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孤独症候群》糖锡「楔子/01」

说是楔子,其实是个预告。
-德国骨科,六岁年龄差。
-制作人其,大学生锡。
-玻璃渣糖,文风轻松。
副cp有酒舞/南硕
触雷勿进,拒绝ky

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吗?
  像在伸手不见五指、无风无月的黑夜,你孤身一人失足跌落于污黑浑浊的死水之中,还来不及呼喊,刹那间,满是肮脏油渍的污水便铺天盖地地侵袭而来,不留余地地涌进你的眼耳口鼻,泛着恶臭,令人作呕。
  你不甘心,试图挣扎,可眼前只有一片无尽的黑。
  然后,你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对你而言,最最重要的人,而此时此刻,他一定惬意无比地沉醉在睡梦中,做着与你无关的梦,于是你感到了绝望,开始放任自己的身体渐渐下沉。
  思绪越来越沉重,可在接触到死亡的前一秒,你却猛地清醒过来,告诉自己:我要活着。
  可惜,这个可笑的想法才刚刚萌生,你就已经死去,带走了所有的不甘心和无能为力。
  倘若有一天,你泛白肿胀的尸身以最丑陋的模样浮出水面,人们就会逃,逃到看不见你的地方,直至你腐烂,融化,消失。

  你现在不懂这个世界,没关系。
  试着死一次,就明白了。”

  浴室里被雾气弥漫的镜子前,郑号锡愣愣地站着,闵玧其在他身后,双手缠绕他的脖颈,他快要喘不过气。
  想要看清闵玧其说话时的模样,镜子里却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二人像是融为一体。
  一个身躯,两颗大脑,四只手。
  那是怪物。

  郑号锡颤抖着,抓紧了闵玧其苍白的手臂,用微弱的声音唤道:“哥哥……”
  声音实在太小了,郑号锡无法确认闵玧其是否能听见,只好竭尽全力扯动双唇,一遍又一遍地低咛:“哥哥,哥哥……”
  他最后还是没能等到闵玧其松手,意识抽离身体,视线化作虚无,五感尽失,他不知道这是不是闵玧其话中的“死一次”,好在不痛苦,四肢无力,但体温灼热,背脊紧贴闵玧其的胸膛。

___

  醒来的时候,郑号锡又躺在了阁楼的软床上,抬眼是木色的墙、暖黄色的灯光,还有上了锁的窗户。

  他重新闭上眼。

  在脑海中仔细搜索的话,依稀还能记得一些小时候的事情,可惜回忆也都不快乐,记得与不记得,差别不大。

  “哥。”郑号锡闭着眼睛喃喃道:“回家了吗?”
  有脚步声越来越近,不疾不徐。
  闵玧其蹲下来,嗓音是烟酒过滤后的淡淡磁性,“答案呢?”
  “想清楚了。”郑号锡睁开眼,说:“想了很久,还是爱你。”

___
        ……

  至于源头,要追溯到二零零七年二月某天的深夜。
  那天,郑号锡拖着行李箱从老旧的筒子楼里出来无意间回眸时,隐约瞥见有一道黑影从楼顶坠落。他听见一声巨响,楼道里的灯都亮了。有三三两两没睡着的人打着手电急匆匆地下来,似乎想探个究竟。郑号锡怕被发现,连忙提起箱子拼了命地跑。
  后来,故事就开始了。

评论 ( 42 )
热度 ( 173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