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未亡而终》sope「C1」死亡游戏·续

死亡游戏番外一·糖锡篇|没看过游戏篇的可以当作小短篇。
【1.时间背景是2030年,既然是未来了,那多少带点科幻,一些迷一样的伪劣高科技别太在意,不影响剧情就行。2.所有人的年龄设定变了,但年龄差不变。】
_____________________
    
  
  
  1.
  「其实年少的感情比成熟后要纯粹得多。爱了就是爱了,不顾一切也要爱到底,受再多伤也无所畏惧。不念过往,不计后果,不在乎利益,不远望将来,爱在当下。
  且,这是一个和平的年代。
  不该无条件继承上一代的爱恨。」
  
 
  A.
  闵玧其把游戏设备从疲惫的眼睛上摘下,一把扯开乱七八糟交缠着贴在太阳穴和胸口的Data cable。它们看起来有点像心电图连接线,比那稍微细一些,贴着皮肤的地方是一个小方片,用来窥探他们内心深处的秘密。
  闵玧其神情紧张地环顾四周。
  灯光昏暗的房间,紧闭的门,半开的窗帘,正在休眠的电脑屏幕,手边凉透的白开水。他重重地舒出一口气。还好,回到了最初的地方,这里是他的房间,一切都是熟悉的模样。
  高度紧绷的精神刚一松懈下来,各处感官就开始争相叫嚣。饥饿、困倦、口干舌燥、关节酸痛,一瞬间加倍放大。闵玧其恨不得立即钻进被窝里,在睡梦中大吃大喝补充体力。然而现实很残酷,即使在高科技纵横发达的时代,也没有哪位不得了的科学家成功发明出能让人在梦里吃饱喝足的逆天机器。
  所以,闵玧其很难过。
  
  他在死亡游戏的第四关可以说是相当急切。最开始他还想着拼一拼,好歹一“进场”就捡了把枪,不用白不用,可用着用着,他竟然拿了郑号锡一个人头分。拿谁的他都无所谓,拿郑号锡的, 他就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于是被传送到复活点之后,一遇见除郑号锡以外的有武器的人,他就像那群有攻击性的“尸体”一样,空手冲上前,恨不得一口吞了弹匣。这种行为说好听了,是敢于自我牺牲,说难听了,是自寻死路,再直白一点,就是自杀。
  于是,闵玧其在他自己也没机会知道的情况下,成为了最早离开游戏的人。
  这一切当然是有目的的。他想在郑号锡退出游戏之前赶到医院去,好让郑号锡一摘下眼镜就能见到他。然而残酷的现实不允许闵玧其这么做,他再不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就这么坐到郑号锡面前去的话,等会儿在他哈欠连天的同时,肠胃一定会演奏一段交响曲,那郑号锡能笑他一年。
  闵玧其伸了个懒腰,用力捶了捶腿,撑着桌面从电脑椅上坐起来。说起来他也很佩服自己,事先想到过这个游戏可能会花费很长时间,结果还是固执地没有躺下玩,导致现在一站起来,腿就控制不住地抽筋。
  
  闵玧其扶着墙缓步挪出了房间,满怀期待地走到厨房,一打开冰箱,竟然是空的。他心里一痛,额头靠在冰箱上,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hope啊。”
  过了一会儿,一个高至闵玧其膝盖的小机器人就亮着光滑到了他脚边。
  闵玧其:“给我叫个外卖,要最近最快的。”
  HOPE:“收到指令,正在执行。”
  闵玧其:“再联系一下医院,让护工准备一下号锡的饭菜,记得营养均衡,不要有他不爱吃的。还有让护工有话好说,别动号锡的游戏设备,这次不能强退,要出事的。啊啊还有,告诉他今天别推号锡出去晃悠了。然后给我叫辆出租车,十分钟后开到小区外面就行,不用进来。”
  HOPE:“您今天话好多。”
  闵玧其:“给我倒杯水,渴死了。”
  HOPE:“嗓音迷人。”
  闵玧其:“……”
  闵玧其:“等会儿带你去看号锡吗?”
  HOPE:“我在家里等你们。”
  闵玧其:“你还挺聪明。”知道加个“们”字。
  他端着小机器人Hope递过来的水,刚湿润嘴唇,门铃就响了。Hope不用他提醒,主动去把外卖捧了进来。
  闵玧其有点嫌弃地瞥了一眼。速度是够快了,质量真不怎么样,跟群众演员的工作餐似的。不过现在不是计较食物的时候,闵玧其三两口扒拉干净,说了声“记得收拾一下啊”,就跑到水池边动作十分粗犷地冲了把脸,然后飞快出了门。
  
  
  
  B.
  闵玧其家里离医院并不算远,出租车过去七八分钟就能到。
  
  坐在车里的时候还没感觉,一到医院楼下,闵玧其就紧张得手心直冒冷汗,就差走路顺拐了。他深呼吸,努力保持镇定,大步跨进医院,按下电梯楼层,看它一路畅通无阻地往上升。
  紧张更甚。
  
  他在游戏里对郑号锡有过很残忍的举动,也在郑号锡最无助的时候选择转身走。他不知道郑号锡再见到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最好多点恨吧,闵玧其想,至少要让他的冷眼旁观付出代价。那样撕心裂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
  
  
  郑号锡住在vip病房,走廊里寂静无声。
  闵玧其把脚步放得很轻,一边走一边想等会儿见到郑号锡该说什么。他们在游戏里经历了太多,平时隐藏起来的情绪与爱恨通通暴露在干燥空气里,收也收不回去。
  道歉吧。闵玧其想,先道歉,告诉他自己为什么离开,再告诉他长久以来从未改变的爱。到时候郑号锡原谅也好,埋怨也罢,一定要告诉他,这次再也不会丢下他。还有,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带他回家。
  
  走着走着,闵玧其突然听见了郑号锡的声音,从走廊尽头的病房里,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一起传来。
  已经出游戏了?闵玧其有些丧气地抿抿唇。看来还是来晚了,郑号锡一睁眼,见到的大概是空空荡荡的病房吧。
  闵玧其不禁加快了步伐。
  
  
  “别动我!!”郑号锡的嗓子微微沙哑,应该是太久没喝水的缘故。
  闵玧其把手放上门把,正要推开,就听见护工说了一句:“是闵先生让我现在来的,您好歹…”
  “再提他就给我滚出去!!”
  “不提不提,我先扶您起来…”
  
  闵玧其恍然,原来刚才那个声音,是郑号锡从床上摔下来了。
  会很疼吧。
  
  “出去!!”郑号锡扯着嗓子大喊道:“用不着你可怜我!你凭什么来可怜我?!”
  护工开始不耐烦了:“您不吃就不吃,我拿走就是了,不用说这种话来膈应我,这时候也没别人能来照顾您,我劝您啊,还是善良点吧。”
  “滚出去啊!!”
  
  闵玧其实在听不下去了,推门进了病房。护工正蹲在地上收拾被郑号锡掀翻的食物,而郑号锡趴在地上,把脸埋进臂弯里,看不见他的情绪。
  护工听见声音,一抬头见是闵玧其,神色尴尬地又把头低下了,安静地收拾干净了才站起来。
  闵玧其道:“你先走吧,我照顾他。”
  护工一声不响地从他身边走过,轻轻带上了门。
  
  病房里只剩闵玧其和郑号锡两个人。
  郑号锡在听见闵玧其声音的一瞬间就浑身僵硬,满脑子只剩三个字:怎么办。
  闵玧其来了。
  该怎么办。
  
  
  
  C.
  这是郑号锡住院的第八个月。
  闵玧其隔三差五就会问他要不要回家,他每次都说不。闵玧其在他面前的态度从来不是强硬的,他说不,那就由着他去,大不了,多问几次。
  
  郑号锡住院的原因,是他八个月前从家里的楼梯上摔下去了,受伤不严重,仅是破皮红肿的程度,但他从那之后,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医生说这是心理因素导致。郑号锡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就应该如此。物理治疗对他来说毫无作用,闵玧其又不愿意让他接受心理治疗。要把以前的伤痛全都挖出来过一遍,太痛苦了,郑号锡不能再承受更多的痛苦了。
  也因如此,郑号锡的性格在一夜间完全转变。从前安静内敛,后来暴躁狂妄。尤其在闵玧其面前,他敏感多疑,且喜怒无常,怕闵玧其会因为他站不起来就离开他,又怕闵玧其会嫌他麻烦所以从来不敢回家。
  他说什么,闵玧其就答应什么。
  
  八个月来,闵玧其并没有每天去看他,有时候去了,也只是站在门外听听他的声音。
  那声音总是歇斯底里的,话里都是对世界的恨意。
  他不快乐。
  闵玧其也是。
  闵玧其只是比他多了双能自由行动的腿,其余的痛,他们一样重。
  谁欠谁更多,谁也不敢说。
  
  
  
  “怎么这么不小心?”闵玧其把郑号锡抱回了床上,替他盖好被子。
  郑号锡好像比之前更轻了,从病服袖口下露出来的手腕纤细得有些过分。他把床头的游戏设备狠狠扔开,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
  闵玧其拉过郑号锡那只手,紧紧攥在掌心,“饿了吧?为什么不吃东西?我再去给你买,好吗?”
  郑号锡看向闵玧其,微微湿润的眼睛里有很多复杂的情绪。诧异、错愕、不明显的欣喜,其余都是珍惜。
  闵玧其盯着那双眼睛看了很久,始终没找到半点儿恨。
  也对,郑号锡的恨从来不在闵玧其身上,他只是恨除闵玧其之外的世界万物。
  
  “号锡啊。”闵玧其薄唇张开,想把他准备好的话说出口,可话到嘴边,就像突然失声一样,一个音都吐不出来,于是这声轻唤在没有后来的沉默中变得滑稽。
  闵玧其无奈地摇摇头,“没什么,我让人给你送点吃的上来,就这样不行。”
  郑号锡把目光挪开,低着头自嘲似的笑了笑,“这是要演第二场戏了?我还没准备好,先不陪你演了。”他把手从闵玧其掌心抽出来,放进了被子里。
  闵玧其默然,他明白郑号锡的意思。
  
  他们的故事里有过一片浓烈的红色。
  他们默不作声,彼此安慰,心照不宣地把它忘记,当作一切从未发生,生活照旧。
  这算是第一场戏。
  而现在,他们在游戏场景里重温了那片红色,退出游戏后,闵玧其又一副不受影响的样子,从容地出现在郑号锡面前,还试图温柔。
  
  第二场戏?
  闵玧其解释不清。
  太难反驳了。
  
  他们之间应该有恨。
  恨入骨髓,恨不得对方碎尸万段。黄泉路上作陪,奈何桥上共饮一杯,至此终结,来生陌路。
  
  
  那么,爱呢?
  既是做戏,不要也罢。

评论 ( 24 )
热度 ( 122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