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
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无常》主vmin「05」

  1.
  进屋之后,气氛很奇怪。
  客厅里没有人,安静得有些过分。

  金泰亨领着朴智旻进去,说:“你先坐一会儿,我叫他们下来。”
  朴智旻问:“阳台在哪儿。”
  金泰亨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但还是指了指方向,“那边左转有阳台,但是椅子都搬到里面了,需要的话我帮你去…”
  “不需要。”朴智旻笑了笑,“谢谢啊。”
  金泰亨愣了一下,站在原地看朴智旻走开,背影消失在拐角,才转身上楼。

  朴智旻其实很怕尴尬。如果金硕珍在的话还好,他愿意跟金硕珍说话,交流起来也不会觉得有压力,其他三个人就不行。他刚才看起来从容冷静的样子,其实心脏都快跳到喉咙口了,手指一直在微微颤抖,现在都没恢复。
  他靠在护栏上点了根烟,试图麻痹神经,让自己冷静一点,可一口白烟吐出来,却发现是甜的。
  去你妈的威士忌吧,他想。
  朴智旻突然就后悔应约了。他们四个已经是红透半边天的世界级艺人,而朴智旻不过是个一天到晚闲到发慌的舞蹈老师。他一瞬间搞不懂自己那点儿莫名其妙的自信是哪里来的,比他们四个过得好吗?这辈子都不可能吧。
  所以啊,今天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叙旧?有必要吗,回忆都是灰色的。
  朴智旻开始在心里感谢郑号锡了,要不是郑号锡让他不要穿太正式,他说不定会把自己最贵的衣服拿出来全都堆身上,要真那么来,现在会更无地自容吧。


  “呀!来得好早!”金硕珍从外面进来,腰上还系着围裙,眼里是不掺任何虚假的惊喜,“我刚刚一直在厨房,都不知道智旻已经来了。”他走到朴智旻面前,微微皱了皱眉,“天,你瘦了很多啊,平时有好好吃饭吗?你…”话音暂停在金硕珍看见朴智旻指尖的一瞬间,他愣了一下,然后抓了抓头发,“你等会儿啊,家里没有烟灰缸,我给你找个别的东西吧。”
  朴智旻这才想起来,“对不起啊硕珍哥,我没问清楚就……”
  金硕珍摆摆手,绕去隔壁的厨房拿了个小碟子过来,“没关系,反正是在阳台上,里面闻不到烟味,主要是你啊,少抽烟,你还得唱…”话音又一次暂停了,金硕珍笑着摇头,“对身体不好啊,知道吗?”
  朴智旻也摇头,“戒不掉啦…”
  “你啊…”金硕珍揉了揉朴智旻的头发,“怎么这么大了还不让人省心?”
  “放心吧哥。”朴智旻笑得更灿烂了,“我生活得很好,早睡早起身体健康。”
  金硕珍意外道:“你终于能早睡了吗?”
  朴智旻点头。
  “虽然我这么说可能立场不对…”金硕珍顿了顿,才继续道:“但是你现在这样…真的很好了,而且啊,我们智旻真的是越来越漂亮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才好。”
  朴智旻正要笑,金硕珍又加了一句:“那天节目录制现场坐在你身边的,是恋人吗?”
  说来也好笑,所有人都以为朴智旻和闵玧其在一起了,遥远到金硕珍和金泰亨,咫尺到同一个屋檐下的郑号锡。朴智旻懒得解释,于是说:“别问啦,难道你们今天真的是来问我恋爱状况的吗?”
  “当然不是啊…”金硕珍说:“是那天录完节目之后回去,我说想见你,大家也都说想,我们协调好时间后就让南俊给你发短信了。”
  朴智旻心下了然,“那我的手机号…?”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金硕珍的眼神有些躲闪,是不会说谎却要刻意回避的表现。
  朴智旻没有拆穿,点了点头,说:“好。”
  金硕珍这才又笑起来,“进去坐吧,太阳下山啦,阳台上不暖啦。”


  2.
  晚饭和甜点都是金硕珍做的,早在他们做练习生时期,金硕珍就常一手负责几个人的早中晚餐,那时公司的练习生很少,他们五个刚好住同一间宿舍。朴智旻每次都在厨房里给金硕珍打下手,田柾国和金泰亨经常进来偷吃,金南俊一闲下来就在写歌,心中装着很大的梦,无暇顾及其他。
  一转眼过去六年,看起来好像所有人都不一样了,但其实有改变的仅仅是朴智旻而已。另外的四个人,金硕珍一如既往单纯温柔,其他三个从前就是多面体,对朴智旻的态度一天内能自由转换无数次,至今仍是如此。


  金硕珍把朴智旻拉到他身边坐,不停地给朴智旻碗里夹菜,语重心长地说:“智旻真的要多吃一点,你太瘦了,瘦过头了,这样不好啊,是工作很辛苦吗?”
  朴智旻很诚实地回答:“哥,我每天只要工作一个半小时来着。”
  金硕珍沮丧地“啊”了一声,“其余时间想做什么都行吗?太幸福了吧。”
  朴智旻说:“对。”
  金泰亨笑道:“难道哥你觉得现在不幸福?”
  金硕珍:“……也不是。”
  田柾国突然问:“智旻哥,上周录节目的时候,你那个同事说他跟你学了一点modern?是说你吧,还是说你身边的那个?”
  朴智旻往嘴里塞了口饭,神情自然地点头,“是说我啊。”
  田柾国怔住,“我们练习的主要是hip-hop吧,哥你后来又去学现代舞了吗?还当了…舞蹈老师?”
  朴智旻若无其事地偏了偏头,“不是啊,我来做练习生之前就是学现代舞的啊,只是那会儿公司让我们学的舞种是hip-hop,我就没提起过。”
  田柾国诧异,“你一直都会的?”
  朴智旻也诧异,“有什么问题吗?”
  金硕珍错愕道:“那…当初PDnim问你会不会其他东西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呢?”
  朴智旻笑着看向金泰亨,淡淡道:“团体出道,又不是我solo出道,以后也不可能整个团都跳现代舞,有什么好说的?”
  金泰亨别过脸去不说话。
  金硕珍还是震惊,“那万一可以solo出道呢?为什么不试一试?”
  朴智旻耸耸肩,“哥,别问这个了,都多少年了。”
  金硕珍不甘心,“可你现在还是很年轻啊…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都会……”
  “硕珍哥。”金南俊突然开口,“智旻说不定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你就不要非把他拖进这个圈子不可了。”
  朴智旻对金硕珍点头,笑容云淡风轻。

  Solo出道?不是没想过,但那是离开公司很久以后的事了。那时的朴智旻已经烟酒不离身,Gay吧常客,玩儿得起一夜情走不了心,浑身上下都是烟火气。
  出道?梦早该碎了吧。


  3.
  吃过饭之后朴智旻又去阳台抽烟了,这顿饭吃得很快,几乎没怎么聊天。朴智旻倒是把无所谓的样子装得淋漓尽致了,差点把自己给骗过去,其他人似乎还不行,尤其是金泰亨,他几乎没怎么动筷子,眉心没有一秒钟是舒展开的。
  这让朴智旻很难理解,他不知道金泰亨在挣扎什么。

  金硕珍和田柾国在忙着收拾,朴智旻本想帮忙的,金硕珍不让他动。不让他动,那就算了,反正客气话,朴智旻真的只是说说而已,内心巴不得早点儿吃完饭早点儿滚蛋。
  他低头看了眼手机,才下午五点,课是晚上七点的,从这里到舞蹈室打车只需要半个多小时,朴智旻在想该用个什么理由先走。
  正皱眉苦恼着,他突然张了张嘴,错愕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情况?”楼下的闵玧其跟朴智旻吃惊的表情一模一样,“你不是有那什么…宴吗?在这儿?”
  朴智旻怕闵玧其听不清,稍微把声音放大了一些,问:“你不是回家有事儿吗…在这儿?”
  闵玧其指着对面的路,说:“在那后面…我妈今天生日,非让我回来吃个晚饭…”
  朴智旻瞪大了眼睛,“我靠你这个骗子!是谁跟我说他妈的从外地来还穷得要死?!”
  闵玧其不甘示弱,“这他妈是我妈的房子又不是我的!我本来就穷得要死!”
  朴智旻一撩袖子,露出那只金灿灿的卡地亚,“难道这也是你妈的吗你这个骗子!”
  闵玧其大吃一惊,“你竟然偷我东西你个小王八羔子!”
  朴智旻正要吼一句什么回去,身后就传来金泰亨满含怒意的声音。
  “你在跟谁说话?!”
  朴智旻着实被金泰亨吓了一跳,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状况。但他反应晚了,金泰亨已经走到了他面前,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腕。
  朴智旻身上有很多个文身,其中有三个地方文了字母“K”,侧腰、小臂、耳后。
  金泰亨看着朴智旻白皙手臂上的青色字母,一瞬间不知道该生气还是震惊。他望向楼下的闵玧其,却发现闵玧其的目光同样复杂。

  “放开。”朴智旻低声说。
  金泰亨无动于衷。
  闵玧其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喊道:“你跟我回家吃饭吧,我妈好几次都说让我带你回家了。”
  朴智旻这次总算反应快了,他转头看向金泰亨,“我有事要先走了,你放开我吧。”
  金泰亨又问了那个问题,“你跟他在一起了?”
  朴智旻也给了他同样的回答,“这跟你有关系吗?”
  “没关系吗?”金泰亨把朴智旻的手腕握得更用力了,“那这是什么意思?”
  朴智旻顺着金泰亨的目光往下看,突然就笑出声来,“你不会以为…哈,对不起啊,容我解释一下,K有很多个意思,你非要理解成金泰亨的金,那是你的自由我管不着,但我有必要告诉你,在我这里,它的意思是闵玧其的其,听明白了吗?可以放手了吗?”

  闵玧其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但看金泰亨的表情并不友好,只得开口道:“能把智旻的手松开吗朋友?”
  “我说了,你不许跟他在一起。”金泰亨没有理会闵玧其,手上的力气大到像要把朴智旻的手腕生生掐断,“谁都不可以,你不许跟任何人在一起。”
  朴智旻却狠狠用力把金泰亨甩开,手镯摔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怎么回事啊你们两个?!”金硕珍这时正好进来,他连忙把朴智旻护在身后,“泰亨你不要太过分啊!”
  田柾国和金南俊跟着进来,都一眼看见了楼下的闵玧其。
  现在是什么状况,好像所有人都清楚了。
  闵玧其叹了口气,却不再说话,他和朴智旻对视一眼,转身走了,一边往家里走一边给朴智旻发消信,说:饭我就不吃了,我回去看我妈一眼,顺便开车过来,你等我吧。
  朴智旻拿起手机,望着屏幕时刻意莞尔,他用语音回道:“替我给阿姨带个好,我改天一定去看她,你早点过来,该迟到了。”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72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