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死亡游戏》vmin「13」噩梦城堡


  朴智旻几乎是落荒而逃。他怕再多看金泰亨一眼,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坚强就会轰然倒塌。
  他想不到理由。不论系统说的信息是真是假,让金泰亨重复念一遍而已,为什么拒绝?开口说几句话,不痛不痒,为什么拒绝?难以理解。
  果然还是太奇怪了。
  仔细回忆一次,从头到尾都太奇怪了。
  都不过是初识的普通玩家而已,来自不同的地方,擅长不同的游戏,一时兴起参与个公测竟然会拥抱,会亲吻,会因为欺骗愤怒到开枪,又因为“杀了他”而瞳孔骤缩,手足无措。
  游戏而已。玩出真感情?他从来都不信。
  所以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朴智旻用力扯着领口,烦躁不安的情绪传满了每一处感官。
  胸口处像爬进去了千百只蠕虫,它们黏腻柔软无杀伤力,同时往不同的方向缓慢爬行,不适感穿透皮囊,想咳嗽,想呐喊,百爪挠心。
  朴智旻紧紧皱着眉,一拳砸在墙上,骨节发出脆响。“冷静啊朴智旻…”他喃喃道:“冷静下来好吗…”
  
  
  “智旻啊!”金泰亨的声音从走廊另一头传来。
  朴智旻懊恼地闷哼一声。果然不能在走廊里停留太久,太容易被金泰亨找到,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见到金泰亨。
  朴智旻手指微微颤抖着打开距离最近的一扇房间门,迅速走了进去,猛地关上,瞪着陌生的空气,背靠着冰冷的门。
  可没想到房间里竟然是有人的。
  朴智旻站着不动,盯着那个蜷缩在墙角阴影里一动不动的身影,努力收拾好自己的情绪。
  “悸动”的感觉太陌生,他深口气,把压抑和无措尽数排出体外,端住一副虚伪的从容模样,心中兵荒马乱。
  “不是…不是…”郑号锡坐在角落里,靠着白墙,阴影中黑白对比都变得浅淡。他仰着头,后脑一下一下地磕在墙上,眼神似乎空洞得过了头,嘴里含糊不清地重复念着:“不是…不是…”
  “号锡哥?”朴智旻蹲在郑号锡面前。郑号锡的情绪看起来太糟糕,且不谈田柾国说郑号锡和闵玧其吵架一事,光是系统通知闵玧其被划分进Red,都足够让郑号锡难受。朴智旻不太会安慰人,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郑号锡的这种“暴力”自残行为,只好伸出一只手垫在郑号锡脑后,问了一句明知故问的废话:“哥你还好吗?”
  郑号锡没有半点反应,双目无神,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的薄唇一张一合:“不是…”
  郑号锡的手太凉了,朴智旻凑近了一些,轻轻抱着他:“哥,我是智旻,你到底怎么了…”
  到底听见了什么…
  人太冷的时候,一靠近温热的物体,就会下意识靠他更紧。郑号锡往朴智旻怀里缩了缩,总算不往墙上撞了。
  朴智旻暗自松了一口气:“哥,刚才泰…金泰亨说,耳机里的声音,其实都是自己自以为的东西,那是你埋藏在心底深处的想法,不是现实,陷入太深会出现幻觉,否定它就会没事。”
  郑号锡无动于衷。
  朴智旻放在他脑后的那只手不小心触碰到他浅色发下嗑到破皮红肿的地方,他疼到无声瑟缩。
  朴智旻暗暗心惊,这已经不像是普通吵架该有的反应了,他忍不住试探性地问:“哥…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你看到什么了?玧其哥吗?”
  刚才还看似毫无意识的郑号锡,在听见“玧其”两个字的一瞬间猛地挣脱开朴智旻的怀抱,双眼发红,表情愤恨,犹如困兽。
  “哥?”朴智旻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了:“没事的,那是幻觉,不是真的玧……”
  “你说谁?!”郑号锡沙哑着嗓子嘶喊道:“你为什么要说他的名字?!是不是他让你来的?是不是他让你们一个个都过来!过来看我这个样子,过来看我像个废物,是不是他?!”
  “不是啊!”朴智旻察觉到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哥,我不提他了,我不提了,我们队的信息已经全部填好了,对面只差八个空格,我们去把他们找齐,然后快点出去,好吗?我们一起走。”
  “走?!”郑号锡狠狠瞪着朴智旻:“你凭什么来嘲讽我?!”
  朴智旻根本听不懂郑号锡的意思:“哥我嘲讽你什么了?你不想快点出去吗?”
  
  
  “我靠!”金泰亨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他没有关上门,大步跨了进来,眉头紧皱,看起来很生气:“我都叫你了你稍微等我一下行不行?知不知道进房间了很难找?!你这…”话说到一半,看见神情反常的郑号锡,语调都转了个弯:“你这…什么情况?”
  朴智旻这时候也没空跟金泰亨计较刚才的事情了,满心的蠕虫死了个透,兵荒马乱也只剩一片狼藉。郑号锡的反应带给他的刺激太大,他没心思再去处理自己的那份感情:“号锡哥应该是出现幻觉了,除了他和…除了他们自己,没人知道他们的经历,我不知道号锡哥听见看见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但是…怎么才能安全退出这个游戏?我玩不下去了,大家也玩不下去了。”
  金泰亨低垂着眼睑,站在朴智旻身边,指尖绕着他的粉发,柔软,但是太凉了:“我不知道。”
  朴智旻抬起头,金泰亨的手指还没挪开,猝不及防,一下落在了朴智旻嘴唇上。朴智旻也没顾得上介意,他别过脸去,问:“你知道这六个小时还剩多久吗?”
  按理来说,系统听得见每个人说的话,一般有人问这种问题它都会公开回答,然而这次,它沉默无声。
  金泰亨没什么时间观念,这个问题他真的答不上来,只好摇头。
  朴智旻也不像是真的要等金泰亨回答的样子,金泰亨摇头,他就没再问,转头继续看向郑号锡,柔声说:“哥,游戏交给我们吧,你先下楼,在楼下等我们,在房间里…太容易不见了。”
  郑号锡的情绪又一次濒临崩溃,可是已经没有再大声嘶喊的力气了,他扯出一个近乎扭曲的笑,越笑越夸张:“我下楼?我怎么下楼?走下去吗?你不就是故意来讽刺我站不起来?你做到了,好笑吗?”
  朴智旻和金泰亨对视一眼,彻底怔住。
  朴智旻半晌都呆愣着没反应过来,倒是金泰亨俯下身干咳两声,说:“不管怎样,还是先下楼,他一个人在楼上不行,天知道系统会不会又玩新花样。”楼下还是安全点,想失踪都难。
  朴智旻点点头,拉过郑号锡的胳膊。
  “我来吧。”金泰亨上前一步抱起郑号锡,对朴智旻抬了抬下巴:“你带路。”
  关键时刻朴智旻也不好和金泰亨争辩什么,应了声“嗯”就照做。
  
  
  出了房间,朴智旻就看见了闵玧其。闵玧其背对着他们,似乎也在找下楼的路。朴智旻回头和金泰亨对视一眼,金泰亨轻轻摇了摇头:“走吧,没事。”
  朴智旻就走在前面,往闵玧其相反的方向,顺着金南俊的标记找下楼的路。
  大概是朴智旻下楼的次数更多,他找到楼梯口的时候向下望了一眼,并没有看到闵玧其。
  “可是楼下连个沙发也没有…”朴智旻回头看了一眼郑号锡。郑号锡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看起来疲惫极了。
  金泰亨迟疑着问:“你觉得…城堡外面…是什么样子?门一直是开的,我们能…出去吗?”
  “你还是别尝试了。”闵玧其总算找到出路:“万一系统给你强退,你想哭都来不及。”
  郑号锡一听见闵玧其的声音立即睁开眼睛,眼里的慌乱被金泰亨捕捉到,金泰亨怕他又会情绪失控,连忙低声说了一句:“你别动。”
  朴智旻也有些紧张地看着闵玧其。
  但闵玧其并没有过来。他率先下了楼,在Red的墙壁下站着,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在问他们:“我现在的编号是什么?Red.D?那我是不是不能填这边的信息点了?”
  朴智旻隐约觉得闵玧其的情绪也很不对,他甚至没有多看郑号锡一眼。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反常了。
  闵玧其转过头来看楼梯上的朴智旻:“那你来填吧,我看到Red队长的信息是…”话到这里,没有再继续,他抱头蹲下,然后倒了下去,呼吸声沉重,且急促。
  是人在害怕到极致时难以自制的生理反应。
  
  系统:“违规行为,严重警告。”
  
  朴智旻连忙跑下楼。
  系统是怎么“警告”人的,朴智旻感受过一次,他最为清楚。尚且不知道闵玧其的梦是什么,但看他的反应,比朴智旻要痛苦得多。
  “玧其哥。”朴智旻走过去拍了拍闵玧其的肩:“别听了,你跟我说说话吧…转移注意力,别把自己困住了。”
  “我没有病…”
  朴智旻手边的动作一顿:“什…么?”
  闵玧其抓紧了朴智旻的手臂,仓皇失措:“我没有病…我真的没有,我不做检查…我没有…”
  朴智旻还没彻底明白闵玧其到底是出现幻觉还是在跟他说话,金泰亨怀里的郑号锡就先受不了了,想来他了解闵玧其的故事,听不得这些话,可是没有力气挣扎了,只能扯着金泰亨的衣服,无力地呜咽着。
  闵玧其听见郑号锡的声音,好像也越发痛苦了,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只剩压抑在嗓子眼里尘封多年的哭喊闷声流露。
  金泰亨是彻底不敢让他们靠近了。他转过身后退两步,把郑号锡放在厚厚的地摊上,背靠着墙。
  这里是楼梯口,怎么也比在房间里好找,而且有地摊,比楼下要暖。说来也够新奇,这个游戏竟然能有冷暖感官,郑号锡的手凉到几乎没有温度。
  金泰亨叹口气,把他的外套脱下来披在郑号锡身上,反复叮嘱他说:“你可千万别动,在这儿等游戏结束,我们速战速决,再来带你走。”
  
  
  他刚一起身,正要下楼,朴智旻就从楼下上来了。
  “别在这儿问。”朴智旻看出金泰亨的意思,给他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一起走进了走廊深处。
  确定郑号锡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了,金泰亨才问:“那个…怎么样了?你们大哥。”
  “不是我们大哥了。”朴智旻说着又笑了笑:“也无所谓是不是。他…不太好,但是我无能为力,我既看不见他的幻觉,也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你也清楚,这种事情根本帮不上忙,只能靠他自己走出来了。”
  金泰亨不是不认可,只是朴智旻好像一瞬间“成熟”了很多,理智得有些陌生,和他印象中的朴智旻判若两人。
  他小心翼翼地问:“你现在…还生我的气吗?”
  朴智旻被问得愣了一下,继而摇摇头:“想通了,不了。”
  金泰亨:“我不知道你的耳机里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那些…你还是不要相信的好,系统无缘无故把答案都告诉你?那它岂不是需要被严重警告?”
  朴智旻笑了笑:“你还指望系统能给自己做个什么噩梦?”
  金泰亨:“这游戏这辈子都没人玩的梦,怎么样?”
  朴智旻:“不要只是梦吧,成为现实才好。”
  金泰亨:“…嗯。”
  “其实…”朴智旻咬了咬唇,好像在思考措辞,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我刚刚在想,把你那四个信息点填上去,后面三个瞎编一下试试看,毕竟没有人填错过,也不知道系统会不会把正确的留下,错误的删掉,可是后来再一想,算了,我不想再跟你猜忌下去了。”
  金泰亨试着去牵朴智旻的手,朴智旻没有甩开。
  “游戏最开始的时候不是很好吗…”朴智旻的声音有一丝哽咽:“大家明明都很开心的,怎么到了后面,就越来越…”
  金泰亨揉了揉朴智旻的掌心:“第一关,地图随机,关卡无名,初来乍到,充满好奇,自然开心,第二关,绝望都市,于是我们顺应关卡,开始绝望,现在,噩梦城堡,我们的确存在于噩梦中,这一切都太真实了。我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但照这个游戏的名字,出不去都…有可能。”
  朴智旻呼吸一滞。
  “你现在还是什么都听不见吗?”金泰亨突然问。
  朴智旻诧异:“你不说…我都忘了…”
  金泰亨笑道:“说明你的梦醒了,真好。”
  朴智旻问:“那你的梦醒了吗?”
  金泰亨说:“我没有梦。”
  朴智旻讶异:“没有…梦?”
  “别问啦,不重要。”金泰亨转过身来凑近朴智旻,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朴智旻的鼻尖:“这个游戏真的很可怕,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所以…在出去之前,陪在我身边好吗?”
  
  游戏。
  游戏而已。
  猜忌有何用。
  朴智旻轻轻点头。
  
  好啊。
  
  这一关,把他们所有人拆得太散了,连最亲密无间的郑号锡和闵玧其都可以被挑拨成这个样子。人性与感情果然经不起考验,轻而易举就能破坏。
  那干脆,就不要了。
  感情投入得太深才会无法自拔,彼此之间有羁绊才会被刻意破坏。
  
  既然如此,那好啊。
  陪伴而已,不怀疑猜忌,也不给你真感情。
  结束之前,短暂陪伴而已。
  
  没什么不好。
  做得到。

评论 ( 34 )
热度 ( 129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