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无常》主vmin「10」

C10

  朴智旻很容易哭,一哭就会被发现。于是他刚一到家就被郑号锡满脸担心地拉着问“怎么回事”,朴智旻犹豫了一下,抬起手腕把手镯摘了下来拿给闵玧其,说:“哥哥们,我想谈恋爱了,走心的那种。”
  郑号锡把闵玧其手里的手镯拿去戴在了自己手腕上,一脸“如我所料”地说:“是上次你那什么同学聚会里的人来找你了吧?那里面是不是有你前对象啊?我们智旻当初肯定有一段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
  “不是,我是想说……”朴智旻迟疑着问:“我很不检点吗?”
  闵玧其:“哪方面的?”
  朴智旻:“每方面。”
  闵玧其:“没有啊。”
  朴智旻:“那就行。”
  闵玧其一头雾水。
  郑号锡却笑着说:“你想谈恋爱?玧其哥不行吗?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嘛。”
  朴智旻:“……今天刚做过爱的人没资格把炮友介绍给我。”

  想让金泰亨羡慕他的不羁和自由,又怕金泰亨会厌弃他的随性和顽劣。想给金泰亨看自己最好的样子,又怕他会不屑一顾。而且,怎样才是朴智旻最好的样子,他自己都记不清了。还存在吗,消失了吧。


  金泰亨十几岁的时候很感性,每到夜深人静,那些满嘴獠牙的负面情绪就张牙舞爪地将他吞噬殆尽。这种时候,他就会很需要朴智旻,把朴智旻的温暖和坚强都掠夺干净,他的恶梦就会散去。金泰亨总是这样,把朴智旻拉进深渊,悲伤全都扔给他,还留他一个人沉睡在漫无边际的黑夜里,无法苏醒。

  
  七年前,他们还是练习生的时候,朴智旻就几乎和金泰亨形影不离。他们俩收拾自己的速度比宿舍其他人要慢一些,于是每天都是他们最后出门,下了楼就没命地跑,朴智旻还要背着两个人的早餐,有时候起晚了,朴智旻就会只准备金泰亨一个人的,自己是无所谓,但一定要把金泰亨照顾好。他们在练习室里也总站在一起,金泰亨困到站不住的时候,朴智旻就会替他盯着舞蹈老师,让他在自己身后蹲着休息一会儿。
  那年的练习室条件不够好,人一多,练起来就很容易觉得闷。春秋季节是最好受的,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实在闷得难受了,等跳完正在进行的那一段,他们就会抢着去窗边透口气。朴智旻常被一下子挤到站不稳,金泰亨每次都会笑着护住他,不让他被别人挤开,手放在他腰上,一个微小的动作就能让他开心一整天。
  夏天的练习室最折腾人,没有空调,只有两架大风扇。朴智旻和金泰亨起得晚,出门也晚,从来都没机会站到有风的地方,有一次金泰亨差点中暑,一整天都脸色苍白,朴智旻就趁午饭的时间偷偷跑出去给他买了个小风扇,悄悄藏在更衣室的储物柜里。其实很多人都有自己的小风扇,但朴智旻太胆小,违反一次规定,每天都会心惊胆战。
  冬天的练习室对其他人来说很难熬,但朴智旻的记忆里却都是甜的,因为金泰亨会和他共用一个保温杯,还会把朴智旻的手牢牢抓紧,藏在自己手套里,共享同样的温度。
  他们去练习室比别人晚几分钟,结束练习就会主动比别人晚双倍的时间,有几次金硕珍实在忍不住,大清早就叫他们起床,告诉他们不可以再每天那么晚蹲在楼梯间吃快要冷掉的饭菜了。可惜金泰亨和朴智旻好像天生就很能拖,金硕珍不管几点叫他们起来,他们都会是最后出门的两个。再到练习时间更紧凑的时候,他们甚至会一起洗澡。
  金泰亨在朴智旻面前是亲口承认过“我们已经在一起了”的,可他们的关系,直到朴智旻最后离开,都没被所有人知道。
  金泰亨对朴智旻的态度很平常,平常到他对每一个人都会那样。他是朴智旻的“最特别”,但朴智旻不过是他的“偶尔兴趣”,所以他们注定走不到一起。

  所以朴智旻才觉得崩溃。
  不是觉得他“配不上”吗?那现在又为什么要频繁出现?

  “你怎么回事……”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朴智旻看见穿着睡衣的闵玧其面无表情地推门进来,“你跟号锡哥又有哪里出问题了吗?”
  闵玧其半个身子躺上郑号锡的单人床,看起来不太高兴,“他不知道跟谁一直聊天呢,让我晚上跟你睡。”
  朴智旻:“我不跟你睡。”
  “……”闵玧其:“行了,刚好,说说吧,晚上出什么事了?”
  朴智旻撇了撇嘴,“你又要窥探我的隐私。”
  闵玧其:“我这还算窥探吗?我都亲眼见到了。”
  朴智旻转了个身,背对着闵玧其,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小声道:“金泰亨来找我了,把东西还给我,没了。”
  闵玧其:“没了?”
  朴智旻又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他说,他来的时候看见你和号锡哥了,你们牵着手走的。”
  闵玧其:“你怎么回答的?”
  朴智旻:“……我说,我们三个谁跟谁一起都能做爱,你们牵手…就牵呗…不代表什么。”
  闵玧其笑了笑,“扎心了啊。”
  朴智旻往被子里缩了缩,“对不起啊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闵玧其叹了口气,“你就死要面子活受罪呗。”
  朴智旻嘀咕了一句,“你还不是一样。”
  闵玧其:“别说我了,今天先说你,你不是还很喜欢他吗?他是从前对不起你了,还是怎么样?”
  “没有。”朴智旻说:“谁都没有对不起我。”

  谁都没有对不起他,他们都不过是按照原本的生活轨迹不停地前进着,只是走着走着,朴智旻停下了,可是没有人拉他一把。对他好的人没有,享受着他的好的人也没有。他当初并没有把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是他们松开手,看着他掉下去的。
  爬不上来了,被绝望压垮了,只能被俯视了,骄傲都死透了。

  谁都没有对不起他,只是从前他喜欢金泰亨,现在,他不想喜欢了。
  爱都耗尽了。

  
  夜深之后,朴智旻回头见闵玧其的手机灯还是亮着的,于是说:“哥,我问你一个问题啊。”
  闵玧其:“嗯。”
  朴智旻:“你和号锡哥,又是为什么不在一起?”
  闵玧其直接笑了出来,“他得喜欢我,我才能跟他在一起啊,他又不喜欢我,哪儿来的为什么。”

  后来,他们彼此沉默了一整晚。
  总是如此。

  
  为什么不在一起,这是很多人之间都会存在的问题。你还爱我,我也还爱你,但就是不能走下去了。
  到此为止,真的是一件可以用悲哀来形容的事情。
  
  朴智旻戴上耳机,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耳机里是金泰亨的声音,他们的新歌像在低声说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朴智旻只听金泰亨唱的那一句,不停地回放,可到底都没能把故事听懂,只知道这又是首情歌,不知道是想着谁唱的。


  所有人都在唱情歌,其实感情有那么重要吗?
  还不是什么都没了。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173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