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谎言先生》vmin「C2」死亡游戏·续

 
  A.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金泰亨一觉醒来时,头疼得快要炸开。
  房间里很暗,没有开灯,窗帘拉得严严实实。金泰亨出门时没带手机,酒店里没有时钟,根本不知道现在几点。
  想抬手揉揉眼睛,却发现朴智旻躺在他怀里,他把朴智旻搂得很紧。
  
  金泰亨的眼神顿住了。
  朴智旻把脸埋在金泰亨胸口,只露出来一小块嫩嫩的皮肤,和有些发红的耳垂,看不见他的表情。
  金泰亨把胳膊收了收,手指在朴智旻纤细的腰上抚过。他不得不承认,朴智旻抱起来很舒服,先不计较他为什么会在酒店里,还和朴智旻躺在同一张床上,总之,暂时不想松手。
  他又闭上眼睛,打算再睡一会儿。
  
  朴智旻分明滴酒未沾,但睡得很沉。
  他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迷迷糊糊拿起手机后才想起来金泰亨还在睡。他手忙脚乱地划动接听,想掀开被子下床,动了动身子却发现被金泰亨紧紧抱着,一时间哭笑不得,只得把整颗脑袋缩进被子里,捂着嘴小声接电话。
  
  给朴智旻打电话的是釜山一次公开模拟游戏的主办方,问朴智旻用哪种方式领取奖金更方便。朴智旻不知道他会在居昌待多久,就轻声回答说:“我最近不在釜山,您打在我卡上吧,我晚一点把卡号发您。”
  
  电话挂断后,朴智旻呼吸都不顺畅了,连忙钻出被子,结果一双眼睛刚冒出来,就见金泰亨笑眯眯地盯着他看。
  朴智旻的脸倏地红了,支支吾吾问:“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才。”金泰亨搂着朴智旻的腰把他往上带了带,让他整颗脑袋都露出来,“家里人给你打电话?”
  朴智旻眨眨眼睛:“我没有…呃,不是,就是一个游戏的…主办方。”
  金泰亨挑眉:“打比赛了?奖金?”
  朴智旻点点头。
  金泰亨问:“多吗?”
  朴智旻说:“不算…小比赛,大概四五千的样子…”
  金泰亨苦恼道:“那你现在身上有多少?”
  朴智旻想了想,说:“我忘了…在卡里。”
  金泰亨:“这房间一晚上多少?”
  朴智旻一愣,“啊?六…六百。”
  金泰亨笑了笑:“今晚住我家吧。”
  朴智旻想都不想就点头。金泰亨那一连串的问题问得他莫名其妙,但最后这一句,一下子把疑问都推开了。
  朴智旻道:“泰亨,你是不是想起我了?”
  这下轮到金泰亨莫名其妙了:“你以为这是我能随意控制的?”
  朴智旻说:“你昨晚喝醉…叫我了。”
  金泰亨诧异:“叫你什么?”
  朴智旻不好意思说出口,脸红着摆了摆手:“没…没什么。”
  
  
  B.
  说来也好笑,居昌是金泰亨长大的地方,可他要去哪里,全靠朴智旻用手机搜索。朴智旻是无所谓去哪里的,金泰亨高兴就行。
  于是他们在电玩城呆了一个下午。
  
  朴智旻又是撑着脑袋看金泰亨,需要他配合的时候他就过去,单人操作他就坐在金泰亨身后。
  还是那个少年没错,但好像…有点奇怪。
  
  今天是周末,电玩城里人很多,尤其是他们这般大的学生。朴智旻怕跟丢了,一直跟金泰亨保持一掌的距离,目光全都落在他身上。
  这时走过来两个穿休闲服的少年,其中一个越过朴智旻的视线,动作自然地勾住了金泰亨的脖子,说:“泰亨啊,你怎么不来上课了?”
  另一个附和道:“是啊,而且你竟然会来这种地方?太难得了吧?我还以为你只会看书!”
  金泰亨一脸迷茫,下意识回头看朴智旻。
  朴智旻也刚好走到了金泰亨身边来。
  “我们朋友?”金泰亨问。
  朴智旻摇头:“你朋友吧…”
  金泰亨挑眉:“你不认识?”
  朴智旻:“我们才认识不久啊…”
  “噢,这样。”金泰亨转过头面向那两位一头雾水的同学,笑嘻嘻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揽着朴智旻的肩,头也不回地走了。
  朴智旻跟着金泰亨出去,惊讶道:“不和他们说说话吗?”
  金泰亨说:“又不认识,说什么话。”
  
  
  他们找了个不算冷清也不太热闹的小餐厅吃饭,金泰亨很挑食,偏偏点了一大堆的东西,朴智旻饭量又小,走的时候餐桌上像没动过似的。
  他们在外面漫无目的地散了会儿步,等天彻底黑下来才溜达着回家。
  回金泰亨的家,又是朴智旻带的路。
  
  金母见金泰亨回来,脸上又是焦急又是欣喜。金父听见声音从房间里出来,一对上金泰亨的目光就忍不住怒气,瞪着眼睛质问他去了哪里,金母劝也劝不住。
  金泰亨想,看来那些尽是鲜血和刀刃的画面,果然是梦境。他记得那时的父母是温和的,轻声细语的,和现在差了太多。
  
  “走吧。”金泰亨推了推朴智旻:“进去。”
  朴智旻低头,一言不发地和金泰亨一起进去,稍稍对金父金母俯了俯身,还没来得及开口打声招呼,就被金泰亨拉进了房间,猛地甩上了门。
  金泰亨的家很大,房间也很大,隔音效果很好,门一关上就听不见门外的嘈杂。
  屋里暖气很足,金泰亨把外套扔在床上,拿了干净的衣服就去浴室洗澡,看也没多看朴智旻一眼。朴智旻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于是金泰亨一出来,就看见朴智旻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愣在原地,外套拿在手里,眼神呆呆的。
  金泰亨笑着揉乱了朴智旻头顶的黑发,“你是不是没带衣服就出来了?”
  朴智旻怔怔点头。
  “那穿我的吧。”金泰亨说着就去衣柜给朴智旻拿衣服,翻了几下之后动作一顿,回头笑着说:“但是我睡衣好像都挺大的,我穿都大,你穿估计能当成裙子,不然你别穿了,反正都是男的。”
  “不行啊!”朴智旻慌道:“我不介意的,大就…大吧。”
  金泰亨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耸耸肩,扔给朴智旻一件纯色的长袖T恤。他也不知道自己以前为什么总穿这么宽宽松松的衣服,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有点用处。
  “你怎么不动?不洗澡吗?”金泰亨双手搭着朴智旻的肩膀把他推进了浴室里,指着架子上的东西说:“反正这肯定都是我的,你直接用就行了,不过浴巾我刚才用过了,有点湿,你凑合一下擦擦身上就行,头发等出来我给你吹。”
  “噢…”朴智旻从镜子里发现自己脸红得一塌糊涂,连忙低下头,不敢往回看。
  但是金泰亨说完话就出去了,并没有留意到。朴智旻只好回过身去关上门。结果门一关,金泰亨又过来了。
  “你等一下。”金泰亨把门拉开,往朴智旻手里塞了条内裤,动作十分自然,脸上波澜不惊,“这是新的啊,没穿过的,我刚拆的,真的。”
  朴智旻点点头,“噢…”你强调这么多遍干什么…
  金泰亨:“那行,不打扰你,别洗太久,容易缺氧。”
  朴智旻还是“噢”。
  
  
  
  C.
  朴智旻洗完澡后裹上了金泰亨的浴巾,一颗心跳得飞快。浴巾上还有一点金泰亨的沐浴露的味道,淡淡的牛奶香,朴智旻怎么都不能把奶香和金泰亨联想到一块儿,盯着浴巾不禁有点想笑。
  他穿好衣服,心下感叹金泰亨的衣服果然很大啊,如果他是女生,就像在穿连衣短裙了吧。本想照照镜子,一抬头瞥见镜子上全是热气,用手抹开也是一片模糊,只好作罢。他把衣服用力往下扯了扯,头发还滴着水就把门拉开了。门一开,就看见金泰亨撑着脑袋侧躺在床上,笑容似乎有点意味不明。
  
  金泰亨还以为朴智旻看起来清清秀秀的,最多是耐看,越看越好看的类型。没想到皮肤白里透粉,细细嫩嫩,还挺…撩人。
  
  “过来。”金泰亨笑着拍了拍床,“给你吹头发,别感冒了。”
  朴智旻老老实实地坐过去了,他怕头发上的水会滴在被子上,只敢稍微坐一点点床角,结果被金泰亨搂着腰一把抱了上去。
  
  金泰亨的手指很长,动作很轻,吹风机的风是温热的,朴智旻闭上眼睛,觉得有点困了。
  
  
  过了一会儿,热风停下。
  
  “冷不冷?”金泰亨凑到朴智旻耳边问。
  朴智旻条件反射地整个人一抖,接着连连摇头。
  金泰亨笑着把吹风机放到床头柜上,“你这么怕我?我以前欺负过你?”
  朴智旻摇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金泰亨微微讶异,挑眉道:“怎么欺负的?说来我听听。”
  朴智旻就不肯说了。
  金泰亨顺势把他推着躺下,“这么欺负?”
  朴智旻瞪大了眼睛,“泰亨啊…”
  金泰亨用鼻尖碰了碰朴智旻的鼻尖,低声笑道:“接过吻吗?”
  朴智旻轻轻点头。
  金泰亨问:“和谁,我?”
  朴智旻还是点头。
  金泰亨:“初吻?”
  朴智旻:“嗯。”
  金泰亨:“还干过别的没有?”
  朴智旻仔细想了想,暂时没回答。
  金泰亨:“抱过你吗?”
  朴智旻并没能读懂金泰亨那个高深的“抱”,完全是按字面意思理解,于是毫不犹豫地点头。
  金泰亨不得不感到意外,“抱过?几次?”
  朴智旻愣了一下,说:“不记得了…”
  金泰亨挑眉,“不是说我们不是情侣?”
  朴智旻的脸越来越红,“确实还没说过…要在一起的话啊…”
  金泰亨:“那我们之间还说过什么?除了电影演唱会。”
  朴智旻:“还有音乐剧游乐场…”
  金泰亨:“除了这个。”
  朴智旻有点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你说…要来釜山找我,要住在我家,结果我住到你家来了…”
  金泰亨胳膊撑太久,有点酸了,干脆直接趴在朴智旻身上,脸埋在他颈窝,“就这些啊?”
  朴智旻的呼吸都变得小心起来,“你还…还问过我,喜不喜欢你…”
  金泰亨的声音传出来闷闷的,“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朴智旻沉默了一会儿,抬手就着金泰亨的姿势把他抱紧了,“我说喜欢啊…所以你别再把我推开了。”
  金泰亨温热的气息洒在朴智旻的脖颈间,他微微张嘴,一口咬了上去,在齿间厮摩他细嫩的皮肤,察觉到朴智旻的身子猛地一抖,又温柔松开,轻轻舔舐。
  “宝贝,关灯。”金泰亨沙哑着声音说。
  朴智旻左右张望了一下,在床头看见一个开关,听话地伸手按下。
  金泰亨不是第一次这么叫他,前两次朴智旻都没什么反应,因为场景太恐慌,而他们又是对立面。
  现在不一样了。
  
  
  唇齿间是淡淡的柠檬味,呼吸间都是牛奶香。
  金泰亨的手伸进朴智旻宽松的上衣,抚摸他起伏逐渐不平稳的胸口。
  金泰亨想,朴智旻摸起来果然很舒服,像抱起来一样很值得享受。但他同时又很苦恼,他非但不记得他跟朴智旻做过这档子事儿,他还完全不记得…这他妈到底应该怎么做比较好? 连个“辅助工具”都没有,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于是他捧起朴智旻的脸,轻声喘息着,说:“宝贝,给我舔舔吧。”

评论 ( 18 )
热度 ( 118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