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无常》主vmin「04」


  C4
  1.
  “我天等你洗个脸人都要等老了。”郑号锡对刚走到房间门口的朴智旻招招手,“过来。”
  朴智旻瞠目结舌,“你把衣柜怎么了?”
  “掏空了。”郑号锡说:“我得给你好好收拾一下,争取在外貌上杀他们措手不及,内在就靠你自己了,反正你大艺术家,素养就算没有,装应该能装出来。”
  朴智旻:“你才没素养呢!你还没素质!”
  郑号锡并不跟朴智旻计较,捏着下巴上下打量他,长长地“嗯”了一声后,说:“得把你的优点全都放到面儿上来才行。”
  朴智旻:“比如?”
  郑号锡:“虽然我们弟弟个子不太拔萃,但是比例好啊,这长腿细腰的,够看了。”
  朴智旻:“哥哥,我不会请你吃饭的。”
  郑号锡还是不搭理朴智旻,自顾自道:“首先啊,你不能穿得太正式,西装革履的就肯定不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婚礼现场临时滴滴过去的,一看那就是刻意打扮了。”
  朴智旻:“我现在…难道不是在准备刻意打扮吗?”
  “我是说看起来!你不要打断我!”郑号锡把目光挪向他铺满两张床的衣服,“太随意了也不好,不要穿运动风,宽宽松松的都不行,捡走。”
  朴智旻顺从地把宽松的衣服裤子都塞回了衣柜里。
  郑号锡问:“短信回了没?有没有说清楚你晚上还有课上?”
  朴智旻点头。
  “那就行。”郑号锡说:“那得穿一套看起来确实能跳现代舞的衣服。”说着他就一件一件地把衣服拿起来,在朴智旻身上比来比去,不停地摇头、放下,摇头、放下。
  “说起来我也真够服你那群老同学的,你性格这么不好招惹,还敢欺负你。”郑号锡一边看衣服一边感叹道:“都是群什么人啊。”
  朴智旻无奈,“我以前…还真不是这么个性格,可以说是完全相反了…”
  郑号锡一惊,“你以前抽烟喝酒吗?”
  朴智旻:“不。”
  郑号锡:“你的文身…”
  朴智旻:“都是我离开公…咳,毕业之后的。”
  “那就更好办了。”郑号锡脸色一喜,“得亏你把头发染回黑色了,要还是上个月那橘子色的就不行,太张扬,黑头发刚刚好,低调,还适合你。”他挑了件纯黑色的长袖上衣出来扔给朴智旻,“换上这个,裤子也穿黑色,稍微修身一点儿的但是别太紧啊,破洞的也不要,鞋子你穿昨天那黑色的就行了。”
  朴智旻十分茫然,“……这跟我平时,有什么区别吗?”
  郑号锡打了个响指,“等我一下,我去把玧其哥那卡地亚手镯给你偷过来。”
  朴智旻:“……”
  郑号锡说去就去,甚至还拿了点儿其他的“零件”,他全都塞给朴智旻还觉得不够,“你们在哪儿聚会?我看玧其哥车钥匙没拿走,他今儿可能蹬小黄车去上班的,不然你开他车去?”
  “行了啊哥哥,够了够了。”朴智旻有点儿招架不住,“我会看着办的。”
  郑号锡说:“不然这样,你回头把地址给我,实在不行我让小其老师去接你,他四点之后就没课了。”
  朴智旻摇头叹气,总觉得郑号锡虽然是怕他受委屈,但还是有点儿太夸张了,“哥你先换衣服洗漱吧,我们先吃午饭,我送你到舞蹈室再走,时间就差不多了。”
  郑号锡完全不客气,“那行。”
  
  
  吃过午饭之后朴智旻还真的送郑号锡去了舞蹈室,郑号锡上课的时间还没到,拿了本子坐在地板上打游戏,还说要跟朴智旻聊天。朴智旻看郑号锡精神都集中在屏幕上,自己一个人叨叨半天都没个回应,干脆起身去隔壁琴行消磨消磨时间。
  现在是下午一点半,闵玧其下午的课两点才开始,于是朴智旻一进去,就看见闵玧其也捧着个本子在噼里啪啦打字。
  朴智旻很头疼,“大哥,你们业务都这么繁忙的吗?”
  闵玧其闻声抬头,“你下午不是没课吗?真的来拒绝人来了?”
  朴智旻:“…不是,我送号锡哥来舞蹈室。”
  闵玧其:“你几个轮子送他来的…”
  朴智旻:“地铁来的…”
  闵玧其:“……你这个送,有意义吗?”
  朴智旻:“我打发时间…晚点儿有个鸿门宴,我出来放松一下神经。”
  闵玧其:“需要陪同吗?”
  朴智旻摇头。
  闵玧其又确认了一遍,“真的?”
  朴智旻点头。
  闵玧其:“那不管你了啊,我今晚要回自己家一趟。”
  朴智旻:“晚上的课推了?”
  闵玧其:“没有,上课前我给你打电话,如果离你近我就接你一起过来,你没推吧?”
  朴智旻:“没…你差不多该准备准备上课了,不用管我,我在你这儿坐会儿就走。”
  
  
  2.
  朴智旻其实远没有他看起来的那么从容。
  他从前总是沉默,逆来顺受惯了,以致于离开之后,为了摆脱那个懦弱的自己,迫不及待地想要改变。他开始张扬、狂妄,恨不得成为所有“斯文人”的反面教材,可最初,那都是装的,连刻意说出一句“他妈的”背过身去都会紧张到手心冒汗。这么多年过去,他终于活成了和自己相反的样子,假戏已成真,如今让他沉默一点,温柔一些,反而做不到了。
  好像对一切都毫无畏惧。
  好像。
  好像而已。
  
  
  闵玧其下午三点半就下课,原本想问问朴智旻几点钟出发、地点在哪里、能不能顺个路,可朴智旻三点就走了,临走前还对那个对他“有意思”的高中大男孩儿说了声:“好好学习吧,哥哥有对象啦。”
  
  
  朴智旻打车过去,一路上都在忐忑,时不时拿起手机看看自己。平时是有自信的,现在又突然不安了起来。
  他对郑号锡说是“同学聚会”,不算撒谎。他们五个人以前一起练习,算得上是同学。对闵玧其说是“鸿门宴”,也不算胡扯。当初被排挤到退出,这么多年不见,按理来说,他们应该视他如空气。
  有什么好见的呢…
  手机号又是从哪里来的。
  越想越心烦。
  
  
  朴智旻到的时候才三点四十,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可他一下车,就看见有人在等着他了。
  穿着浅色的卫衣,头发是放肆的红。
  
  朴智旻的步伐停顿了一下。
  他记忆里有很多类似的场景。
  他们少年时,金泰亨去任何地方,朴智旻都会比约定的时间提早一些,满怀期待地站在宿舍楼下,等金泰亨回来,和他一起上楼。
  早晚都如此,春夏秋冬,都是如此。
  于是心里的不安感越发强烈了。
  
  
  金泰亨抿抿唇,缓步走来朴智旻面前,眼神很复杂,声音微微沙哑,他说:“那天在录影棚…你身边的那个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朴智旻怎么都没想到金泰亨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愣了一下才皱了皱眉毛,“他跟我是什么关系?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金泰亨:“你跟他在一起了?”
  朴智旻:“是叫我来吃饭的,还是打探我私生活的?”
  “朴智旻。”
  “干什么?”
  金泰亨沉默半晌,最终还是转过身去什么都没说。
  朴智旻跟在金泰亨身后走,努力不让视线停留在金泰亨身上。眼神是炽热的,很容易察觉,他怕某种想念会被金泰亨发现。
  就像从前,但凡他盯着金泰亨的背影久了,金泰亨就会回过身来,有时笑着捏朴智旻的脸,有时语气冷漠地问:“朴智旻,你是有病吗?”
  有啊,有过。
  被他们当作有过。
  
  金泰亨今天没有再戴朴智旻的项链和戒指了,朴智旻不知道这又表示什么。
  
  
  
  “智旻。”金泰亨背对着朴智旻轻唤了一声。
  朴智旻没有回应。
  于是金泰亨转头看向他,又唤了一声:“智旻。”
  朴智旻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有话你说啊。”
  金泰亨就真的说了,“不要和他在一起。”
  朴智旻差点笑出来,他说:“金泰亨,你是有病吗?”
  “不要和他在一起,我不许。”
  “你算老几?”
  Tbc

评论 ( 25 )
热度 ( 186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