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无常》主vmin「06」

  1.
  “那个也是同事吗?”金南俊看着闵玧其的背影问。
  朴智旻把手机收起来,揉了揉发红的手腕,“看起来只像同事吗?那这就是他的不对了,不过他上班时间确实和我一样,我就暂且不纠正吧。”
  “要走了啊…”金硕珍过来抱了抱朴智旻,“好不容易才见到你,下次指不定是什么时候了。”
  朴智旻毫不介意地和金硕珍拥抱,笑容发自内心,可他却说:“最好还是不要再见了吧,你们是公众人物,认识我这样的人,不好。”
  田柾国也过来从背后抱住朴智旻,朴智旻没什么反应。从前田柾国年纪太小,什么也不懂,朴智旻对他的嫉妒都是隐藏在关心之下的,如今不怀念,也不恨。
  这个拥抱很长,但金南俊和金泰亨只是站在原地看着,神情各异,眼神却都是灼热的。
  “会有人来接你是吗?”金硕珍问。
  朴智旻说:“嗯。”
  金硕珍点点头,“那我就不送你了,你要…多保重,知道吗?”
  朴智旻笑了笑,“没问题啊。”
  田柾国说:“智旻哥,你要是想我们,就听我们的歌。”
  “你们的歌?”朴智旻无奈,“你是不知道我那个同事一天到晚要放多少遍,我都会唱了,尽管放心。”


  金泰亨的指尖几乎掐进掌心的脆弱皮肤里,他抿着唇,痛苦几乎快从眼里掉出来。他想不通朴智旻为什么可以镇定自若,像老友叙旧从前什么都没发生过,分明动情的人是朴智旻,说爱的人是朴智旻,奋不顾身的人是朴智旻,把金泰亨当做全世界的人,都是朴智旻。凭什么说不在意就不在意了,凭什么冷静,凭什么从容,凭什么和别人在一起?金泰亨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把朴智旻带走,锁在房间里,哪里都不许他去。
  “哥,柾国。”金泰亨沙哑着嗓子低声道:“我有话和智旻说,你们能出去一下吗?”
  金硕珍犹豫了一下,说:“那你不能再欺负智旻了啊…”
  金泰亨点头。
  金硕珍就和田柾国一起回了屋里,金南俊却在此时上前,从背后把朴智旻圈进怀里。朴智旻依旧没什么反应,只是偏了偏头,觉得金南俊的下巴硌得他肩膀疼。
  “南俊哥。”金泰亨皱眉,“你能不能…”
  “智旻啊。”金南俊没有听金泰亨把话说完,他在朴智旻耳边道:“你跟所有的一夜情对象都可以做朋友吗?还是说……你们因为上过床,就真的在一起了?”金南俊把朴智旻抱得很紧,温热的呼吸洒在朴智旻侧脸,语气充满情欲,“那…跟我也可以吗?”
  金泰亨错愕,但他沉默着,似乎是想看看朴智旻会有什么反应。他和金南俊都以为朴智旻会害怕,或是震惊,再或者气愤。没想到朴智旻却抬手,用微凉的指尖勾了勾金南俊的发尾,“哥哥啊,你说这种话,不怕我曝光出去吗?”
  金南俊低声笑了笑,大手直接伸进了朴智旻的衣服里,用力摩挲他皮肤细嫩的胸膛,“随便你。”
  于是朴智旻道:“那,要是你对自己技术有自信的话,来试试啊。”
  金泰亨终于没办法沉默下去了,他把朴智旻拉开,但没有拥进怀里,只是怒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干什么?满足生理需求而已,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你们艺人就没性欲了?我才不信。”朴智旻眨眨眼睛,“我和玧其哥的确是因为一夜情认识的,不过…相处起来感觉还不错?谈谈恋爱,好像不是不行,所以啊,”他转头看向金南俊,“你动动手可以,我拒绝跟你做爱。”
  金南俊并没有生气,也不觉得难堪,他张开双臂笑起来,脸上有很深的酒窝,“好,我尊重你。”
  朴智旻听话地被金南俊迎面抱进怀,甚至伸手回抱住他。
  这只是一个分别前的短暂拥抱,金南俊没有停留太久,松开时深深看了金泰亨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进了屋。
  朴智旻听见有车驶来的声音,手机也跟着响了,于是微笑着像金南俊刚才那样对金泰亨张开双臂,“你也需要一个告别的拥抱吗?”
  金泰亨握紧了双拳,“你非要这样吗?”
  朴智旻:“不要的话,那我走了,我哥来接我了。”
  金泰亨顿了顿才说:“我送你下去。”


  2.
  闵玧其把车停在楼下,坐在驾驶座上对下楼来的朴智旻打了个响指,示意他上来。
  朴智旻对身后的金泰亨道:“你进去吧,我走了。”
  金泰亨没有反应,眼神深不见底。
  朴智旻并不打算等金泰亨回答,他说完话就朝闵玧其的方向走了。谁知道刚迈出去两步,金泰亨又开口说:“等等。”
  朴智旻回头,“什么?”
  金泰亨说:“那我是不是也可以?”
  朴智旻反应过来金泰亨的意思了,但他来不及做出行动,金泰亨就大步上前来。

  朴智旻的腰很细,金泰亨一只手就能把他圈起来。
  亲吻是生涩的,勾起的不是欲望,仅是回忆而已。
  两个人的练习室、熄灯后的宿舍房间。
  那时的吻偶尔会觉得甜,现在不了。

  闵玧其忍住冲动,只把两个人扯开,没有动手,他说:“既然是公众人物,能不能要点儿脸?”
  朴智旻用手背擦了擦嘴唇,笑着摇了摇头,“你这吻技…是有点儿不敢恭维,看来私底下真的没去约过炮啊,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闵玧其一巴掌拍在朴智旻后脑勺上,“滚回车上去,下班之后跟你算账。”
  朴智旻大笑着被闵玧其牵着走了。
  金泰亨听见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然咱们干脆在一起吧。”

  后来,车就开远了。


  “玧其哥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拉你当挡箭牌,我实在…没办法了,我…我真的……”朴智旻坐在副驾驶,双手撑着额头,急促地呼吸着,话都说不好,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着,“我就不应该来的…我也不是故意隐瞒你们,可是以前…我……对不起…哥对不起……”
  闵玧其没有转头看朴智旻,只是把纸巾盒拿出来扔在他腿上,“现在五点半,你还有时间。”
  朴智旻颤抖着声音断断续续地说:“哥你不知道我刚才…我,我说话特别难听,我还…其实那都是装的,哥…我差点就装不下去了……”
  “嗯。”
  “哥…我真的很努力了……我很害怕啊,怕露出痕迹,怕又重新…哥,哥,我很害怕啊……”
  闵玧其拍了拍朴智旻的背,“我的意思是,他听不见了,你还有时间,想哭就哭吧。”
  朴智旻沉默了一会儿,终是泣不成声。


  看起来赢得很漂亮,但内心早就被侵蚀到腐坏了。
  他从前的“最单纯”,经过岁月洗礼,沉淀成“最虚伪”,好在虚伪得够真实,一眼看过去,没有人发现他遍体鳞伤,可惜快乐不明显,浑身都是刺。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197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