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死亡游戏》vmin「18」悲惨世界


  
  
  雨后没有天晴,也没有彩虹,偌大苍穹又陷入死寂的灰,乌云也消失殆尽。
  
  
  金泰亨和朴智旻没有再分头行动,遇见任何“人”都直接开枪,尽可能地扫除所有障碍,让视线归于“宁静”。
  金泰亨到底没敢直接告诉朴智旻他也有分辨能力,也没告诉朴智旻现在游戏内还剩几个“活人”。等他们找到金硕珍,一切就该了然了。金泰亨只能在心里祈祷朴智旻能不顾一切相信他。
  
  被雨水冲刷过的土地很软,走一步,鞋底就微微陷下去一点,再抬起来,鞋边都是污泥。金泰亨一路上都在皱眉,时不时低头看一眼地面。朴智旻好像不太在意环境,见金泰亨苦恼,还不动声色地给他挑着路走。
  金泰亨一只手把枪扛在肩头,另一只手揽着朴智旻的腰,两个人贴得很近。大概是不适应沉默,金泰亨放在朴智旻腰间的手指动了动,随口问道:“智旻,等出去之后,你还玩游戏吗?”
  朴智旻:“不了吧…”
  金泰亨:“你自己擅长的也不玩了?”
  朴智旻:“什么游戏都不想玩了…”
  金泰亨笑起来:“那无聊的时候,打算去做什么?”
  朴智旻的语气似乎很理所当然:“不能去找你玩吗?”
  金泰亨一怔,随即又重新笑出来:“玩什么?你不是只会玩游戏?”
  朴智旻低着头,从金泰亨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把他发红的耳朵看得清清楚楚:“我是只会玩游戏…但是,跟你一起的话,坐着也行,散步也行,反正…不无聊,我还可以带你去釜山逛一逛,有风景很好的地方…”
  金泰亨把手抬起来,勾着朴智旻的脖子,侧过头用鼻尖蹭了蹭朴智旻的耳垂:“呀,什么时候学会说这种话的,刚见到你的时候还是个小朋友呢,这才过去多久。”
  “是你自己一直把我当傻子…”朴智旻虽然脸红红的,但脸上却没什么笑容:“可是怎么会这样呢…这个游戏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制作的,我不能理解啊…有人玩得开心吗?”
  金泰亨摇头:“我们来猜猜第五关会是什么吧?”
  朴智旻:“按照我们的打算,不出意外就是…只剩我们两个,会像…玧其哥和号锡哥那样吗?我不想猜了…”
  金泰亨:“其实……”后面的话金泰亨没能说完,他和朴智旻对视一眼,纷纷错愕。
  刚才突然有一声嘶喊打破短暂的宁静,那是金硕珍的声音,他的喉咙像被撕裂开,无法抑制地剧烈颤抖着,绝望与仓皇顷刻间争相涌出,濒临崩溃。好在听起来距离并不远,金泰亨和朴智旻顺着声音的源头飞速跑去,翻过几个人高的石堆,总算见到他。
  
  
  金硕珍跪在血雨交汇的泥泞地面,身前是田柾国,身后是金南俊。他们安静地躺着,无心跳,无脉搏,无呼吸,半睁着眼睛,微微张着嘴,唇间衔着未说完的话。
  金硕珍抱着头,撕扯着未干的发,喉间发出沙哑的呜咽。
  只是,金南俊和田柾国身上大片殷红的血早就干涸了,红中泛着些微黑色,按理来说,死亡时间比郑号锡要早。金泰亨微微蹙眉,那为什么金硕珍现在才……
  朴智旻没有考虑那么多,他匆忙上前,看了看金南俊,又看了看田柾国,最后把目光停留在金硕珍身上。他抿了抿唇,不知道怎么安慰才好。
  谁都知道这是游戏,没有人敢把无间地狱当作现实。可“最后一次”,一出手,还是会觉得自己像魔鬼。
  杀人了。
  这感觉不好受。愧疚与心疼像一块巨大的石头,从万丈高空跌落直下,有预兆地重重砸在头顶。明知道也躲不掉,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哥,没事。”金泰亨上前,俯身揽住金硕珍的肩:“没事啊,你送他们出去而已,他们可以离开了,可以回家了,可以安心地大吃大喝睡个好觉了,哭什么呢,这是好事,你在帮他们。”
  道理谁都知道,真正实践起来又不是那么回事了。朴智旻理解这种感觉,他到现在一闭上眼,脑海中都还是郑号锡微笑着浑身是血的画面,所以他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善良”一次而已,结局未免太痛苦。
  金硕珍原本还在极力忍耐,一有人出来给他力量,眼泪就怎么都止不住了。他喘着气,呼吸难以平静,声音越发哽咽:“南俊不是我杀的…是柾国,他们就在我的面前…就在我面前…”
  金泰亨一下一下地拍着金硕珍的背:“没事啊…没事。”
  “南俊没有武器…柾国只有一把匕首,南俊就…就抓着柾国的手…划破了自己的喉咙。”金硕珍根本不敢回头看,金南俊喉间的疮口太狰狞,死亡时瞪大了眼睛,想说告别的话都没有机会,只能竭尽全力动了动唇,无声地说“再见”。
  “我…我知道他们是真的…我能认出来…所以柾国看见我的反应,就问我……”
  ……
  金南俊用嘴型无声地说了一句“再见”,刀刃划破皮肤,割开咽喉,灼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洒了田柾国满脸。他重重倒在地上,伤口裂出一道骇人的口子,血流不止,可以想象他抓着田柾国的手腕时用了多大的力气。
  田柾国原本是可以挣脱的,但他根本没想到金南俊要做什么,更没想到金南俊是“最后一次”,没想到他会流那么多的血,没想到他会疼痛到倒下之后都手指痉挛,没想到他到死都没能瞑目。
  到底有多疼,谁都不敢想。
  田柾国快要崩溃了,他低头看着金南俊脖颈间的鲜红,和手里沾满同色鲜红的匕首,胸口处隐隐能察觉到跳动的心脏仿佛被万人凌迟。
  十六岁,到底还是太年轻,不该是面对生离体会死别的年纪。
  他怔怔站在原地,直到发现满脸错愕的金硕珍。
  田柾国那时脑海中只有四个字:我是罪人。
  罪人应该得到制裁。
  
  
  金硕珍或许是发现了田柾国的惊慌,他上前来揉着田柾国的头发,对他说:“没关系,没关系,你只是送他离开,南俊一定会感谢你的。”
  这样的话,说来说去,都是那么几句。
  有什么用。
  田柾国望向金硕珍,拿开他安慰自己的手,放在掌心牢牢攥紧。
  “硕珍哥,你是真的硕珍哥吗?”田柾国的目光里有了一丝希冀:“硕珍哥,你有分辨能力,所以能认出我,所以知道这个是真的我,对吗?硕珍哥…帮帮我吧…帮帮我…”
  金硕珍一时没明白田柾国的意思,任凭他握紧自己的手:“柾国啊,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田柾国只是重复着:“硕珍哥,硕珍哥你帮帮我吧…哥…哥我求你了…”
  金硕珍不敢看那双发红湿润的眼,他深吸口气,问:“你想要我…怎么帮你?”
  田柾国没有说话。他把匕首顺势推进金硕珍手里,趁金硕珍低着头还未反应过来,抓紧他的手,狠力把匕首深深扎进自己身体里。
  金硕珍大喊他的名字,田柾国又把匕首拔出,鲜血落了满地。
  “还不够。”他说。
  他又攥着金硕珍止不住发颤的手,把匕首再次送进自己身体里,一下,又一下。
  金硕珍力气不及田柾国大,根本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哭喊着,恳求着。
  田柾国的动作毫无章法,并不是每一刀都对准了要害。
  他紧紧抿着唇,盯着金硕珍的眼睛。直到,丧失全部力气,连再把匕首抽出的力气也无,才终于笑出来。他想对金硕珍说“谢谢”,嘴里却涌出一大口鲜血,把他要说的话全都淹没了。他直直倒下,匕首从身体中脱出,金硕珍垂下手,过了很久才想到松开,距离太近,落地无声。
  金南俊,田柾国…
  金南俊,田柾国…
  匕首,满目猩红…
  金硕珍快要疯了。
  他跌跌撞撞地跑开,连哭喊都忘了,没有方向,漫无目的,放弃所有抵抗,一路“刻意”死亡无数次。
  明明他也只剩“最后一次”了,怎么偏偏要眼睁睁看着别人去死,怎么偏偏死在自己面前,死在自己手里。
  匕首很难致命。
  很疼吧…疼到难以呼吸吧…
  他疯狂地跑着,遇见的所有杀死他的人,都是“尸体”。他似乎想在无数次无效死亡中赎罪,死一次,再死一次,或许心里就会好受一点。
  可没想到,复活点随机传送,竟然那么刚好,把他传送到金南俊和田柾国身边。
  忘不掉了。
  彻底无法逃开了。
  死再多次,也还是痛恨自己。
  
  杀人了…
  杀人了。
  
  
  “杀了我吧…”金硕珍跪在朴智旻面前,哭泣声都是沙哑的:“智旻啊…杀了我吧…”
  朴智旻伸手抚过田柾国的眼睛,然后抬头问:“硕珍哥,你是最后一次了吗?”
  金硕珍点头。
  朴智旻:“我不敢啊…”已经经历过一次了,他不想再承受了。
  “我来。”金泰亨说。
  金硕珍却连连摇头:“放过我吧…让我出去吧…尸体杀人不计数的,我求你了,智旻…”
  朴智旻瞪大了眼睛盯着金泰亨,想举枪,又犹豫。
  金泰亨对朴智旻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抬起自己手里的枪,对准金硕珍:“哥,你信我,我不是假的,我送你出去。”
  金硕珍显然不信,不停地摇着头。可是他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身心俱惫。
  朴智旻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在信任与怀疑之间犹豫不决。金硕珍的分辨能力所有人都知道,他说金泰亨是假的,那么…要么他说得没错,要么金硕珍本身才是假的。可如果金硕珍是假的,看见两具尸体不至于崩溃。
  朴智旻脑子里乱成一锅粥,快炸开了。
  金泰亨替金硕珍把凌乱的发抚平,柔声说:“哥,你之前说,你进入游戏的时候是自己在家,现在出去,没有人照顾你,应该会很辛苦吧。不要急着睡,先好好吃饭,也不要再去想游戏里的事情,就当睡了一觉,做了个梦,醒来之后,生活还是原来的样子。”
  好像很动听的样子。金硕珍低着头勾了勾唇角,可惜只有他自己知道,生活原来的样子,也很糟糕。
  为了逃避现实,躲进游戏里,没想到最后要为了逃避游戏,把现实当作天堂。
  太讽刺了。
  
  
  “哥。”金泰亨也跪下来,单手揽着金硕珍,另一只手,举枪,对准了金硕珍的太阳穴:“认识你很开心,希望你出去之后…能好好活着。再见。”话音落下,枪声响起,金泰亨闭上眼睛,抱着金硕珍的手止不住颤抖,朴智旻过来握紧也没有用。
  
  
  系统:“恭喜玩家Jimin,V第四关游戏胜利,顺利进入第五关,游戏准备三分钟,倒计时开始。”
  
  
  金泰亨怔住:“这…是早就决定好了的?”他把金硕珍轻轻放下,挪开目光,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双腿还在发软,他只好靠朴智旻更近一点。
  “我们不是约好先想办法送大家离开,然后我们两个进第五关吗…”朴智旻没太明白金泰亨的意思:“这不是…做到了吗?”
  金泰亨摇头:“看得出来,南俊哥和柾国的死亡时间,是比号锡哥早的。硕…硕珍哥刚才也说,他到现在才有那么剧烈的反应,是因为系统把他传送回了这里,他实在受不了了才…”
  朴智旻:“对,所以呢?这表示什么?”
  金泰亨惶恐道:“你是倒数第二个进入游戏的,所以不知道前面几个人进来的顺序。”
  朴智旻隐约猜到了金泰亨要说什么,但他总算忍不住把不解问出口:“可你是最后一个进来的,难道前面的顺序…你知道?”
  金泰亨也不回避,直言道:“对,我知道。玧其哥,南俊哥,柾国,号锡哥,硕珍哥,然后是你,最后是我。”
  朴智旻眉心紧皱:“你为什么会知道?你明明在我后面,我只听见系统提示我和你进入游戏,前面几个人的提示我听不见。那时候我们还没有进来,你怎么可能听见?”
  金泰亨淡淡道:“没进来的话,是听不见,可如果一开始就在游戏里,那就不一样了…”
  朴智旻彻底愣住。他不是没有怀疑过金泰亨,但也仅仅是有过“怀疑”的感觉罢了,至于该怀疑什么,怎么去怀疑,他还没顾得上考虑,现在听金泰亨这么说,他才恍然大悟。
  可系统没给他足够酝酿情绪的时间,三分钟过去,金泰亨在眼前消失。随金泰亨一起消失的还有满地“真真假假”的尸体,以及远处“浩浩荡荡”的尸群。地面仍是泥泞的,血腥气贯穿鼻腔,可是环顾四周,空无一人。
  系统暂时没有任何通知,大约又是在给他们“熟悉环境”的时间。
  朴智旻觉得讽刺。地图除了消失了所有傀儡,和已离开游戏的玩家,其余的一成不变,有什么好熟悉的。他想,他必须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金泰亨。有太多想问的事情了,求知欲几乎把他吞没。但放眼望去,荒芜路面上仅有雨血在缓缓凝固,渗入土地中,沦为肮脏的红。
  
  
  金泰亨也很着急。他被系统传送到像是地图尽头的地方,身后是一片虚无,他连忙往地图内踏进几步,怕一不留神堕入混沌中,不知归路。
  “这是不是早就预谋好的?”他又一次与系统对话。
  系统不受他管制,他也不受系统管制。按理来说,金泰亨算是单独的个体,只是,“游戏规则”可以约束他,就像其他玩家与进入游戏时一模一样的诡异的离开顺序。
  系统没有回响。
  金泰亨自顾自道:“所谓尸体杀人无效,是假的吧。”
  “为了让他们按照原来的顺序出去,有些人尽管是被尸体杀的,你也在他们耳边提示死亡次数,让他们误以为杀人的是真实玩家吧。”
  “你一开始就笃定了我在这一关一定会留到最后,所以顺便给我个分辨能力?就算不给,我被尸体杀,被玩家杀,你都不会在我耳边提示死亡次数,对吧?好让我以为,杀我的都是尸体。”
  “这无聊的恶趣味有意思吗?”
  “我身后这片黑,是什么?”
  系统总算给予他回答:“跳出去,即可离开游戏。”
  金泰亨笑了笑:“只有一个人能走,是吗?”
  系统:“正确。”
  金泰亨:“那好办啊,你直接把朴智旻传送出去吧,我留下。”
  系统:“不可。”
  金泰亨忍无可忍:“把他骗到这里再推出去还不简单?这一关根本没有意义。”
  系统:“姓名-金泰亨,临时ID-V,已不是游戏玩家。”
  金泰亨的声音顿时没了底气:“不是游戏玩家了又怎么样?”
  系统:“系统警告,Non-Player Character,代号1230,若执意为之,后果自负。”
  金泰亨冷笑一声:“那你违反游戏规则的时候,怎么没被销毁啊?!你跟我的任务是一样的吧?趁早结束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你凭什么在朴智旻耳机里告诉他我的真实信息?凭什么叫他让我重复?”
  系统:“推进游戏发展。”
  金泰亨:推进个屁!
  金泰亨心里清楚得很,他要是跟着朴智旻重复念一遍1230,游戏就提前结束了。所有人都能离开游戏,而朴智旻将代替金泰亨留在这里,成为所谓的NPC,就像金泰亨现在一样。
  游戏内是自由的,但不是玩家了。
  可不是玩家,何来自由。

评论 ( 11 )
热度 ( 96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