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无常》主vmin「03」

  C3
  1.
  回到家后郑号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手机插上充电器,然后搬了个椅子坐在接线板旁边盯着手机屏幕满脸陶醉地看。朴智旻蹲在阳台上背靠着墙发呆,回来快半个小时了,他连棒球帽都忘了摘,整个人像灵魂出窍一样不在状态。闵玧其周日晚上有课,出了电视台和朴智旻郑号锡一起吃了个饭就回了琴行。
  郑号锡注意不到朴智旻,朴智旻也注意不到郑号锡,所以,他们各自沉默着,仿佛方圆十里只有自己。
  
  金泰亨的造型还和上次回归时的一样,微长的红发,五官精致到不真实。他今天穿了件黑色衬衣,后背的衣摆处有一朵盛开的红莲。
  朴智旻离他很近,近到可以看见他回头时颈间露出的项链,和拿着麦克风的那只手上戴的两枚戒指。
  那都是朴智旻的。
  离开公司时,朴智旻有很多东西没有带走,尤其首饰一类,他几乎都留在了宿舍。因为买时就不是他自己挑的,他并没有多喜欢。
  那时的宿舍,是朴智旻现在的家。他和郑号锡闵玧其搬去时已经时隔多年,里面找不到任何曾经的痕迹,朴智旻原以为他剩下的所有东西,都会在金泰亨他们越来越夺目的过程中颠沛流离。没想到,金泰亨竟然把它们戴在了自己身上。用意为何,朴智旻不想猜。
  
  
  闵玧其下课回来时已经晚上九点。朴智旻刚洗完澡,正穿着浴袍侧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喝啤酒,腰带系得很松,露出一大片白嫩的胸膛。闵玧其顺手把手里的袋子扔在了朴智旻胸前,然后低头换鞋。
  朴智旻顺势坐起来,一看手里的袋子,竟然是一条云斯顿。
  “我学生给你的,一快高考的小男孩儿。”闵玧其抬了抬下巴,“他说对你有意思,让我转达一下。”
  朴智旻哭笑不得,“快高考我就先不说了,拿烟来表示他的意思?真够前卫的。”
  闵玧其:“我替你拒绝过了,不管用,你明天自己去让小孩儿死心吧,他明天下午四点有课。”
  朴智旻:“……烟我能留着吗?”
  闵玧其:“……”
  朴智旻:“威士忌爆珠,我喜欢。”
  闵玧其:“关我…随你的便。”
  朴智旻当即就拆开往唇间衔了一根,四处望了望才想起来打火机在房间里,他把烟拿开,重新躺回了沙发上,像闵玧其进门时看见的那样。
  闵玧其没看明白,“你怎么回事?”
  朴智旻随口道:“我打火机在房间,号锡哥讨厌烟味,太麻烦了,算了。”
  闵玧其:“你把打火机拿出来去门外抽需要几个小时来完成是吗?”
  朴智旻假装睡着了,闵玧其也懒得再管他,回自己房间拿衣服准备洗澡。
  朴智旻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郑号锡一直在跟谁发短信的样子,笑容就没停下来过,朴智旻虽然没看见内容,但他下意识觉得跟金泰亨有关,所以,不想进房间,仅此而已。
  
  
  闵玧其洗完澡出来,发现朴智旻真的睡着了,胸前还是敞开的。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蹲下来想替朴智旻拢拢浴袍,手刚一伸出去,朴智旻就扭动着转了个身,浴袍又敞得更开了,正好露出侧腰上的一点点阴影。闵玧其不知道那是什么,单纯出于好奇地掀开看了看,却发现那竟然是个文身,图案很小,是罗马数字的1230,加一个字母K,看起来有些年份了,想来是和闵玧其郑号锡认识前文的。
  闵玧其有点儿意外,但仔细想想,又释然了。朴智旻给过他很多意外,就像他对朴智旻的第一印象是乖巧可爱,甚至有一丝柔弱,可相处久了却发现这个声音奶里奶气的糯米团子烟不离手,话唠又毒舌,腹肌线条还很完美,文身也不止那一个,有一个没见过的,好像也用不着惊奇。
  他把朴智旻打横抱起,用鞋尖踢了踢朴智旻和郑号锡的房间门。郑号锡拿着手机过来把门打开的一瞬间,朴智旻刚好在闵玧其怀里醒了,穿着浴袍,头发七分干,神情茫然。郑号锡笑了笑,给手机那头的人发了条语音,说:“我觉得他们跟在一起也没差别了。”
  朴智旻立即瞪大了眼睛,“你在跟谁说话?”
  郑号锡说:“一个朋友,哈哈。”
  闵玧其问:“你哪个朋友?”
  郑号锡:“以前的朋友,聊会儿天呢,刚好说到你们。诶小其老师你要是舍不得放智旻下来,今晚我睡你房间也行。”
  闵玧其正要开口,朴智旻就说:“那就这么办吧。”
  这次轮到闵玧其瞪大眼睛了。
  郑号锡倒是无所谓,拿着手机一边发语音一边出了门。
  他说:“他们今晚睡一个房间呢。”
  
  闵玧其彻底看不懂了,他把朴智旻放下来,站在门边问:“你搞什么?”
  朴智旻神情自然地回答:“哎哟哥,我们房间是两张单人床,我又不占你便宜你慌什么?”
  闵玧其皱眉,“谁跟你说这个了?”
  朴智旻:“那说什么?难道你嫌弃号锡哥的床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爱干净。”
  闵玧其:“算了,我跟你说不清楚。”他径自走进房间坐在了郑号锡的单人床上,满脸嫌弃地瞥了一眼郑号锡的卡通床单。
  朴智旻把房间门关上,躺上了自己的床,枕着胳膊说:“我就是困了,想睡觉,但号锡哥看起来正聊得起劲儿,还是不打扰他吧。”
  闵玧其:“嗯。”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只有两人平稳的呼吸声。
  过了一会儿,闵玧其估摸着朴智旻差不多睡着了,就撑起半个身子,起来把两张床中间的台灯关了。
  而朴智旻却在此时睁开眼,低声问:“哥,你再这样下去,不怕号锡哥被别人抢走吗?”
  闵玧其沉默了。
  朴智旻也没有再追问。
  
  
  2.
   第二天一早,朴智旻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发件人没有备注,号码也是陌生的。朴智旻点开短信,一瞬间掀开被子坐起来,清醒到头疼。
  
  「智旻,好久不见。
  我们最近只剩这周还有行程在首尔,方便的话,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就我们五个人。
  等你的回信。
                         南俊。」
  
  “我你妹的们啊谁他妈跟你们‘们’!”朴智旻一气之下把手机狠狠扔开。
  --扔在了半米外的郑号锡床上。
  闵玧其早上有课,他出门后郑号锡就回自己房间了,正窝在被子里打手游,朴智旻的手机正好扔在他面前,把他给吓一跳,“朴智旻你什么毛病?!”
  朴智旻又把枕头给扔了。
  郑号锡觉得不对劲,连忙过来坐在朴智旻床上,“怎么回事儿啊?”
  朴智旻看着郑号锡,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今晚有个同学聚会…”
  郑号锡有点儿无语,“啊,所以呢?”
  朴智旻:“你说我去吗?”
  郑号锡:“想去就去不想去不去呗,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朴智旻挠了挠头发,说:“想去又不想去。”
  郑号锡:“以前关系不好?”
  朴智旻:“不好说。”
  郑号锡:“怎么说?”
  “……”朴智旻:“就…他们其中,有那么些人吧,以前挺看不起我的,觉得我这儿不行那儿不行,长得不怎么样,没品味又没气质,还……”
  “放他妈的屁。”郑号锡没让朴智旻说完,抓着他的胳膊就往外拖,“你今天不想去也得去,靠,他们是瞎了吧,眼睛长脚心儿了都?!”
  “不是,你别气啊哥哥。”朴智旻有点儿想笑,“这都过去很多年了,那会儿我脸上有婴儿肥,不会打扮,也不会表现,就…”
  “打住,别说了,不听。”郑号锡把他床上朴智旻的手机拿过来,问:“你给答复了吗?”
  朴智旻被他问得一愣一愣,“还没呢。”
  郑号锡:“他们知道你现在什么工作吗?”
  朴智旻想了想,说:“…知道吧。”
  郑号锡:“那行,你给他如实说,说你晚上有课,聚会可以去,但不能停留太长时间。”
  朴智旻:“???”
  郑号锡大声道:“你回啊,看我干嘛?”
  朴智旻:“???”
  郑号锡:“靠,以前那么欺负你,还叫你去聚会?这安的什么心?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你知道吗?”
  朴智旻:“风生水起、大富大贵,大吉大…呸。”
  郑号锡:“是了,你要是不去,不就证明你觉得自己过得不太好吗?那不行,你得去那什么,挣点儿脸回来。”
  朴智旻:“哥哥啊…”
  郑号锡:“叫爸爸都没用,现在给你五分钟洗漱时间,迅速点儿,我下午有课。”
  

  朴智旻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去洗漱了。他在镜子前一手刷牙一手发短信,按照郑号锡的意思回了金南俊一条:还行,挺方便,但我晚上七点后有工作,时间方面可能要提前一些。
  他放下手机,把嘴里的泡沫吐干净,刚拿起架子上的毛巾,金南俊的短信就回过来了。他说:那就下午四点,可以吗?你把地址给我吧,晚一些我让司机接你过来。
  朴智旻心想,给你地址,那还得了??连忙拒绝道:不麻烦了,我自己过去就行。
  金南俊: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来家里行吗?我们现在的家。
  朴智旻一时间不知道回什么好,他不明白金南俊的出发点在哪里。
  或许是金南俊自己也意识到这样的话很容易被误会,在朴智旻回复之前又发过来一条:因为这边治安真的很好,不会有记者或私生饭一类的人,可以放心说话。
  朴智旻:哦,那行,地址反正全世界都知道,我到了再给你打电话,行吗哥?
  金南俊回了一个“好”。
  朴智旻拿着手机,突然心慌到四肢无力。
  
  非要回忆的话,朴智旻其实记得所有事情。从前对他好的人,真的不多。
  金南俊并不是其中一个。
  突然是怎么了呢。无意间在观众席里被他们发现而已,为此就要打扰他这么多年只做“观众”的宁静吗。
  想不到理由啊。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27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