小练习室,号锡哥有时候来帮我复习舞蹈。”
  这也难怪金硕珍不知道了。他当时去金南俊他们所在的小公司挑人的时候,不过是在大练习室里扫了一眼,然后直接去了艺人总监办公室让他推荐,完全略过了什么所谓的隔壁小练习室,或许匆匆瞥过一眼,但丝毫没有印象。
  他在练习室里一眼看中郑号锡,恰好艺人总监也推荐的是郑号锡,谁知道郑号锡竟然拒绝了。
  
  “你们关系很好。”金硕珍说了个陈述句,“和写歌的那位。”
  金南俊和田柾国都点了点头,“非常好。”
  “那难怪了。”金硕珍拍了拍郑号锡的肩膀,看向金南俊和田柾国,说:“你们知不知道消息被其他公司掌握,给你们的朋友添了多大的麻烦?”
  田柾国小声纠正了一下,“是我们…哥哥。”
  金南俊微微一怔,“玧其哥他…怎么了吗?”
  “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金硕珍一只手扣住郑号锡的肩,示意他冷静,“有人私底下调查他,去他住的地方,想拍他的照片,这样消息放出去,不管是真是假,都会有无数家公司无数个记者接二连三地去打扰他,让他不得安宁。既然他是不愿意上镜的人,那口风再严,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偷拍,愤怒之下会说出点什么就很好猜想了。”
  “什么?”田柾国慌了,“他们去找玧其哥了?为…为什么…直接冲我们来不行吗?”
  金南俊却沉声问:“玧其哥…到底出什么事了?”
  金硕珍说:“放心,医院给我打过电话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还在昏迷状态。”
  田柾国差点站不住。
  金南俊的目光阴沉得吓人。
  “事情的经过我不清楚,不过…”金硕珍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样东西,“这张卡,进手术室之前他都紧紧握在手里,里面是娱记偷拍的照片。他是为了保护你们受的伤,所以,你们犯下多大的错,回去自己再重新想想吧。”
  “号锡的手也…”金南俊攥紧了拳头。
  田柾国蹲下来,握着郑号锡的手腕,心疼得眼眶发红,“号锡哥,严重吗?还疼不疼啊?”
  郑号锡却呆呆地坐着,没有一点儿反应。
  他听得见田柾国的话,想说疼啊,很疼,疼到想放声大哭。但眨了眨眼睛,发现眼泪好像掉光了,话也不知道怎么说。
  
  
  “玧其哥现在在哪里啊?”田柾国转头望向金硕珍,“我们能去看看他吗?我想确认他没事啊…”
  “有事医院会通知的,你用不着操心。”金硕珍说:“你要是去见他,后果是什么,想不到吗?”
  田柾国垂下头沉默了。
  金硕珍叹口气,伸手摸了摸田柾国的头发,“别让他的努力白费了,他想保护你们,你们就别毁了自己,明白吗?”他抬头看了看金南俊,说:“别站着了,坐吧,正事都说完了,不用太紧张,你们记住就好。”
  金南俊没坐下,田柾国还是低头蹲在郑号锡面前,金硕珍也没再管,“号锡已经和公司签约了,你们出道早,说起来还算是前辈,正好你们彼此熟悉,以后就互相关照吧,像当初做练习生时候的那样。”
  田柾国把额头靠在郑号锡的膝盖上,低着头莞尔道:“号锡哥总算来啦,玧其哥哪天也来就好了。”
  郑号锡却闭上眼睛,默念着:听不见的,郑号锡,听不见,不知道那是谁,听不见。
  金硕珍像是读懂了郑号锡的想法似的,对金南俊和田柾国道:“以后,不该提的名字就不要提了。”
  田柾国想问为什么,被金南俊拍了拍肩膀打断了。
  “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处理,你们出去吧。”金硕珍看向金南俊,“带号锡熟悉一下公司环境。”
  金南俊点点头,熟络地揽着郑号锡的肩,笑着说:“走吧号锡,带你去看你喜欢的落地窗。”
  田柾国跟在两人身后出去了。
  
  金硕珍望着关紧的门,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滋味。
  分明金南俊和田柾国才是在娱乐圈的浑水中趟过的人,却仍然笑容干净,单纯善良得过头。
  可郑号锡,前一天还好好的。
  好像突然就没了少年气。

评论 ( 6 )
热度 ( 98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