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无常》主vmin「11」副糖锡/all旻

  C11

  最开始还以为上课时间不一样,搬家就用不着调课,没想到在这个小区住了一年多,东西比一年前添置了不少,搬起家来还真的很费劲,三个人轮流去估计得花上好几天,于是就都把上课时间调到了周末。朴智旻和郑号锡跟学生一直相处得像朋友,听说他们要搬家,有好几个都提出要来帮忙,他们都委婉拒绝了。郑号锡还拿学生的短信在闵玧其面前炫耀,说闵玧其平时总冷着一张脸,一点儿亲和力都没有,学生都不愿意跟他亲近了。闵玧其欲言又止半天,总算憋出来一句:“我在你面前,总没有冷着脸吧?”
  郑号锡说:“但是你话太少了,这让我很尴尬。”
  闵玧其:“因为我想多听听你的声音啊。”
  郑号锡完全没有相信,“哦哟说得好像马上就听不见了一样,我每天都在说话,你也不要对你的声音那么吝啬好吗?”
  闵玧其:“那行,我改。”
  “别改了。”郑号锡的表情有点儿奇怪,微微挑着眉,脸却侧了过去,“你现在很容易给人错觉啊你明白吗小其老师。”
  闵玧其:“什么错觉?”
  郑号锡:“你喜欢我的错觉。”
  闵玧其:“如果我说……”
  “啊啊啊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啊!”郑号锡打断闵玧其,神色夸张道:“金泰亨要在首尔拍戏!一直!在首尔!你知道这多难得吗?我靠我能不能去探班啊?会被挤爆吧?”他说着说着就去收拾东西了,好像并不是要和闵玧其讨论这件事情,只是单纯地想说出口罢了。走进房间,声音越来越小,后来闵玧其就听不见了。

  
  朴智旻提着两大袋垃圾下楼,放下之后发现手指被勒出了好几道红痕,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思绪飞出去很远。
  
  朴智旻以前喜欢给金泰亨写“情书”,有时候记在本子上,有时候是小纸条,他不论当时在想什么,写着写着,落笔就成了金泰亨。
  最开始金泰亨对这件事情嗤之以鼻,觉得两个大男生之间还一张纸条传来递去,很不合适。时间长了,他也就习惯了,反正他从来不回信,光看而已,不会浪费他多少心思。

  练习生时期压力很大,身体上劳累,心理上疲倦,忙碌到大脑里根本塞不进去多余的东西,可唯独想金泰亨这件事情不受他控制。明明在认真回忆今天刚学的舞步,想着想着,脑海中就都是金泰亨跳舞时的样子,明明在思考学校将要考试的内容,思考到一半,眼前又仿佛出现了金泰亨坐在台灯下看书的身影。
  有些思念是悄声无息的,不用刻意,它会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每一道肉眼不可见的缝隙里,来不及躲避,只能把思念看清。

  那年他们都是十几岁的年纪,笔下很多细腻的感情,朴智旻不知道金泰亨是怎么对待这些信的,只能确定金泰亨一定一字一句地看过。
  因为他曾在信里对金泰亨说:“你对我的好,我都会记住,并且加倍对你好,但我对你的好,我希望你接受时觉得理所应当。”
  金泰亨用实际行动做到了,所以朴智旻没有资格怪别人。
  关于那段没有回报的感情,金泰亨一点儿错都没有。
  是他的原话,是他的承诺,是他活该的。

  摸了摸口袋,发现烟没有带下来,朴智旻突然觉得无所适从。
  
  刚离开公司的时候,朴智旻的性格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也不会抽烟,难过起来连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只能把所有的负面情绪咽进肚子里,有时它们来得太猛烈,一下子消化不了,哽到喉咙口像吞过玻璃一样疼,那时朴智旻就会告诉自己,不能哭啊,不能哭,太丢脸了,会习惯的。
  不能哭,不能哭。这三个字能在心里盘旋重复很久,然后眼泪就不知不觉落了满脸。
  可哭出声了,还是嗓子疼,胸口也疼。
  哭过之后,还是什么都没有。
  
 
 
  “朴智旻啊!”郑号锡打开窗户,在七层楼高的房间对楼下的朴智旻大喊:“我他妈还以为你把自己扔进垃圾箱了!大冬天的你就穿件睡衣不觉得冷吗?!”
  朴智旻没抬头,眼里的情绪很多,他怕迁怒给郑号锡。于是沉默着走进楼道里,在风口处迷了眼睛,用力眨了眨,眼眶里又都是泪。

  他所经历的一切金泰亨都没有体会过。
  凭什么原谅。

  “朴智旻你可真够可以的。”郑号锡把家居外套往朴智旻身上披,“都跟你说了把衣服穿好再下去,你看,都要冻哭了吧?”
  朴智旻下意识接了一句:“哥你怎么那么好啊。”
  郑号锡一巴掌拍在朴智旻额头上,“我一直都好。请你现在滚回你的房间去,你那柜子都快卷成泡菜坛子了,你平时拿衣服怎么不见它皱?你的手指头是熨斗吗?”
  朴智旻被郑号锡逗笑了,拢了拢衣领,转身回了房间。

  原来已经是冬天。
  日子太平淡,竟不知年月。
  可现在回忆起冬天,甜味都过期了。

  朴智旻的东西比另外两个人少很多,他的时间几乎都花在纠结哪些该扔哪些不该扔上了,纠结完了之后就躺在空空如也的床上发呆。
  老房子的天花板并不是纯白色,盯久了会觉得困。

  朴智旻大三之后课就很少,加上早就开始在校外和郑号锡一起教舞蹈,赚够了一个人旅游的钱,一闲下来就四处旅行,花到只剩机票钱再背着个硕大的旅行包回来。
  他想把所有的往事都扔掉。
  四处停留,释怀一部分再走。
  可去过很多地方之后才恍然发现,一点用都没有,没有成功过,所以后来没有再走。
  
  

  “呀,智旻啊……”郑号锡终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长叹一口气,躺到了朴智旻身边。身上的厚外套不知什么时候脱掉了,只穿着薄薄的白T恤,躺下来的一瞬间空气中有淡淡的汗水味道,“要走了,会舍不得吗?”
  朴智旻想也不想就说:“不会。”
  郑号锡小声嘀咕道:“外面夜宵摊很好吃的,去更大的地方就没有了。”
  朴智旻:“你怎么不期待一下新家外面会有更好的夜宵摊呢?”
  郑号锡:“那也肯定没咱们现在家外面的好。”
  朴智旻沉默了一会儿,应了声“嗯”。
  
  
  少年时的烦恼不比现在少,但那时烦恼的都是单纯的事情。“老师今天说我跳得不好,可我真的很努力了”、“有个高音怎么都上不去,我是不是不适合唱歌”、“怎样才能快点出道啊,快看不见未来了”、“好不容易回一次家,爸爸妈妈又吵架了”。这些琐事放到现在来说虽然不值一提,但对于正在承受无尽压力的少年而言却是沉重的,几乎把他们压垮。而朴智旻还要把他有限的精力挖出来一部分放在金泰亨身上,主动去承受双倍的痛苦。
  如今回忆起来,其实最不快乐的人应该是自己,偏偏朴智旻当年永远都是一副笑容灿烂的样子。低头还在难过,一有人叫他,抬头就全都收敛了。如果叫他的人恰好是金泰亨,那他一定会立即笑出声。
  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快乐,快乐都是自以为的。
  非要多年之后回头望,才知道痛苦已从“过去”堆积到“如今”了。

  
  朴智旻做过一个恶梦,名为“我不爱你”。
  十七岁那年,金泰亨赐给他的。
  冗长岁月流尽,而今仍在梦中。

TBC

评论 ( 30 )
热度 ( 141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