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失乐园》酒舞糖锡「28」


  
  
  
  
  朴智旻给金泰亨打了很多个电话,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没电了?
  朴智旻有点苦恼。
  
  病房里很安静,闵玧其靠着枕头半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窗帘是拉开的,有阳光透进来,洒在闵玧其的半边脸上,于是他的神情变得朦胧起来。
 
  
  
   
  朴智旻来医院不久,闵玧其就醒了,见身边只有朴智旻,声音沙哑地问了一句,“金泰亨怎么没跟你一起?”
  朴智旻一愣,他还以为闵玧其会一开口就问郑号锡。
  
  “他说去找号锡哥,让我先过来看看你。”朴智旻担心地看向闵玧其,“哥你…还好吗?泰亨说你受伤很严重,发生什么事了?”
  闵玧其却只问:“他去哪里找号锡?”
  “我也不清楚……”朴智旻说着就给金泰亨打电话,没想到打来打去,一直是关机。
  “是金泰亨他哥哥……让你过来的吧?”闵玧其问。
  朴智旻点了点头。
  后来闵玧其就再也没开口说话。
  
  
  朴智旻看着低电量的手机,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又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金硕珍到很晚才来,身上还穿着风衣和西装,看样子是刚从公司出来就直奔医院。
  他把车钥匙放在床头边的柜子上,见闵玧其是醒着的,本想问问他伤势如何,但扭头看了眼朴智旻,还是忍不住微微蹙眉,先问朴智旻道:“泰亨是出去了吗?”
  朴智旻诧异,“泰亨…没有来过啊。”
  “你说什么?”金硕珍怔住,着急道:“我不是让司机去接你们吗?他没和你一起来?那他人呢?”
  朴智旻也怔住了,“他说…有人会去接他,他去…找号锡哥……”
  金硕珍忍住骂脏话的冲动,按住眉心来回踱步,呼吸都变得沉重。
  他拿出手机,飞快地动了几下手指,搜索金泰亨的位置。
  定位显示在学校。
  
  “你们学校假期不闭校对吧?”金硕珍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朴智旻点点头,“好像是。”
  金硕珍连忙给司机打了个电话,一接通就直言道:“去学校里把泰亨接过来,不用来医院,接回家。”
  
  
  回家?
  朴智旻低着头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问。
  
  原来他是有家的。
  
  
  
  
  “什么时候醒的?”金硕珍在床边坐下,看向闵玧其。
  闵玧其仍望着窗外不说话,哪怕窗外已经没有阳光了。
  金硕珍抿抿唇,轻声问:“可以叫你玧其吗?”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允许了。”金硕珍道:“不管怎样,真的很谢谢你。”
  闵玧其本想说:所有费用都是你出的,我一分都还不起,你谢我,没有搞错吗?
  但张了张嘴,觉得说话都很累,干脆沉默。
  
  金硕珍似乎也没有在等闵玧其回答,伸手替他掖了掖被角,道:“南俊和柾国想来看你,我怕他们再给你惹什么麻烦,就没同意,等你伤好了,我带你去公司看看他们吧。”
  闵玧其扯出一个笑来,忍不住开口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金硕珍笑了笑,“那两个傻孩子,根本没认清自己现在的知名度,出门连个口罩都懒得戴,太引人注目。你们要见面的话,还是我来安排吧。”
  闵玧其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回过头来,“有烟吗?”
  金硕珍莞尔摇头,“抱歉,我不抽。”
  闵玧其又把头转过去。
  
  天色已晚,月亮升起,尘世黯淡。
  病房里没开灯,光线昏暗,闵玧其侧着头,从金硕珍的角度可以很清楚得看见他的侧脸轮廓。
  
  
  朴智旻总觉得他们似乎想说点什么,再呆着就有些尴尬了,他起身拢了拢外套,说:“我出去走走。”
  “早点回来。”金硕珍却叮嘱他,“不要去远了,晚点和我一起去见泰亨。”
  朴智旻应了声“好”。
  
  
  
  朴智旻出去之后,病房里静默了很久。
  直到天空转为深色,闵玧其才彻底把目光收回来。
  
  “号锡他,准备出道了。”金硕珍突然说。
  闵玧其在被子里的手死死掐住了被单,“嗯。”
  “他不愿意亲自来告诉你。”金硕珍紧紧皱着眉,像是在犹豫措词,“或许你更能理解他吧。”
  闵玧其还是说:“嗯。”
  “他很爱你。”
  “嗯。”
  
  “号锡今天一整天都没怎么说话,像个木头人一样,没有一点表情,别人跟他说话,也总是听不见。”金硕珍说:“签约的时候,南俊和柾国也在办公室里,原本是值得开心的事情,号锡却哭了。柾国不知道他发生过什么,就安慰他说,号锡哥,没关系,只要努力一点,明天会更好的。”
  “……嗯。”
  
  “但是号锡说,不会的,明天不会更好的,他说,他把他爱的人推开了,未来永远都不会好了。”
  闵玧其却连“嗯”一声都做不到。
  
  “你要快点好起来。”金硕珍莞尔道:“号锡说,你一直是他的希望,现在,他想成为你的希望,他让我告诉你,曾经的他不是什么光,但愿以后会是,能不能照亮别人无所谓,能让你离黑暗远一点就够了。”
  闵玧其一瞬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段话。
  
  
  
  司机在这时打电话过来,金硕珍连忙接了,脸上的微笑还没收起来,就听电话里说道:“社长,泰亨不在这里,学校里一个学生都没有,他们宿管说,泰亨早就走了。”
  
  “你说……什么?”
  
  
  
_____
  
  
  
  
  
  居昌。
  
  
  金泰亨坐在开着灯的客厅里仰着头发呆。
  除去金泰亨坐着的小沙发,其余的家具还蒙着一层白布,久无人居的屋子里冒着森森寒意,连灯光都是冷色调的。
  
  
  他手里拿着两个白色的小药瓶,笑容有些嘲讽。
  
  化验之后知道了,一个是艾司唑仑,一个是帕罗西汀,或许朴智旻经历过一段彻夜难眠颓然绝望的时光。
  金泰亨没太动容,他清楚朴智旻的过去。只是让他绝望的事情,比朴智旻的故事要多,真要切身体会,谁知道谁更难过。
  
  
  药瓶真的很小,金泰亨想,他就算把这整瓶艾司唑仑吞下,想死也不够量,睡到天旋地转,最终还是要醒过来。
  
  还以为朴智旻是上帝安排来拯救他的人。
  原来不是。
  自身都是一片灰色,有什么资格让别人不要堕落。
  太可悲了。
  
  
  
  
  离开首尔之前,金泰亨重新买了一部手机,电话卡也是首尔的。
  他试图把脑海中能记住的号码都存下来,不管会不会联系,好歹也算是个希冀。
  没想到,把记忆都翻遍了,他竟然只能记住金硕珍一个人的号码。
  
  他还以为他能记住朴智旻的。
  原来不行。
  大概是付出的感情太少,不值一提。
  
  
  
  
  天黑得很快。
  金泰亨闭上眼睛,思绪飞出去很远。
  
  
  从离开“金硕珍的家”的那一天开始,他的生活就变得和想象中很不一样。
  倒不是因为转去了一个监狱一般的学校,这个学校他并没有哪里不满意,善恶分明,从没有人掩藏自己的恶意,所有人的喜欢与讨厌都表现在脸上,一眼就能看到底,最多是环境不尽人意,但金泰亨不在意“环境”。
  
  可,就是不一样了。
  
  从认识郑号锡开始,他就从自己预定好的路上走偏了。
  再到后来的闵玧其,接着是朴智旻。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陌生。
  
  
  感情是怎么产生的呢?他原以为他没有这种东西。
  
  
  金泰亨抱着膝盖,整个人陷进沙发里。
  
  
  这种感觉太坏了。
  
  一个两个,明明都是在深渊里不见天日的人,怎么接触久了,偏偏让他对金硕珍都难以冷漠了。
  
  太挣扎了。
  
  黑暗与黑暗相加,竟然会遇见光。
  在开玩笑吗。
  
  
  
  怎么就开始担心别人了。
  为什么要在意闵玧其的伤严不严重,为什么要在意郑号锡难不难过。
  为什么想见朴智旻想到难以呼吸。
  又为什么,郑号锡和闵玧其要先踏出第一步来跟他说话。
  为什么,朴智旻要写出那句“我大概是喜欢他了”。
  
  金泰亨笑出声来。
  
  他明明是最糟糕的那个,为什么没有人想过救救他,而是要把那么多感情砸下来,将他压垮。
  
  
  
  
  他什么都不想要。
  只希望回忆能成为现实。
  可惜现实无望。

评论 ( 17 )
热度 ( 109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