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看完。」
目前主cp只写酒舞/糖锡/南硕,副cp偶尔会涉及酒肆/南旻/果珍/糖果/all旻。其余的再看,不吃任何安利。
团饭/讨厌任何一个成员都不要关注我。
详细自我介绍发过,不再重复。

杂食,以下为除防弹外其它爱好:
宇智波六件套/鼬佐/霹雳/金光/kof/ff7sc/dmmd/青黄/及影/阳炎/伏八/静临/狡槙/叶翔/王喻/双花/林方/也青/恋白/写不下了。

微信是透明的,自我介绍上有,可随意加。
不保证以后不写其他cp,但都会是这里面的。
还有,我叫以珂,不叫老师。

《少年手可摘星辰》vmin「05-06」

  c5
  下午第一节课朴智旻差不多是踩着点进教室的。
  屁股刚一碰到椅子,郑号锡就冷静地陈述了一句:“我听说了。”
  朴智旻见他戴着半边耳机,以为又是在跟谁视频或语音,就收拾了一下课桌,准备趴下眯个午觉。
  紧接着郑号锡继续道:“你在和金泰亨谈恋爱?”
  朴智旻往下趴的动作一顿,转头看了郑号锡一眼,见他盯着手机屏幕,果然还是在跟谁视频,就趴在了胳膊上,甚至打了个哈欠。
  结果郑号锡又问:“广场上拥抱是什么操作,宣誓主权?”
  朴智旻立即坐直了,他猛地回头,正好看见了郑号锡的手机屏幕。屏幕上是一张巨大的脸,头发都没全入画,只有一条发际线勉强挤进来了,可以想象对面的人离手机多近。
  “不要慌,没关系,我跟得上时代的脚步。”郑号锡大大咧咧地拍着朴智旻的肩膀:“我们这儿是大城市。”
  “……”
  朴智旻:“我也不是从乡下来的。”
  郑号锡话锋一转:“所以你们为什么在广场上拥抱?”
  朴智旻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怎么回答。

  死不承认吧,确实是抱了。
  坦白从宽吧,不好解释啊。

  郑号锡把手机屏幕锁上,凑近朴智旻耳边,语气十分自然地小声问:“听说你们昨晚开房,全垒了吗?”
  朴智旻差点没跳起来,但为了塑造出一个梦寐以求且至今未有的高冷形象,他清了清嗓子,不动声色。
  郑号锡也并没有很想探索内部信息的意思,转头又重新问了一个自认为严肃的问题:“你打算跟他住几天酒店?”
  其实郑号锡原本的意思是,想打探一下新婚夫夫的热情有多高涨,是不是一夜之间就迈进了热恋期,需要靠你侬我侬来维持生命。然而朴智旻听完后却陷入了沉思,最终恍然大悟了其它的层面。
  他在考虑的是,金泰亨只是出去住了一天而已,按照常理来说,他宿舍的人应该会照常看他不爽,对小灯泡的渴望,应该也不会减少。
  所以小灯泡是哪里来的?
  错了。
  所以该怎么解决这个长久的问题?
  思索了一会儿,朴智旻想明白了,回答说:“没关系,先住着吧,等他宿舍里的人不惦记他了再说。”
  灯泡而已,总是会过气的。
  朴智旻欣慰地点点头,又做了回善良公民,顿感脖子上的红领巾更鲜艳了。
  然而,他们俩的对话显然不在同一频道内。
  郑号锡这回一点也不掩饰自己那颗八卦的心,连分贝都懒得降低,惊讶道:“我靠你已经这么爱他了吗?日日夜夜难舍难分的。”
  “嗯?”朴智旻愣了一下,“我只是家里比较有钱。”
  郑号锡欲言又止,半晌才憋出来一句:“操你妈。”
  朴智旻伸了个懒腰,“那你也没有继承权。”
  没有继承权的郑号锡只好换了一个入口八卦,“有人看见你们在操场上拥抱的时候对面还站着个人啊,谁,情敌?”
  朴智旻挑起一边眉毛,本来想说“前男友”,但想了想,还是回答:“我弟弟的男朋友。”
  郑号锡的求知欲可以说是很强了,“你弟弟的男朋友来看你和你的男朋友这样那样?啊那你弟弟不是头顶好绿?”
  朴智旻:“……”那我怎么知道啊???

  ___

  朴智旻和闵玧其在一起的过程很顺其自然,有点像九十年代的青春疼痛小电影。
  两个干干净净的少年,稍微亲近一点就害羞,坐在一起还要偷偷看对方,喜欢得简单又纯粹,可最后还是没能走到一起--当然了这是青春疼痛小电影里才有的片段,朴智旻和闵玧其的相似度只停留在“两个干干净净的少年”以及“最后还是没能走到一起”。
  不过回忆起来朴智旻是不觉得遗憾的,因为闵玧其作为他的初恋,颜值够高,名声也还可以,日后无意间跟别人提起来…挺有排面?

  那年朴智旻还在读高一,对“喜欢”和“恋爱”的认知都是懵懂的。他只是恰好在某个盛夏的午后,和朋友一起逃掉了体育课上蒸笼似的室外跑操,溜进体育馆里看了一场室内篮球赛,于是就有了他单方面的初次相遇。

  闵玧其是一个很显眼的存在,比如他浅粉色的头发,比如他白到透明的皮肤,比如他形状特殊的眼睛,都容易让人移不开目光。
  那时朴智旻抓着朋友的袖子,满脸兴奋地说道:“救命啊我好喜欢他!”的脸啊。
  但是周围太吵了,朋友没听见,转过头来对朴智旻露出一个疑问的眼神。
  朴智旻就指着场上的闵玧其大喊道:“那个粉头发啊!我想跟他谈恋爱!”
  四周顿时鸦雀无声。
  紧接着欢呼声此起彼伏,闵玧其他们队赢了。
  校队晚上有庆功宴,刚好在朴智旻常去的一家店,相遇又是偶然。
  朴智旻什么也不打算做,只是差点把视网膜摘下来粘在闵玧其身上,好几次吃饭忘了张嘴,种地似的洒了一桌子饭粒。
  朋友以为他是认真的,其实他是当作在看风景。

  后来,大概是那声“我想跟他谈恋爱”在校内引起了一定的腐男女效应,这几个字被添油加醋地传开,绕了一圈传回朴智旻耳里,竟然成了“高一那个老惹事的给闵玧其告白失败了,据说是死缠烂打,闵玧其根本懒得理他”。
  朴智旻从那之后对闵玧其这三个字嗤之以鼻。
  偏偏不久后因为打架被叫去班主任办公室,又跟闵玧其撞上了。
  朴智旻有点怕疼,一门心思在自己红肿的手指骨节上,根本没注意到有个粉头发从身边路过,还是抖着腿听班主任啰嗦完从办公室走出去之后,才看见闵玧其蹲在办公室外面,手里拿着一瓶冰镇汽水。
  虽然闵玧其是买给自己喝的。
  “你喜欢我啊?”闵玧其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嘴角甚至微微勾起。
  在朴智旻眼里这就是赤裸裸的嘲讽了,刚好闵玧其蹲着,朴智旻恨不得用鼻孔看他,“我喜欢你爸爸啊。”
  闵玧其还是在笑,“谈恋爱吗?”
  朴智旻摸了摸鼻子,“也行吧,勉强接受。”

  再后来…
  没有后来。
  闵玧其忙着高考,朴智旻除了寂寞难耐的时候去找闵玧其饱饱眼福,谈谈心聊聊天,偶尔互相说点胡编乱造的土味情话,其它的什么也没有过,给足了彼此私人空间。
  一给,就给到了闵玧其高考结束,按照高中生恋爱的普遍套路分了手。
  别人都以为朴智旻要觅死寻活了,再不济也得以泪洗面,没想到朴智旻仍然生龙活虎,该打的架照样打,该逃的课照样逃。只是第二个学期闵玧其不在,各种指点议论就都落在了朴智旻一个人身上。
  他有点背不动。
  背不动也没想跑,他确实喜欢男的,从来都是别人一问就承认。所以就那么一直到了高三,成了别人眼里“品行一般、凶得要死,还蛮不讲理的,同性恋。”

  这其实也没什么。
  主要是他真的不知道他们家小表弟田柾国跟闵玧其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去的,所有人都知道,就他朴智旻被人戳断了脊梁骨还蒙在鼓里。
  没几天他就转学了。
  确切理由是听说隔壁城市帅哥多。
  可惜这个真实的原因似乎可信度不高,但他也没有办法,总不能特意跑去跟田柾国说“我觉得你们蛮合适的”,说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丝尴尬。

___

  “所以你对金泰亨不是认真的?”郑号锡目瞪口呆,耳机都直接拔了,“你这是渣啊,典型的渣男。”
  朴智旻难得觉得无辜,“我骗财了还是劫色了?”
  郑号锡手上比划了两下,“你弟弟那个男朋友,是你先喜欢的别人,然后不负责,不过他也没太负责,就先忽略不计。那你看看你跟金泰亨啊,你都跟人家睡了,你还不打算负责?”
  朴智旻很认真地回答:“我没有睡他,是他睡的我。”
  话音落下,空气都安静了。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朴智旻:“我刚刚说话了吗?”
  郑号锡:“没有。”
  朴智旻怕郑号锡多想,收回了之前那个“不然以后都让金泰亨过来上自习”的打算。

  事实证明他对金泰亨的了解还是不太透彻,晚自习的铃声一响,金泰亨就坐在了他的前排,转过身来趴在了他的课桌上,闭目养神得十分悠闲惬意。
  郑号锡照旧在跟别人视频,还把镜头翻转过去,拍了一会儿睡觉的金泰亨和看金泰亨睡觉的朴智旻。
  视频对面的人迅速得出结论:“妈的好甜。”
  朴智旻完全没有留意到郑号锡的举动,捏起了一撮金泰亨的小卷毛,很用心地在猜这是烫出来的还是天生的。

  这时前排的同学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叽叽喳喳窸窸窣窣,声音还越来越大,朴智旻本来没反应的,但金泰亨的眉毛跟着皱了一下,他就不是很开心。
  手痒痒,想掀桌,热血沸腾,饥渴难耐。
  不是。

  “对,刚在一起。”这边郑号锡也开始窃窃私语了,他从前跟别人视频都是一言不发光听对面讲的,“不知道谁追的谁。”说着郑号锡用胳膊肘碰了碰朴智旻,愣是把朴智旻的脸也挤进了画面里,“谁追的谁?”
  朴智旻仔细一看,觉得视频那边的兄台略微眼熟。
  郑号锡又碰了碰朴智旻:“透露一下嘛,谁追的谁啊?”
  朴智旻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郑号锡竖了个大拇指:“那你真是很有勇气。”
  朴智旻:“我这儿是不是长了颗痘?”
  郑号锡看着朴智旻光滑细嫩的鼻尖,“……?”
  朴智旻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面小镜子,左看右看,嘟囔道:“啊真的是,估计是酒店环境不好,有点空气过敏。”
  金泰亨两眼一睁,坐直了问:“那怎么办?我们今晚去哪儿?我要跟你一起睡。”
  朴智旻:“?”
  郑号锡:“哦?”
  朴智旻就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我一起睡?”
  金泰亨:“中午那个人走的时候偷偷跟我说,要我照顾好你。”
  朴智旻:“介意你网上分别搜索一下照顾和一起睡的词语解释。”
  郑号锡对金泰亨眨眨眼睛,突然很想发挥一下他乐于助人的精神,莞尔怂恿道:“不用搜,就是一个意思,你睡了你旻哥哥,要对他负责的。”
  金泰亨握了握拳,“好。”
  C6
  那这就很鹅妈妈了。
  朴智旻真的很想告诉郑号锡他那不是在助攻,是在把金泰亨往火坑里推。
  万一他就是郑号锡嘴里说的那种“渣男”呢?蓝颜知己做一回就够了,他编不出没用过的土味情话来哄骗金泰亨了。
  然而郑号锡似乎打心眼里觉得他们俩非常登对,简直是天作之合,于是高调恐吓朴智旻,说他如果不和金泰亨在一起的话就是违背了上天的旨意,下半辈子有可能会口袋空空家徒四壁。
  朴智旻表示他确实被恐吓到了,为了那句随口说的“我只是家里比较有钱”不被打脸,他决定赌一把。
  赌自己到底有没有真心,也赌金泰亨懂不懂所谓真心。

  他开始试图了解金泰亨,一边保持一定距离好让自己不在大脑一片空白的状态下因为那张脸就彻底沦陷进去,一边绞尽脑汁用尽各种方法四处打探有关金泰亨的情况。
  然,一周后,收获无。
  尤其是最能提供信息的两个人下定决心不配合。郑号锡知道的本就不多,金硕珍怎么都不肯多说。

  “所以免谈。”朴智旻说:“这恋爱不要了,费脑子。”
  郑号锡摸了摸脑袋:“哎呀…”他摇着头自言自语,“很难遇上比金泰亨长得更好看的人了吧?啧啧啧,不知道他以后的对象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噫……”
  “噫?那你去追他啊。”朴智旻口是心非地说。
  郑号锡耳机一塞,装没听见,试图打个视频电话。
  朴智旻只能说是五体投地。自从知道郑号锡的视频对象就是他们班班长金南俊之后,朴智旻一度怀疑郑号锡的脑神经可能有些许搭配错乱。不过后来郑号锡解释说,每天晚上的通话是因为金南俊不上晚自习,在家写作业的时候给郑号锡直播答案。
  姑且算是个值得理解的解释,毕竟造福同学人人有责。
  可现在不是晚自习,金南俊就坐在朴智旻斜对面全神贯注地记笔记。

  没几秒钟电话就通了,朴智旻眼睁睁地看着金南俊从抽屉里摸出手机、放下笔、戴上耳机、点了接听,然后大摇大摆把手机靠着课本立在了桌上,还抽空对着镜头给郑号锡比了个剪刀手。
  朴智旻正要问这是什么操作,郑号锡就把耳机塞进了朴智旻一边耳朵里,对金南俊道:“你给这位纯情的朴姓男子讲讲你弟弟的故事吧。”
  “……”
  朴智旻瞪大了眼睛看向郑号锡,“金泰亨…有几个哥哥?”
  郑号锡耸耸肩没说话,金南俊倒是回答他了,“哈哈,就我和硕珍哥,可他的故事我暂时不能告诉你。”
  那这和说“可他的过去我目前不打算告诉你”的金硕珍又有什么区别?
  听不到有用的内容,朴智旻时刻准备摘耳机。

  “但是,”金南俊又道:“泰亨他很正常,有十八岁该有的智商,脑子也没受过重创,你说的东西他都听得懂,不要觉得难以交流。”
  朴智旻沉默片刻,最后决定问一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就……他脖子上挂的那个小灯泡…是哪里来的啊?”
  金南俊有点想笑,酒窝都跑出来了,“他大哥给做的。”
  “啊,这样。”朴智旻有点沮丧。
  看来是get不到同款了,太可爱了,有点想要。

  ____

  金泰亨不知不觉养成了一个习惯。
  中午一定要和朴智旻一起吃饭,晚上一定要趴在朴智旻课桌上睡觉,否则浑身难受。
  都说养成一个习惯要二十一天,金泰亨花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做到了,从第一天开始,日日赴约,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动力。
  但是。
  他今天没来。

  朴智旻坐在教室里等到所有人都走光,甚至整栋教学楼都开始安静,金泰亨还是没来。后来实在是等得心急了,为了防止抖腿抖得像踩缝纫机,他决定主动去找找看。
  于是他也就没注意到自己不和金泰亨一起吃饭也会不习惯这个现象。

  除了他们刚认识那天的“偶遇”,朴智旻从来没有去过金泰亨的教室,确切地说,初遇那天他进去的也不是金泰亨上课的教室,那间教室是空的,连灯都没有开。晚自习不开灯,且教室里空无一人,那显然就不是初三的教室。
  朴智旻根本不知道金泰亨所在的班级。
  不过他并没有苦恼太久,他选择了打电话给郑号锡,让他咨询一下金南俊,刚好金南俊就在郑号锡身边。
  得到信息后朴智旻一边快步走一边感叹天无绝人之路,不用像电视剧里那样找遍整个学校还虚伪地擦肩而过了。

  时间已经很晚,走读的大概都坐在了家里的沙发上,住校的差不多也该回宿舍睡午觉了。
  可金泰亨还趴在课桌上,朴智旻从教室门口看过去,只能看见一个金泰亨的后脑勺,小卷毛乱糟糟,肩膀往下垂,好像很没精神。

  朴智旻放轻了脚步走进去,坐在了金泰亨对面的椅子上。原本想等金泰亨自己察觉,可最后还是忍不住先抬手揉了揉金泰亨的头发。
  金泰亨几乎是一瞬间就猛地站起来往后退了一步,椅子重重砸在地上。
  能看出来是下意识的反应,所以朴智旻更加诧异。
  正常情况下……不是应该抬头看看是谁吗?

  “你脸怎么了?”看清金泰亨的模样后朴智旻下一秒就收回手,死死盯着金泰亨右眼下的一块擦伤。
  伤口还没有经过处理,血渍上有灰黑的痕迹。
  “衣服为什么破了?”朴智旻站起来,正要上前,金泰亨就跟着后退,眼里都是慌张。
  “站着别动!”朴智旻的声音不算大,但语气很重,话音落下金泰亨就真的不动了,任凭朴智旻过来抓紧他的手腕,沉声问:“是上次的人吗?”
  金泰亨别过脸去,另一只手还摸了摸肚子,小声说了一句:“智旻啊…肚子饿了。”
  朴智旻:“我问你是不是?”
  金泰亨不说话了,也不看朴智旻,就只低着头。
  朴智旻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拗不过金泰亨,只好说:“下午别去上课了,现在先跟我去医务室,处理好了再吃饭。”
  金泰亨说:“饿了呀。”
  朴智旻:“先去处理。”
  金泰亨又说:“好疼的。”
  朴智旻:“那也要去。”
  难得在金泰亨面前语气冷漠,没想到竟然是气他受伤了还不说。

  见金泰亨不动,朴智旻就更生气了,“说不动你是吗。”

  “行,那你待着吧。”

  “自己去吃你他妈的饭。”

  “关老子……”

  金泰亨突然侧过头,没由来地在朴智旻脸上亲了一下。
  朴智旻话还没说完,彻底怔住。

  “你在干什么?”朴智旻问。
  金泰亨笑起来,“哄你开心。”
  这下轮到朴智旻眼神慌乱了,一下子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连忙抓了抓头发又理了理衣角,然后扯着金泰亨的袖子往外走,脸一直红到耳朵根。
  偏偏金泰亨还在后面笑嘻嘻地喊:“智旻啊你的耳朵好红!”
  朴智旻一句话都不想说。

  脑子里都是限制级画面,不红才有鬼。
  而且只有他一个人红,生气!

__

  金泰亨处理伤口的时候不会喊痛,酒精消毒都只是皱着眉,反倒是朴智旻坐在旁边一颗心揪起来,脸都跟着疼似的,导致医务室的小姐姐不停地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朴智旻摆摆手。
  是心痒难耐的感觉!哪里都不舒服!

  金泰亨一整个下午都在医务室里休息,午饭是朴智旻出去买了给他带进来的,本想把金泰亨安顿好就回教室,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干脆给郑号锡发了条短信让他帮忙请个病假。
  “睡吧,我不走。”朴智旻把短信页面给金泰亨看。
  金泰亨还是小心翼翼地抓着朴智旻的手不放,问:“你困吗?”
  朴智旻挑眉。
  朋友你这话里的意思似乎有一丝明显?
  但是我假装听不懂的样子想跟你打个太极?
  “不困。”朴智旻笑着把金泰亨的手塞进毯子里,“睡吧,你醒来我肯定还在这里。”
  金泰亨还是很不放心,正要再挣扎一下,朴智旻就瞪了他一眼,他连忙闭上眼睛假装进入睡眠。
  假装了没两秒又睁开了,甚至坐了起来。
  朴智旻无奈地叹口气,心想这张小单人床是真的挤不下两个人啊,总不能叠罗汉吧。
  可是金泰亨并没有要朴智旻陪他午睡,只是把脖子上的吊坠摘下来,挂在了一脸震惊的朴智旻脖子上,然后又凑过去捏了捏朴智旻的脸,说:“那我把这个借给你玩。”

  这是等价交换吗?
  朴智旻一愣。
  得到了超级想要的小灯泡,内心除了惊讶还有一丝激动。

  于是等金泰亨醒来的时候,朴智旻把小灯泡的电用光了,好在金泰亨没有立马要回去,他在想晚上该去哪里想办法换个电池。

__

  “对了。”金泰亨走出医务室的时候扯了扯朴智旻的袖子,“我二哥说四月份的叫黑色情人节,让我晚上带你去吃炸酱面。”
  朴智旻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日历,今天果然是十四号。
  好像又有哪里不对?
  “我为什么要跟你过情人节?”他发自内心地感到疑问,疑问中又带了点兴奋。
  金泰亨不知道是不是没听进去,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神情认真地递给朴智旻。
  这是他昨天晚上让金硕珍教他做的巧克力,中午出了点意外事故,后来又睡了一觉,差点给忘了。
  朴智旻接过那个在金泰亨口袋里被压得有点变形的盒子,打开看了一眼,满脸匪夷所思:“你为什么要在这样的日子,送我一盒流动的屎?”

评论 ( 41 )
热度 ( 109 )

© 鴉雀無相 | Powered by LOFTER