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死亡游戏》vmin「10」噩梦城堡

看正文前先看一下这里吧。
  这个文是有大纲的,我一直没有偏离过,之后也不会改剧情。但还是提醒一下大家吧:看文不用特别在意系统任务(不要完全不在意就…),故事主线跟游戏任务关联不大,看他们之间怎么相处就好了。还有就是,这篇文没有很多需要动脑筋的地方,一直强调伏笔多要仔细,是因为很多细节和评论里常提出的疑问,前文都提过。
  
  最后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这一关的地图,叫噩梦城堡。
  祝看文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震动停止,地面归于平静。
  金泰亨仍紧紧抱着朴智旻。可他一抬头,满目愕然。门外已经不是他进来时的那条走廊了,一眼望过去,像一幅巨大的油画。色彩缤纷,颜色艳丽得有点过分,让他不由得想起第二关绝望都市里的那栋别墅。
  别墅……
  金泰亨仔细观察油画,似乎是想在红红绿绿里寻找一只金色的眼睛。如果有的话,那这幅油画大概跟金南俊有关,如果想赢,就不能被朴智旻发现。
  朴智旻推了推金泰亨,声音闷闷的:“我快喘不过气了,金泰亨。”
  “啊,好。”金泰亨稍微松开一些,朴智旻就挣脱出他的怀抱,背过身去往外看了。
  金泰亨:“我现在可以跟你一起走了吗?”
  朴智旻没回头:“你是我们这边的?”
  金泰亨摸了摸鼻子:“不是。”
  朴智旻:“那你们队长要生气的。”
  金泰亨:“随他。”
  “那你能不能…”朴智旻的眼神微微躲闪,神情不太自然:“能不能帮我们填个信息…?”
  金泰亨诧异:“填你们B.A哥哥的吧?他是间谍你们还这么爱他?呸…我这个词好像用得不太对。”
  朴智旻根本没听进去:“可以吗?”
  “可以啊。”金泰亨大大方方答应。他是玩家,有填写敌方信息点的权利,再加上他不是队长,填写信息点不会把对方判定为间谍,所以如果他去把闵玧其的信息点补齐,并且全部正确的话,哪怕金南俊发现闵玧其的身份,也没有机会拉闵玧其入队了。金泰亨笑着捏了捏朴智旻的脸:“你还挺聪明。”
  朴智旻把金泰亨的手打开。从游戏开始到现在,金泰亨已经捏了好几次他的脸了,游戏外没被人这么对待过,他还是不太习惯,有点不好意思。
  金泰亨揉揉朴智旻的头发,本想说:那走吧,下楼去。就看见门外的场景又一次发生变化。
  油画不见了,变回了走廊,但却不是金泰亨来时的那条。
  朴智旻皱了皱眉:“这要怎么下去?”
  金泰亨摊摊手:“没办法了,一路走一路找呗。”
  朴智旻:“嗯…”
  
  系统:“玩家个人信息读取完毕,系统将对各位玩家进行私密对话,祝各位玩家--游戏愉快。”
  
  “游戏愉快…”金泰亨抖了抖:“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有点用。他和朴智旻的左耳又重新“冒出来”一只耳机,有点像复古型的蓝牙耳机,但这次的耳机没有麦克风,好像只能听,不能传话。
  金泰亨见朴智旻的表情突然变了,连忙问:“系统跟你说什么?”
  朴智旻没说话。
  紧接着不知从哪个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嘶喊,颤抖中夹杂着痛苦。
  
  那是郑号锡的声音。
  朴智旻慌了,可地图太乱,他也不知道郑号锡去了哪里,根本无迹可寻。
  “没事没事。”金泰亨拍拍朴智旻的肩:“你们小其老师在他身边,肯定没问题的。这关不自相残杀的话也不会出‘人命’,没什么好担心的,不怕,啊。”
  朴智旻点点头:“那我们去找下楼的路。”说完主动牵起了金泰亨的手。
  金泰亨心里一喜。
  谁知道下一秒,朴智旻又放开了。
  
  “想他们吗?”
  “一个人很辛苦吧。”
  “是不是不记得爸爸妈妈的样子了?”
  
  朴智旻愣住,想伸手摘耳机,可一碰到耳机边缘就像触电似的,尖锐细密的疼从指尖传遍全身。他猛地缩回手,拼命摇了摇头。
  
  “正常人的生活是怎样的?”
  “每一天都很没有意义吧。”
  “不如死了算了。”
  
  “不是……”朴智旻抓紧了身边的金泰亨的袖子:“怎么办…我的耳机摘不下来…我不想听了…”
  
  “今天是星期几,明天又是星期几?天气如何?”
  “对你来说有什么区别吗,现实从未改变吧?”
  “一无所有,一事无成。”
  “不是你讨厌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排斥你。”
  “你啊,什么都没有,无药可救。”
  
  “啊!!”朴智旻用力捂住双耳,剧烈的刺痛又一次传来:“别说了!金泰亨…金泰亨啊…”慌乱的时候只能盲目求救。
  金泰亨抱住朴智旻,眉心拧出一个“川”字。他听不见朴智旻耳机里说的话,而他自己耳机里的声音,也足够让他绝望了。他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安慰别人,唯一能做的只有拥抱而已。
  
  “放开啊!!!”郑号锡的声音似乎又更近了一些:“放手!!”
  “别听了!”闵玧其也破天荒地大声吼道:“看着我!我他妈让你别听了!!!”
  
  “不能停下了。”金泰亨扶着精神有些恍惚的朴智旻:“先去找他们,人多应该好一些,想办法转移注意力,不要再听耳机里的话了。”
  朴智旻没反应。他的耳机里在说:“你相信他吗?他和你是对立面,他骗过你很多次。”
  
  “智旻啊,跟我说话。”金泰亨晃了晃他的肩:“一直跟我说话,就不会留意到耳机的声音了。”
  朴智旻抬眼,目光错综复杂。
  
  “你以为他真的跟你同年同月同日生?他骗你的,他的生日根本不是那天。”
  
  朴智旻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推开了金泰亨:“你别跟着我了。”
  金泰亨微微一怔。
  朴智旻没给金泰亨反应的时间,话一说完就跑进走廊,随手打开一扇房间门,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地图已经融合,推门关门的距离,没人知道会传送到哪里去。在这里要找人太难了,出路都是随机出现的。
  金泰亨难得失措,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儿去。
  
   
  
  朴智旻走进了一个陌生的房间。
  说是陌生,其实也不。满墙都是相框,相框里全部都是他自己。穿着囚服,表情变幻无常。他想,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还是幸运的,一下子就找到自己的关键信息。
  
  “在游戏里当罪犯的感觉会让你上瘾吗?”
  “犯罪已经习以为常了吧。”
  “这说不定就是你以后在监狱里的日子。”
  “什么样的人所生,你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别挣扎了。”
  
  “闭嘴啊!!!”朴智旻大喊一声,红着眼睛拿起了手边的椅子,狠狠砸在了挂满相框的墙壁上。玻璃应声碎裂,满地的碎片也没能让朴智旻镇定下来,手边能摸到什么就拿什么,想毁掉,全部都毁掉。
  
  “不会有人喜欢你。”
  “别做梦了。”
  
  “有的…”他低声呢喃道。
  有的,只是后来不在了。
  
  
  
  
  闵玧其站在郑号锡面前,突然觉得浑身无力。刚才他还试图想把郑号锡“唤醒”,还能有底气告诉他“不要听”,现在,他什么都不想说。
  郑号锡蜷缩在墙角,狠力撕扯着浅色的发,眼睛瞪得很大,神情痛苦,脸上也看不到那两个小梨涡了。
  “你能不能自己走。”闵玧其到底还是不忍心:“如果走不了……”
  “滚开。”郑号锡连看闵玧其一眼都不愿意,死死瞪着空无一物的前方。
  田柾国恰好在这时推开一扇房间门,喘着气摔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一抬头见面前是两个队友才松一口气:“吓死我了我刚才在那里面看见我……”
  “柾国啊…”郑号锡颤抖着打断他,声音里都是哭腔:“你快去填他的信息吧…快去啊,他是间谍,让他走吧…”
  田柾国看看闵玧其又看看郑号锡:“怎么…我们不是说好不管这个吗?哥你…听见什么了?”
  “让他走吧…让他走啊…”郑号锡侧躺在地上,竭尽全力伸出手也碰不到田柾国:“他的信息你都知道的,求你了柾国啊,救救我吧…”
  “怎么回事啊?!”田柾国凑近了一些抓紧了郑号锡伸过来的手,转头看向闵玧其:“你们刚才怎么了?!说好了我们四个就是一个队,有没有间谍都不分开了,游戏结束后也可以一起……”
  “我后悔了!!”郑号锡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让他滚啊!!”
  闵玧其低头看他,沉声说:“我再问你最后一次,能不能走?”
  “不用你管!”郑号锡没有抬头,只能看见闵玧其干净的鞋尖。看着它转了一个方向,渐行渐远,然后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田柾国回过头来看郑号锡:“你们怎么了…”
  郑号锡摇摇头,情绪怎么都缓不过来。
  “先起来吧。”田柾国扶着郑号锡的胳膊:“我刚才找到几个对面的信息点了,那个队长前ID真的是黄金眼,还有…”他又没把话说完,这次不是有人开口打断,是他发现,郑号锡站不起来。
  “哥…”
  “你走吧。”郑号锡说:“我动不了,别耽误时间了。”
  田柾国怔住:“那你一个人怎么办?不是啊…为什么动不了?”
  郑号锡只回答了他前一个问题:“没关系,你快点赢了这关,我不就没事了?”
  田柾国低头把郑号锡打横抱起:“那先给你找个地方休息,总不能一直躺在走廊里。”
  郑号锡忍住想哭的冲动,努力扯出来一个笑:“还是我们国儿好。”
  
  地图融合唯一的好处是,走到房间门口觉得这一间不满意,重新再开一次门就好。于是郑号锡手握着门把开开关关三次,才随机到一间有沙发的屋子。
  “确定没问题吗?”田柾国俯身让郑号锡在沙发上躺好。
  郑号锡点点头。
  “那我先想办法下楼了?”田柾国说:“尽量快点通关,这一关太难受了,我耳机里的东西简直要把我逼疯!”
  郑号锡沉默了。
  可田柾国刚转过身要出去,郑号锡又猛地坐了起来:“等一下…”
  田柾国回头,投过去一个疑问的目光。
  郑号锡低着头说:“不要…填他的信息…别让他…走了…”
  田柾国莞尔:“我知道。”
  
  关门声响起,郑号锡闭上眼睛躺下。
  房间里一点也不安静,他耳机里的声音喋喋不休。
  
  “你的小其哥哥对你好,是可怜你没朋友。”
  “你的小其学长对你好,是可怜你身体不好。”
  “你的小其老师对你好,是可怜你,是个残废。”
  “你以为他爱你?”
  “他觉得你累赘。”
  “你夺走过他全部的东西,还不允许他恨你吗。”
  
  “不可以…”郑号锡捂住眼睛,把脸埋在掌心里,忍不住痛哭出声。
  
  
  
  金泰亨觉得他快把所有房间都找遍了,连两边的信息点都被他搜出来好几个,可还是没看见朴智旻。他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决定先去找下楼的路,把已知的东西都填上,这一关能早一点结束就早一点结束。
  他顺着走廊一直往下走,不去看两边的房间,哪边畅通无阻就往那边走。走着走着,脚步又停了下来。
  金南俊背对着他愣愣地站着。
  金泰亨望过去,看见他手里好像拿着一本书。
  “队长。”金泰亨喊了一声:“知不知道怎么下去?我找到信息了。”
  金南俊闻声回头,脸色阴沉得可怕:“什么信息?”
  金泰亨顿了一下,如实回答:“我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一个档案袋,里面有一张郑号锡的照片,反面写着郑希望,还有…大逃杀。”
  金南俊沉默了一会儿,恍然道:“那没错了,你记不记得第二关刚开始的时候,对面B.A说了什么?”  
  “记得啊。”金泰亨耸耸肩:“暴露郑号锡的擅长领域呗。”
  “对。”金南俊点点头:“那B.A就是间谍没错了,你下楼填你知道的,我去找间谍的信息。”
  金泰亨欲哭无泪:“我至少要知道怎么下楼吧。”
  金南俊:“顺着走廊一直走,墙上有我做的标记,看见了就走反方向。”他扬了扬手上的玻璃碎片,指了指面前的白墙,墙上有一道不深但显眼的刻痕。
  金泰亨惊愕:“队长你手流血了啊…”
  金南俊:“别浪费时间。”
  金泰亨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也没问他手里拿的是什么书。
  金南俊看起来很痛苦。
  好像每个人都很痛苦,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无暇顾及。
  
  
  金泰亨不得不承认金南俊这个最普通却暴力的方法十分管用,他来来回回走了几次错路,总算绕出了“迷宫”,走到了数条阶梯可通往大厅的地方。
  让金泰亨意外的是,大厅里有两个人。
  田柾国,和朴智旻。
  或许是察觉到有人过来,田柾国和朴智旻双双回头,见是金泰亨,表情各异。
  “你找到我们什么了?”田柾国问。
  金泰亨一看,他正提笔在金硕珍的名字后写:金硕珍,二十一。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确定金硕珍是间谍,试图把他拉进队。
  朴智旻似乎已经写过了。金泰亨看见金南俊的名字后面写了一长串:金南俊,十九,0912,日山,黄金眼,破坏王。
  虽然不知是否正确,但就差一个。
  而金泰亨的编号和ID后面,空空如也。
  朴智旻没有写他的信息,他果然还是不相信金泰亨。
  “没什么…”金泰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刚才没有告诉金南俊,他不止找到了郑号锡的信息,他还找到了朴智旻的。现在朴智旻就在他面前,他有点犹豫要不要去填了。
  田柾国笑了笑:“你是不是不知道最后三个空格应该怎么填?”
  金泰亨点头:“你知道?那透露一下?”
  田柾国:“我们也是猜的,不过挺有把握就是了。告诉你也可以,拿你们队那位间谍哥哥的信息来换。”
  金泰亨无奈:“天地良心,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还知道他二十一岁,我就只知道他的名字。”
  朴智旻无声地勾了勾唇角,带点嘲讽的意味。
  金泰亨无言以对。
  “那抱歉了,你就自己猜吧。”田柾国回头看朴智旻:“哥一起走吧?”
  朴智旻说:“不了,你去吧。”
  田柾国打了个响指,挑了条最近的楼梯上去了。
  金泰亨不得不疑问:“怎么不上去?”
  朴智旻镇定下来的样子和金泰亨印象中那个容易脸红的糯米团子判若两人,他淡淡道:“看看你准备写什么。”
  两面墙的距离很远,金泰亨眼睁睁看着朴智旻一步步靠近,说不紧张是假的,他突然有种手足无措的慌乱感。
  可朴智旻越靠近,眼里的无助就越明显。
  可惜,到最后他也没能走到金泰亨面前。
  
  
  “差点把游戏当做现实,和同学争执的时候竟然举起了刀。什么时候把刀带在身上的?刀从哪里来?差点杀人了?”
  “都做到这份上了,怎么还是没有人记住你啊?”
  “你以为金泰亨喜欢你吗?他觉得你好骗而已。”
  “呀,朴智旻,你真的叫朴智旻吗,谁给你取的名字啊?父母?父母在哪里呢?”
  “真可怜。”
  
  
  “写啊。”朴智旻站在大厅中央,没有再靠近一步:“不是找到信息了吗?游戏时间只有六个小时,你不写,就输定了。”
  金泰亨不觉得他哪里说错了。一共七个空格,最后面三个要写什么,金泰亨完全搞不明白,而对面掌握的东西远比他们队要多。
  “输了就输了吧,游戏而已。”金泰亨往朴智旻的方向走:“之前在房间里,你说等游戏结束,后面呢?你那时想跟我说什么?”
  “我忘了。”
  
  
  
  

评论 ( 22 )
热度 ( 124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