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失乐园》酒舞糖锡「24」


  
  
  金泰亨拿着手机有点茫然。
  郑号锡那个语气怎么听都是出事了。
  
  他把刚才郑号锡的反应和说的话告诉朴智旻,朴智旻立即瞪大了眼睛,担心地问:“怎么办?”
  金泰亨一脸莫名其妙,“什么怎么办?”
  朴智旻说:“去看看吗?他们应该会需要帮忙吧。”
  金泰亨无奈道:“你怎么帮,你有多余的钱吗?”
  朴智旻摇头。
  金泰亨又道:“你在首尔朋友多吗?”
  除了你们根本没有啊…朴智旻接着摇头。
  金泰亨:“还有最基本的,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吗?”
  朴智旻还是摇头。
  金泰亨挑眉,“那你帮个屁。”
  朴智旻无言以对。
  “先忙你自己的吧。”金泰亨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平房,淡淡道:“现在该怎么办?”
  朴智旻这才想起来,于是问:“刚刚电话打不通吗?没接?”
  金泰亨犹豫了很久,还是直话直说了:“空号。”
  朴智旻怔住,随即又轻轻笑起来,“哦…那好…”
  
  金泰亨还记得他生日那天朴智旻对他说的话,按理来说,他妈妈应该很爱他。
  现在看来,爱果然脆弱。
  善变,虚伪,不堪一击。
  
  
  
  “那没地方去了?”金泰亨自言自语似的问。
  朴智旻想了想说:“回学校吧,收拾东西,放假了。”
  “放假去哪儿?”
  “不知道…”
  
  
  
___
  
  学校里大部分人都住得不远,金泰亨和朴智旻往宿舍楼走的时候,擦肩而过的都是拖着行李箱往外跑的人。
  假期很长,他们看起来很兴奋。
  兴奋到恶意都散去,因为笑容纯净。
  
  朴智旻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一直低着头,默默不语,走着走着,突然想起来什么,抬起头来瞪着金泰亨道:“等等,我回一趟教室,你先上去。”
  金泰亨耸耸肩,没说话,直接扭头往楼道里走。
  身后是朴智旻飞快跑开的脚步声。
  
  
  
  金泰亨走进寝室,迅速拉开行李箱。
  里面有两个小小的白色药瓶。
  他坐下来,轻轻舒出一口气,心说:幸好还在。
  
  金泰亨这段时间一直和朴智旻呆在一块儿,没见朴智旻有哪里需要“吃药”的地方,要不是朴智旻今天早上突然想起来去“拿药”,金泰亨完全把这东西忘了。
  不过…这到底是什么?
  金泰亨伸手把药瓶拿起来。
  这一拿,就感觉到不对劲了。他放在手里颠了颠重量,其中一瓶显然轻了不少。
  拧开看看才发现,何止是轻了不少,其中一瓶里只剩下几片而已。
  
  金泰亨怔住了。
  谁动过我的行李箱?
  朴智旻?
  那他今天早上…
  
  
  金泰亨难得的有些慌乱,他把药瓶扔回行李箱里,连忙往教学楼跑。
  
  手机铃声在这时突然响了,金泰亨喘着气停下来,一边走一边掏手机。
  屏幕上显示金硕珍的名字。
  金泰亨愣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接了。
  
  “泰亨?”金硕珍的语气里听不出太大的情绪,“在学校吗?”
  金泰亨正急着去教室,突然有人打断他,心情并不愉快,语气也跟着冷漠,“不然?”
  金硕珍大概是习惯了金泰亨从不亲近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反应,他问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金泰亨皱眉,“干什么?”
  金硕珍沉默了一会儿,说:“是叫…闵玧其,对吧?”
  金泰亨一头雾水,“你问他干什么?”
  金硕珍还没来得及回答,金泰亨又怒道:“怎么我身边的人你都知道?郑号锡你又是怎么认识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金硕珍无奈,“泰亨,我没想做什么,我认识号锡是偶然,跟你没有关系,打这个电话是想问问你,你和闵玧其,熟吗?关系如何?”
  金泰亨更不想回答了,“目的是什么?”
  金硕珍只好如实道:“他受伤了,很严重,刚好你已经放假了,如果你们是朋友,可以多去看看他。”
  金泰亨彻底停下来了,怔在原地,“那…郑号锡呢?”
  “号锡也受伤了,但是还好,不用住院,而且他…”金硕珍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和金泰亨说明,只好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晚一点让人来学校接你,你不是还有个朋友吗?你寝室里的那个,你们一起吧。”
  金泰亨问:“有多严重?”
  金硕珍说:“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还没醒过来。”
  “暂时?”
  “泰亨。”金硕珍的语气认真起来,“你从小到大都独来独往,我其实没想到你能在这里交到朋友…”
  “有话直说。”
  “别因为任何事影响你们之间的关系,还有,”金硕珍道:“替我对他说声谢谢。”
  金泰亨又继续提起步子往教学楼走,“你把话说清楚。”
  “你问闵玧其吧。”金硕珍说:“如果哪天你无意间遇见记者,不要冲动。”
  金泰亨一颗心逐渐往下沉,“你…说什么?你不是说没有媒体知道我的存在吗?”
  “之前是没有,现在我不确定了,我还有事要忙,等会儿有人来接你。”金硕珍头一回在金泰亨愿意和他多说话的时候选择了先挂断。
  金泰亨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大脑一片混乱。
  他一边上楼一边拨郑号锡的号码,通了,但没人接。
  他又挂掉去拨闵玧其的,关机。
  
  该死。
  金泰亨把手机放起来,眉心紧皱,眼里是毫不遮掩的烦躁不安。
  
  教室的后门是半掩着的,金泰亨抬腿踹开。
  力气太大,门直接撞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朴智旻吓了一跳,怔怔回头,见是金泰亨,目光仍然惶恐。
  金泰亨也怔住了,他看见朴智旻手里拿着一本笔记本。
  确切地说,已经不是笔记本了,它在朴智旻手里摊开,仅剩两片空壳,内页都被撕得干干净净,残留着杂乱的痕迹。
  金泰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朴智旻的日记。
  
  
  教室里只有朴智旻一个人,他捧着日记本,无助地坐着,动作极不自然,好像忘了手脚应该放在哪里。
  金泰亨一言不发地走近,把朴智旻手里的东西拿起来,顺手扔进了他课桌后的垃圾桶里。
  朴智旻站起来就想去捡,被金泰亨抱住了,动弹不得。
  “垃圾留着干什么?里面什么也没有。”金泰亨说。
  朴智旻挣扎着喊:“那是我的日记…泰亨那是我的日记!什么都没有了…有人看过了!是不是有人看过了…”
  金泰亨说:“是。”
  朴智旻一愣,突然揪着金泰亨的衣服呜咽起来。
  
  那是他最后的自尊,是他难以承受的回忆,是他内心深处最不愿意被发现的秘密。
  他装作满身荣誉的样子来到一个新的地方,把一无所有的自己深深藏起来。
  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他连那个一无所有的自己都弄丢了。
  
  被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日子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不想再重来了。
  
  
  
  “没关系。”金泰亨却拍着朴智旻的背,说:“既然是难过的事情,写出来干什么?万一你哪天好不容易把它忘了,本子一翻开,全都想起来,那才难受。”
  “什么…?”
  “没了就没了,别给不好的回忆留余地。”
  “什么…?”朴智旻仍重复着这一句。
  “没错,是我撕的。”金泰亨道:“是我看过了,我撕掉的。”
  朴智旻沉默了很久,等到金泰亨以为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他才又开口,道:“只有你吗?”
  “对。”
  “真的?”
  “…对。”
  朴智旻松了一口气似的放开金泰亨,笑着擦了擦眼泪,“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又有人…”
  “又有人背后害你呢?”金泰亨也笑了笑,“只有我会这么无聊。”
  “那…”朴智旻有些犹豫地问:“我书包里的东西…是你拿的吗…”
  “什么东西?”
  朴智旻皱着眉说:“就…两个…小药瓶。”
  “什么药?”金泰亨问:“你日记里也没写过。”
  朴智旻抓了抓头发,“不会经常吃的,因为要转学,怕不方便,才让医生多开一些,正常情况下…用不到的,泰亨你见到过吗?”
  金泰亨也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没有。”
  “那…算了。”朴智旻苦恼道:“就希望别人不要…唉,算了。”
  金泰亨没再说什么,“走吧。”
  “嗯。”
  
  
 
___
  
  
  
  两个人拖着行李箱站在校门口,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辆车开到他们面前停下。
  车窗是开着的,是朴智旻没见过的司机。
  
  “上车吧。”金泰亨替朴智旻把车门打开,等朴智旻坐进去又把他的行李放进后备箱,然后对司机说:“带他去看闵玧其,晚上安顿好,其他的你联系我哥。”
  朴智旻一愣。
  金泰亨见朴智旻正要下来,直接把车门甩上了,说:“玧其哥受伤了,很严重,你去医院看看他。”
  “你呢?”朴智旻问。
  金泰亨想也不想就说:“我去找号锡哥,等会儿有人来接我,等见到他我给你打电话。”
  朴智旻只好点点头,“那好。”
  
  等车开远了,金泰亨才松了一口气。
  他在撒谎,还好,没被发现。
  
  他也懒得多想为什么今天是个新的司机,总之,正合他意。
  
  金泰亨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往相反的方向走。
  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开口报了个地名,然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关机,随手扔出窗外。
  
  

评论 ( 21 )
热度 ( 104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