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问你的佛,能渡苦厄为何不渡我。

《无常》主vmin「13」副糖锡/all旻

  朴智旻接完电话后就一直窝在房间里,今天原本打算做很多事情,现在什么热情都没有了,光是睁眼就浑身疲惫。他拢了拢睡衣,整个人都缩进被子里,想试试还能不能再睡一觉。
  烟灰还没彻底清理干净,窗户紧闭着,空气很闷。

  其实人不只是忍耐有限度,爱也有。一段时间内倾注得太多且没有回报,爱就不那么浓烈了。很多道理分明少年时就懂,所以如今金泰亨再三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朴智旻只能认为他是装的。而“装”这个字有很多种意义和延伸方式,金泰亨占了一种,朴智旻也占了一种,闵玧其和郑号锡又是另外的两种。装无辜、装无所谓、装冷漠、装不知道,他们都活在自己构造的世界里,自以为这样最安全。而事实是这点儿逢场作戏的虚伪既没能保护别人,也没能保护自己,那层脆弱到透明无色的防御,伸手一推就倒了,只是还没有人主动去破坏过,于是他们互相坚强,相信一切都“还好”。

  果然冬日,无雪无霜,偏偏寒冷刺骨。

  闵玧其回房间换了件厚外套,然后过来敲朴智旻房间的门。
  朴智旻头疼得厉害,语气不耐烦地喊了声:“你直接进来啊!”
  闵玧其就直接进去了,“起床,跟我出去买点东西。”他把朴智旻的被子一把掀开,“我不想一个人逛超市。”
  朴智旻不情不愿地换衣服,“又是号锡哥有想吃的东西了吧?他一大早就出去看别的男人,你还大冷天的出去给他买东西。”
  闵玧其挑眉,“伟大吗?”
  朴智旻:“如果不拖上我的话。”
  
  
  朴智旻被金泰亨那通电话勾起来的坏情绪还没消散,坐在副驾驶一声不吭,闵玧其专注开车,没留意到朴智旻越来越低落的神情,还问他有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朴智旻正盯着窗外的广告牌发呆,没听见闵玧其在跟他说话。
  朴智旻有时候是相信“命运”的,尤其相信“属于你的东西终会属于你,不属于你的东西强求不来”这句没有营养又很实用的老话。时间过去这么久,他总算看清,光明和耀眼都不属于他,金泰亨也不属于他。但他在泥沼中挣扎的时候,是得到过救赎的,现在的生活不痛苦,他应该知足。

  “你能搭理我一下吗?”前面突然堵车了,闵玧其揉了揉脖子,转头看向朴智旻,“我觉得我们到商场都该吃晚饭了。”
  朴智旻心情不太好,说起话来根本不过脑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是你自己几步路还非要开车。”
  闵玧其刚才光顾着看路了,根本没留意四周,回过神来才发现他走的这条路是“他们”广告牌最多的地方,又是代言,又是LED灯牌,朴智旻想看不见都难,于是只好道:“车不能停这儿啊,没办法了,你闭上眼睛睡会儿,到了我叫你。”
  “没关系。”朴智旻在看马路边的公交站台上他们四个代言过的饮料广告。有点旧了,还没更换,在遍布霓虹灯的繁华街道显得有些突兀,但海报上金泰亨的脸还很清晰,精致的五官和他本人并无差距。朴智旻深吸口气,别过脸,对闵玧其淡淡道:“对不起。”
  闵玧其一下子没明白朴智旻在“对不起”什么,干脆当没听见,继续低头玩手机。现在还不晚,天色却渐渐暗了,风越刮越大,是将要下雨的迹象。闵玧其抬起一只手拢了拢外套,正想问朴智旻需不需要开暖气,目光就顿住了。
  他自认为值得上心的事很少,所以几乎没什么脾气,对谁都没发过火,但在看清楚屏幕的一瞬间,隐藏在皮囊下的愤怒几乎掩盖不住。
  
  “朴智旻。”闵玧其低唤了一声。
  朴智旻抬眼,“嗯?”
  “可能你会不开心。”闵玧其把手机扔给朴智旻,“但是迟早知道,你自己看吧。”
  闵玧其的手机正好扔在朴智旻腿上,屏幕还是亮着的,朴智旻没拿起来都能把画面看得清清楚楚。
  
  屏幕上是郑号锡在ins上传的照片,照片里的人是郑号锡和金泰亨。金泰亨轻轻搭着郑号锡的肩,郑号锡的眼神很亮,他们都微笑着,似旧友,又似爱人。
  照片的配文是:我算是史诗级追星了吗?节目在下个月三号播出,虽然落选了,但是收获很大,感谢。
  而这张照片,根本不是郑号锡在录节目时拍的,他穿着今天出门时的那件黑色外套,照片背景是剧组,金泰亨脸上带妆,一看就知道还没收工。
  发布时间距离朴智旻挂断金泰亨的电话只过了不到二十分钟,朴智旻不明白金泰亨到底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朴智旻说。
  闵玧其拿回手机,锁上屏幕,“又不是你的错,你道什么歉。”
  车辆重新流动了,闵玧其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过去,然后沉默着开往与目的地相反的方向。
  “不给号锡哥买东西了?”朴智旻问。
  闵玧其说:“现在别提他。”
  朴智旻轻声笑了笑,“不喜欢他了?”
  闵玧其:“这两分钟内。”
  朴智旻还是说:“对不起。”
  闵玧其不解,“对不起什么?”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我现在立刻给金泰亨打电话,告诉他号锡哥真的很喜欢他,所以不要那么做。”朴智旻掐着自己的手指,眼睑低垂,似乎很不想把话说出口,“不要试图用这种方法来刺激我。或者我应该告诫他,号锡哥对他的喜欢是超越界限的,如果他不收敛,日后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但是哥,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听见他的声音。”
  闵玧其问:“几分钟内?”
  朴智旻:“永远。”
  闵玧其顿了顿,说:“那就算了。”
  朴智旻转头看过来。
  闵玧其说了个陈述句:“你还是忘不了他吧。”
  “是,也不是。”朴智旻稍微把窗户摇下来一点,冷风猛地灌进来,把他的头发吹得很乱,他又往下摇了一点,整张脸都跟着没有知觉了,“其实没有过什么念念不忘,这几年我忙得很,没时间记住他,只是以前爱得很认真啊…后来又没有爱过别人。”所以他一出现,就好像所有扔掉的感情都慢慢往回跑了,“所以我才和你们说想谈恋爱啊。”
  闵玧其竟然莫名觉得好笑,“这要换成别人有个大明星前男友,估计得缠他一辈子,也就你,巴不得没人知道你们认识。”
  “不是前男友。”朴智旻也觉得好笑,“不算。”
  闵玧其把车停在路边,关上朴智旻那边的窗户,还顺手开了个暖气,“先休息一会儿。”
  朴智旻:“然后去给号锡哥买东西?”
  闵玧其很难反驳,“对。”
  朴智旻莞尔,“你们快点在一起就好了。”
  闵玧其指了指朴智旻的上衣口袋,“你什么时候能给手机开个铃声就好了。”
  朴智旻低头,从上衣口袋里露出大半截的手机屏幕果然明明灭灭。  
  “接吧。”闵玧其说:“是他吗?”
  朴智旻摇摇头,“不是吧,不认识的号码啊。”
  他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边。

  金泰亨那边还是很吵,但他的声音好像被尘世分隔开,听得异常清楚,“智旻,你在哪儿?”
  朴智旻听见他的声音才想起来出门前把金泰亨的号码给拉黑了,他打不进来,“什么事?”
  金泰亨:“你电话为什么打不通?”
  朴智旻:“这不是显而易见吗?我不想让它通啊。”
  金泰亨沉默了很久,似乎是在考虑该怎么回答,可下一秒话说出口,就转移到了其他地方,“你又骗我了。”他说:“我问过郑号锡了,他跟你不是那种关系。”
  朴智旻把手机放下,打开免提,说:“哦,所以?”
  金泰亨:“你跟他们两个都不是那种关系,非要把自己说成那个样子,是想刻意跟我撇清关系吗?”
  闵玧其握住朴智旻有些僵硬的手,用嘴型无声地说:冷静。
  其实朴智旻真的很冷静,一颗心沉到海底了,思绪却很清晰。他说:“是啊,你既然都知道了,那能如我所愿吗?”
  金泰亨却说:“智旻,我们和好吧。”
  朴智旻笑出声来,“我跟你好过吗?”
  金泰亨隐忍的怒意彻底藏不住了,“当初是你说喜欢我的!你凭什么说走就走,凭什么喜欢别人?!”
  “挺好笑的。”朴智旻依旧从容,“你也知道加上当初两个字,那还说个屁,可以挂了吗,我影响我哥开车了。”
  闵玧其看着窗外静止的风景,忍不住说了一句:“没,你也可以聊一会儿。”
  金泰亨的怒意就更甚了,“你又跟他一起出去了?!”
  闵玧其:“这个他是指我吗?”
  金泰亨的声音冷了下来,“你开外放了?”
  朴智旻看了闵玧其一眼,闵玧其说:“开了,听你们说说悄悄话,挺好玩儿的。”
  金泰亨:“朴智旻,你凭什么。”
  朴智旻:“我的手机,还不让我开外放?谁规定的?”
  金泰亨:“明天晚上我去找你,如果你不出现,你的位子我就留给郑号锡了。”
  闵玧其差点砸了朴智旻的手机。
  朴智旻连忙关了免提,把手机放到耳边,沉声道:“金泰亨,你别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不追星,不是你的粉丝,一不在意你的情绪二不在意你的恋爱关系,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明天不可能会见你,号码我也会换掉,希望你能有点艺人的自觉,主动离我远一点。”
  

TBC
    

评论 ( 40 )
热度 ( 165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