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谎言先生》vmin「C1」死亡游戏·续

  
  A.
  「他说,让我去车站等他。他会坐最近的一班车来,如果我等不到,就是他爸妈提前回来,把他锁在家里了。
  我那时说,那他们可千万不要这么快回来。
  
  后来,我在车站等到了第二天下午。
  不是不想走的,但我怕我一走,他就来了。又怕他没有自己坐过车,会迷路。想了很多种可能,所以一直等着。最后累到在车站睡着,一觉过去,又被饿醒,他还是没有来。
  
  之后的几天,我几乎是在车站度过的。
  从大清早的第一班车开始等,等到末班车停在面前。
  他从未出现过。
  
  我开始慌了。
  
  我离开游戏的那天,手里还拿着他给我的照片。一张他的,一张我的。我暂时不想计较为什么照片还会在手里,但它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系统在耳机里说过,他来自居昌。
  于是我把他的照片拍下来,发到居昌的各个论坛,试图寻找他的下落。
  
  
  两个星期后。
  
  我找到他了。」
  
  
  
  B.
  朴智旻拿着金泰亨给他的照片从釜山去了居昌,找到了金泰亨所在的学校。可老师说,金泰亨前两周就办了休学,这段时间都没有来上课。朴智旻好说歹说,总算是要到了金泰亨家的地址。
  他在从釜山来的路上一直惶惶不安,到了居昌,这种不安感才渐渐消散。想过很多种可能,甚至害怕金泰亨被困在了那个该死的游戏里。毕竟他当时的举动太奋不顾身,实在很难让朴智旻乐观。现在看来,还好,能去办休学,代表人还在,还在现实里,在居昌生活着。
  
  
  朴智旻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离开过釜山,这算他第一次独自出远门。他不太认路,找金泰亨的家花了很长时间,终于找到之后,已经快到深夜。
  金泰亨的家在一个很安静的小区里,放眼望去一片纯白,环境良好,听不见吵闹。
  朴智旻找到金泰亨住的那栋楼,有些紧张地进了电梯。他并没有思考等会儿见到金泰亨该说什么,现在这个点很晚了,他只怕打扰到金泰亨和他的家人休息。可是…好不容易找到了,就想赶紧站在他面前,想,抱抱他。
  像他们分开时说好的那样。
  想要一个拥抱。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朴智旻开始心跳加速。
  他局促地按下门铃,趁门还没打开,赶紧清了清嗓子,又深呼吸好几次,怕一会儿开口连话都说不出来。
  
  
  幸运的是,金泰亨的家人都没有睡,门很快就被打开。开门的人应该是金泰亨的妈妈,她很年轻,金泰亨和她长得有点像,大眼睛,长睫毛。
  她见到朴智旻,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轻声问:“你好,找哪位?”
  朴智旻小声说:“我找…金泰亨。”
  金母有些诧异地回头看了看,屋内传来金泰亨的低沉的声音,像在怒吼着什么。
  朴智旻心下舒了一口气,心说,还好,没找错。
  “你…认识泰亨?”金母问:“同学吗?”
  朴智旻摆摆手,如实回答:“不是,我们才认识不久。他说要去釜山找我的,但是一直没有来,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担心他出事…就找过来看看…嗯,他没事就好了。”
  金母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你说的…出事,是什么意思?”
  朴智旻这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而且,他从小到大最不会的就是跟长辈交流,这时紧张得一直瞪着眼睛,站得笔直,生怕有哪里不够礼貌。
  
  
  金母又一次回头往屋里看了一眼,然后走了出来,反手把门带上,只留了一条缝。
  朴智旻下意识后退一步。
  金母却紧紧盯着朴智旻,低声问:“同学,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朴智旻一愣:“什么…?”
  金母道:“泰亨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性格也…总之…他变得很奇怪。我们想带他去看医生,但他根本不听我们的话,刚才还在房间里跟他爸爸吵架…他以前…不是这样的,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朴智旻正要开口,金泰亨就满脸怒意地走了出来。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外套拉链半开。还是朴智旻熟悉的那张脸,只是眉宇间多了陌生的戾气。
  
  
  “泰亨…”朴智旻低唤了一声。
  金泰亨抬了抬下巴,眯着眼睛斜斜瞥了朴智旻一眼,目光里都是不屑,“你谁啊?”
  朴智旻事先是有过心理准备的,但金泰亨真的当着他的面这么问,还是忍不住心里一颤,“朴…智旻。”
  “不认识。”金泰亨无视金母,从朴智旻身后绕开,走进了电梯里。
  朴智旻看了金母一眼,见她神情低落,却不阻拦,连忙上前在电梯关上前匆忙跟了进去。
  
  
  按照金母说的话,金泰亨刚才应该是和父亲吵架了。现在已经是深夜,朴智旻也不知道金泰亨能去哪里,他看起来心情很不好,朴智旻不敢主动和他说话,只好沉默着跟在他身后,金泰亨走快一些,朴智旻就走快一些,金泰亨停下来,朴智旻也立即停下来。
  街道上空空荡荡,路灯虽然很亮,但灯下只有两个寂寞的人。
  
  
  
  金泰亨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身,问朴智旻:“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朴智旻微微一怔,轻声道:“我不知道。”
  金泰亨嗤笑一声:“你不知道,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朴智旻说:“你让我在车站等你,我等不到,所以就来了。你还说,想和我去看电影,看演唱会,看音乐剧,还要去游乐场。是你这么说的,所以我来了。”
  金泰亨眼里的讽刺更明显了,他凑近朴智旻,笑道:“你说的这些,都是情侣之间才做的事。怎么,我们之前是情侣?”
  朴智旻低着头,不敢直视金泰亨的眼睛。他说:“我不知道,这些话是你说的,应该我问你。”
  金泰亨说:“我什么都不记得,谁能证明你说的是实话?”
  朴智旻从口袋里拿出金泰亨给他的那张照片,递给金泰亨,说:“本来有两张的,一张你的,一张我的,都是你送给我的。我的那张我放在家里了,只带了你的过来。”
  金泰亨接过照片看了一眼,轻轻笑了一声,然后把照片还给了朴智旻,问:“有钱吗?”
  朴智旻怔怔点头。
  金泰亨笑着摸了摸肚子:“我饿了。”
  
  
  
  C.
  金泰亨已经不记得居昌的路了,朴智旻又是第一次来,两个人迷茫了一阵子,决定顺着路口直线往前走。走了大概七八分钟,总算看见一家露天大排档。
  
  
  朴智旻并不饿,撑着脑袋坐在一边看金泰亨吃,金泰亨还点了两瓶啤酒,瓶盖一开就仰头对着吹,看得朴智旻一惊一乍,想劝他慢一点又支支吾吾没说出口。这个金泰亨和他印象中的相差太远,他还需要时间来习惯,金泰亨也需要时间来熟悉他。
  
  
  “你不喝?”金泰亨把第二个空瓶放下,脸色微醺,半眯着眼。
  朴智旻摇头。
  金泰亨又用那样不屑的眼神扫了朴智旻一眼,然后打了个响指,又点了两瓶。
  
  
  其实金泰亨也不知道他以前喝不喝酒,以及喝什么酒,酒量如何。他只是太渴望大醉一场了。
  
  
  这两个星期,他过得很煎熬。
  他并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他记得他的学校,记得几个眼熟的校友,记得他的父母。那些人事物大多都埋没在血流成河的噩梦里,真切到他无数次醒来后都不相信那只是梦境。还有一句整日占据思维,萦绕在耳边的话。
  “NPC1230已出现严重bug,系统无法修复,已进行销毁处理。”
  他并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记忆中,听过第一次之后,就突然觉得世界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就看见母亲手里拿着一副游戏设备,关切地问他:泰亨,我刚才一直叫你你都没有反应,我就把它摘下来了,怎么了?还好吗?
  后来,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问母亲:我之前是不是拿着刀,站在你们面前,还让你们别过来?
  母亲和父亲对视一眼,都说没有这回事。
  可金泰亨就是确定有。如果只是梦的话,为何到现在都没有淡忘?梦不都是会忘记的吗,怎么画面在脑海里越来越清晰了。
  他开始彻夜难眠。
  怕做梦,也怕醒来后还是梦。
  父母说,他的性格变了,变得和从前天差地别。金泰亨不知道自己从前的性格是怎么样的,只知道,他好像杀过人,那些人是他的校友,年纪和他一样大,死前还对他说谢谢。
  他满手鲜血,却连一点负罪感都无。
  他想,他应该是个坏人。
  坏人不该有好脾气,不该有热心肠。他应该自私,应该狂妄,应该置身事外。
  
  
  “别喝了。”朴智旻把金泰亨的酒瓶拿开,“泰亨,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吧。”
  回家?
  金泰亨笑了笑。他的家人只会歇斯底里地问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三番五次对他大发雷霆,却不问他每天脑海中都是什么,会不会做噩梦,没有记忆难不难受,一到深夜害不害怕。
  从不换位思考他的痛苦。
  为什么要回家。
  
  
  朴智旻去付了钱,回过头来金泰亨已经趴在桌上了。朴智旻长叹一口气,无奈地过去把金泰亨扶起来,两个人摇摇晃晃地往外走。
  
  
  现在是凌晨,朴智旻想了想,还是打算先不送金泰亨回家了,先去酒店凑合一晚,他怕金泰亨满身的酒气,家里人见了会担心。
  喝醉的人是最难扶的,金泰亨整个人都靠在朴智旻身上,双腿无力,走路跌跌撞撞。
  
  
  朴智旻找了一家距离最近的酒店,先把金泰亨扶去大厅的沙发上休息,然后拿证件,开房间。
  标间?大床房?
  朴智旻犹豫到脸红。
  最后还是小声选择道:“大床房吧。”
  他想,金泰亨肯定是没办法照顾好自己的,他得离金泰亨近一点儿,近到伸手可触碰才行。
  
  
  
  D.
  朴智旻几乎是和金泰亨一起倒在床上的,胳膊酸得快抬不起来,双腿止不住发抖,一躺下来,彻底筋疲力竭。
  
  
  金泰亨的体温高得骇人,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胡乱地扯开外套,露出运动服里干净的白T恤。朴智旻见状,连忙喘着气坐起来,替金泰亨把外套脱下,然后去浴室里拿毛巾稍稍打湿,给金泰亨擦脸。
  恍恍惚惚的,金泰亨的嘴唇动了动,好像在呢喃着什么,含糊不清,声音又小。
  朴智旻不禁俯身凑过去。
  于是金泰亨带着酒气的呼吸尽数洒在朴智旻耳廓。
  
  
  他说:“小白菜,你不跟我谈恋爱了?”
  

评论 ( 34 )
热度 ( 117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