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未亡而终》sope「End」死亡游戏·续

  其实删了两千多个字,本来有第六章的,但是第六章的内容太突兀了,还是算了。
  放到不公开番外里了。
  
  
  A.
  闵玧其说,你很好,是我见过最好的人,浑身都是阳光,从来都不在阴影里,也不会被任何人忽视。
  话说得多好听啊,可就是差了一句“我也喜欢你”。
  
  田柾国没有待很久,他家人在住院,出来透口气的工夫偶然撞见了郑号锡,聊了会儿天,也该回病房里了,不然家人会担心。
  目送田柾国走远后,闵玧其才推着郑号锡往回走,速度很慢,很慢,慢到几分钟的路都花了很长时间,可直到把郑号锡推回病房,也没有人说话。
  
  你看,他都知道我喜欢他了,听见我说那么多的话了,还是没有回应。
  你说他也喜欢我,他怎么会喜欢我。
  
  
  “吃过饭了吗?”闵玧其把郑号锡抱回床上,总觉得他越来越轻了。
  郑号锡低着头,应了声:“嗯。”
  “还想吃点什么吗?水果可以吗?”
  “不。”
  “那…困吗?要不要睡会儿?”
  “不了。”郑号锡抬头,眼里的感情很复杂:“柾国不知道就算了,连你也不知道吗?我没有病,除了不健全,其他一切正常,不需要特别补充营养,也不需要一天到晚休息。”
  “对不起…”闵玧其微微皱眉:“我只是想对你好一点,找不到方式。”
  郑号锡却突然笑了:“你不要觉得负担,听见的东西都忘了吧,我没想过什么…其他的事情。你对我已经够好了,维持现状就很好了。”
  闵玧其说:“好。”
  
  他说,好。
  听见的都忘了,好。
  维持现状,好。
  如果喜欢,怎么会忘,怎么愿意维持现状。答案太清楚了,清楚得刻骨铭心。
  
  
  看来,在“悲惨世界”那一关,哽咽着问“郑号锡,你还爱我吗”的那个闵玧其,果然是假的。就像那个说要带郑号锡去旅行的闵玧其一样,都是假的,都是“尸体”。而真正的闵玧其,只在那片荒野上,朝郑号锡开了一枪。
  何来爱。
  不该妄想。
  
  郑号锡把被子往上提了提:“很晚了,你回去吧。”
  闵玧其说:“好。”
  然后沉默着,缓缓出了病房。
  到最后都没能把那句“跟我回家吧”说出口。
  
  郑号锡的喜欢,他不是不知道,但是…怎么能在一起。
  
  这天夜里,闵玧其又没给郑号锡打电话。
  郑号锡握着手机望着窗外,从天黑望到日出。
  
  而闵玧其在病房外坐了一整晚。
  
  
  
  B.
  田柾国昨天问过郑号锡的病房号,今天午饭后直接过来了。还以为闵玧其也会在,没想到只有郑号锡一个人。
  
  “哥,怎么样了?”田柾国挑了挑眉:“我可以八卦一下后来吗?”
  “后来?”郑号锡扯出一个笑来:“就是现在这样啊。”
  田柾国在床边坐下,想说点什么来转移话题,好让郑号锡好受一点:“哥你闷不闷?我们出去逛逛呗?”
  郑号锡摇摇头:“习惯了…每天不都是这个样子。”
  田柾国:“那你的人生多没意义,一天到晚就坐着躺着。”
  郑号锡:“不然我…还能怎么样?”
  田柾国连连摆手:“不不不,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郑号锡:“我知道。”
  田柾国:“哥你还玩儿游戏吗?我陪你玩会儿游戏吧?”
  郑号锡还是摇头:“不玩儿了,以后都不想玩儿了,没意思。”
  田柾国笑了笑:“也对…其实我也不玩儿了…可是我没有别的能做的事情,我暂时,没有在上学…也不知道该去学点什么。”
  郑号锡有点意外:“那你之前都在做什么?靠游戏赚钱吗?打比赛?”
  田柾国:“偶尔吧。我妈说想让我学跳舞来着,她说我应该能学得很好。”
  郑号锡低头道:“你要是…早点认识我就好了,在我变成这个样子之前,我就可以教你了。”
  谁都没有再说话。
  
  
  闵玧其端着一杯热咖啡,停步在门外,轻轻抿了一口。
  
  郑号锡真的很喜欢跳舞。
  他喜欢的,除了闵玧其,就是跳舞。
  后来,好像一个都不能拥有。
  
  
  田柾国在郑号锡病房里坐了很久,他本想等闵玧其来,有人陪着郑号锡了,他再走,没想到快到晚饭时间,闵玧其还是没出现。
  郑号锡都忍不住问:“你不回去吗?你妈妈该找你了。”
  田柾国迟疑着问:“他…不来吗?”
  郑号锡笑道:“他很少来,我不让他来。”
  田柾国:“为什么啊?”
  郑号锡:“我现在这个样子…太难看了,算了。”
  田柾国还想跟郑号锡争论难不难看的问题,结果被郑号锡推着起身:“明天再来陪我聊天吧,先去吃饭。”
  田柾国却苦笑了一声:“明天我妈就转院了,我可能会回釜山。”
  “啊,这样。”郑号锡就抬手揉了揉田柾国的头发:“你好像突然长大了,队长弟弟。”
  田柾国说:“大家好像都变得不一样了,哪天我们七个能见面就好,大家都偶遇一次吧…”
  郑号锡:“怎么可能啊…”
  田柾国:“万一呢…”
  郑号锡:“别万一了,你快回去吧。”
  田柾国起身抱了抱郑号锡,说:“哥,我就不问你要联系方式了,以后很难再见,但是我希望哥可以好好的,你们都好好的。”
  郑号锡说:“嗯。”
  
  
  田柾国出病房的时候,闵玧其已经不在门外了,只有一个白色的咖啡杯放在座椅上,还隐约冒着热气。
  
  
  
  C.
  “其实我也觉得…我不应该活着”
  “我每天都很绝望。”
  “绝望到活不下去。”
  “原来你这么想我去死。”
  “你不是让我死吗?!你不是让我偿命吗?!”
  
  
  闵玧其猛地睁开眼,额头上都是冷汗。
  他又做噩梦了。
  
  确切地说,也不算是噩梦。这是他们在第三关经历过的场景。闵玧其的确在郑号锡话音落下后,面无表情地伸手,扼住了他的咽喉。但那是因为,那时耳机里的声音就像在催眠一样,将他的理智清除得一干二净。
  闵玧其轻轻喘了口气,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鼓起勇气给郑号锡打了通电话。
  
  
  现在是凌晨三点过。
  郑号锡竟然在电话拨通的一瞬间就按下了接听键。
  
  
  “没睡吗?”闵玧其的情绪渐渐安稳下来。
  郑号锡在闵玧其看不见的地方点了点头:“小其老师,你又做噩梦了?”
  闵玧其微微一怔,“嗯。”
  郑号锡:“不是好久没有做噩梦了吗?怎么又反复起来了?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闵玧其:“不用,是因为睡前没给你打电话吧。果然还是要听见你的声音才能好好睡觉。”
  郑号锡沉默了一会儿,问:“那你为什么不打呢?”
  闵玧其:“怕吵到你。”
  郑号锡又沉默了。
  闵玧其说:“号锡啊,回家好吗?”
  郑号锡说:“不。”
  如果郑号锡跟闵玧其回家会如何呢?
  闵玧其会被郑号锡圈在禁锢里,自己走进来,再也出不去,所有的空闲时间都失去。郑号锡连起身去上个厕所都做不到,而闵玧其还很年轻,懂音乐,有才华,前途不可限量。为了一个躺在床上没有行动能力的人失去自由,不值得。郑号锡不允许闵玧其的未来毁在自己手里。
  闵玧其:“我明天来接你。”
  郑号锡:“我不去…”
  闵玧其:“号锡啊,我从来没有勉强过你任何事情,这一次算我拜托你了,跟我回家吧。”
  郑号锡:“为什么?”
  闵玧其:“明天去接你好吗?”
  郑号锡:“害怕做噩梦的话,给我打电话就好了啊…像之前那样,这样我们两个就都能睡着了。”
  闵玧其:“你不想回家吗?”
  郑号锡:“那是你的家。”
  闵玧其:“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分你的我的了?”
  郑号锡:“不该分吗?”
  
  
  闵玧其把电话挂了。
  郑号锡这么快就接电话,说明他晚上根本就没睡。闵玧其明知道不给他打电话他就睡不着,可这几天还是没打。他让郑号锡失望的次数太多了,凭什么还奢望他回家。
  
  
  HOPE见闵玧其三更半夜突然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连忙拦住他:“出租车大约在二十五分钟后到达,请您稍等。”
  闵玧其在客厅坐下,揉了揉眉心:“谢谢,我太着急了。”
  HOPE:“怎么这个点去医院?”
  闵玧其:“你又知道了?”
  HOPE:“您除了医院,就没去过其他地方。”
  闵玧其:“等他回来,我想带他去很多地方。”
  
  
  
  D.
  闵玧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他片刻都不敢耽搁,直奔郑号锡病房。推门进去的时候还来不及收拾情绪,瞪着眼睛扶着床沿大口大口地喘气。
  郑号锡也睁大了眼睛,错愕地望着闵玧其,嘴唇动了动,想不到该说点什么。
  闵玧其却擦了擦额头的汗,笑着说:“你不愿意跟我走,是想我来陪你吗?那我来了。”
  郑号锡别过头去:“…谁说了。”
  闵玧其半个身子侧躺在郑号锡身边,说:“现在能睡着了吗?”
  郑号锡还是不看闵玧其,但低低地应了声:“应该吧。”
  “困了吗?”闵玧其问。
  郑号锡摇摇头:“习惯天亮之后再睡了。”
  闵玧其:“这样对身体不好…你别仗着还年轻。”
  郑号锡说:“天亮才睡得着,开灯没有用。”
  闵玧其闭着眼睛,搂着郑号锡的肩,一下一下地轻轻拍着,像在哄小孩儿睡觉:“那我陪你聊聊天好吗?”
  “嗯。”
  “最近怎么都不开心?前几天还好好的。”
  “明知故问的事情,就不聊了吧。”郑号锡终于转过头来,“你觉得我们应该开心?从前的开心不都是假的吗?”
  “不是。”闵玧其揉了揉郑号锡的头发:“早餐想吃什么?”
  郑号锡对闵玧其突然转移话题感到疑惑,但还是认真回答:“看你,我都行。”
  闵玧其:“等你睡醒就回家好吗?”
  郑号锡说:“不好啊。”
  闵玧其只好先不坚持,“那想做点什么?”
  郑号锡没说话。
  他沉默着,闵玧其也沉默着,沉默到天蒙蒙亮了,闵玧其替他拢了拢被子,打算好好睡一觉。他才开口道:“我想…跳舞。”
  
  
  如果闵玧其在郑号锡问“为什么想要我回家”后,回答了“因为我喜欢你”,那郑号锡就算真的这辈子都不能跳舞,也不会难过到彻夜难眠的地步。只是,闵玧其没有给他想要的答案。
  他什么都没有了。
  喜欢的人,喜欢做的事,都没有了。
  偏偏他喜欢的人,还问他为什么不快乐。
  
  
  郑号锡突然回忆起“悲惨世界”的那片荒野。
  他那时让朴智旻问闵玧其:可不可以多喜欢我一点。
  看来答案是否定的。
  
  
  知道真相的人不敢说爱。
  蒙在鼓里的人也不敢。
  于是爱不了了之。
  
  
  「郑号锡试过恨他,不理他,把一切责任推在他身上,恨到入骨,恨到想把他碎尸万段,谁知道…恨着恨着,就只剩爱了。」
  「可最后才恍然发现,爱是他一个人的。」

评论 ( 30 )
热度 ( 94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