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无常》主vmin「08」

  
  C8
  1.
  还以为闵玧其说搬家只是提个意见而已,平时总看他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没想到办起事来雷厉风行,第二天一早朴智旻和郑号锡就被他拎着领子提起来,睡眼朦胧地被推搡着去收拾行李,说是搬家公司已经联系好了,下午郑号锡上班前就过来,争取在不调休的情况下两天内“转移阵地”。
  郑号锡表示住久了有感情,他舍不得这里,要闵玧其想办法收买他才行。
  闵玧其懒得废话,双手托着郑号锡的腰,像抱小孩儿一样把他抱出了房间,嘴上还很不温柔地说:“要么收拾东西,要么你以后自己住这里。”
  郑号锡连忙双腿盘起来,整个人缠在闵玧其身上,“不行,我离开富二代会死的,你说了要包养我了,不能不算数。”
  闵玧其怕郑号锡会从他身上摔下去,只得把郑号锡抱得更紧。他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挣扎半晌,才终于吐出来一句:“……那我他妈还说了除非你天天躺下给我操呢,你给了吗?”
  郑号锡回答得一本正经,“小其老师,你看起来不像是缺炮友的人啊,别人我就不说了,智旻不是在你身边吗?你要做爱,肯定先找……”
  “打住。”朴智旻揉着眼睛从房间里出来,“我跟玧其哥不是炮友关系,我们那是真实的兄弟情。”
  郑号锡面无表情,“好好笑哦。”
  闵玧其把郑号锡放在客厅的桌子上,玻璃桌上很凉,郑号锡下意识把腿蜷得更紧,彻底是整个人缠住了闵玧其。朴智旻打了个哈欠,觉得他俩可能得浪费好一会儿时间,于是关上房间门,打算睡个回笼觉。


  “我还以为你挺聪明的,没想到智商负数眼睛也瞎。”闵玧其按着郑号锡的后脑,让他低下头来凑近自己。
  郑号锡撇撇嘴,“早知道你和智旻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我就不一天到晚到处回避了,还不是你们看起来感情太好,我老觉得夹你们中间像电灯泡。”
  闵玧其直接吻上郑号锡的唇,微微喘息着低声说:“自己脱。”
  作为闵玧其的前炮…性伴侣,郑号锡表示他有点儿害怕,“我们不能先吃饭吗?”
  闵玧其一口咬上郑号锡的锁骨,“有反应了,我能怎么办?”
  郑号锡笑道:“那看来哥哥我还是有魅力的,你都认识我这么多年了,接个吻就能有反应,是不是我变好看了?哈哈哈。”
  闵玧其往郑号锡背上拍了一巴掌,“没大没小。”
  “好的小其哥哥。”郑号锡搂着闵玧其的脖子,低声说:“咱们能去你房间吗?这桌子太硬了,我还是喜欢在床上的。”
  闵玧其二话不说抱起郑号锡就往房间走,郑号锡扯着闵玧其的领子,假装凶巴巴的样子说:“我警告你啊,我下午还得跳舞的,你别乱来。”
  闵玧其笑着点头,“可以啊,做不完的先欠着,晚上继续。”

  于是搬家公司的人来的时候,朴智旻十分尴尬地递过去两个小箱子,脸不红心不跳地胡扯:“不好意思啊,今天就这么点儿东西,给您打电话那人有事儿不在,各位明天见……”
  老房子不隔音,郑号锡扯着嗓子喊的那几句“我操啊闵玧其你能不能慢一点进来”全都传进了搬家公司的人耳里,其中一位大叔甚至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
  朴智旻一脸“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觉得尴尬我也不跟他们3p”地送走了他们,然后又缩回了房间里。
  他有点儿猜不透闵玧其,喜欢就喜欢啊,想在一起就说出口啊,非要用他那张多点儿表情就会死的脸假装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如果郑号锡哪天真在外面有个别的性伴侣,那闵玧其可能会疯掉吧。
  演戏的人果然是把尊严放在首位,哪怕是爱,也不允许自己降低姿态。非得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告诉对方“你真的可有可无”。其实这样一点儿意义都没有,但朴智旻觉得他根本没资格说闵玧其,于是一直沉默。


  2.
  下午又是三个人同时出发去工作的地方,闵玧其开车,朴智旻坐副驾驶,郑号锡躺在后座上鬼哭狼嚎,还说:“小其老师我喜欢你的新车,请你以后就用它全天接送我,我今晚愿意陪你解锁新姿势。”
  闵玧其神态自若地回答:“我每个月交房租的时候你都是这么说的。”
  郑号锡摊摊手,“那没办法,你不温柔啊。”
  闵玧其:“是谁说喜欢我这样的。”
  朴智旻被他们俩的对话吓了一跳,刚咽下的珍珠奶茶差点卡在喉咙里,呛得直咳嗽。倒不是不了解郑号锡和闵玧其之间单纯又复杂的关系,只是他们三个人住在一起并且认真工作了以后,就很少再见他们这样了。好像一瞬间回到了刚认识的时候,朴智旻觉得这种感觉有点儿微妙。
  “说起来我们为什么要请搬家公司啊?”郑号锡说:“小其老师你自己开车不行吗?”
  闵玧其:“你不要以为你东西很少。”
  郑号锡:“……这不是两辆吗?”
  闵玧其:“车型太小了,后备箱只够塞你一个箱子,你想想光是你一个人的衣服就塞了几个衣柜?”
  于是,闵玧其和郑号锡就着“衣服多是好是坏”为论点进行了一场口舌交战,朴智旻一开始还在笑着听,后来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他解锁屏幕翻了翻,瞬间就笑不出来了。

  「智旻,我是硕珍哥,这是我的号码,你存一下,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联系我,不多打扰你,不用回复。」
  「智旻哥,我是柾国,下次我有时间打游戏就给你打电话,太久没玩儿了,你带带我。」
  没有金南俊和金泰亨。

  朴智旻没回他们,反倒是从收件箱里翻出金南俊,给他发过去一条:日你妈。
  金南俊很快就回过来:之前他们问我要了好几回我都没给,现在见到你人了我还不给,说不过去了吧。
  朴智旻:之前是多前?你什么时候又是从哪里知道我号码的?连我的一夜情对象都那么清楚,你几个意思?
  金南俊:四年前我无意间去你学校散过步,在长廊的宣传栏里看见你的照片才知道你在首尔上了大学,后来我就常去看你学校的论坛,手机号是你自己在论坛里发的。
  朴智旻有点无奈,金南俊说得太真实了,他想怀疑都没有理由。四年前他们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团体,知名度不高,人气低迷,四处散个步,真的不容易被发现。那年朴智旻还在上大一,闲来无事参加过几个舞蹈比赛,宣传栏里总出现他的身影。至于手机号…的确是朴智旻自己留的,那是因为朴智旻不愿意住宿,学校附近的房子又很贵,他就在论坛里发了个合租的帖子,谁会想到合租的室友没找到,反倒是被金南俊发现了。
  于是朴智旻又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玧其哥的。
  金南俊在家里时跟朴智旻提到了“一夜情”,想来对朴智旻的过去是有一些了解的,这让朴智旻很不好受。
  结果金南俊却说:后来有一次我又散步到你学校,忍不住给你打了通电话,结果是他接的,我听声音不对,以为号码是错的,就把电话挂了,结果刚挂断,就在校门口看见你。你跟他挥手告别,然后走了几步又回头对他说,上床可以,我不谈恋爱。
  朴智旻差点没笑出来,他现在百分百确定金南俊没撒谎了。
  朴智旻那时已经和闵玧其郑号锡住在一起了,论坛找人合租的帖子沉了很久,他就没去删,突然有陌生来电,他还以为是有人要找他合租,他不好意思说室友已经找到了,就干脆直接让“室友”接。而且,最后的那句话他真的那么对闵玧其说过,但那是因为分别前闵玧其低声问了他一句:你能不能找个人好好过?

  “干什么呢一个人傻笑?”闵玧其瞥了朴智旻一眼。
  朴智旻摇摇头,顺手把短信通通删掉,一个号码也不存。
  看来他担心的问题并不存在,金南俊什么也不知道,甚至给他打上了一个性生活不太保守的标签,或许正因如此,对朴智旻那么彻头彻尾的改变才不觉得有多意外。朴智旻完全不想为自己辩解,哪怕闵玧其只有那唯一的一天刚好有事顺路送他回了次学校。
  他觉得这样很好,被误解就被误解,反正离那四个璀璨又“干净”的人更远了,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们本该背道而驰。
  最好越来越远,最好事事都相反。
  最好不要再见。


TBC

评论 ( 19 )
热度 ( 179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