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无常》主vmin「21」副糖锡/all旻

c20是图片,应该没有人漏章吧!!!

  c21


  闵玧其到舞蹈室的时候朴智旻才刚走不久,里面漆黑一片,他还以为没有人在,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才发现郑号锡抱着膝盖坐在角落里。闵玧其轻舒口气,把舞蹈室的灯打开,手电筒关掉,然后走去郑号锡面前,蹲下来和他保持平等高度,轻声问:“在这里多久了?”
  郑号锡垂着头,声音闷闷的,“一直在这里。”
  闵玧其笑着揉了揉郑号锡的头发,“那回家吧?”
  郑号锡抬起头来,一下子扑进闵玧其怀里,闵玧其很配合地伸手接住他,像哄小孩儿一样轻轻拍他的背。
  “哥,你快给智旻打个电话吧。”郑号锡把脸埋在闵玧其肩窝,说话的时候气息都洒在他耳廓。
  闵玧其忍不住把郑号锡抱紧了一些,再腾出一只手来给朴智旻打电话。
  听筒里只传来无情绪的系统女音。

  “关机了。”闵玧其顺手把手机放在地上,双手都拿来拥抱郑号锡。
  “那怎么办啊…是不是生我气了?”郑号锡搂紧闵玧其,“智旻刚才来过了,但是我说话很难听,还说不想看见他,让他滚…啊……天呐,怎么办啊…”
  闵玧其弯了弯唇角,“后悔了?”
  郑号锡撇撇嘴,“难过死了…”
  “没事,他来过就行,你先跟我回家。”闵玧其把郑号锡整个抱起来,“他应该是手机没电了,肯定不会跟你生气。”
  郑号锡又撇撇嘴,“可是我也很委屈呀……”
  闵玧其笑着把郑号锡抱出舞蹈室,没开车来,也不愿意把郑号锡放下,“你就会在我面前撒娇。”
  郑号锡打了个哈欠,小声嘀咕道:“我真的很委屈呀。”
  闵玧其耐心回答:“那要怎么才能不委屈呢?”
  郑号锡想了想,认真道:“你的车钥匙别拿回去了。”
  闵玧其一愣,苦笑一声,“行。”
  郑号锡:“我想在舞蹈室里再装一面落地镜。”
  闵玧其叹了口气,“好。”
  郑号锡:“我想在我们房间多放一个衣柜。”
  闵玧其:“可以。”
  郑号锡:“你的工资给我管,你太能花了。”
  闵玧其:“没问题。”
  郑号锡:“你睡前唱歌给我听。”
  闵玧其:“我不太会。”
  郑号锡:“我唱给你听。”
  闵玧其:“嗯。”
  郑号锡蹬了蹬腿,示意闵玧其把他放下来。
  “还有最后一个要求。”郑号锡眨了眨眼睛,冲闵玧其笑道:“小哥哥呀,亲亲我吧。”


  闵玧其深呼吸了一下。如果是别人,管他男女,稍微卖个萌装个嫩,闵玧其都会瞬间觉得反胃想吐,恨不得灌一口硫酸洗洗肠子。但要是郑号锡的话……他在心里感叹了一句:真他妈可爱疯了。然后上前捧起郑号锡的脸,完全陶醉地满足郑号锡这个很勾引人的要求。
  这个吻没有停留很久,郑号锡笑着把闵玧其推开了,看闵玧其满脸失落才忍不住道:“大马路上呢,也干不了别的,我跟你回家。”
  闵玧其立即转过身去,郑号锡十分默契地跳上来。


  “你会喜欢我很久吗?”郑号锡问。
  闵玧其想了想,说:“你现在回心转意还来得及,欠我的以后慢慢补。”
  “谁欠你的…”郑号锡有点困了,趴在闵玧其背上快要睁不开眼睛,“你现在最多是…把以前欠我的还给我了…我才……不欠你的…”
  闵玧其:“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爱我?”
  郑号锡:“这一觉醒来。”


  那一整晚朴智旻都没有回来。


  隔天下午,朴智旻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出现在了舞蹈室的隔壁琴行里。闵玧其正在给学生上课,眼角余光瞥见朴智旻,连谱子都漏看了一行。他的学生倒还镇定得多,纷纷回头礼貌地打招呼:“朴老师好!”
  朴智旻摸了摸鼻子,“不太好。”
  闵玧其回头,“怎么了?”
  “昨晚上没睡,太困了。”朴智旻指了指里屋,“我去躺会儿,哥你下课叫我。”
  闵玧其的学生都挥手跟朴智旻说再见,闵玧其点了点头,顺手给郑号锡发了条短信,告诉他朴智旻已经回来了,然后继续上课。


  朴智旻往常入睡很难,结果现在刚一躺下,就觉得四肢沉重,好像全身的器官都请了病假,几近虚脱。他想,金泰亨一定是故意的,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扯着他换了好几种姿势又做了一次,恨不得这辈子都嵌在朴智旻身体里似的。但好歹也算是打了个用不着说分手的分手炮,这辈子可以不用再见了,朴智旻甚至直接把那个没电的手机扔在了金泰亨家里没有带走。
  他觉得现在不太好。
  也可能很不好。
  恨不得昏死过去意识全无的那种程度。


  大脑沉重到梦都没机会做,醒来的时候还是躺下时的那个姿势,毯子搭在身上一点儿没挪动。而闵玧其和郑号锡都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朴智旻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
  朴智旻愣了愣,似乎感觉有点儿惊吓。他撑着枕头缓缓坐起来,呆呆地说了声:“啊?”
  “啊?”郑号锡捏了捏朴智旻的脸,“你昨晚上去哪里了,啊?”
  朴智旻不太敢说。
  于是郑号锡就明白过来了,“我知道了,他…没欺负你吧?”
  朴智旻连忙反应过来,下意识抬手捂住脖子。他外套里面穿的是件低领毛衣,金泰亨那越到后来越粗暴的占有式亲吻肯定留下痕迹了。
  “看你之前…的态度…他以前应该对你不好。”郑号锡说:“有人欺负你的话,要说出来啊,我也…要说…不用给我面子。”
  然后朴智旻就笑了,“没有,没有人欺负我。”
  闵玧其问:“你看起来很累,晚上跟学生请个假?”
  “不行啊。”朴智旻无奈道:“昨天请过了,今天不能再请了,而且他们只剩这周的课要上了,下周…我就不来了。”
  郑号锡和闵玧其都是一怔。
  朴智旻说:“哥,我想回家,想回釜山。”
  郑号锡:“回多久?”
  朴智旻:“回了,就…不过来了。”
  “因为我吗?”郑号锡看起来有些慌乱,“我昨天说话太难听了,我向你道歉,智旻啊…你别,不是…怎么突然要走呢?”
  “哥。”朴智旻莞尔,“没关系,真的不是因为你,我只是想家了,我的家人也希望每天都能见到我,和我一起生活。釜山到首尔也不远的,你们可以常来找我玩儿,我也可以常来看你们,一样的。”
  闵玧其正要开口说话,朴智旻就继续道:“我的手机掉了,不过也没几天,先不打算买新的,你们的号码我能背下来,等我到釜山了给你们打电话。我知道你们要问什么,对,很着急,如果不是怕对不起学生,我现在就想回家了。”
  “是因为…金泰亨吗?”郑号锡低着头说:“如果是他的话,他行程不定,一直东跑西跑的,不会一直在首尔,等这次拍完戏,说不定就见不到了……”
  朴智旻直接过去抱了抱郑号锡,“哥,我真的只是想家了。”


  这几年他过得很好,很快乐,郑号锡和闵玧其都像是亲哥哥一样。
  但是,不够。
  他想给自己足够的空间,想肆无忌惮地在房间里贴满金泰亨的海报,想和所有人承认他对金泰亨的满腔爱意,白天工作,晚上想他,休息日和家人在一起。
  想要幸福,不想藏着了。
  不被金泰亨一个人发现就够了。
  如果时机正确,最好找一个爱他的人,慢慢把他心里的金泰亨都擦掉,换成新鲜的模样。
  最好这样一辈子,不给他留下任何思念的余地。
  所以在这之前,先让他再爱金泰亨一阵子。
  TBC

评论 ( 41 )
热度 ( 221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