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死亡游戏》vmin「04」绝望都市

  金南俊在耳机里寂寞地说:“两个说要来找我汇合的人,一个都没来,我走还是不走?”
  金泰亨抱着朴智旻哭笑不得:“队长,没听见系统通知吗?我东西全被拿了。”
  朴智旻露出一口大白牙,“嘻嘻”一笑。
  金南俊:“拿都拿了,你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人先过来吧。”
  金泰亨对着朴智旻龇牙咧嘴:“有办法啊,全他妈在我身上呢,这位白领把我整个人都逮住了,你过来吧哥,给我把他弄死。”
  金南俊:“你自己解决吧,听你大哥鬼吼鬼叫的,应该危险得多,我去找找他。哥报个坐标啊!”
  金硕珍持续鬼吼鬼叫,抽不出空来查坐标。
  金泰亨也管不了别人了,低头瞪朴智旻瞪得脖子酸:“撒手啊红毛怪!”
  第二关迷之变成红头发的朴智旻“靠”了一声:“要么三个信息点要么三个关键道具,你自己选吧,你不选我就想办法都要了!!”
  金泰亨扯了一把朴智旻的领带:“朋友,我刚把你安全屋找到了,我的队友就在那附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他们去销毁啊?”
  
  系统:“恭喜玩家Black.D—Jungkook,击杀敌方玩家Jin,玩家Jin已传送回复活点,Black累计积分为7,请再接再厉。”
  
  金南俊:“…也行吧,好歹安静了。”
  朴智旻对金泰亨挤眉弄眼:“傻了吧?分又比我们低了!”
  金泰亨:“我擦!你是爱上我了吗?能不能撒手?!”
  “哦哟。”郑号锡双指夹在唇间吹了声响亮的口哨,“瞧我看见了什么?一对GA…不是,一对boys。”
  金泰亨和朴智旻双双望过去,只见一身赛车服的郑号锡坐在一辆白色铃木隼上,露出一双大长腿,笑出两个小梨涡,微微眯着眼睛,看不清楚情绪。
  金泰亨下意识觉得危险。
  朴智旻连忙把金泰亨搂得更紧了,朝郑号锡大喊:“哥!他身上有关键道具!!”
  郑号锡动了动脖子,笑容有些意味不明:“我知道,听见了。”
  金泰亨心想完了完了完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关键道具是什么,恐怕马上要迎来他这一关的“首死”。
  “我发现问题了。”金南俊在耳机里说:“我知道我们该怎么找东西了,我们需要集中起来找个安全的地方开个会。”
  可金泰亨目前是没机会去了。
  郑号锡大笑着发动他的铃木隼,车轮发出令人战栗的响声,然后,飞速从金泰亨背上碾了过去,两个人的五脏六腑仿佛要被挤压到碎裂。
  金泰亨和朴智旻想呼痛,一张嘴就吐出满口血,连发声都做不到,可是,竟然没有伤到要害,死亡没有将他们包围,疼痛顷刻贯穿全身。
  而郑号锡那边又传来刺耳的刹车声。
  他没有走,他在调头。
  似乎是想再来一次。
  朴智旻用微弱的声音吐出一句:“哥……不行了,太疼了…杀了我们吧。”
  话音传到郑号锡耳机里,换来的是他更狂妄的笑声。
  “哥…杀他只有七分啊…你把他东西拿走,能抢三十分的…哥…”分明是同队,可朴智旻的语气听起来却像在求饶。
  铃木隼特有的发动声响起。
  朴智旻快哭出来。
  金泰亨却笑了:“你很怕疼吧?干嘛不早点松开我。”
  朴智旻:“现在松…也跑不动了…我动不了了…”
  金泰亨:“复活了记得来谢我。”
  朴智旻倏地瞪大了眼睛。
  
  系统:“恭喜玩家Red.C-V,击杀敌方玩家Jimin,玩家Jimin已传送回复活点,Red累计积分13,请再接再厉。”
  
  紧接着传来的就是金泰亨响彻街道的嘶喊。
  金南俊和已复活的金硕珍被他的喊声惊得回不过神。
  太撕心裂肺,难以想象经历了怎样的疼痛。
  
  郑号锡仍在笑着,沾满粗糙沙粒的飞速旋转着的车轮一次又一次碾过金泰亨的身体。膝盖,手肘,脚踝,没有一处是要害,痛到生不如死,丧失了自尽的力气。
  不到一分钟前,金泰亨对朴智旻说完那最后一句话后, 他低头吻住了朴智旻的唇,朴智旻本就是张着嘴的,于是金泰亨轻而易举地勾住了他的舌尖,两个人浓烈的血腥味瞬间交合。金泰亨越吻越深,用力含住朴智旻柔软的舌,直直掠夺到舌根,然后,狠狠咬了下去。
  本想先让朴智旻躲开郑号锡,自己再咬舌自尽,没想到郑号锡没给他机会。
  他连眨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视线一片模糊,身下还躺着朴智旻冰凉的“尸体”,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了,大概不太完整吧。
  
  系统:“恭喜玩家Red.A-Jin,获得敌方玩家J-hope真实信息,Red累计总分17,请再接再厉。”
  
  郑号锡的笑声戛然而止:“呀,糟糕了呢。”
  金硕珍出现在街道,离郑号锡身后不到十米远,他挥舞着双手,看来是想吸引郑号锡的注意力,同时大喊道:“Black.B-J-hope!郑号锡!19岁!0218!光州!”
  
  系统:“恭喜玩家Red.B-RM,Red.C-V,获得敌方玩家J-hope真实姓名,年龄,生日,地区,Red累计积分为25,请再接再厉。”
  
  金南俊:“机智…”
  郑号锡转动车头,对金泰亨笑道:“我去跟你哥哥玩儿会儿,你等我啊!!”
  谁他妈等你啊!!
  金泰亨在心里咆哮。
  金硕珍喊完话就跑了,但到底郑号锡有“坐骑”,怎么着都快一些,不过金泰亨没心思担心金硕珍太久,他快疼死了,可又绝对疼不死,想说句话让现在空闲着不知道在干什么的金南俊过来“杀”他“救”个命,又没有力气开口。
  “郑号锡是疯了吧。”一个独特的声音响在金泰亨上方,低沉,且磁性。
  “回头见。”
  
  系统:“恭喜玩家Black.A-Suga,击杀敌方玩家V,玩家V已传送回复活点,Black累计积分14,请再接再厉。”
  
  金泰亨站在关卡最开始的路口发呆,疼痛早就感觉不到了,但还是难受。一下子理解了那时金硕珍把自己浑身摸个遍的举动,他现在也想到处摸一把,看看有没有缺胳膊少腿。
  金泰亨四处看了看,街道还是那个街道,四周空无一人。
  “哥哥们,我活了。”
  金南俊忙道:“坐标(137,120),快。”
  金硕珍:“我靠啊我靠啊我靠啊!我在电梯里了,你等一下啊!”
  金泰亨:“大哥你往那个商业楼里走的吗…你可太厉害了…我五体投地。”
  金硕珍:“过来投,听声不管用。”
  金泰亨四周太安静了,他有点瘆得慌,话不多说,先去找队员汇合。
  金南俊仍在机场,金泰亨“死前”跟金硕珍分头跑的时候,他就是越过了商业楼,在往机场那边绕,结果迎面撞到了从那边跑过来的朴智旻。
  金泰亨脑子里闪过一排问号。
  朴智旻从机场过来的,跟金南俊都没有任何交流吗?系统没出声就算了,金南俊也没有。
  正想接着往下思考,金泰亨就陡然看见了两具尸体。
  他和朴智旻的尸体。
  朴智旻还半张着嘴,嘴边的血迹多到说他吃过人都不夸张,而金泰亨的已经面目全非,车轮滚过的地方整块皮肉都陷下去,疮口深可见骨,十指齐断,小腿扭曲,左手断臂横在右手边。
  金泰亨整个人抖了抖,脑子里回忆了一下郑号锡那张十分完美的脸,在游戏里也领悟了一次不可以貌取人的致命道理。
  毕竟是游戏,地图距离不会像现实里那么远,金泰亨绕过商业楼,机场就整个映入眼帘了。
  金南俊在一架直升机里对他招招手,金硕珍替他打开机舱的门,金泰亨赶紧钻了进去。
  “队长你刚说发现问题了,发现什么问题?”金泰亨问。
  金南俊神情严肃:“你拿到的关键道具,是手铐,对吧?”
  “对。”金泰亨摸摸口袋,脸色大惊,“我靠东西呢?!”
  系统:“道具如非关卡起始携带,死亡后道具将自动回到原位。”
  金泰亨:“靠,早知道销毁得了…唉算了算了,反正我知道在哪儿,队长继续说。”
  金南俊:“刚才哥说对面那个B.D职业是警察,刚好你找到了他的关键道具,是手铐。”
  金泰亨:“嗯,有什么问题吗?”
  金南俊:“你在哪里找到的他的手铐?我是在想,我们每个人的职业和道具会不会是有联系的?不止是这个关卡内的联系,包括一些…玩家的真实信息。”
  金硕珍:“对,我复活之后换了一个方向走,然后找到一家医院,你看我穿的是白大褂啊,脖子上还有听诊器,我想的是那医院里应该有我的安全屋或者道具,结果…安全屋我的确找到了,系统私密我了的,可那个郑什么?”
  金南俊:“号锡。”
  金硕珍:“啊,那个郑号锡的道具,在我的安全屋里,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金泰亨背后直冒冷汗:“他的什么东西啊…”
  金硕珍说:“等会儿,我先告诉你,我的安全屋,是用来那啥的,解剖尸体的,看来我是个法医,而且安全屋里面有一具碎尸。”
  金泰亨震惊了:“对…那个郑号锡…是个什么变态碎尸爱好者吧?他刚把我也活生生碎了一次。”
  金南俊拍了拍金泰亨的肩以示安慰。
  金硕珍:“我看见了…怪不得喊得那么肝肠寸断…”
  金泰亨面子有点挂不住了:“说重点。”
  金硕珍清了清嗓子:“你看啊,那是我的安全屋,里面有碎尸,碎尸里,是那个郑号锡的赛车手驾照,我就扫了一眼系统就给我加分了,然后我正要告诉你们,就听见走廊里B.D的声音,我赶紧从后门溜出来,一出来就看见你啊…”金硕珍打了个寒颤:“得亏我引开他了,不然你能给他玩儿死。”
  金南俊捏了捏眉心:“跑题了哥,我的意思是,这之间一定是有联系的,所以…等会儿,咱们能说个名字吗,对面好像早就开始叫小名了。”
  金硕珍:“金硕珍啊,你可以叫我Worldwide Handsome。”
  金南俊:“我金南俊。”
  金泰亨几乎要笑出来了:“我金泰亨。”
  金硕珍:“盒盒盒盒盒盒盒三金兄弟缘分天注定。”
  金南俊:“行了话题绕回来,那泰亨,你先把你找到道具的地方,还有里面的场景描述一下。”
  金泰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说:“我在一栋写字楼里,硕珍哥去过的,我找到了对面B.C的安全屋,那是一间很小的办公室。我也是想着先检查一下会不会有线索,我看到了很多东西,但系统唯一提示的只有手铐。”
  金南俊皱起了眉:“办公室里有手铐?你刚被B.C抓住的时候说他是白领,一个公司职员的办公室为什么有手铐?”
  金泰亨连连点头:“不止,我还在地上看见了110,还有,抽屉里有一张写了字母E的卡片,还有一个抽屉没有钥匙,我还没打开过。”
  金南俊头都疼了:“110,手铐,字母E,没钥匙的抽屉,就像郑号锡的特征是碎尸一样,说不定那个B,呸,朴智旻的特征,是犯罪。”
  金泰亨差点翻白眼:“就他那个德行?还犯罪噢,小不点吻都不会接,我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差点累死…呃,不是…”
  金南俊:“?”
  金硕珍:“?”
  金泰亨:“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金泰亨:“不要这么看我…”
  金泰亨:“不是,我不爱他…我他妈就是人太好了。”
  金泰亨:“诶听我解释啊真的,你们这么盯着我让我觉得我好像是什么间谍一样,怀疑队友可不好,不就强吻…不是,人工呼吸了一下吗?还是血味的,感觉一点儿都不美妙还不如吃草莓…”
  金硕珍:“你男神是黄少天吗?”
  金南俊完全没听进去,拉开机舱回头道:“出去吧,接下来我们都别分开了。”甚至单独指了一下金泰亨:“你等游戏结束了再谈恋爱。”
  金泰亨:“弟弟委屈。”
  
  系统:“恭喜玩家Black.C-Jimin,获取敌方玩家RM关键道具,玩家Jimin可以选择自行处理,或让系统销毁。”
  系统:“玩家Jimin已选择销毁。”
  
  金南俊脚步停住,转头看向金泰亨:“你还是去跟他谈恋爱吧,用一下美人计,让他过来做间谍。”
  金泰亨:“出卖色相还不简单?我已经蠢蠢欲动了。”
  
  系统:“恭喜玩家Black.C-Jimin,获取敌方玩家RM关键道具,玩家Jimin可以选择自行处理,或让系统销毁。”
  系统:“玩家Jimin已选择销毁。”
  
  金南俊:“我真是太阳他一家。”
  金硕珍:“啊,同志们,看,我们的B.C同学。”他痛心疾首地指向侧上方。
  朴智旻就蹲在他们刚在的那架直升机上。
  金南俊:“世界首帅,上。”
  金泰亨估了一下高度,耿直道:“我上不去。”
  朴智旻尴尬地笑了笑:“那我下来吧。”说完就直接跳了下来,稳稳落地,十分轻盈。
  金南俊眼皮跳了跳。
  金泰亨:“朋友,你看没看见直升机里有人?”
  朴智旻愣愣点头。
  金泰亨咧开嘴笑:“那你就这么报答我的?”
  朴智旻抓了抓头发,然后迅速抬手,摘掉了金泰亨的黑框眼镜。
  
  系统:“恭喜玩家Black.C-Jimin,获取敌方玩家V关键道具,玩家Jimin可以选择自行处理,或让系统销毁。”
  
  金泰亨一把揪起朴智旻的衣领:“你敢说一个销毁试试?!我靠当着我们三个人的面都敢乱来?你胆子有天大?!”
  朴智旻被金泰亨吼得一愣一愣的,但嘴上仍继续说着:“我要销…”
  “毁”字还没说出口,突然吃痛地闷哼一声,胳膊上中了一枪,手里的眼镜跟着掉在了地上。
  
  系统:“玩家Black.C-Jimin丢失敌方玩家V关键道具,请再接再厉。”
  
  金硕珍赶紧溜过来把金泰亨的眼镜捡走,这猝不及防有子弹飞过来的场面他已经经历一次了,他现在十分怀疑朴智旻要自杀,以防场面血腥,他先躲到金南俊身后去再说。
  朴智旻整个人倒在金泰亨怀里,唇咬得死紧。
  金泰亨有点慌了:“谁开的枪啊我靠!”
  枪上有消音器,根本辨不出方位。
  朴智旻用没受伤的那只手紧紧抓着金泰亨的胳膊,低声道:“有没有武器?杀了我,快杀了我,太疼了…”
  金泰亨:“你不是这么怕疼的吧…”
  金硕珍补了个刀:“弟弟,中枪真的很疼的。”
  金泰亨:“……可是没武器啊。”
  朴智旻悠悠地看过来。
  金泰亨心里卧了个大槽:“朋友,你这是在变相索吻了啊…”
  金硕珍明白过来:“我不看。”
  金南俊退后三步:“辣眼睛。”
  金泰亨本想跟着后退,一看朴智旻湿漉漉的大眼睛心里又直打鼓:“朋友,自己也可以咬舌的你知道吗?用力那么一下,一秒钟的事。”
  朴智旻尝试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更痛苦的表情,望向金泰亨的眼神也跟着幽怨了。
  金泰亨:“你这是牙口不太好啊。”
  朴智旻:“真的疼啊…使不上劲。”
  金泰亨:“我给你个温馨提示啊,朋友,张嘴,舌头别躲。”他露出一个“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捏住朴智旻的下巴,极其粗暴地吻了下去。
  事实证明他的温馨提示是没有用的,也证明他可能的确不太直男,于是硬生生缠绵了一会儿才送朴智旻上天,不是,回复活点。
  
  系统:“恭喜玩家Red.C-V,击杀敌方玩家Jimin,玩家Jimin已传送回复活点,Red累计积分32,请再接再厉。”
  
  金泰亨“呸呸”两下,吐出两口血,一脸欲哭无泪。
  金硕珍:“看不懂你们这种超越生死的高级恋爱。”
  金南俊:“别开玩笑了,有人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开枪,有点危机感行吗?”他沉声道:“做个排除法,Red全员都在这儿,Black除朴智旻以外的三个人分别是A.Suga,B.郑号锡,D.Jungkook,那么这三个人…”
  金泰亨打断他道:“肯定不是那个D弟弟,他夕阳红枪法。”
  金硕珍表示认同。
  金泰亨:“也不是那个变态杀人魔,他不可能只开一枪的。”
  金南俊:“那是Suga?”
  金泰亨还是打了个抖:“我第一关就是死在他手上的,我刚刚也是死在他手上的。”
  金南俊:“那是游戏里…还有别人?”
  金硕珍:“那个…人影…”
  金泰亨:“我们还是…别站在别人尸体旁边聊天吧。”
  

评论 ( 46 )
热度 ( 113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