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搬文号同id,生活号@长囹。

《孤独症候群》糖锡「04」

时间背景2007年。
-德国骨科,六岁年龄差。
-制作人其,大学生锡。
-玻璃渣糖,文风轻松。
副cp有酒舞/南硕
触雷勿进,拒绝ky

我最后一次发这坨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

  郑号锡怔在原地,嘴角还挂着笑,看起来好像很镇定的样子,其实心里在疯狂呐喊,甚至想问候自己一家老小,但转念一想,这么问候的话会波及闵玧其,还是算了。再转头一看,闵玧其的睡袍敞得很开,露出大片白皙细致的皮肤,于是他莫名其妙并且难能可贵地不好意思起来,好像仰慕已久的对象突然在面前脱衣服了一样,一瞬间心跳都加速了,脑子里有个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在唱:该出手时候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
  呸。

  “你喜欢这间,那你住也行。”闵玧其回过身去往外走,“衣柜里的衣服都可以穿,不过你比我想象中高很多,不一定完全合适,这几天带你去买新的。”
  “好…”郑号锡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上前两步,一把抓住了闵玧其的手腕。
  闵玧其也愣了一下,回过头来时眼神里带着疑惑。
  “啊…那个,”郑号锡触电般地松开手,破天荒地局促起来,“咱们…咱们这么多年没见,不…聊会儿,吗?”
  闵玧其问:“你不困?”
  郑号锡连连摇头。
  结果闵玧其却说:“我开始困了。”
  极度要面子的郑号锡顿觉十分尴尬,“噢…那……”
  “那,”闵玧其动作自然地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闭着眼睛道:“过来睡觉,醒了陪你聊。”
  郑号锡这下不止是心跳加速了,他觉得脸被开水泡过。他慢吞吞地挪到床边,轻手轻脚地爬上床,恨不得自己现在二次元反重力轻到天上去,不要弄出来一丝重量。

  床是足够大的,但是只有一个枕头,闵玧其枕了一半,郑号锡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头放过去枕另外的一半。
  那样不是距离太近了吗?
  他有点儿慌。

  就在郑号锡终于鼓起勇气蹭过去差点儿躺好的时候,闵玧其又突然把眼睛睁开了,盯着天花板问:“空调温度能适应吗?”
  郑号锡的脑袋就这么悬在离闵玧其的侧脸和枕头面儿都只有十公分的地方,“啊,哦,能…挺好的。”
  “七点多了。”闵玧其抬手按下床头的开关,“赶紧睡吧,中午我会叫你起床的,不能睡太久,作息会乱。”
  郑号锡这才终于把他的脑袋安顿在了枕头上。
  刚一躺下又忍不住感叹起来:这床真他妈的软啊,枕头也真他妈的软啊,还有空调…有空调真他妈幸福啊…
  闭上眼回忆一下,筒子楼里三十几户人家,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家里装了空调,其中不包括郑号锡家里,所以一到大夏天热不行的时候,他就会跑到朴智旻家去,盖着小毯子,和朴智旻挤一个地铺,而且楼里从来没有人在冬天开过空调,郑号锡的冬天都是在被窝里度过的。
  他想,他真的太感谢闵玧其了。

  “谢我什么?”闵玧其问。
  郑号锡脑子里啪嗒一声,“我刚才…出声了?”
  闵玧其转头看过来,“你说,老子真他妈的太感谢闵玧其了。”
  靠!
  虽然重点错但是“老子真他妈的”这几个字从闵玧其嘴里说出来就是真他妈的不一样!
  撩!
  郑号锡心里跑出去一连串的脏话,表面上看起来依然波澜不惊,“啊…对,对不起,谢谢哥。”
  闵玧其说:“叫什么都行。”
  郑号锡:完了。
  “不过…”闵玧其又道:“还是叫声哥哥吧,太久没听过了。”
  郑号锡立马开口:“哥。”
  闵玧其皱眉,“不是这样。”
  郑号锡也很快反应过来,挑起一边眉毛,稀里糊涂地喊了声:“哥哥?”
  “嗯。”闵玧其莞尔,“有小时候的感觉了。”
  郑号锡觉得有点儿肉麻。
  但好像……还挺享受的。

  再后来,他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郑号锡整个人都缠在了闵玧其身上,这是他在家里睡觉时搂枕头的标准姿势,双腿弯曲夹着闵玧其的腰,背弓起来缩成一团,两只手紧紧抱着闵玧其的胳膊,侧脸贴着闵玧其的肩。而闵玧其现在正好在和郑号锡对视,面无表情,甚至带点儿冷漠。
  郑号锡:大事不好。
  “本来想叫你起床吃午饭,但看你睡得太香,就还是算了。”闵玧其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收拾一下,带你出去吃晚饭。”
  郑号锡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的,“好好好,我很快!”
  “不着急。”闵玧其慢悠悠地坐起来,微微抬了抬下巴,“你的洗漱用品还在隔壁的大浴室,你可以直接拿到这里的卫生间来,平时也会方便很多。”
  郑号锡捂着嘴,差点问出去一句“那你的呢”。

  他洗漱完再左右凹造型照了几分钟镜子才拿着东西回房间,刚一脚踩在毛绒绒的地毯上,就看见闵玧其光裸着上半身,正准备往身上套衣服。
  郑号锡咽了咽口水,不知道为什么,他看他亲哥哥总有种看男神的感觉,跟在追星似的。以前家里楼下有个比他小两岁的姑娘,穷困潦倒还要追星,说那个叫金什么的谁谁谁是她的电她的光她唯一的神话,做梦都想让男神流氓一把来正面那啥她。郑号锡忍不住抖了一抖,他觉得他这种想法很危险,闵玧其是他哥哥又不是他的super star。

  “换衣服吧。”闵玧其听见脚步声,没有回头,一边穿衣服一边说:“今天只有4度,多穿。”
  “好。”郑号锡应了一声,走去卫生间把东西放下就打开衣柜张望起来。
  来首尔之前闵玧其就说过让郑号锡把必要物品带来就行,衣服不算必需品,这里都有。
  于是郑号锡盯着满柜子清一色的黑,感觉要被吸进去了。

  “下午陪我去趟公司,”闵玧其走到郑号锡身边来给他挑衣服,一只手伸进去,立即有个极其明显的黑白对比,“这几天请假陪你,但有些工作需要交接一下。”
  郑号锡情不自禁跑了个题,“哥,你平时不出门见光吗?”
  闵玧其从衣柜隔层里拿了件白色的棉服外套出来,也跑了个题,“我大部分时候穿黑色,这件是同事送的,应该适合你。”
  于是郑号锡就在一身黑上套了件白色外套。
  “好看。”闵玧其总结。
  郑号锡心说:你才好看,你又白又好看。
  嘴里矜持道:“谢谢哥。”

__

  闵玧其的车库很空,只有一辆车,郑号锡还稍微纳闷儿了一下,他还以为住别墅的人都会像电视剧里那样有一车库的豪车,每天出门都要犹豫今天开哪辆搭不搭衣服颜色的那种。他想,看来他们家哥哥还是挺勤俭持……节约的。
  车开到公司楼下之后,郑号锡坐在副驾驶不太想上去。他其实是没有来过大城市的,怕自己见识短浅,出去给闵玧其丢脸。但闵玧其完全没有察觉到郑号锡并没有怎么表现出来的抗拒,淡淡说道:“走吧,带你去认一下我的办公室,以后有什么事我不方便出来的话,你可以直接过来找我。”
  “啊,好。”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郑号锡只好跟着下车。

  早先在信里听闵玧其提过他在娱乐公司工作,经常可以接触到艺人的那种,但具体是做什么,闵玧其没提,郑号锡又光顾着问“那我能不能帮楼下妹妹要个男神签名”了,也没特意问过,信件再走一个来回,他们就去说别的事情了,于是郑号锡至今都不太清楚闵玧其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过,郑号锡觉得他哥哥一定很厉害,公司里很多人都认识他,上个电梯有人过来按楼层,出了电梯还有人过来递咖啡,他心里又忍不住得意起来。

  “哎呀,玧其哥。”有个声音突然在两人身后响起,“我给你发过短信的啊,是你自己不回的,我就先吃了。”
  闵玧其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对金南俊道:“谢谢,以后都不用了。”
  金南俊神色夸张地拖着金硕珍走过来,停在郑号锡面前凑过去紧紧盯着他看,“这就是你那个宝贝弟弟吗?呀,有了新欢忘了旧爱,这不好。”
  郑号锡眉头一紧。
  闵玧其眉毛一皱,“爱?”
  金南俊一本正经道:“饭友也是爱的一种嘛,当然这样最好,我终于有机会跟我哥过二人世界了。”说着揽了揽金硕珍的肩,脸上笑出个大酒坑。
  金硕珍摇着头笑了笑,眼神有些无奈。郑号锡无意间瞥了他一眼,当场就愣住了。
  这是他楼下妹妹喜欢的那个金什么什么…什么来着……的那个男神。
  “二人世界?”闵玧其说:“那个小演员不来死缠烂打了?”
  “哇…我真是头疼…我不跟你说这个,我要离开。”金南俊说完就牵着金硕珍大摇大摆地走开,路过的人都毕恭毕敬地对他们微微鞠躬。

  郑号锡把目光收回来,正想夸闵玧其一句“哥好厉害啊”,就隐约听见身后走远的金硕珍说了一声:“泰亨年纪还小。”
  泰…亨?
  我隔壁的那个金·泰亨吗?
  郑号锡嘴角有点儿抽。

  闵玧其没注意到郑号锡的表情,他低着头在看金南俊的未读短信。
  金南俊恰好又发了一条新的过来,说:跟你长得不像,比你高,气质挺好,不像小地方人。有双好腿,而且大冬天的穿这么多,还能看出来腰细了,可以,有资本穿我买的衣服。
  闵玧其轻轻笑了一声,直接把屏幕竖在郑号锡面前给他看。
  郑号锡下意识摸了一把自己的腰,总觉得金南俊的话不太简单。
  “走吧。”闵玧其像金南俊牵金硕珍那样把郑号锡摸着腰的那只手牵起来,领着他往走廊深处走。
  郑号锡快石化了。
  他发现闵玧其的手很大,可以把自己的整个包起来。
  凭什么??
  郑号锡盯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心里很不平衡。
  明明是我比较高!

  怪不好意思的。

TBC
  还没切入正题,等等我。

评论 ( 47 )
热度 ( 164 )

© 無相鴉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