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无常》主vmin「22-End」

C22

  金泰亨晚上有直播采访,换做以往,郑号锡一定会提前半个小时就守在屏幕前,满脸期待又兴奋地等着时间到,网络稍微卡顿一下都忍不住问候全世界。但今天,他安静地坐在闵玧其的琴行里撑着脑袋等闵玧其下课,连推特脸书都懒得刷。
  “爱”和“兴趣”倒不是一夜之间被抽空的,是他想把心思都放到闵玧其身上来。好在爱过,回头不难,只是闵玧其不知道罢了。

  朴智旻在舞蹈室上课,快下课的时候让学生留了一下,告诉大家这个课时结束,就要离开首尔了,郑号锡和闵玧其在隔壁都听见舞蹈室里那阵异口同声的“不要啊”。郑号锡和闵玧其对视一眼,都知道朴智旻看起来好说话,实际上一决定什么,八匹马都拉不回来,挽留没有用,只能指望一下他的学生能不能感动他。
  然而事实是,不能。
  三个人一起回家的路上朴智旻还懊恼了一句太对不起学生,郑号锡说觉得对不起就不走呗,朴智旻就笑了,最后还是摇头。

  这几天金泰亨在家里养伤,不能被粉丝和媒体发现,别说是出门,他几乎没有出过房间。
  他给朴智旻的手机充好了电,原以为没有开锁密码,得找人想想办法,没想到朴智旻早就把手机锁给关了,金泰亨想看什么都可以随便翻。可惜朴智旻的手机里真的没什么秘密,甚至连软件都没下几个,白白浪费掉三分之二的内存条。唯一有点看头的就是相册,里面很多他的学生,其次就是郑号锡和闵玧其,自拍照寥寥无几,没有任何风景。
  金泰亨点开通讯录翻了翻,发现没有自己,连忙皱着眉把自己的号码存了进去,还备注成七年前朴智旻偶尔会称呼的“泰泰”,然后又把朴智旻那几张少得可怜的照片传到自己手机上,做完这一切之后,才捧着手机笑起来。
  一个人在房间里,房间里没开灯,笑容连屏幕都映不清晰。

  朴智旻上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偶然听学生说金泰亨的“病”已经康复了,今天刚回剧组。按理来说就这么几天时间,膝盖上的伤要彻底痊愈是没可能的,朴智旻只能祈祷金泰亨的动作戏不要多,不要牵扯到伤口,不要太疼。
  上课还在想金泰亨,下课就收到一个金泰亨寄来的包裹。

  快递员把东西递给朴智旻时还半开玩笑地打趣了一句:“您不会真认识金泰亨吧?”
  朴智旻很自然地笑着回答:“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太多人如此,不值得怀疑,于是快递员拿着单子离开,学生一个个和朴智旻挥手说再见,气氛活跃又如常。

  等舞蹈室里只有朴智旻自己了,他才蹙眉坐下把包裹拆开。
  果然,里面是他那部没拿走的手机。
  朴智旻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现在的情绪,眉头舒展开又皱起,胸闷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朴智旻轻舒口气,随手把屏幕点开,结果发现他那万年不变的系统自带壁纸被换成了金泰亨的照片。照片看起来像临时拍的,脸上不带妆,头发微微乱,背景是金泰亨房间的墙,他裹着被子遮住了大半张脸,想来应该是坐在地毯上晒太阳,光线很亮,长睫毛的阴影落在眼睑下,位置特殊的泪痣有点儿看不清晰了。他在笑,眼睛眯起来,比了一个常做的剪刀手,还像当年不闻世事的少年。
  一张照片而已,朴智旻差点就把所有感情都挤进胸腔了。
  他连忙把壁纸重新换回来,没有点进相册的勇气。
  还好,他想,还好,就快离开了。

  回釜山的那天,是闵玧其开车送朴智旻去的车站,郑号锡说朴智旻容易晕车,非让他坐副驾驶,自己窝在后座。他本来想和朴智旻再说说话的,结果因为前一天晚上和朴智旻聊天聊到凌晨,导致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到车站才被闵玧其叫醒。朴智旻的状态倒是还好,拖着一个半大不小的行李箱,背着双肩包,看起来很精神,眼里有憧憬,像要去远行。
  分别时没有多少交流,该说的话好像前一天晚上都说完了,互相拥抱,道声再见,朴智旻就进了站台。

  他把行李放好,坐下休息了一会儿,等车开了,才拿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现在大概很清闲,很快就接听,依旧是那副微微沙哑的成熟嗓音,带着有些诧异的语气,问:“怎么了?”
  朴智旻把一边的窗帘拉上,说:“我想了想,以前走的时候没有跟你们告别,就当是欠你们的,我稍微还一下,所以来跟你说声再见。时间有限,就不一个一个说了,你们都忙,你替我转达就行。”
  “我好不容易回首尔一趟,你就走了吗?”金南俊无奈道:“太残忍了吧,你还不如让泰亨转告我。”
  朴智旻笑了笑,“我只给你打电话了,他不知道。”
  金南俊:“那行,我有点开心了。”
  朴智旻还是笑,“哥,我是想谢谢你的。”
  金南俊:“只接受当面道谢。”
  “那我就只能欠着了。”朴智旻说:“之后这个号码我不会再用,也不会再联系你们,但是,哥,真的谢谢你。”
  金南俊长叹口气,“我知道了。”
  朴智旻把头靠在窗户上,轻声说:“还有啊,哥,他就拜托你了。”
  金南俊如实回答:“有点儿难,我尽力。”
  朴智旻:“好,那挂了。”
  金南俊:“这就彻底再见了,不再跟我说点儿什么?”
  朴智旻:“我会为你们加油的,以后如果偶遇,我请哥吃饭,好吗?”
  金南俊:“好是好啊…可我看你和泰亨才…刚能说得上话,就不打算…重来一次看看?你应该还喜欢他吧。”
  “我不应该喜欢他吧。”朴智旻笑道:“我想放过自己了,现在的愿望就是把过往都忘了,做个风轻云淡的人。”
  金南俊:“那泰亨呢?”
  朴智旻:“我不是非要在意他如何的。”
  金南俊顿了顿,正要叮嘱几句“好好照顾自己”一类的话,朴智旻就把电话挂断了。
  再说下去,可能就要把那声再见收回来了。

  朴智旻把手机关机塞进书包里,打算回釜山后直接换一部新的,这个就不要了。
  他想,太久不回家,要收拾的东西一定很多。房间、行李、心情、思绪,还有爱。

  忘不掉也没关系,忘不掉就继续爱,等下一个人来。

  智旻妈妈听说他要回家,早就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朴智旻一回去就躺倒在床上,什么思绪啊爱啊,都不想再管。可后来他一觉睡醒,还是记得和自己约定过的事情,在床头贴上金泰亨的海报,耳机里播放的是金泰亨的solo曲,身上穿的是和金泰亨同款的休闲服,新手机的壁纸是金泰亨当时的那张自拍照。
  然后朴智旻也笑了,捧着手机,笑容和照片里的金泰亨一样灿烂。
  屏幕里是金泰亨的脸,于是朴智旻看不清自己。

  他知道他和金南俊说的愿望或许很难实现,风轻云淡不容易,他对任何事都能轻易上心。

  很久不用社交软件,朴智旻把推特下回来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些忐忑,他登录的仍然是那个注册过后就没敢再用的号,把头像换成自己,在他们团队的官推下点了关注,然后翻了一整天他们发过的动态。
  金泰亨发的动态是最多的,有时是自拍,有时是合影,有时只是几句话,但每次他都会加两个他自己独有的tag,一个“1995”,一个“我很想你”。
  朴智旻看了一会儿就把推特关了,不想继续往下翻。
  有些东西还是太沉重了,比如金泰亨来去从不收敛的感情。

  回家的第三周,朴智旻的个人舞蹈室总算处理好了,这里以前也是个舞蹈室,用不着装修,稍微整理整理就可以开课。朴智旻也算给自己放了半个多月的长假,差不多该让自己重新忙碌起来。
  智旻妈妈这天过来舞蹈室帮朴智旻一起打扫,聊天的同时有意无意地和朴智旻提起“对象”、“恋爱”、“成家”一类的事,朴智旻去首尔前就和家里坦白过性取向,于是十分无奈地回答:“妈,我应该不结婚了,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家里的,说媒还是等弟弟长大吧。”
  谁知道妈妈目光躲闪,有些不自然地道:“哪怕是男的…要有处得好的,也领回家来看看呀…”
  朴智旻一愣,随即笑道:“没有,我没谈恋爱呢。”
  智旻妈妈就凑了过来,“妈给你介绍一个行吗?是妈妈以前同事的儿子,我们一起吃过饭,孩子长得不错,高高大大的,工作收入也稳定…”
  朴智旻把手里的垃圾袋扔到门外,在玻璃橱窗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逆着光,莞尔道:“行啊,您觉得可以,那见见呗。”

  总要有人出现的,总要去认真爱其他人的。
  金泰亨不能爱太久,没有结果,爱久了只会难过。

  “但是啊,”智旻妈妈道:“我看你是特别喜欢那个姓金的艺人吧?艺人都是可望不可即的,咱们电视上看看就行,你要真跟人谈恋爱了,就别想着艺人了,男孩子不是也爱吃醋吗?”
  朴智旻忍不住笑,“我知道。”
  可他还是没有把房间里金泰亨的海报撕掉,小心呵护着,好像金泰亨真的会透过海报看见他一样。

  说来也好笑,朴智旻曾经恨过金泰亨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候他们才刚出道,默默无闻的小团体,听说过的人少之又少,可朴智旻却在恨他的同时每天留意他们的动向,怕他们失败,怕他们灰心,怕他们没办法发光。可后来他们大红大紫了,朴智旻每天都在郑号锡嘴里听说他们的消息了,朴智旻反而觉得不耐烦,不想听不想看,恨不得世界上就没有这个团体,现在才后知后觉,那时恨意早就消失了。再后来重新相遇,朴智旻脑子里只有三个字:怎么办。
  怎么办,原来还是爱。
  怎么办,他为什么爱。
  怎么办…怎么办,金泰亨是艺人,如果被发现,以后怎么办。他们好不容易才历经磨难一路走到现在,如果被媒体发现,怎么办。
  所以怎么爱。
  到最后还是在为金泰亨的未来考虑,把自己的感受和难过都忘光了。
  是没骨气,也是勇气。

  好在不后悔。
  难过没什么大不了,他想,他一个人难过了那么多年,早该习惯了。哪怕是把最俗气的平行线和相交线的定义挪过来,也没什么不能承受的,毕竟千疮百孔的人经常忘记自己受过伤。每天都是劫后余生,还会笑就很幸运。

_____End.
小彩蛋:
___

  “智旻啊,”某天,智旻妈妈在吃午饭时突然说:“我听你阿姨说,你们俩不处一块儿了?”
  “嗯。”朴智旻往嘴里塞了口饭,“不太合适。”
  智旻弟弟打趣道:“还不是因为哥哥追星!”
  朴智旻无奈:“我不追了好吗…”
  弟弟说:“上个月是谁大老远出国看的演唱会?”
  朴智旻:“……”
  弟弟:“悄悄告诉你,我同学说,金泰亨要来釜山拍广告,你去看吗?”
  朴智旻一愣,“真的假的,在哪儿?”
  弟弟:“海边啊。”
  朴智旻继续低头吃饭,“哦,不去。”

________
其实上一章差不多就是完结章了,这章只是汇总一下。
最后智旻去没去?随你们猜想,喜欢he的就是见面了,喜欢be的就是从此山水不相逢,永远擦肩而过了。
所以oe吧,怎样都好。
故事不长,不算精彩,没有番外,希望喜欢。

评论 ( 91 )
热度 ( 253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