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失乐园》酒舞糖锡「27」番外3.5《平凡之路》


  
  
  闵玧其好像做了个噩梦,半夜悠悠转醒,一睁眼又忘了梦见了什么,可满头大汗,心跳急剧加速的反应证明,刚才在睡梦中他的确是害怕且紧张的。
  已经是深夜,寝室里没有开灯,他望着漆黑的天花板,思绪一片混乱。
  
  
  
  
  当年家里发生了太多让他难以面对的事,趁着假期,他独自去了首尔,去找那个他无意间参与结果竟然被选中的所谓娱乐公司。
  他想找一条出路来拯救自己。
  
  闵玧其那时买的票是无座,一路从三号车厢被人挤进了七号,好在越往后似乎越宽敞, 到最后闵玧其甚至蹭了一个软卧眯着眼睛坐了半路。
  
  买车票的钱是他趁爸妈出去工作在他们枕头底下偷偷拿的,然后收拾了几件衣服,留了张简短的字条,就匆匆走了。
  他没有手机,父母没有办法联系他,他们自己做过不好的事情,绝对没有勇气去报警,于是闵玧其有了更多的自由,他想,这大概是不幸中唯一的幸运。
  
  
  首尔很大,闵玧其光是找这家公司就花了很长时间。
  找到之后他才知道为什么要找这么久。
  默默无闻的地方就像沉默寡言的人一样没有存在感。
  但闵玧其顾不得那么多,他没有见过能够拿来参考对比的大公司,只觉得这家小公司是他的救命稻草,所以奋不顾身地去了。
  公司里的练习生却不少,比闵玧其想象中的多。
  
  果然追梦的人到处都有。
  哪怕希望渺茫。
  
  闵玧其站在练习室外看了很久,看一个个少年挥洒汗水,满面笑容。
  闵玧其也笑了,笑容难以言喻。
  他总觉得他跟别人不一样。
  他不是在追梦,是在垂死挣扎。溺水很久了,就快进到漩涡里。能不能游出去,只有一次机会。他握紧了绳子也还是害怕。
  
  
  当初面试过闵玧其的人对他印象很深,一见到他立刻笑脸相迎,问:“你是会作曲的那个孩子吧?等你好久了,我是这里的艺人总监。”
  这个年纪会作曲的人少之又少,不少练习生听见声音都望过来。
  闵玧其的笑容顿时僵住,有点手足无措。
  作曲?他不知道那是作曲,脑子里突然出现一段旋律,他闭着眼睛弹出来而已。
  
  “南俊啊!”总监对着练习室里的一个人招招手,“出来一下!”
  出来的那个男孩子个子高高的,看起来和闵玧其年纪差不多大,笑起来脸上有很深的酒 窝。
  总监道:“你们认识一下。”
  “你好。”他对闵玧其伸出手,“我叫金南俊,九四年生,刚来不久。”
  闵玧其回握住,“闵玧其,大你一岁。”
  总监说:“你们两个以后互相照顾吧,你们都是写歌的,说不定哪天一起出道。”
  金南俊指了指身后,疑惑道:“号锡也写歌,不叫号锡过来吗?”
  总监摆摆手,转身走了。
  
  
  进到练习室里,有不少人都过来和闵玧其打招呼,闵玧其都是不冷不热地回应。
  他不太擅长和人接触。
  目光环视四周,突然瞥见落地镜前的一个少年,在安静地跳舞,汗水把白色T恤染出大块透明,他皱着眉,模样认真,好像眼中空无他物。
  
  金南俊领着闵玧其走到少年身边,说:“号锡啊,停一下停一下!”
  那少年擦着汗一边喘气一边扭过头来,“怎么啦?”
  “这哥以后跟我们一起,”金南俊介绍说:“叫闵玧其,他也会写歌呢!”
  郑号锡就像金南俊刚才那样对闵玧其笑着伸出手,说:“你好,我是郑号锡,喜欢跳舞 ,还想和你做朋友。”
  闵玧其还没把手放上去,金南俊就推了郑号锡一把,“都说是哥了啊!”
  郑号锡连忙改口,露出两颗梨涡。
  他笑起来很好看,眼角微微下垂,弯弯的,像月出新芽。
  闵玧其呆呆地看了很久。
  
  
  没过几天,练习室里又来了一个少年,叫田柾国,年纪很小,大家都很喜欢他,他很依赖金南俊。
  
  
  后来,闵玧其和金南俊田柾国被调去了一个单独的小练习室,说是预备出道。
  闵玧其觉得奇怪,为什么郑号锡不在?
  金南俊也问过这类问题,公司只说另有安排,闵玧其只得把疑问都收起来。
  还好,后来郑号锡每天都来小练习室看他们,距离没有拉远,反而更近。
  
  
  谁知道,好景不长。
  闵玧其没能出道。
  
  
  那天在办公室里,总监问了他们一个问题。
  关于他们的经历,背景。
  唯有闵玧其哑口无言。
  
  该怎么开口呢?他偷过东西,他的父母偷过东西,如果哪天他站在镜头底下,说不定会被他的老师认出来,然后撕破他的伪装,指着他的鼻子告诉观众他真实的模样。
  他害怕极了。
  从家里走的时候只想着离开,其他的从未考虑。
  现在想想,原来他早就站在泥潭里了,是他自己忘了。
  
  
  
  
  
  “哥…”郑号锡在闵玧其怀里转了个身,“你怎么不睡……”
  闵玧其眨眨眼睛,从回忆里脱身,揉了揉郑号锡的头发,莞尔道:“做了个梦,睡了。 ”
  “晚安。”
  “嗯。”
  所以闵玧其有时候觉得,他总能在不幸中找到幸运。
  就像他不能出道了,却拥有了郑号锡。
  只是未来仍然迷茫。
  
  
  他的学费是向以前的小公司借的,条件是给金南俊和田柾国写歌。
  给他们写歌,闵玧其心甘情愿,完全没有意见,但他连取个艺名也不愿意,只让公司对外宣称那是他们自己写的。
  
  他怕哪一天会有人顺着轨迹找到他,挖出他不堪回首的过去。
  
  
_____
  
  
  
  都说人要相处久了才能真正了解对方,第一印象固然重要,但面对陌生人的时候,人总是习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
  于是,等闵玧其真正了解郑号锡之后,他开始感觉到负担。
  
  郑号锡对闵玧其有强烈的占有欲,强烈到闵玧其有些不适应,他从小到大自由惯了,突然有人何时何地都要跟他在一起,他反而想逃开。
  但他知道自己喜欢郑号锡,所以选择容忍。
  可时间长了,郑号锡竟然越来越“神经质”,他感受不到闵玧其的隐忍,占有欲变本加厉,甚至想要窥探闵玧其的过去。
  这是闵玧其不允许任何人触碰的底线。
  郑号锡也不能成为例外。
  
  
  
  
  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假期,闵玧其突然想回家去看看。
  他没有告诉郑号锡,自己大老远跑去车站买的票,想隔天直接拿了行李就走。
  结果第二天,他竟然在车厢里和郑号锡撞了个正着。
  
  “你想去哪儿?”闵玧其问。
  郑号锡说:“跟你回家。”
  闵玧其笑了笑,“谁允许了?”
  郑号锡眼里闪过疑惑,“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
  “所以呢?”闵玧其的笑容变了味道,“你问过我吗?”
  郑号锡见闵玧其表情不对,这才有点慌了,“那我…现在问你,行吗?”
  闵玧其却不回答,继续问道:“你是觉得,在一起了,你就什么都要知道,是吗?我去哪儿你就得去哪儿,是吗?哪怕我不告诉你,你也要自己找上门来,是吗?”
  郑号锡目光躲闪,不知道怎么解释。
  他无法否认。
  
  “那好,就当你是对的。”闵玧其道。
  郑号锡立即看向他。
  闵玧其说:“那我们就不要在一起了,你是你,我是我,以后远离我的生活。”
  
  话音落下,火车鸣笛声响起。
  
  郑号锡还未从闵玧其的话里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着他,“哥…”
  “你要去是吗?”闵玧其勾了勾嘴角,“那再见。”
  他拿起书包,转身飞快地走出车厢。
  郑号锡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连忙追上去。
  可车却开了。
  他伸出手,只能碰到冰冷的玻璃。
  
  
  车一开闵玧其就后悔了,可他回过身去,只能看见郑号锡离他越来越远。
  眼里都是无助。
  
  
  “号锡对不起…”闵玧其喃喃道:“号锡对不起,对不起……”
  
  尽管如此,闵玧其也没有选择再买一张车票,去大邱找郑号锡。他虽然用写歌赚来的钱买了手机,但是郑号锡还没有,他们之间没有联系方式,去了从哪里开始找,根本就毫无头绪无从着手,他只能盼着郑号锡能够清醒过来,下一站就下车,然后回来。
  
  那天闵玧其在车站里坐到深夜,仍然没有等到郑号锡。
  
  他以为隔天郑号锡应该就能回来了,结果还是没有。
  
  到后来等到他彻底失去耐心,甚至想到要去报警,郑号锡才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那已经是六天后的事情了。
  
  郑号锡看起来并不开心,他猛地扑进闵玧其怀里,却沉默着不说话。
  闵玧其这时管不了那么多,郑号锡平安回来他就松了口气。
  他安慰性地拍了拍郑号锡的肩,柔声问:“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我一直在等你。”
  郑号锡一听,把闵玧其抱得更紧了些,没头没尾地说:“其实让我知道也没关系的。”
  闵玧其一下子没听明白,“你说什么?”
  “父母是父母,你是你,你和他们不一样。”郑号锡小声说:“但是他们说…很久没见到你,想看看你,你……”
  闵玧其没让郑号锡把话说完,他一把推开郑号锡,语气顿时就冷了下去,“你什么意思?你见到他们了?你怎么找到的?”
  郑号锡不敢说话。
  闵玧其按住他的肩,“把你知道的,做过的,都告诉我,否则以后不要再见了。”
  闵玧其自身就是对郑号锡来说最好的威胁筹码,他连连摇头,低声道:“我…找到你毕业的那所中学…问出来你家里的地址,然后…就去了。”
  闵玧其诧异,“你怎么知道我哪所中学毕业?”
  郑号锡如实说:“全部都找一遍,找到为止。”
  闵玧其内心错愕,面上却依然冷漠,他问:“我的父母跟你说什么了?”
  郑号锡的回答却让闵玧其再也伪装不下去。
  他说,他找到闵玧其的家,发现家里空无一人,问了很多邻居,才知道闵玧其的父母因为盗窃被判有期徒刑,事情是三个月前发生的,闵玧其什么都不知道,要不是郑号锡来告诉他,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可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让他觉得更难堪罢了。
  “郑号锡。”闵玧其后退一步,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我很认真地告诉你,我们分开吧,不要再干涉我的生活了,好吗?”
  
  “不行!”郑号锡喊:“为什么?!”
  闵玧其笑了笑,“为什么?你让我失去耐心了。”
  郑号锡呼吸急促,指尖几乎掐进皮肤,他突然问:“你爱我吗?”
  闵玧其觉得这个问题出现在这里简直滑稽,“你想让我怎么回答?”
  郑号锡紧紧盯着他不说话。
  “好。”闵玧其说:“爱,满意了吗?满意了就出去吧,让我安静一会儿。”
  郑号锡却后退至窗边,一字一句道:“哥,你想好了,你要是跟我分手,我就跳下去。”
  闵玧其差点真的笑出声来,“我没空跟你开玩笑,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
  郑号锡几乎是瞬间就哭出来,“你把这句话收回去!”
  “号锡,”闵玧其说:“放过我好吗?”
  郑号锡却没有回答,他深深地看了闵玧其一眼。
  然后,纵身跃下,毫不犹豫。
  一个眨眼的功夫,郑号锡连影子都不见了。
  只有重物坠地的声音在提醒闵玧其:他真的跳下去了。
  
  
  闵玧其的寝室在二楼,不算很高,出不了人命,但不表示不会受伤。
  
  
  “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闵玧其冲下楼抱起郑号锡,飞快地跑去校外,拦了辆出租车,送他去校外的医院。
  郑号锡睁着眼睛,仍然紧紧盯着闵玧其,连喊痛都忘了。
  因为他把闵玧其眼里的心疼看得一清二楚。
  
  郑号锡不经意地勾了勾唇角。
  怎么留住闵玧其,他好像知道了。
  
  
  
  闵玧其以为,这是一个很糟糕的结束,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很恶劣的开始。
  
  从那之后,郑号锡想尽一切办法引起闵玧其的注意,闵玧其刻意躲他,他就有无数种方法让自己受伤。
  受伤就可以得到闵玧其的关心了,他想。
  
  这个恶性循环让闵玧其身心俱惫,他把郑号锡越来越疯狂的行为都归结到自己头上,害怕郑号锡再受伤,他只能一味地容忍容忍再容忍。
  
  
  
  
  直到那一天差点发生意外,他下意识不顾一切地去护住郑号锡,他才知道,感情也是逃不掉的。
  和他拼命想要舍弃的过去一样,都是逃不掉的,它们如毒蛇,如鬼魅,如影随形。
  
  
  
  闵玧其想,这三年来他每一天都很累,累到喘口气都像折磨,多度过一秒都是煎熬。所以他不愿意自欺欺人了,卸下一身盔甲,把郑号锡拥进温热的怀抱里。
  
  
  谁知道,到头来还不是结局。
  
  
  
  
  其实世上最悲哀的是什么呢?
  不是穷困潦倒,不是梦想破灭,不是爱而不得。
  是平凡的人,还诸事不顺。

评论 ( 18 )
热度 ( 99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