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死亡游戏》vmin「02」绝望都市


  朴智旻死得很莫名其妙,脸上的表情凝固在他心想“卧槽不会吧”的瞬间。他趴在地上,鲜血从身下往外渗,好在在场的人都是经历过各类残暴游戏的老司…老玩家,尸体早就看惯了,上一具下一具,眉毛都没抖一下。
  金泰亨蹲下来盯着朴智旻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心血来潮跟朴智旻比了一下手的大小,发现朴智旻的手比他小一大截之后笑得差点劈叉。
  缓步走过来的金南俊:“……Do you have a brain problem?”
  金泰亨仰起头:“Nishuoshenme?Wotingbudong!”
  金南俊:“……”
  金泰亨不开玩笑了,第一关有时间限制,不能耽搁太久,他把朴智旻手中的勃朗宁拿起来,顺手检查一下弹夹,结果竟然是空的。
  金泰亨觉得自己似乎是被鄙视了:“没子弹都敢来搞我???”
  金南俊:“所以死了啊。”
  金泰亨瞅了一眼金南俊,笑嘻嘻道:“哥你子弹哪儿来的?”
  金南俊:“路上捡的。”
  金泰亨又瞥了一眼金南俊的武器,继续笑嘻嘻:“哥你一手一把有点麻烦吧?不然我来给你减轻一下负担?”
  金南俊不动声色地把他的两把沙漠之鹰插进裤腰带里,“这场是个人战,我打算离你远一点,你自力更生吧弟弟,88。”话音落下,说走就走。
  金泰亨:“哇…人性薄凉啊!太无情了!”
  金南俊:“我听得见。”
  金硕珍突然叹道:“呀,我怎么还没武器。”
  金南俊:“你刚才为什么不把你那暗器捡回来…”
  金硕珍:“我现在去来得及吗?”
  金泰亨:“坐标(264,370),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游戏天才,纵观全局。”
      
  系统:“第一关倒计时三分钟,目前Red排名一RM,积分7,Black排名一Jungkook,积分77,请各位玩家把握时间,再接再厉。”
    
  金泰亨:“再接再厉这四个字我都要听吐了。”
  金硕珍:“太惨了,这区别简直是老二八跟迈巴赫。”
  金南俊:“一分没赚的人没资格逼逼。”
    
  系统:“恭喜玩家Black.B-J-hope,击杀敌方玩家Jin,J-hope积分+7,目前排名二,Black累计总分为97,请再接再厉。”
    
  金南俊:“肯定是死于话多。”
  金泰亨:“……怎么又是被那个什么杠杀的。”
  
  还剩五分钟不到,金泰亨已经不指望他拿着把没子弹的勃朗宁能干什么了,干脆找个岩洞安静窝一会儿,坐等倒计时结束。反正分数扳不回来,队长一职对他也没有太大吸引力,就是那个召唤术还挺让人好奇。
  算了,等会儿问问自家队长就是了。
  他想。
  
  通过前二十几分钟的“热身活动”,金泰亨发现他可能不太适合在“战场”上奔走,既然游戏是积分制的,那他就全心全意投入到想办法得分好了,就比如--找线索。
  在金泰亨被闵玧其一标枪钉在岩壁上的前几秒,他正贴着岩壁往AK的位置挪动时,十分“幸运E”地在岩石缝里看到张纸制的姓名牌,脏兮兮的白色,卷曲着,看起来有点可怜巴巴。他用指尖夹出来,铺开看了两眼,正面写着Jimin,反面写着1013,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个1013是什么意思,系统就给他加了一分,他正想“嘿嘿”一笑,闵玧其一标枪就飞过来了,一瞬间疼到五官扭曲,手指痉挛,笑声与嘶喊卡在喉咙里,到死都没能出声。
  “活过来”的金泰亨不禁摸了摸胸口,恨不得在岩洞里“嘿嘿”笑到第一关结束。
  
  系统:“玩家Black.C-Jimin,已到复活时间,三秒钟后重新加入游戏,坐标随机传送。”
  
  金泰亨愣了一下,扶着耳麦问:“哥,咱们家大哥是不是没时间复活了?倒计时快结束了。”
  金南俊小声道:“……你这个问题太学术了,我回答不了你。”
  金泰亨:“你声音怎么这么小?”
  金南俊大声道:“我前面有一对绝代双骄。”
  金南俊面前端着AKM的闵玧其:“说谁?”
  闵玧其身边端着AWN的郑号锡:“我们?”
  金泰亨正想唱一首“祝你平安”,头顶就传来一声略感兴奋的:“哈!”
  冤家路窄啊!
  金泰亨哭笑不得。
  “朋友,来吧,交出你的三个真实信息,我放你一马。”朴智旻趴在岩洞上,垂下来半个身子,手里拿着把双刃军刀,直直对准了金泰亨,再近一寸,刀刃就要扎进他深色的瞳仁。
  金泰亨想往后挪,奈何岩洞就这么点儿大,他的后脑勺都硌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了,勃朗宁也随手扔在脚边,这时候急着用它,伸手够都够不着。他在心里长长叹口气,脸上依旧笑嘻嘻:“打个商量?一个行不行?”
  朴智旻毫不退缩:“三个。”
  金泰亨讨价还价:“不然两个?”
  朴智旻坚持不懈:“三个。”
  金泰亨垂死挣扎:“两个吧?那第三个是我自己找到的呀,又不是坑来的,不带你这么赚分的吧?”
  朴智旻似乎有点动摇。
  金泰亨心里一喜:“就两个吧?我知道你人美音甜心地善良。”
  朴智旻决定妥协:“那就……”
  
  系统:“死亡游戏第一关倒计时结束,所有玩家武器失效,三秒钟内全员将被传送到第二关地图,请做好游戏准备。”
  
  朴智旻一句顶着扣分危险的“我操你一家”还没说出口,视线就彻底模糊了,像在Pr的转场里拖了个视觉效果极差的抖动溶解出来,眼前的景象闪着小白点一下子从山野丛林切换到高楼大厦。
  全员再次分成两排面对面站在了一起,你看我我看你,你又看看风景我又看看云,大眼瞪小眼,彼此懵逼。
  尤其金硕珍是所有人里面最懵逼的一个,他满脸惶恐地摸了摸自己,从胸口摸到肚子,甚至揉了揉腿,就差拉个韧带下个腰。
  这金南俊就有点看不懂了:“昨晚上没洗澡直接进的游戏?”
  金硕珍委屈:“我他妈刚才被打成马蜂窝了,都他妈算不清身上几个弹孔,我需要确认一下我现在是完整的。”
  对面的郑号锡捂嘴笑:“兄弟对不起,但你倒下的时候真的很像在跳霹雳舞,戳我笑点了,忍不住多开了几枪。”
  金硕珍回忆起刚才贯彻全身的噼里啪啦的感觉,整个人跟着抖了两抖:“BC弟弟,请记住对面这个二黑,务必给我报仇,见一次杀一次。”
  他的BC弟弟不是很敢保证,决定在傻子都知道不可能听不见的情况下装一回聋。
  闵玧其并不想参与唠嗑:“系统放任务啊。” 
  被人提醒才出声的系统这才开腔:“第二关,地图--绝望都市,团队战,Red队长RM,Black队长Jungkook,请带领你们的队伍依靠不同方式获取分数,第二关时长为二十四小时,游戏即将开始。”
  朴智旻举手:“我有疑问啊。”
  系统:“倒计时,三…二…”
  朴智旻:“我靠。”
  系统:“游戏正式开始。”
  朴智旻:“靠啊!!!”
  
  与上一关同样,“始”字一说完,周围的环境迅速天差地别。上一秒还抬头晴空万里转头车水马龙,下一秒整座城都像堕入幽冥地狱。乌云密布,仿佛贴着房顶在快速游移,颇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壮烈感,四周的高楼大厦从灯影繁华转瞬变成现在的荒废阴森。路灯闪烁着微弱的灯光,明明灭灭,仿佛随时会陷入黑暗。
  几人纷纷往不同的方向眺望,马路上空无一人,商铺的门都是敞开的,玻璃尽碎,招牌砸在地上,弯曲生锈,屋内更是一片狼藉,且目极之处血迹斑斑,整座城像是历经病毒与杀戮后残存的一个废弃空壳。
  郑号锡往闵玧其身后缩了一下:“小其老师我有点怕。”
  闵玧其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是哪个胆小的人打模拟大逃杀的时候炸了对面十六个人还在碎尸堆上跳舞唱rap哦?”
  朴智旻:“谁?厉害厉害。”
  田柾国:“所以这一关规则是什么?团队战…我们现在冲上去撕对面吗?”
  金泰亨:“你三思,论打架,我们比较有优势。”
  朴智旻:“何以见得?”
  金泰亨:“我们腿长。”
  闵玧其:“So?”
  金泰亨大吼一声:“跑啊哥哥们!!!”
  腿最长的玩家RM:“……”
  对方玩家闵咻嘎:“不要第二个字母脸了。”
  
  金泰亨跑了两步,发现队友和对面玩家都没有跟上来,脚步就渐渐放慢了。
  他开始细细打量周边的环境。
  他现在走在一条街道上,路面平坦,但路旁血迹星星点点,有点像被机关枪扫在身上鲜血喷射出去溅了满墙后无人处理的样子。
  他的左手边是一栋写字楼,玻璃碎得不太彻底,钢筋支架直往外插,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右手边是一栋商业楼,从面积与装潢上看,它完好无损的时候应该是个生意兴隆的品牌大商场,只是现在残破不堪。
  金泰亨探了个头往右边没有门的大门框架内看了看,发现内部呈弧形展开,这一层多为服装店,缺胳膊少腿的模特摆着扭曲的姿势站着,她们的脸上原本是没有五官的,也不知是被肆意破坏过,还是被刻意改造过,眼睛和嘴的地方都是大小不一的窟窿,裂痕在缺口处蔓延,而这些模特不管姿势如何,她们的脸,全部向着金泰亨,没有眼珠的黑色窟窿像在紧紧盯着他。
  金南俊:“各位,我们这一关分散行动。”
  金泰亨正被商场里的模特盯得头皮发麻,突然耳机里有人出声,他差点整个人跳起来,深吸两口气挪开目光才保持镇定:“啊,我这不早就分散了吗?”
  金硕珍:“我们这边也分散了,然后呢?”
  金南俊:“能杀就杀,不能杀靠别的赚分。”
  金泰亨:“比如找信息?”
  金南俊:“这是一种,但是经过上一关…我觉得不管干多无聊的事,可能都不是多余的,就…发挥你们的聪明才智,坚守党的基本政…不是,好好努力吧。”
  金泰亨:“……那个,作为一个找到过信息的,我提醒你们一下,找到自家人的一定要销毁掉,还有就是…别忘记你找到过的信息。”
  金南俊:“后面有用?”
  金泰亨:“不知道,这系统给的温馨提示,不说了,我要去搞事情了。”  
  金泰亨本来想往商场里走,毕竟空间大,环境诡异,很可能有各种线索,但讲道理,他不太敢…于是抓了把头发,大步跨进了左手边的写字楼。
 
  “乖乖…”金泰亨抱着胳膊上下搓了搓,冷倒是不冷,但写字楼里的场景让他倒吸一口凉气。
  放眼望去,每张办公桌上都鲜血淋漓,从痕迹上看,金泰亨可以脑补出来每一个人死去的过程,脑海中仿佛充斥着痛苦的哭喊,他偏了偏头,老觉得身后有人。
  “哥哥们。”金泰亨忍不住道:“我求你们跟我说说话吧,我要吓死了。”
  金南俊:“忙呢。”
  
  系统:“玩家熟悉地图时间到,接下来将为玩家变换身份,请玩家根据各自服装猜测职位,根据职位找出三个关键道具,找到后放入各自职业对应的安全屋,成功一个加十分,率先集齐九十分或到时间后累计分数更高的队伍获胜。”
  
  全体:“???”内心脏话模式进行中。
  金南俊:“怎么找?”
  金泰亨:“安全屋在哪儿?”
  金硕珍:“找错了怎么办?”
  郑号锡:“可以杀人吗?”
  系统忽略了鑫队伍,选择回答了玩家J杠hope:“可以。”
  头顶七十七分的田队长心里一塞:“上一关的分数清零了?”
  系统:“每一关结束后分数都清零,财富值可持续累积。”
  田柾国:“非常完美。”
  
  系统:“倒计时开始,三。”
  “二。”
  “一。”
  
  金泰亨低头看自己,他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西装裤还是半截儿的,内里搭着白衬衫。他摸了摸领口,有个红色领结,手腕上戴着手表,鼻梁上架着副眼镜,拿下来看,是黑框的。金泰亨不知道自己具体什么模样,但他觉得这要把灰色西装变成蓝色,他就可以改名叫江户川泰南了。
  金泰亨一边努力不去看办公桌继续往楼里走,一边捏着耳麦问:“哥哥们,你们都什么职业?”
  金南俊:“好像是个军官吧。”
  金硕珍:“我是医生,我穿着白大褂。”
  金南俊:“你的职业呢?大家互相找,互相放,应该更快一点。”
  金泰亨:“我啊?我是个柯南。”
  金硕珍:“ML…我的生活越来越好。”
  金南俊:“……”
  金泰亨:“???关我屁事??” 
  写字楼二楼有一间办公室,门是从里面锁住的,金泰亨又绕出去扛了把椅子过来,把门上的玻璃窗砸开,然后伸手进去拧开了办公室的门。
  门刚一打开,厚厚的一层灰就落下来,呛得金泰亨连脏话都不会骂了。
  
  系统:“私密对话中。恭喜玩家Red.C-V寻找到敌方玩家Black.C-Jimin的对应安全屋,请再接再厉。”
  
  
  
  
  

评论 ( 19 )
热度 ( 124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