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无常》主vmin「01-02」

【泰泰出来稍微晚一点,抱歉。】
【非现实,现代背景,艺人泰,老师旻。
【副cp…找找看?不止一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有过,不想活下去的时候吗?
  对现实的无奈、对未来的不安、对感情的惶恐、对环境的不满,以及对自我本身的厌恶。
  痛苦无穷无尽。」
  
  
  1.
  
  首尔。
  
  秋日夜里,朴智旻坐在阳台的摇椅上闭着眼睛听楼下的小孩儿偷偷放烟花。老旧的房屋没有隔音效果,恰好声音本就会往上传。朴智旻在七楼的阳台听一楼的嬉闹,竟觉得它们响在耳畔。
  他没有开灯,屋内和阳台都没有,他享受着无尽黑暗中偶尔跳动微弱的光。像垂死的旅人被远处的鸣笛声拯救,像干涸的池沼遇见春风细雨。
  无中生有,总是能给人希望的。
  
  这是朴智旻“重新”搬来这里的第二年,和两位同事的哥哥一起合租,两室一厅,面积不大,三个人住起来有点儿拥挤。环境倒是还好,平日里很安静,能听见时钟走动的声音。但小区附近并不繁华,像霓虹灯外遥远的铁丝网,锈迹斑斑,距离纸醉金迷的红灯绿酒十万八千里,夜生活仅有马路对面的廉价夜宵摊。
  但朴智旻喜欢这里。
  他少年时曾在这个小区里住过一段时间,只是时光辗转人事已非,什么都不一样了。
  
  
  郑号锡下午下班的时候给朴智旻发了条短信,说他和闵玧其的老朋友要来首尔,晚饭就不回来吃了。
  郑号锡和朴智旻是同一个舞蹈室的老师,郑号锡的课在下午,朴智旻的课在晚上,闵玧其是他们舞蹈室隔壁那间琴行的钢琴老师,课上得很随性,早中晚都有,看他心情。
  其实按三个人的经济水平来说,早就可以搬去更好的小区居住了,但他们都没有这个想法。朴智旻是因为这里有他的回忆,郑号锡是因为他不挑地方,与其住好一点儿,不如多存点钱,闵玧其不过是嫌搬家麻烦。反正小区离工作的地方近,他们之间关系很好,挤一点儿,反倒觉得温馨。
  他们平日里都是一起吃饭,突然少了两个人,朴智旻连厨房都懒得去了,点了个外卖扒拉了两口就放在桌上没动。本以为晚上下班郑号锡和闵玧其就差不多回来了,没想到一回家把灯打开,外卖盒子还原封不动地放在桌上。朴智旻叹了口气,自己收拾干净后拖了把椅子坐去了阳台上,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
  
  快十一点的时候,朴智旻半眯着眼睛,听见楼下传来闵玧其和郑号锡的声音。郑号锡的声音很大,似乎又在单方面地跟闵玧其争论着什么,他们总是如此,一个寡言少语,一个滔滔不绝。
  “呀,怎么这么黑…”郑号锡在玄关处把客厅的灯打开,一边换鞋一边探头往里面看,“智旻还没回来吗?”
  闵玧其淡淡道:“屋里吧。”
  阳台上坐着的朴智旻闭着眼睛勾了勾唇角,搬起椅子转身出了阳台。
  “诶果然在家啊,小其老师真是什么都知道。”郑号锡对闵玧其一个劲儿挑眉,笑容里有调侃的含义。
  闵玧其没说话,把郑号锡推进屋里,自己也跟着进去。
  郑号锡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桌上,对朴智旻道:“我们带夜宵回来啦,还是热腾腾的。”
  朴智旻毫不客气地动起手来,“号锡哥今天很开心的样子啊。”
  郑号锡完全不否认,“是!我开心坏了!”他坐到朴智旻身边,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张拍立得照片,眼里的兴奋藏都藏不住,“智旻啊!看看这是什么?!”
  朴智旻没有伸手接照片,光是瞥了一眼,他脸上的笑就控制不住快要消失。
  郑号锡并没能察觉朴智旻的反应,雀跃道:“今天来找我们的那个朋友被调到首尔这边的电视台工作了,他知道我喜欢泰亨,特意帮我拿了签名照过来!是亲笔签名啊!限量拍立得啊!!智旻啊,我快哭了!!”
  朴智旻张了张嘴,一声“恭喜”卡在喉咙口怎么都吐不出来。
  
  郑号锡喜欢金泰亨,他知道,闵玧其也知道。郑号锡的喜欢太高调,朴智旻和闵玧其几乎每天都要听他念叨。所以啊,分明是已经能够接受的事情,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怎么就突然神色僵硬了呢…
  还是太久没见了吧。
  
  这张照片,朴智旻是有印象的。这是三个多月前,金泰亨所在的团队出道五周年纪念时给粉丝发放的销量礼物,工作人员也有一份,按数量来说,绝对算是国宝级稀有了,也难怪郑号锡会那么激动。毕竟,他是团队的狂热粉丝啊。
  而朴智旻,不过是无人知晓的故人。
  
  
  2.
  闵玧其喜欢安静,而且早上有课,所以他单独住一个房间,朴智旻和郑号锡是室友关系。
  朴智旻和郑号锡上午都很清闲,一觉睡到十一点才磨磨蹭蹭地起床,洗漱完换好衣服就出门去找闵玧其吃午饭。他们都不太会做饭,厨艺只有煮拉面不会糊的水平,与其折腾自己,不如去外面吃。
  郑号锡一路上都很兴奋,拉着朴智旻喋喋不休地说了半个小时的“金泰亨怎么能那么好看”,朴智旻听得快睡着了,公车开到站才清醒。
  
  
  “妈呀!”郑号锡捧着手机大喊了一声。
  朴智旻打了个哈欠,“你男神们又发推了?”
  “不是啊!”郑号锡激动得就差把朴智旻抱起来原地转圈了,“你记不记得我上个月报名参加的那个节目?刚通知我复试过了,下周可以去录制了!”
  朴智旻怔住,过了一会儿才笑着拍拍手,“恭喜恭喜,要在喜欢的人面前跳舞,高兴得不行了吧?”
  郑号锡说:“你当时应该跟我一起报名的,你肯定也能过。”
  “不了…”朴智旻摆摆手,“我不喜欢镜头。”
  
  郑号锡报名录制的是一个舞蹈类的选秀节目,导师有四位,正是目前大火的团体--BTS的成员。郑号锡喜欢他们很久了,甚至拉着闵玧其和朴智旻去看过好几次演唱会。他说,这辈子要是能和金泰亨同台一次,真的就死而无憾了。
  朴智旻那时问:同台干什么?
  郑号锡说:跳舞啊!他们的舞我都会!
  朴智旻就笑了:他没你跳得好。
  分明是在夸郑号锡,但郑号锡完全不觉得开心,一个劲儿地否认朴智旻,说朴智旻不是粉丝,不了解他们的实力。朴智旻只是一笑而过,不打算解释。很多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现在再拿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认识金泰亨又怎么样?曾经关系不一般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两个世界的人。
  
  
  到闵玧其的琴行的时候他已经下课了,正窝在椅子上玩儿garageband。他靠作曲和偶尔发几张的自拍,去年的某一天一不留神成了个新晋网红,恰好无意间暴露过工作地址,一夜之间报名的人排队排到隔壁的郑号锡舞蹈室里去了,郑号锡和闵玧其放眼一看,十个有九个都是女孩儿。好在这种事情热度上升得快,下去得也快,闵玧其动态发得少,没多久日常生活就恢复正常了,倒是隔壁的朴智旻和郑号锡被闵玧其的学生留意了一下,一天到晚“号锡哥智旻哥”地被叫个不停。
  
  “吃饭了哥。”郑号锡在闵玧其眼前打了个响指。
  闵玧其蹙眉,“手拿开。”
  郑号锡今天心情好,不跟闵玧其计较,笑着又打了个响指,“吃饭吃饭吃饭,今天我请客,吃什么都行。”
  闵玧其的眉心就舒展开了。
  朴智旻首先举手提议,“哥,我想吃火锅!”
  
  吃饭的地方竟然贴了满墙他们的海报,郑号锡坐下来感叹了一连串的“我的idol真的实红”,闵玧其和朴智旻对视一眼,纷纷摇头。
  
  多年前的某一天晚上,金泰亨睡不着,跑来钻进朴智旻的被窝里,搂着他说:要是哪天大街小巷走到哪儿都能看见我们的照片,那就好了。后来,金泰亨的梦想实现了,但他的“我们”里,没有朴智旻。
  朴智旻瞥了一眼海报上的四个人,心中五味杂陈。为他们感到高兴,也为自己感到遗憾。当年是金泰亨亲手把朴智旻的名字除开的,朴智旻希望他从未后悔过。
  
  “你们赶紧把票买了!”郑号锡催促道:“下周一定要去现场给我加油!”
  朴智旻正在夹菜的手突然顿住。
  闵玧其说:“上班呢,没空。”
  郑号锡笑道:“不好意思啊,正好是周日录制,你们俩白天都没课。赶紧的,最好买前排,坐到离评委最近的地方,到时候在观众席大喊我的名字,谢谢兄弟。”
  话说到这里了,根本没可能拒绝。
  朴智旻想,自己和当年的变化那么大,金泰亨或是其他成员,应该认不出来他吧。何况他是在观众席,现场那么多人,焦点又在舞台上,应该没关系。
  
  金泰亨。
  如今再默念这个名字,带给朴智旻的已经不是力量了,失落与难过都随年月流逝干净,只剩下波澜不惊。
  
  
  3.
  闵玧其和朴智旻虽然口头上拒绝了郑号锡无数次,但节目录制当天,还是早早地坐进了观众席里,穿着深色的休闲服,戴着同样的棒球帽。
  这个帽子郑号锡也有,是他们三个人一起买的,不过郑号锡的前段时间被他自己不小心弄掉一个扣环,后来他就拿去压箱底了,没有再戴过。
  
  票是闵玧其买的,朴智旻坐下来之后才发觉座位就在评委席旁边,稍一转头就能看见他们的侧脸。而且,偏偏还是金泰亨离他最近。
  朴智旻看了两眼就把目光挪开了。
  他一直都不想见到那四个人,但从不怕被他们见到。
  这么多年过去,从前那个胆怯懦弱的朴智旻早就消失了,他满意自己满足现状,不自卑,够骄傲。
  
  
  “这个赛制也太奇怪了。”闵玧其凑近朴智旻,拿着节目单在他耳边低声道:“开场就battle,还是freestyle,赢的人才有机会solo,过分了吧?”
  朴智旻说:“过分吗?我觉得还可以啊。”
  闵玧其:“号锡平时练过freestyle?”
  朴智旻:“没吧。”
  闵玧其:“他跟你battle过?”
  朴智旻:“没有。”
  闵玧其:“那不是凉了?”
  朴智旻笑了笑,“不会的,哥你对自己人有点信心好吗?他至少比那几个评委跳得好。”
  身后有人听见朴智旻说的话,大喊了一声:“你开什么玩笑!”
  朴智旻对闵玧其挤了挤眼睛,“哈,等着看吧。”
  闵玧其无奈道:“号锡第几个上?”
  朴智旻说:“最后一个,这顺序好啊,压台。”
  
  开始录制后,聚光灯就全打在舞台上了,观众席里昏暗一片。闵玧其和朴智旻把手机亮度调至最低,在音乐声极大的室内录影棚里用短信交流。
  
  闵玧其:我怎么觉得每个人都跳得很好啊,号锡有机会吗?
  朴智旻:号锡哥比他们跳得好。
  闵玧其:那如果是你上去呢?
  朴智旻:我觉得我也跳得比他们好。
  闵玧其:我稍微转移一下话题,有个评委好像一直在看你。
  朴智旻摸着屏幕的手指一顿,他抬头,毫无顾忌地朝评委席看了一眼。
  还以为是金泰亨发现了他,原来是金泰亨身边的金硕珍。朴智旻抬了抬下巴算是打招呼,心中其实是藏着一丝慌乱的,但他脸色从容,神情自然。
  闵玧其又继续给朴智旻发短信:认识?
  朴智旻:屁。
  
  
  他们几个还是练习生的时候,就住在朴智旻现在的家里,五个人睡一个房间,拥挤得没有落脚的地方。朴智旻当练习生的时间不长,那期间就数金硕珍最照顾他,离别时忘记对他说再见,朴智旻是有愧疚的。
  刚离开的那年,朴智旻的性格不像现在这般开朗,想说的话永远都藏在心里,沉默到透明,总被人莫名其妙地贴上“自卑”的标签,否认无作用,摘也摘不掉,所以他离开后拼了命地改变自己,渴望哪一天重新见面时,可以昂首挺胸,一笑而过。
  好像做到了,又好像差点什么。
  朴智旻把头靠在闵玧其肩上,眯着眼睛看舞台。
  往事想多了,有点头疼。
  望向他的目光又暗暗多了几道,他一门心思都拿去思考明天的课该上哪些内容了,压根儿没有留意到。
  
  距离这么近,却没有压迫感。这是朴智旻觉得自己最成功的地方了。
  
  
  “醒醒。”闵玧其在朴智旻额头上弹了弹。
  朴智旻抓了抓头发,自己都忍不住震惊,“我靠…我是怎么在这种情况下睡着的?”
  闵玧其:“我也想知道。”
  
  
  “评委老师好。”舞台上绑着发带的青年对着评委席鞠躬,“我是郑号锡,二十四岁,来自首尔本地,家乡在光州,目前是一名舞蹈老师。”
  评委席的金南俊拿起麦克风,问:“平时是教什么舞种呢?或者说你比较擅长什么?”
  郑号锡如实回答:“主要教poppin和hip-hop,最擅长的是poppin里的boogaloo,学生偶尔有兴趣的话,会让我教一些locking的舞步,目前在接触house,然后…跟我的一个同事学了一点modern。”他说话时一点儿也不紧张,像排练了很多遍似的。
  闵玧其低头问朴智旻:“他说的是真的吗?不是在无厘头自夸装X吧?”
  朴智旻笑出声来,“我都说他比评委跳得好了!不过号锡哥应该是想让评委对他印象深一点吧?说这么一大堆。”
  
  金硕珍突然问:“同事在现场吗?”
  郑号锡指着朴智旻的方向说:“那儿呢。”
  瞬间有台机位转向观众席,朴智旻对镜头比了个剪刀手,闵玧其尴尬地扶了扶额头。画面被导播切进大屏幕时,朴智旻正好在笑着抓闵玧其的手,动作亲昵,看起来关系亲密。
  
  
  4.
  郑号锡的舞蹈实力很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但这到底是一个竞技类的综艺节目,强调的是综艺,并不是竞技,赛况都是要走剧本的,评委桌上放的甚至不是选手资料,只是台本。
  和郑号锡battle的那位选手实力不如他,但是个目前热度很高的网络红人,观众席里一大片他的粉丝,评委的台本上也清清楚楚地写着要让他胜出。这一切郑号锡当然是不知道的,所以他以为自己会赢。
  
  四位评委都没有立即公布结果,交头接耳片刻,金泰亨拿起麦克风,转头问观众道:“你们觉得谁跳得更好?”
  观众席统一喊出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闵玧其拍了拍朴智旻,“凉了凉了。”
  朴智旻抓着闵玧其和他一起站起来,不顾其他观众诧异的目光,大喊了一声:“郑号锡!”
  闵玧其:“别丢人了行吗?”
  
  最诧异的人,到底是金泰亨。
  他望向朴智旻,眼里都是不可思议。从前的朴智旻,在他面前永远是安静的,安静到逆来顺受,好像天生无反骨。
  可他没有时间想太多,金硕珍碰了碰他的胳膊肘。
  田柾国负责点评,金南俊和金硕珍负责问选手各类问题,金泰亨负责公布结果。所以他拿着麦克风,违背良心又无可奈何地念出了另外那人的名字。
  
  朴智旻当即喊出一声:“瞎了吧!”
  连闵玧其都忍不住“我靠”了一句。
  可观众席的粉丝都不是吃素的,立即就有人指着朴智旻吼:“你行你上啊!输了就不服气?垃圾不垃圾?”
  朴智旻一听这话就不开心了,不甘示弱地转头道:“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差距好吗?小小年纪就眼神不好,我劝你早点儿回家让你妈妈炖个鱼头给你补补,别病及全身英年早逝。”
  安保人员过来维持秩序,闵玧其怕朴智旻被他赶出去,连忙把朴智旻按回了座位上,捏着朴智旻的下巴让他直视前方。
  朴智旻很生气。
  比舞台上的郑号锡还要生气,气到手指发抖呼吸急促。
  
  
  “看来,你的同事对你期望很高啊。”金泰亨看着郑号锡,语气突然变得奇怪。
  郑号锡笑了笑,“我让他们失望了。”
  朴智旻正要说话,就被闵玧其捂住了嘴,这一幕又被切到了大屏幕上,金泰亨放在桌下的手狠狠握紧了,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原因。
  一边的金硕珍察觉到金泰亨的异样,忙道:“节目也进行到最后了,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有…”郑号锡又对着评委席鞠了一躬,说:“我…特别特别喜欢金泰亨老师,可以…要个合影吗?”
  金泰亨说:“当然,我的荣幸。”他起身,从朴智旻身边走过,大步跨向舞台,停步在郑号锡身侧。
  郑号锡并不是会紧张的人,看金泰亨过来,他只高兴得快要跳起来。
  
  “用我的手机可以吗?”郑号锡问。
  金泰亨笑着点头。
  于是郑号锡就扬起手机和金泰亨在舞台上合影。
  观众不知道的是,金泰亨揽着郑号锡的肩时,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会找导演要你的联系方式,你跳舞很棒,交个朋友吧,这是秘密。”
  
  合完影,金泰亨又走回评委席。
  观众尖叫声中,他紧紧盯着朴智旻,眼里都是怒意。
  朴智旻正在和闵玧其说话,没有把任何目光的空档留给金泰亨,忽视得彻彻底底。
  “我说,又有评委在看你了。”闵玧其道:“你小心节目播出去,镜头里都是你啊。”
  朴智旻耸耸肩,“我跟你打个赌吧,有我一秒钟镜头,我都请你吃大餐。”
  闵玧其:“这么肯定?”
  朴智旻:“不会把我放进节目里的,号锡哥的镜头也会被删减,至少他自我介绍和跳舞的片段绝对会删一大半,最多留最后的那一下合影。”
  闵玧其:“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他在发光啊。
  所以,会被埋葬的。
  
  
  
 TBC.

评论 ( 47 )
热度 ( 179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