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无常》主vmin「09」

  C9

        后来,金南俊还对朴智旻感叹了一句:上大学了啊,真好。
  朴智旻忍住好大的劲儿才又直接删了短信,没问金南俊他心里想的那句“哈哈哈你羡慕吗”。他觉得问起来太傻了,金南俊有什么好羡慕他的,路上随便抓个人都认识金南俊,而朴智旻那点儿仅存在于学校内和闵玧其推特里的名气,别说不够看了,简直是穷酸得可怜。
  闵玧其有时候会把朴智旻和郑号锡发进他的推特里,评论区每次都会陷入一片“是糖旻还是糖锡”的剧烈争吵,郑号锡总会一边吐槽“小其老师你到底为什么要取个这么可爱的网名”一边开着自己的号过去反驳“是喜糖好吗喜糖”。朴智旻倒是无所谓,他甚至连推特账号都没有申请,郑号锡给他念评论的时候,他通常都是一笑而过。他其实并不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个什么样的人,只希望那四个人能清楚他如今自由洒脱,离开好过求全,并且从不后悔。
  
  闵玧其和郑号锡今天下午下班后没有等朴智旻,他们先回去继续收拾东西。朴智旻坐在落地镜前玩手机,等上课时间到。他的学生不多不少,好在普遍是初高中生,接受能力不差,教起来并不会特别辛苦。只是个别学生爱闹,还总想着能不能跟朴智旻谈个恋爱,这让他很苦恼。有一次郑号锡还开玩笑对朴智旻的学生说:想跟你们小朴老师谈恋爱,得先在你们学校当个首席,顺便考上大学,再跟隔壁小其老师的学生打一架,最后赢的人可以追追看。
  虽然是玩笑话,但听在耳里总是舒服的。朴智旻无数次想告诉那四个人,他一点儿也不差劲,曾经是釜山艺高的首席,当过一年多练习生,耽误了很多时间,可一离开公司,又顺利考上首尔的大学,现在生活很轻松,也被人喜欢着。
  很多发光的时刻,都想被他们发现,谁知道后来,他们的光更亮。

  手机突然震动,把朴智旻从恍惚的精神状态中拉出来,他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又是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但……号码是陌生的,数字却不算。
  尾号是1013,他的生日。
  
  「智旻,出来一下吧,我在你舞蹈室后面的咖啡厅,包厢里。
  我是泰亨。」

  朴智旻愣了一下,胸口又开始闷了。他手指微微颤抖着,打出“没空”两个字,但没有立即发送。他在想会不会有更好的回复方式,说没空,不去见,会不会显得自己太胆小,是不是会让金泰亨觉得自己还没有放下。想了一会儿,他还是把没空两个字删掉,回过去一句:我快上课了,没空出去,有什么事你短信里说吧,打电话也行,但是要快一点。
  金泰亨很快就回过来,他说:我在这里等你可以吗?
  朴智旻说:那你就等着吧。
  回完短信,朴智旻飞速把手机开了免打扰,扔到一边不再管。
  原来放下都是假的,他慌到上课之后连舞步都跳错,甚至有学生过来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能怎么办呢?朴智旻只能点头,说抱歉,昨天睡太晚,有点不在状态。
  现在不在家,郑号锡也不在身边,没有人能告诉他,他今天这个样子,适不适合见“故人”。盛气凌人的姿态还在吗?冷漠带刺的话还说得出口吗?怎么事到如今还是害怕,时光累积的镇静都去哪里了。

  朴智旻的课八点半就下了,为了掩饰慌乱和“其实很想念”,他把舞蹈室收拾干净才拿起手机关掉免打扰。
  没有新短信,没有来电提醒,金泰亨没有再联系他。
  朴智旻穿上外套,没有擦额头的汗,关上舞蹈室的门就朝着马路后的咖啡厅去了。他不知道金泰亨找他要做什么,内心设想了无数种可能,又通通被自己否决。他如今已经不想再接触从前的人事物,只是想证明自己年年岁岁平安快乐罢了。

  这时已经晚上九点,咖啡厅里人不多。朴智旻在推门前停了停步子,在玻璃橱窗前看了一眼自己,可是光线太暗,只能依稀看见有个纤瘦的轮廓,穿着一身纯白色,黑发如无垠夜空。
  闵玧其的评论区里曾有人说朴智旻像个洋娃娃,应该摆在橱窗里供人观赏。朴智旻没有推特账号,所以听见郑号锡给他念这句评论只好笑着摇头,那时郑号锡说:应该问问这位妹妹追不追星,她要是见过金泰亨,估计要疯,金泰亨就是个人形娃娃吧,我跟你说啊……
  郑号锡后面的话,朴智旻没有听进去。他也觉得金泰亨像个洋娃娃,精致得不像话,值得被人一见钟情。

  朴智旻走到咖啡厅二楼,二楼只有两个包厢,其中一个开着门,里面空无一人,于是朴智旻走到另一间门口,理了理衣角,小心翼翼地深呼吸,然后抬手敲门。
  原以为以金泰亨的脾气,一定会紧紧皱着眉,不耐烦地质问朴智旻为什么现在才来,那朴智旻就可以顺其自然地把准备好的那句“不是你自己非要等吗”说出口。可没想到门一打开,金泰亨就伸出一只手把朴智旻拉进包厢里,迅速关上了门,紧接着朴智旻就迎面撞进一个温热的拥抱里,差点喘不过气。
  朴智旻有一瞬间的呆滞,几乎沉溺、溺死,好在理智没彻底断线,他轻轻推了推金泰亨,淡淡道:“我身上都是汗,你不难受吗?”
  金泰亨没有任何反应。
  朴智旻又说:“难道你们艺人对别人的男朋友都这么感兴趣?”
  金泰亨说:“我看见他了,他和郑号锡一起走的,他们是牵着手的,他不是你男朋友,别骗人了。”
  于是朴智旻就知道金泰亨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了,“谁告诉你性伴侣就不是男朋友了,我们三个,谁跟谁都能做,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金泰亨果然立即就松手把朴智旻放开了,“你非要这么作践自己吗?”
  朴智旻微微一怔,随即又笑出声,“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一没滥交二没堕落,我怎么就作践自己了?”
  金泰亨双手搭上朴智旻的肩,“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不许跟任何人在一起。”
  “那我也警告你最后一次。”朴智旻把金泰亨的手打开,“别他妈再来烦我。”
  金泰亨别过脸去,“我今天不和你说这个。”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来两样东西,都塞进了朴智旻手里,“这是你上次忘在家里的。”
  朴智旻动作自然地把闵玧其的手镯戴回了手腕上,又顺手打开烟盒,本来是想点根烟的,却发现烟盒里没剩多少,他忍不住嗤笑一声,“哟,你们还能抽烟呢?”
  金泰亨低声说:“因为是你喜欢的,我想看看你都喜欢什么。”
  朴智旻笑意更甚了,“不好意思啊,我不喜欢云斯顿,这是隔壁学生给的,难抽,还甜,你要喜欢,你拿去得了。”

  他们见面的时间很短,话都没有说上几句,最后还是金泰亨先缴械投降。他把棒球帽压得很低,从朴智旻身边擦肩而过,走时没有说再见。
  朴智旻深吸口气,捧着桌上早就凉透的咖啡杯发呆。
  这应该是金泰亨喝过的,还剩下一大半,但朴智旻不喜欢咖啡,太苦了,他现在不需要苦涩的东西,生活已经够苦了。

  晚上的气温很低,朴智旻出了咖啡厅后忍不住把外套裹紧了一些。
  这个点不算太晚,路上处处都是行人,朴智旻不敢把负面情绪都发泄出来,他戴上耳机,自言自语地小声道:“朴智旻,别哭啊,先回家好吗,再忍一忍,有什么关系。”
  “别哭啊,朴智旻,别哭。”
  “啊回家应该先干点儿什么呢,洗个澡吧,玩会儿游戏。”
  “快搬家了是不是应该先收拾东西,要搬家了。”
  “不过我没有多少东西,还不如……忍住啊,朴智旻。”
  “怎么那么没用。”

  走到一个分岔路,才终于坐上出租车,朴智旻报了个地址就不说话了,反倒是司机师傅一直在跟他聊天,天南地北什么都说,朴智旻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后来见朴智旻没反应,司机师傅也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他按了个开关播放音乐,第一首开口第一句就是金泰亨唱的。
  “诶,你们年轻人是都爱听这个吗?”司机师傅把音量稍微调大了一些,“我女儿特别爱这个组合,尤其是那个叫什么金泰亨的,海报贴了一房间。”
  朴智旻一瞬间就哭出声了。
  司机师傅顿时手足无措,“怎么了突然?”
  朴智旻满脸都是泪,但还是笑着说:“想家了。”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128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