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未亡而终》sope「C4」死亡游戏·续

 
  
   A.
  时间过得很快,郑号锡已经在医院住了快八个月。
  这段时间里,他和闵玧其之间的相处方式很刻意。因为要避讳很多事情,交谈起来都无法随心所欲。像有一根紧绷的弦,两个人无意间把它拉扯到最大限度,从此要么靠近,要么保持距离,一旦有人先放手,另一方就会疼痛入骨。
  只是,靠近是没可能了。
  他们心里都是裂痕。
  
  
  闵玧其至今都不知道父亲为何会有精神问题。父亲已经不在了,这个问题他这辈子都得不到解答,所以他只能承认他的亲眼所见,他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挥刀杀人,杀死的是郑号锡的父母,他没有任何立场为父亲辩驳。郑号锡不恨他,不让他走,已经是他认为最大的幸运。
  不是不怀疑的,有过很多种光是想想都让他害怕的猜测,但怀疑又有什么用。
  回不到从前了。
  
  
  而郑号锡却因为那封遗书,把闵父的精神问题如何而来猜了个七七八八。郑号锡当然不敢告诉闵玧其,闵玧其现在还在他身边,是闵玧其自以为心中有愧,背负着不该有的沉重负罪感。
  郑号锡心里的秘密越来越多。
  消失的遗书,闵父的病因,悲剧的源头,对闵玧其的爱。它们层层堆积起来,快把郑号锡逼疯。
  好在岁月风平浪静。
  虚伪也是风平浪静。
  
  
  他们在互相构造的宁静中安稳地度过了八个月,这期间有过大大小小的矛盾,起因都是郑号锡太敏感,总以为闵玧其要离开。但只要闵玧其摸摸郑号锡的头发,轻声说一句“不会离开你”,矛盾就会立即消失。
  郑号锡原以为,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下去,也未尝不可。虽然怀抱秘密很累,不能有话直说很累,但闵玧其在身边的话,就无所谓。闵玧其会无条件包容他的全部坏脾气和小情绪,满足他一切可理喻不可理喻的愿望和要求,他还有什么不满足?就算不把爱说出口,时常能见到他,也就足够了。
  但那都只是原以为。
  
  
  在他们快把“虚伪”习惯成“真实”的时候,一封匿名邮件发来的公测邀请彻底把他们彼此的防线击溃。
  
  郑号锡现在相信“噩梦城堡”里朴智旻和金泰亨说的话了。他们说,那时耳机里的声音其实都是自己自以为的东西,那是埋藏在心底深处的想法,不是现实,陷入太深会出现幻觉,否定它就会没事。
  郑号锡和闵玧其在不同的声音里,把最痛苦的回忆挖出来重新复习了一遍。
  郑号锡知道自己出现幻觉了,幻觉里是他日夜担心的场景。他最害怕的能有什么呢,不就是闵玧其的恨?所以“闵玧其”掐着他的脖子让他去死,是他最深的绝望。
  后来,幻觉消失了,真的闵玧其来到他面前。可闵玧其选择忽略他的哭喊,不顾他的难过,转身离开。
  还是噩梦吗?
  不是了,是现实。
  
  
  B.(叙事篇完了,时间线回来了)
  闵玧其从墓园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叫了辆车直接回了家。在车上给护工发了条短信,叮嘱他以后在郑号锡面前把该做的做了就行,不要多说话。
  
  郑号锡的脾气越来越古怪了,八个月来护工换了五个,很少有人能受得了他。
  
  他们是经历过苦难的。
  所以相互原谅。
  所以在彼此看不到的地方暗自舔舐伤口,为了以更好的模样相见。
  
  
  
  一回到家,HOPE就领着闵玧其去厨房,给他看冰箱里装得满满的食物。
  闵玧其笑着低头看它:“你买的?”
  HOPE挥舞着他的机械手臂,说:“都是你们喜欢吃的。”
  你们。
  闵玧其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对不起,我今天又没能把号锡接回来。”
  HOPE不说话了。
  闵玧其轻轻叹息了一声,转身上了楼,呈大字型躺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好像一闭眼就能睡着。
  HOPE是郑号锡两个多月前订了寄到家里的,他说,这是他原本想在闵玧其十九岁生日那天送他的生日礼物,没想到…没送成。
  闵玧其生日那天,只剩他和郑号锡两个人。谁都没有心思庆祝,一个道了句生日快乐,一个回了声谢谢,二十四小时过去,觉得可惜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
  
  
  闵玧其强打着精神睁开眼,看了看时间。
  晚上十点过。
  想给郑号锡打个电话,但又很犹豫。
  郑号锡从小就睡在他身边,要听见他的呼吸才能睡得安稳。后来郑号锡住院了,不跟闵玧其回家,也不让闵玧其留在医院陪他,闵玧其就每天睡前给郑号锡打电话,聊天聊到两个人其中有一方睡着为止,早上谁先起床,谁就挂电话。
  可是今天他们都很累,已经是夜里,或许郑号锡已经睡着了。
  闵玧其想了想,最终还是没去打扰他,放下手机,沉沉睡了过去。
  
  
  于是他也就不知道,郑号锡瞪着天花板,失眠了一整晚。
  
  郑号锡是不敢主动给闵玧其打电话的。
  郑号锡一天到晚在病房里,闲来无事,做什么都可以。但闵玧其是自由的,郑号锡怕吵到闵玧其。哪怕闵玧其无事可做,郑号锡也怕扰到他的宁静。
  分明从小一起长大,如今一个眼神都要小心翼翼。
  到底是失去得太多,拥有的都一切都像梦。
  
  
  C.
  闵玧其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傍晚,醒来的时候饿到头晕眼花脚步虚浮。他揉着太阳穴趿拉着拖鞋下楼,无精打采地向HOPE问了声好。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感谢HOPE的超智能了,昨天把冰箱填得满满当当,醒来再也不用饿着肚子愁眉苦脸了。
  HOPE在闵玧其身边扯了扯他的裤腿,问:“今天还去医院吗?”
  闵玧其点头:“去,把他接回家之前,每天都去。”
  HOPE:“您确实每天都去了呀,我是看今天时间太晚。”
  闵玧其尴尬地抓了抓头发:“号锡不知道我每天都去。”
  HOPE:“为什么?”
  闵玧其:“别问了。今天也去,给我叫个车,谢谢。”
  
  
  相比起昨天上个电梯都心跳加速的状态,闵玧其今天不那么紧张了。
  今天来的时间和昨天差不多,郑号锡应该刚吃过晚饭。一想到晚饭,闵玧其就更确定要把郑号锡接回家了,郑号锡在医院总是不好好吃饭。
  
  闵玧其深吸口气,推开病房的门,正要叫一声郑号锡的名字,就见护工在给郑号锡收拾被子,而床上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闵玧其慌了,连忙上前道:“你让他一个人出去了?!我不是说过不能让他一个人出病房吗?!”
  护工从没见过闵玧其这个样子,当即吓了一跳,愣了一会儿才支支吾吾解释道:“不…不是啊,郑先生说病房里闷,让我推他出去走走,刚才在楼下碰见了他的朋友,郑先生就让我先走了。”
  闵玧其诧异:“朋友?”
  护工点头:“是啊,他还问起您了。”
  闵玧其:“他们现在人呢?”
  护工:“刚才是在住院区后面的花园…现在不知道…”
  闵玧其没回答,掉头就往外跑。
  
  
  朋友?他和郑号锡从小一起长大,有没有朋友他还不清楚?别开玩笑了。
  闵玧其根本想不到会是谁。会和之前的事情有关吗?会影响到郑号锡的安全吗?一切乱七八糟的想法飞快涌入脑海,“不切实际”都变成了“万一”。
  
  他找遍了整个住院区后的花园,总算在花园外的人工湖边看见了郑号锡的影子。
  郑号锡背对着他坐在轮椅上,身边坐在护栏上的人,竟是田柾国。
  
  闵玧其不得不感到震惊,他记得田柾国是釜山人,昨天大家才刚出游戏,田柾国今天就来首尔了?还出现在同一家医院里?
  
  田柾国是正面对着闵玧其的,他一眼就看见从远处走来的闵玧其,正要开口,闵玧其就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放轻了步子,慢慢靠近郑号锡。
  
  
  
  D.
  “我真的没有和他吵架啊…”郑号锡的语气像是在笑,又好像很无奈。
  田柾国似乎不太相信:“那你为什么不让我提玧其哥啊?”他刻意低着头看郑号锡,配合闵玧其,装作不知道他在。
  郑号锡想了想才说:“听了很烦。”
  田柾国:“……你们一开始…感情很好的吧。我不敢问你们在第三关听见了什么,但是那时候…真的快把我气死了,安慰你也不是,安慰他也不是,还没人来安慰我。”
  郑号锡说:“你觉得我们感情很好?”
  田柾国反问:“不好吗?”
  “好啊…”郑号锡笑出声来:“好有什么用啊…他什么都不知道。”
  田柾国:“知道什么?”
  郑号锡笑着拍了拍田柾国的腿:“你小孩子不懂,不跟你说这些。”
  田柾国揶揄道:“噢哟,是不能跟小孩子说的事情啊…那我猜到了,哈哈哈。”
  郑号锡问了个和田柾国一样的问题:“知道什么?”
  田柾国俯身,对郑号锡眨了眨眼:“你该不会喜欢玧其哥吧?告白失败了,正在气头上,所以不让我提?”
  郑号锡背影一僵,然后笑着伸手把田柾国推开:“我还没告白呢!”
  田柾国和闵玧其都是一愣。
  闵玧其又一次对田柾国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想听听郑号锡接下来还会说什么。
  于是田柾国怂恿道:“哥你不敢吗?不然这样,你把玧其哥的手机号给我,我替你打探打探情况。”
  郑号锡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不要了,我知道的,他不喜欢我。”
  田柾国:“你从哪儿知道的,我觉得他挺喜欢你的。”
  郑号锡:“你不是…看见过吗?”
  田柾国:“你说游戏里那会儿…?拜托了哥哥,那不作数的,那时候每个人都像在做噩梦,心里乱得要死,不能当真的。”
  郑号锡:“当不当真…也无所谓,他是真的不喜欢我。”
  田柾国无可奈何:“哥你不是还没告白吗?”
  郑号锡:“我喜欢他…很久了,很多年了。借着兄弟的名义,每天缠着他,腻着他,他如果喜欢我,早该看出来了。”
  田柾国:“万一…就差一个人捅破这层纸呢?”
  郑号锡:“我应该怎么跟你解释呢…他就像…就像我的太阳,他太亮了,离我太近,所以我活在阴影里,经常被他忽视掉。”
  田柾国抓了抓头发:“哥,说点容易听懂的。”
  郑号锡笑了笑,说:“柾国,你听过一句老话吗?九十九步都是爱,最后一步是尊严。其实在他面前,我不需要尊严,我想这一百步都由我来走,只要他愿意等着我…谁知道…谁知道后来…我连路都不会走……”
  田柾国怔住。
  郑号锡:“你以为我坐在轮椅上,是生病了,太虚弱吗?我没有生病,我就是…站不起来,你不是见过的吗?我真的…站不起来了…你让我去给他告白?他凭什么接受一个残…”
  “别说了。”闵玧其淡淡开口:“你很好。”

评论 ( 8 )
热度 ( 92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